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戏精狂妃不好惹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戏精狂妃不好惹 >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不说则以一说惊人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不说则以一说惊人

        “我……我没有!”三叔当即就否定了穆易的话,但是下一秒,三叔夫人泪眼婆娑的拉着三叔的手臂,不断的摇着头。

        “你没有唆使人伤害若兮,那就是你女儿善做主张的做的了?”穆易冷声质问。

        “我……”三叔想要说的话硬生生的咽下去了。

        “怎么?三叔不解释一下,还是说……”穆易字字句句都在紧逼。

        “是我……是我让女儿这么做的,穆易,有什么罪责我来承担!小雅还小,她是糊涂了。”

        三叔这是准备给女儿背锅,但是穆易却应声道:“谁错谁就该谁负责!三叔,没必要替女儿顶罪,穆雅已经二十岁了,不是未成年,她有承担罪责的年龄,我是穆家的家主一天,就有一天使用家法的权利!三叔,您说对吗?”

        “穆易,你……”三叔语塞,狠话在嘴边,但此时他完全被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穆雅,你有什么想说的?”穆易冷声质问。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阿易哥,你能原谅我吗?”穆雅带着哭腔哀求着。

        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不断地求饶。

        三叔和他的夫人也放下了老脸,不断的和穆易求情。

        但此时的穆易可是油盐不进,只是冷冷反问他们,“当初要是若兮反应慢一些,我去得再晚一些,她早就命丧在你们的手里,现在你们还有脸跟我求情!”

        这一番话直接把穆雅推到了不可原谅的地步,在场的族人没有一个为她说情的。

        蓝若兮也并非生母,见她哭得惨兮兮,内心也无感,只是淡声追问道:“穆雅妹妹,我们应该是没有仇怨,为什么你对我下手那么狠,想让我死?”

        “蓝小姐,我是就是糊涂了!”

        “你不是糊涂,而是太自私了,王灵珊给你的好处,让你把我的命不当回事!你的这番狠心,真的让我见识到了!”

        蓝若兮略显无奈的说着,瞥了她一眼,就把头扭过去了。

        “穆家容不下这种人!”穆易这一句话,直接把穆雅赶出穆氏家族,

        “穆易,你……你……得饶人处且饶人!”三叔为女大吼道,“家主要有容人之心!穆雅是初犯!”

        “她初犯就要要我太太的命,小小年纪就那么狠心,我怎么能容她!三叔,我通知警方了,要是警方判定她无罪,穆家也会容她!”

        穆易话音刚落,成华就带着身穿警察制服的人走了进来,没有多说一句,就把穆雅强行带走。

        一场家宴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但是穆易唇角上一抹冷笑,预示着这场‘家宴’最精彩的部分似乎才刚刚开始。

        他拉着蓝若兮走到了家宴重心,端起了一杯上好的白兰地,微微抿了一口。

        若有所思的说着:“各位,你们曾经用我的爱人和我的婚姻,威胁我不能胜任家主之位!“

        这一问,在场闹得最凶的几个族人们面面相觑,但是每一个现在站出来的、

        “怎么,你们怎么不愿意再提此事了?”穆易的尾音微微上扬,带着几分捉摸不透的情绪。

        那张俊逸不凡的脸颊上看不出情绪,举手投资之间的风度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减少。

        他继续道:“各位长辈们,还给我提出了几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个家主候选人,但据我所知,这几个候选人多多少少都带着一些小问题,需要我在这里把问题拿到台面上说吗?”

        “我退出家主候选人的名单里!”表哥首先发话,唇角带着生硬的笑。“我自己的能力有限,家主这个位置,我是万万不能胜任的!”

        会场一片哗然,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劝说表哥什么。

        蓝若兮特意抬眸看了一眼表哥,表哥还礼貌的笑了一下,  笑意里带着暗语,似乎在说不要搞我,我退出!

        这个猴精猴精的男人还算是有点眼色。穆易的家主之位少了一个虎视眈眈的竞争者。

        表哥这边一发话,台下又有一个稚气未脱的男人上前一步,虽然他的父母都在拉着他。

        但是他很是坚持的表示道:“穆易哥,我年龄小,阅历浅。家主之位我是胜任不了。还是您在这个位置上,才能代领穆氏发展!”

        “穆俊,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一个老者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你怎么那么没出息,我是怎么和你说的!”

        “五叔,我能理解你望子成龙!阿俊弟弟估计也是看到家主之位不好做知难而退,这也是智慧的表现,不过你也放心,阿俊在海外的那些事情,我会帮他处理好的,不需要您二老再操心了!”穆易当即表态,唇角带着势在必得的笑意。

        而此时的蓝若兮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穆易会安排今天这场家宴。

        她之前想得单纯了,以为穆易想要再一次证明他和自己的关系,没想到这就是一场附带着求婚仪式的鸿门宴!

