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剑道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2036章 等候已久

第2036章 等候已久



        直至三天后。

        苏奕才彻底把李浮游的道业力量彻底融合。

        不得不说,李浮游在剑道上的造诣无比恐怖。

        踏足神境之前,李浮游的剑道修为,已堪称仙界太荒时代第一人,一骑绝尘,无可比肩。

        并且,他当初的确是凭自身战力,镇杀了一位下位神!

        此战,他虽负伤严重,可不曾动用任何外力,仅凭一身剑道,就将那位下位神斩于剑下!

        而在踏足神境之后,李浮游的剑道造诣之强大,已不仅仅只是同境称无敌,更能威胁到更高境界的神明!

        如今,李浮游毕生的阅历、经验、以及对剑道修行的传承,尽数融入苏奕一身之中。

        而这一切,也让苏奕的眼界和阅历发生变化。

        “神域,分作四大神洲,三十三界域,大小位面数以万计!”

        “西天灵山盘踞梵古神洲,为佛门领袖。”

        “三清道门盘踞灵霄神洲,为道门执牛耳者。”

        “南火神洲,魔门林立。”

        “东胜神洲,万宗并存!”

        “神道三境与天寿,唯有神主称不朽。”

        “无尽战场,太初古神起源之地!天秀剑冢,天下剑修朝圣净土!”

        “九天云外,神魔不渡,九渊之下,万灵不存。”

        ……种种庞杂的记忆和阅历,让苏奕的认知在短短三天时间里,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有关神道之路、有关神域天下、有关诸天秘闻、有关前世恩怨……全都成为苏奕人生阅历的一部分。

        那感觉就好像又活了一世,只不过这一世的他,名叫李浮游!

        一切的阅历和经验,并非虚幻,而是他亲自所经历,所感受。

        除此,有关李浮游当初闯荡纪元长河的经历,也一一浮现在苏奕心头,也让他对纪元长河有了完全不一样的了解。

        接下来数天,苏奕一直在潜心梳理这些阅历和记忆。

        每个人都有阅历和记忆,可随着时间流逝,却容易忘记和忽略其中的许多细节。

        李浮游的毕生阅历和记忆,就如一座浩如烟海的宝库,哪怕尽数融入苏奕一身,也需要进一步的梳理和融合,才能为己所用。

        这世间,多的是懂得各种大道理,却过不好这一生的人。

        为何?

        知易行难。

        苏奕现在做的,就是用今世之认知和道途,结合李浮游的阅历和道途,举一反三,融会贯通。

        如此,才能青胜于蓝!

        也才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推演出属于自己的一条傲绝古今的成神之路!

        这需要付出许多的心血和时间。

        但,苏奕并不着急。

        ……

        时间匆匆,又是半个月过去。

        距离苏奕进入失乡之城至今,已过去两个月。

        “老王,不出半年,我必可以彻底掌握诅咒神印!”

        这一天,叶春秋兴冲冲地找来。

        过往这段时间,他一直在钻研和参悟诅咒神印的奥秘,如今已掌握了此宝的一部分力量。

        诅咒神印这等禁忌宝物,完全不弱于咫尺剑这等混沌秘宝,足可让神主级人物打破脑袋争抢。

        可说来无奈,苏奕未曾成神,根本无法炼化此宝,只能借用此宝的一部分力量。

        反倒是叶春秋,早已证道为鬼神,能够去炼化此宝。

        “还要半年?”

        苏奕略一琢磨,道,“时间倒也不长,不过,我已经打算离开了。”

        叶春秋一愣,“去哪?”

        “去寻找古神之路。”

        苏奕随口道,“我也该为证道成神做准备了。”

        古神之路!

        传闻中位于纪元长河中最古老的一条试炼之路,贯穿在每个纪元的兴替之中,宛如永恒般存在着。

        据说,古神之路上,有着最为古老原始的成神之秘,若能闯过这一条试炼之路,将铸就最为至强的成神根基!

        不过,这古神之路很难寻找。

        王夜当初进入纪元长河闯荡,寻觅多年也仅仅只打探到一些和古神之路有关的线索。而李浮游在闯荡纪元长河时,虽找到“古神之路”的位置,却因为时机不够,那条古神之路处于一种封印关闭的状态中,以至于李浮游也没能去闯这一条宛如只存

        在于传说中的道途。

        而此次,苏奕打算亲自去探寻一番。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

        虚浮世从远处走来。

        “不用。”

        苏奕摇头,“你还是抓紧时间养伤为好。”

        过往漫长岁月中,虚浮世、萧如意沦为失乡者,不止道躯消散,神魂也遭受重创,元气大伤。

        能被救回来,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那你何时再回来看我们?”

        萧如意问道。

        苏奕笑道:“前往神域时,我必会回来一趟。”

        萧如意顿时松口气似的,笑吟吟道:“那就好,我可真担心你这家伙一去不复返,丢下我们不管了。”

        苏奕哑然。

        他哪可能会做出这等不告而别的事?

