211世纪小说

首页 戏精狂妃不好惹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戏精狂妃不好惹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偶遇极端分子

第四百三十一章 偶遇极端分子

        “谁?”蓝若兮提高了警惕,不禁多问了一句。

        “我是第二小队的陈云,穆先生让您去一楼停车场等他!”一位女警员回应着。

        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蓝若兮之前就是被这样骗过,如今她迟疑了一下。

        “我和穆易打电话确认一下,您稍等!!”蓝若兮拨通了穆易的电话。

        电话秒接,蓝若兮很是急切的问道:“穆易,你是让我到地下停车场等你吗?”

        “额?是的,若兮,你是不方便吗?”穆易听闻蓝若兮的语气里带着几分不安担心的问道,”你要是不方便的话,我上来找你!“

        听闻穆易这么一说,蓝若兮这才松口气,立刻说道:“我方便的!只是要和你确认一下。”

        “哈,我的老婆大人警惕性很好,放心!我让一位女警员亲自陪你到地下停车场的,不用担心,在警察眼皮子底下,有谁敢……敢……”

        穆易的那边的信号不好,发出了滋滋滋的声音,穆易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若兮,我这里的信号不好,你直接到下来!”

        “好的!”蓝若兮匆匆挂了电话,和女警员一起下到了地下停车场。

        她刚想给穆易发个信息,说自己到了,但是发现手机信号只剩下一格,文字编辑好了,却怎么也发送不出去。

        这不禁让蓝若兮加快了步子,赶到他们停车的B区,她很快找到了穆易那辆招风的黑色迈巴赫。

        走近一看,穆易正坐在里面低着头正在看着车载的仪表盘……

        “阿易!”蓝若兮叫了他一声,然后抬手握住了门把手,准备开门坐在了副驾驶室里。

        可是身后却传来了穆易的声音,“若兮,你怎么打开门了?”

        “什么?”蓝若兮这一刻是懵的,大脑一片空白。

        只停留在穆易坐在驾驶室里的画面,那为什么身后还是传来了穆易的声音。

        那么坐在驾驶室里的男人又是谁?

        就在蓝若兮松开门把手的时候,驾驶室内的‘穆易’瞬间抬眸,死死的盯着蓝若兮。

        那一双猩红的眼神里带着嗜血的光泽,他根本不是穆易,只是穿着和穆易一样的西服,打理着同样的发型。

        蓝若兮开始后悔自己的愚蠢,理智让她赶紧逃,但是两腿僵硬到根本动不了。

        整个人完全僵在了原地,下一秒  ,一双冰凉的大手就将蓝若兮一把拉入到了车内。

        “啊!”蓝若兮惨叫一声,拼命的抬起手想要开门。

        但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抵在了蓝若兮颈部动脉上,那冰凉的处决,一度让蓝若兮崩溃,

        “你想干什么?你是谁?”蓝若兮的声音在颤抖,无力的看着车外的穆易。

        “若兮!若兮!!”他大声的叫着蓝若兮,朝着车前狂奔,试图将蓝若兮拉下来。

        可是一切都太晚了,男人直接在车内车门反锁,只留下一个可以和外界沟通的玻璃。

        蓝若兮全身都僵住了,但是求生欲满满,她此时没有再做无力的挣扎,惊恐的眼神里满满趋于平静,带着颤抖的声音追问道身边的陌生男人,“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放下刀子,我们有话好好说,可以吗?现在你杀了我,自己也活不了了的!”

        “蓝若兮,你怎么知道我就想活下去呢?”男人声音里带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死亡的气息。

        而感到的穆易也怒吼道;“想要什么冲我来,不要动我的女人!”

        “呵,穆少爷,今天我要定了你女人的命!”男人的声音没有温度。

        闻言,穆易抬起手就要砸碎玻璃救人,可是男人手中的匕首,毫不犹豫的朝着蓝若兮的肩膀上刺了过去。

        这么强烈的痛感,让蓝若兮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她疼得开始发抖,无力的瘫坐在了座位上。

        眼眶里渗出了泪水,无力的看着穆易,这个眼神,刺到了他的心底。

        “好,我不砸玻璃!有什么好好说。”穆易稳住了情绪,也给蓝若兮一个笃定的眼神。

        两人视线交汇的那一刻,彼此的心底都有着无穷的力量。

        “你到底是谁?”蓝若兮随即追问,想要拖延时间。

        可是这个杀手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在蓝若兮的面前熟练的挥舞着匕首。

        发出了阵阵冷笑,“蓝小姐,今天我就是来要你小命的,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得杀了你!”

        “我们之间有什么仇怨,你要对我这般?”

        蓝若兮沉下了一口气,尽量保持情绪平稳的说话,肩膀上的伤口,疼得钻心。

        她也是屏住了气,想要和这男人最后一搏,她绝不能死在这里。

        “仇怨倒是没有,但是你动了我喜欢的人!”

        男人此言一出,蓝若兮和穆易都意识到了这男人是为了王灵珊来了。

        没想到那女人身边还养着这么一个穷凶极恶的疯子!