        穆易真有你的,我看上的男人果然不一样哦。

        蓝若兮难掩心底的兴奋,紧紧握住了穆易滚烫的大手。

        “其他候选人哥哥怎么说?”穆易趁热打铁,看向了有意向的两个表哥。

        两人似乎还在犹豫,身边的长辈更是黑了脸,他们不忍放下了这个好机会,但是又心虚自己做得那些好事会被穆易当面拆穿。

        会场内的气氛降到了冰点,在场的穆家族人一言也不敢发。

        他们在来之前是相看穆易笑话的,以为穆易不堪压力准备卸任家主一位,但没想到穆易来了一个悄然无息的大反杀!

        蓝若兮作为旁观者看得是直呼过瘾。那些个满肚子意见的族人,此时无言以对。

        “看来这个家主之位真的不是那么好做的,我就勉为其难,继续坐在这个位置上吧!当然,穆家从来不是独裁的额家族,有能力者就可以胜任!我也欢迎各位叔叔伯伯监督,但是我的婚姻,不会影响我坐在这个位置上,要是谁有怀疑,大可以直接来跟我说,那些个见不得人的方法就不要在做了,我的太太这一次追究你们,是她的仁慈,但穆家的家法在,参与者一个也逃跑不了!”

        蓝若兮瞪大了美眸看向穆易,她真的没想到穆易对这件事那么的强硬……

        而他的话音刚落,家宴会场里终于有了水花,是那些个恼羞成怒的参与者在做最后的反抗。

        “穆易,是坏规矩在线先,我们才采取极端的方式的!”五叔第一个不赌。

        女儿被送到局子里的三叔也是怨声载道,“你是不是想逼死我们这些族人?穆氏走到现在是各个族人的力量,你想要分家吗?‘

        听到分家这两个字,蓝若兮有些慌了,在她

        (本章未完,请翻页)

        对豪门分家的理解中,一旦分家,就是家族企业走向衰败的导火线,这不仅仅是族人们的生疏反目,而是资金项目资源的巨大流失。

        所以……蓝若兮小心翼翼的拉着穆易的衣袖,想让他再考虑考虑。

        “放心,若兮!我已经有了打算!”穆易目光灼灼,带着笃定说出了这句话。

        蓝若兮悬在半空的心这才慢慢的放下,她紧握住了穆易的手,在心底默默地祈祷着。

        族人们各种不满的声音迭起,但是穆易却淡然如初,唯独唇角的笑意愈发的冰冷。

        “各位长辈,你们又在威胁我?之前用我爱人的生命安全,如今又要用分家?”

        “穆易。是你自己太过分了!一直对我们紧紧相逼!”族人开始各种给穆易背黑锅。

        一人一句,都把矛头指向了穆易和蓝若兮在一起的问题上。

        这一刻,蓝若兮也不能忍,只是她刚想开口,就硬生生的咽下去了。

        心底有个声音在不断地告诉她,要稳住,稳住!做了穆少奶奶就不能不顾形象的随时开怼了。

        可是穆易却宠溺的看着她,轻声道:“若兮,有什么就直说!今天就是一个坦白局!”

        “你确定?”蓝若兮听穆易那么一说,两个水漾的美眸里都放着光。

        “当然,我怎么会骗你!!”穆易的浅浅一笑,给了蓝若兮莫名的坚定。

        而她也不继续默默的受这些窝囊气了,直接开怼,“各位叔叔伯伯,哥哥姐姐,我不了解穆氏的家规,但是我可以确定,任何家规都不能越过法律吧!你们为了拆散我和穆易,差点让我死在房间里,这是什么操作?”

        “蓝若兮,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你闭嘴!”三叔愤愤不已的斥责蓝若兮。

        “三叔,他是家主夫人,请你说话注意点!”穆易实力护妻,有力的反呛着的三叔。

        蓝若兮也不甘示弱的说道:“各位,我在某一方面理解你们反对我和穆易在一起。家族联姻在豪门里很常见,但是我不能理解,为了自己的利益依附王家,然后不断地置家主的处境为难,这是什么操作?”

        “你知道什么?”族人们还在狡辩。

        “我什么都知道?”蓝若兮加重了语气,“王家的地产公司,各位有没有入股?南海大坝工程各位有没有参与,还有几位族人的子女,你们有没有和王灵珊名下经纪公司艺人有关系,这桩桩件件的事情,我作为一个局外人都很清楚,各位难道不知道吗?”

        蓝若兮不说则以,一说惊人!

        这群心虚的族人都不敢再多言语一句,面面相觑之后便是沉默。

        穆易勾唇笑了笑,看着蓝若兮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温柔,但是转眸再看向会场内的族人里又变得犀利起来,冷声质问道:”各位怎么不回答了?这就是你们反对我和我太太结婚的理由吗?想要利益最大化?”

        “难道我们这样做有错吗?穆易,我们是做生意的,不是做慈善的!我们各个分公司做得好,也会让穆氏……”

        三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穆易打断道:“三叔,你说这话难道不脸红吗?你掌管的几个公司最近三年都是亏损状态,你还想着和王家投资,你还换别墅换豪车,捧着自己的女儿出道,这是为什么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