        叶春秋道:“要不让戮空、宝树、北漠、灵璧这四位鬼神陪你一起行动?”

        如今的失乡之城,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臣服苏奕的四位护道鬼神、以及其他一百四十位失乡者,在叶春秋他们的安排下,在失乡之城修建了各式各样的宫殿和修炼之地。

        连伍灵冲、离霜、离永安都对这里很满意,早已视失乡之城为栖身之地。

        在凶险莫测的纪元长河中,失乡之城绝对比那些驿站更安全!

        “不必了。”

        苏奕拒绝了叶春秋的提议。

        真到了外界,这四位护道鬼神就无法动用古神诅咒力量,以他们的实力,也就和造物境层次的下位神相当。

        在苏奕看来,他们不但保护不了自己,恐怕还得需要自己的保护……

        “你这家伙,纵使这样,喜欢一人一剑独来独往。”

        叶春秋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其他人也都笑了。

        他们都了解这一点。

        当天,苏奕告辞而去。

        他并不担心这些故友的安危,有失乡之城在,神明来了也九死一生。

        嗖!

        咫尺剑化作一道流光,似轻快的小舟似的,朝浑天水域外掠去。

        苏奕立足其上,衣袂飘舞,身影很快消失。

        可才刚离开浑天水域,就发生了意外。

        前方的纪元长河中,早有许许多多身影在等候!

        密密麻麻,足有上千之众。

        堪比一支浩荡的大军!

        当看到苏奕的身影出现,场中顿时产生一阵骚动。

        “是苏奕!”

        “没错,就是那家伙,他从失乡之城出来了!”

        “哈哈哈,这次谁若能抓住他,足可获得来自九位天神的两次悬赏,其中还有一块纪元碎片!”

        ……嘈杂的声浪,此起彼伏地响起。

        那四面八方看向苏奕的目光,都带着不可抑制的亢奋和贪婪,一如盯上了一头肥美的猎物。

        苏奕不禁奇怪。

        都已过去这么久,难道有关自己的身份和来历,依旧没有在纪元长河中传开?

        旋即,苏奕就隐约猜出,极可能是永昼之国的那九位天神故意隐瞒了和自己有关的事情!

        若非如此,怕是根本无法用悬赏通缉的方式,召集那些分布在纪元长河中的强者来对付自己。

        毕竟,若让他们知道,自己早在太和阶时就曾斩杀神明,曾在纪元战场屠掉一众神主的意志法身,哪敢像现在这般跑来送死?

        “苏奕,我们已在此等候你很久了。”

        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

        人群朝两侧分开,就见一个紫袍白须老人,脚踏一幅金色道图,朝这边掠来。

        在他周身,萦绕着一缕缕灿若火霞的神道法则,一股恐怖的神威也随之弥漫全场。

        许多人都不禁流露出敬畏的神色。

        罗云朝!

        天净阁太上长老,早在很久以前就已证道成神的恐怖存在,一直在永昼之国修行。

        据说,他和天净阁背后的“盘湖天神”关系极为亲厚,在纪元长河中,绝对称得上是一位权势滔天的存在。

        冷不丁地,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

        “这里已布设天罗地网,你已插翅难飞,现在,只要你答应和我们回永昼之国,我等就不会为难你。”

        伴随声音,又一位神明站出来。

        这是一个仿似金刚怒目的威猛僧人,肌肤呈淡金色,身后映现一轮金灿灿的莲花结界。

        随着他出现,光明万丈,梵光冲霄,再次引发场中轰动。

        神僧玉河!

        九大势力之一“万空寺”的一位太上长老。

        论威名,更在天净阁罗云朝之上!

        他出场后,屈指一弹。

        嗡!

        一道金色梵光冲霄而起。

        顿时,四面八方之地,掠出一道又一道接天通地的金色壁障,一举把附近水域封锁起来。

        “这是弥罗天禁,我万空寺的镇派神禁之一,凭你一人之力,怕是很难突围离开。”

        神僧玉河神色平静,声传四方。

        一时间,全场轰动。

        许多看向苏奕的目光,都已带上怜悯和惋惜。

        都认为此次已在劫难逃,而这也注定,针对苏奕的悬赏,将和他们在场这许多人无关。

        这让谁能不惋惜?

        自始至终,苏奕一直没有吭声,对这所谓的围困和威胁视若无睹。

        而他的目光,则眺望远处,眉头微皱。

        在抵达这片水域那一瞬,他敏锐察觉到,在那暗中藏匿着更危险的气息,并且不止一股!

        可惜的是,在神僧玉河祭出“弥罗天禁”神阵后,遮蔽了这片天地,也将此地和外界隔离。以至于无法让苏奕进一步感应那暗中潜藏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