        穆易立刻说道:“我马上撤销对王灵珊的起诉,只要你放了蓝若兮,什么都好说!”

        “哈哈,迟了!穆大少爷,现在灵珊已经是身败名裂了,即使你用多少钱都没有办法弥补对王灵珊的伤害,这些痛,马上就在你女人身上体现!”

        说罢,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矿泉水瓶子。

        “你要干什么?”蓝若兮忽感那矿泉水瓶子很不对劲,水质有些偏黄。

        不对,这是汽油!

        “你不要乱来,我们有话好好说!你为王灵珊拼命,可是她爱的是穆易,你这样做,就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蓝若兮声嘶力竭的说着,不求劝说这个男人回头是岸,只希望穆易赶紧叫人来。

        而穆易也察觉到了那男人拿出的矿泉水瓶子不对劲,也不断地提醒着:“这件事还有商量的余地,不要做傻事!我现在就把王灵珊带过来!”

        对那个男人而言,王灵珊是他最大的软肋,他握在手里的刀子,明显放下了一些。

        蓝若兮也忍着剧痛,挪动了一下身子,让自己的脖子远离刀尖。

        穆易也在车外拨通了成华的电话,“赶紧把王灵珊带到负一层的地下停车场!快点!不要问我为什么,快!”

        他大吼着,电话那头的成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已经意识到了危险。

        成华这边挂了电话,那边就通知了在造星工厂大夏的警员。

        “还请各位小心行事,我家少爷不愿意多说,可能是遇到了绑架之类的!”

        成华的提醒让在场的警员们都重视了起来,他们折返回到负一层的停车场。

        暗暗的对事发的地点包围了起来,虽然没有立刻采取行动,但也已经封锁了现场。

        和冷夜修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互加了危险的王队长,给他发了言简意赅的短信,“稳住局面,我们马上强行进入车内救人!”

        “不行,那人手里有匕首,现在还已经把汽油全部洒在车内,他准备和我太太同归于尽!”

        冷夜修反应的这个情况是王队长没有想到的,他立刻对正要往前冲的警员们做了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然后让警员们联系消防部门。

        现在只能靠冷夜修充当谈判专家这个角色,一点点在跟男人周旋。

        “王灵珊的电话已经拨通了。你要和她说话吗?”这一刻的穆易反倒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了王灵珊的身上,“王灵珊,跟那个男人说句话,放了蓝若兮!”

        可是电话那头的王灵珊却发出了阵阵冷笑,竟然大言不惭道:“穆易,你认输了?”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赶紧让他收手!”穆易压低声音催促着。

        “哈哈,我的阿易哥哥,现在是你在求我做事情,怎么对我还凶巴巴的?”王灵珊带着几分挑衅的意味说着这番胡,“不过你也知道,我是最讨厌蓝若兮的!你现在让我救她,你觉得我凭什么答应!”

        “凭我能保全你们王家!王灵珊,你听好了,要是蓝若兮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和你们王家这辈子都不想让抬起头来!”穆易压着怒意狠狠的撂下这句话。

        “穆易呀!你现在还对我这样颐指气使,看来你不是诚心的呢!”王灵珊还是不松口。

        “你要我怎么办?”穆易质问道。

        “我要蓝若兮死!!”王灵珊在电话那头发出了阵阵冷笑。

        而穆易整个人气到发抖,无力的看着蓝若兮,他恨不得是自己被困在车里。

        那男人还在一脸期待的看着穆易的手机,他还是想和王灵珊说上几句的。

        毕竟现在他可是为了王灵珊在卖命,但蓝若兮看着穆易脸上的表情,也能猜到了穆易和王灵珊打电话聊得效果并不好,甚至王灵珊巴不得自己快点死。

        与其把希望放在一个那么不靠谱的女人身上,不如自己来……

        蓝若兮忍受着汽油刺鼻的味道,深吸了一口气和男人说:“王灵珊这是不愿意和你说话!谁又会和一个舔狗啰嗦呢!”

        “你特么给我闭嘴!”男人忽然被刺到了心底的敏感点,抬起手就给了蓝若兮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在了蓝若兮的脸颊上,但是痛在了穆易的心底。

        “不准碰她!你有什么要求冲着我来!”穆易的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不可言喻的绝望。

        他二十八年的人生里都写满了骄傲,但是这一刻,他愿意放下所有,只为那个生死未卜的女人。

        “哈哈哈,穆大少爷,我想让灵珊小姐,你能给我吗?”男人发出了阵阵的狂笑。

        “即便是王灵珊现在在你身边,你觉得她能……爱上你吗?”

        忍着剧痛,蓝若兮把做残酷的话说出口来,她知道这是一步险棋。

        但也是能让那个男人清醒的唯一一次机会,“人得认清自己!你爱得王灵珊是真,为她卖命做事也是真,可是这都是因为她爱穆易,她爱而不得,不断地报复,而你就是她报复的工具,她根本看不到你的好,更不会记住你,你死就死了,她继续爱穆易!”

        蓝若兮声嘶力竭的说着这番话,而那男人已经举起了匕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