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雪淞散文随笔集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雪淞散文随笔集 > 心理分析助破案7

心理分析助破案7

        “呵呵。”梁若兰轻笑起来,仿佛是觉得这话太搞笑,她笑了一会儿才又开口道:“一个又有钱,又有势,身边又有那么多女人的男人,会在自己酒店的庆典上跳楼自杀?就算别人信,我可是和他共同生活了好多年的人,他是怎样的人我还不了解嘛,他可舍不得这么早死呢,留下家产给我?他可不甘心。”

        田春达却不罢休,继续问道:“刚才你说他身边有那么多女人,而之前死的韩丽苹也是他的情妇之一,他外面有那么多女人,你就甘心?不会恨他吗?”

        梁若兰无所谓地笑了笑,“恨!恨他多浪费感情,早两年也许还会有些不甘,为什么他身边总会有那么多女人,可生活哪有这么如意的,我拥有了那么多,当然就要失去一些,我早就看开了,反正我的位置永远都不会变,又何必在意些小姑娘呢。”

        田春达听了依旧紧逼道:“可如果有人威胁到你的地位了呢,比如韩丽苹。”

        梁若兰却渐渐听出了田春达话中的意思,挑眉道:“哦,我听出来了,你们是怀疑我杀害了韩丽苹和我丈夫吧。”

        田春达开口道:“梁女士,韩丽苹被害的当晚你是不是去过她家?”

        梁若兰丝毫没有遮遮掩掩,而是坦然承认了,“是啊,我是去过,可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去吗?韩丽苹的确想要动摇我的位置,但古闻章怎么可能同意呢?古闻章喜欢知趣懂事的女人,可不喜欢得寸进尺的女人,所以那天晚上我去就是给韩丽苹送分手费的,只是我没见到她人,之后就回家了,第二天才知道她在家被杀害了。”

        临走时,梁若兰将刑警们送到门口,她神情优雅,没有一丝破绽,“如果你们查到谁是凶手记得通知我一声,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随时可以来找我。”

        说完这些,她回身进入了这栋豪华但却显得格外空荡的别墅。

        梁若兰有些疲惫地坐到沙发上,沙发对面的墙壁上还挂着他们的婚纱照,照片上的自己年轻还带着些羞涩,她挽着的古闻章眉眼里都是笑容。她突然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对的时候,一个是刚从国外回来的满是冲劲的女孩,一个是从家族里独自出来打拼的男孩,那时的他们都有着自己的骄傲,有着自己的坚持,他们彼此吸引、彼此信任、彼此相爱,即使事业上各有不顺,但只要回到家,他们就会感到幸福,因为他们彼此拥有。

        她叹息一声,是什么时候他们开始渐渐疏离,是从事业越来越成功让他们无暇顾及对方?还是她开始猜测嫉妒出现在古闻章身边的每一个女人?他们原本满满的爱情在一次又一次的冲突中被击破,直到最后被消耗殆尽。

        就像是这个家,他们一同奋斗筑起的家,最后却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她用手摸了摸脸颊上的泪水,她以为自己一点都不在意,但是原来,在失去这个男人的时候,她终究还是会寂寞的。

        “我们就这么走了?梁若兰并不能证明她那天晚上没有进过韩丽苹的家啊。”安义皱着眉头,有些不甘心。

        田春达却冷静道:“可我们同样没有证据。”

        安义依旧不甘心,“那也不能…”

        韩光说:“你之前不是说过不可能是女人作案的吗?”

        安义辩解道:“那是因为我那时并不知道梁若兰那晚就在那里。”

        一直默默不语的温言突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梁若兰不像是凶手。”

        田春达对温言道:“你为什么觉得梁若兰不是凶手。”

        温言慢慢吞吞地道:“还是那只口红,我觉得那只口红是对于凶手有着某种意义的,但是我觉得她不属于梁若兰。”

        田春达摸了摸下巴,接口道:“温言的想法应该没有错,梁若兰不是凶手。如果口红、致幻剂都是原来发生在凶手身上的,这些她用来杀人的手段是曾经经历过的。所以我觉得温言猜测并没有错,凶手是个女人,只不过她是一个受过伤害的女人。”

        9

        孟晓春见田春达他们一回来就汇报了自己发现的线索,“队长,我们去查了韩丽苹的社会关系,发现她和一些富商关系密切,而且那些富商不定期会给韩丽苹的账户里汇钱,都是大额的。”

        一旁的韩光补充道:“然后我发现韩丽苹每个月都会到一个高档会所,还会带一些明星和模特一起去和富商会面,所以我怀疑韩丽苹可能是帮那些明星和富商牵线,做金钱交易。”

        田春达听了点点头,微一思索道:“也许其中有些人并不是自愿的,所以才会想要报复韩丽苹。”

        韩光说:“可我们并没有涉及到这些交易的明星、模特的名单。”

        田春达:“但也许韩丽苹会有。”

        韩光毫不犹豫地拍拍胸脯,十分豪气地道:“行,队长你放心,她的电脑归我处理了,曾经在她电脑里出现过的主要人物,我都能给你找出来。”

        “不”田春达却摇了头,“她应该不会把名单放在电脑里,如果被人黑了电脑,那这些交易都会被曝光,她不会这么不小心。”

        孟晓春想了想,猜测到:“会不会这些名单都是韩丽苹手写的呢?”

        郝东摸着下巴想,“那她会放在哪里?家里的保险箱?难道存在银行里的金库里了?”

        田春达说道:“我们需要回韩丽苹的家里看看。”

        进了韩丽苹的家。田春达一边往房子里走一边推测:“名单不会很大,她可能经常会用到,所以应该是一个很明显的位置;不会是保险箱,因为反而不安全;她是明星,会下意识地把自己的生活和外界隔开,所以不会在卧室,也不可能在客厅,那就应该在书房。”

        田春达说着走进书房,书房的一边放着一排书架,上面的书不是很所,旁边是一个小型沙发,而在房间的另一边是一个书桌,在它的旁边是一个展示架,上面放着各种奖杯和证书,前面还摆放着几个相框,都是她自己的照片。

        田春达低头思索了一下,便走到展示架前,将那几个相框拆开,果然在夹层里找到了一本小本子。

        郝东对田春达找东西的实力已经见证过了,现在再看到还是震惊加佩服,他不禁感叹道:“田队,不会我们的东西放在哪里你都知道吧。”

        田春达面无表情地道:“你的手机和钱包都在你的口袋里。”

        打开本子一看,上面果然记录着很多人的名字,数量之多让田春达看了吃了一惊,“哇,居然有那么多的人,原来韩丽苹不光是演员,还是个拉皮条的啊,这种事情看来她已经做了很多年了。”

        而郝东却又注意到了一些细节,“咦,你们看,这上面怎么好多名字都被划掉了?”

        田春达将本子收了起来,“被划掉的名字应该是韩丽苹不再联系的那些人,我们要找的凶手很有可能就在这些被划掉的名字里面。”

        回到公安局,田春达将这本本子交给韩光,让他把本子上所有被划掉名字的信息全部调出来“要查的这个人现在已经不是明星或者模特,家乡并不是南山市,但是现在居住在南山市,家境不是太好。”

        韩光在键盘上快速地操作了一下,说“这么一筛选的话,还剩6个人了。”

        田春达指示:“大家分头行动,联系这6个人。”

        联系了很长时间,但结果却并不如人意,其中三个人当时并不在南山市,而还有两个人也能证明当时并不可能出现在韩丽苹的家里,而最后一位则在几年前突然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