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剑道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2033章 我明雒玄机 生来只有十八岁

第2033章 我明雒玄机 生来只有十八岁

        红裳女子的脸色阴晴不定。

        许久,她才轻声道:“过往岁月付出的心血和布局,几乎都毁在你手中,我何止不甘心,只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她那绝美的玉容上,已浮现不可抑制的恨意和杀机。

        旋即,她又摇了摇头,道:“不过,只要能活着离开失乡之城,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只有人活着,才有机会把失去的东西拿回来,若死了……可就一切都成空了。”

        红裳女子明显彻底恢复冷静,再看不出一丝怒气。

        苏奕不由多看了此女一眼,道:“你真正的实力究竟有多高?”

        红裳女子道:“道行越高,败在你手下,岂不是越丢人?”

        苏奕道:“错了,以后你自会清楚,败在我手下,不冤。”

        红裳女子不禁笑起来,“你这家伙,哪一点都很让我欣赏,唯独太自负了,让人忍不住想一寸寸掰断你的脊梁骨,看看你低头摇尾巴求饶的样子。”

        苏奕一笑置之,道:“回答我一个问题,我让你离开。”

        红裳女子怔然道:“为何又改变主意了?”

        须知,她都已做好这具神魂分身被杀的准备!

        苏奕淡淡道:“又不是你的本尊,杀了也没意思,倒不如给你一个机会,把今日此时发生的事情,一一告诉你本尊。”

        “然后呢?”

        红裳女子问道。

        苏奕道:“我随时欢迎她来报仇。”

        红裳女子挑了挑漂亮的黛眉,认真凝视苏奕片刻,半响才感慨说道:“不愧是曾让诸神为之忌惮的存在,这份气魄和手腕,让我都不得不叹服。”

        顿了顿,她继续道:“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苏奕饶有兴趣道:“他们为何会称你为‘姥姥’?”

        红裳女子:“……”

        之前,她还以为苏奕要问一些极难回答的事情,可打破脑袋,都万万没想到,苏奕会问这样一个没什么意义的问题。

        可旋即,她就隐约明白了苏奕的心境。

        对方根本不在乎自己身上的秘密,才会拿这样一个荒诞的问题为借口,给自己一条活路!

        而这种态度,则愈发衬托出对方心性是何等骄傲和自负!

        稳了稳心神,红裳女子嫣然一笑,道:“我是从古神纵横天下的时代活下来的老人,让那些个神明称呼一声姥姥,也不算过分吧?”

        她笑容绝艳明净,风姿绝代,一袭红裳飘舞,更有惊艳岁月之美,让人很难和“老人”两字联系在一起。

        事实上,对修行者而言,“老”这个字已不是形容容貌的苍老,而是代指活的岁月足够长久。

        “这么简单?”苏奕一怔。

        红裳女子道:“大道至简,这世上的事情再复杂,当看穿之后,也不过如此而已。”

        “你可以走了。”苏奕挥了挥手。

        红裳女子略一沉默,忽地抬起一只纤细晶莹的玉手,指着自己鼻梁,“记好了,我叫雒(luo)玄机。”

        声音还在回荡,红裳女子转身一步迈出,修长绰约的倩影化作一蓬晶莹的光雨飘洒。

        “雒玄机?一个女人,却取这样一个名字,倒是极为不俗。”

        苏奕暗道。

        ……

        失乡之城外。

        浑天水域。

        一艘白骨小舟漂浮,小舟上,一位姿容绝代的红裳女子随意坐在船首处。

        她纤细晶莹的玉手握着一支青碧玉箫,仪态慵懒地望着远处狂暴混乱的水域发呆。

        那妩媚的眼神中,尽是重获新生般的喜悦。

        “若以纪元年轮来算,我已熬过十八个纪元了……就是不知道,这世上是否还有如我一般,从古神岁月活下来的人……”

        “既然今朝打破万古枷锁,重获新生,自此以后,我得改一下年龄,就按十八岁好了。”

        红裳女子思绪如飞,红润的唇请启,念道:“生来只有十八岁,一个纪元是一年!”

        说着,她眉梢眼角已尽是笑意。

        那笑意很灿烂,也很骄狂和睥睨!

        忽地,失乡之城掠出一道身影,赫然正是红裳女子的神魂分身!

        远远地,这具神魂分身忽地化作一捧光雨,融入红裳女子的本尊。

        顿时,发生在失乡之城的紫月山一战的细节,尽数被这位自称雒玄机的红商女子获悉。

        她美丽娇颜的白皙脸庞一阵明灭不定,有不解、有惊诧、有错愕、也有恼恨和不甘。

        许久,她长吐一口气,扭头看向远处的失乡之城。

        那古老的黑色巨城一如从前,笼罩在厚重的血色雷云之中。

        可雒玄机清楚,自此以后,这失乡之城已再不由自己来主宰!

        “苏奕么,我记住你了。”

        红裳女子收回目光。

        不是她怕死,而是对她而言,活着从失乡之城这座由古神诅咒力量所化的牢狱离开,比任何事情都更重要!

        哪怕,如今的她只剩下神魂,哪怕被困在失乡之城的那漫长岁月中,她元气大伤,处于最虚弱的地步。

        可只要她愿意,依旧可以轻松杀死这世上大多数神!

        但,她最终并未选择去和苏奕开战。

        原因很简单,因为苏奕执掌轮回之力!

        因为苏奕前世,曾是震烁神域的灵墟剑主!!

        对雒玄机而言,这就是最大的变数。

        在这种不可控的变数面前,她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拼,所以,她的本尊提前离开了。

        而紫月山一战发生的细节,也让雒玄机意识到,自己的预感并没有错,那苏奕就是一个不可测的变数,太过危险!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唯有活下来,才有资格在大道上论长短,成败得失,无非虚妄泡影,转头成空。”

        “他日,再争一个高低便是。”

        那艘白骨小舟载着红裳女子雒玄机,横渡狂暴的浑天水域,朝远处掠去,很快便消失不见。

        ……

        失乡之城。

        紫月山早已倾塌为废墟,满目荒凉。

        苏奕身影飘然落地,盘膝坐在一块巨石之上。

        战斗结束了。

        回顾从进入失乡之城后所经历的这一场大战,苏奕心中却并没有多少自豪。

        归根到底,是因为他执掌的轮回力量,起到了关键作用,足可对抗古神诅咒之力,而不是他真的强大到可以随意屠杀鬼神。

        除此,九狱剑也功不可没。

        仅以修为而论,他终究还是太玄阶修为罢了。

        “接下来,就留在这失乡之城一段时间,尽早将修为锤炼到太玄阶圆满地步,之后便为证道成神之事做准备。”

        苏奕默默思忖,“除此,也需要融合第五世的道业力量。”

        李浮游生前最巅峰时,曾名扬神域,令那些神主级人物都忌惮无比。

        他的成神之路、成神经验、以及对神境的认知和阅历,就如一座无形的宝库,足可让苏奕在证道成神时,谋夺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成神大道。

        这就像站在巨人肩膀上,看得自然比别人更远!

        不过,对苏奕而言,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只有一个——

        与老友相聚!

        ……

        一天后。

        一场宴席在这片紫月山废墟中摆开。

        宴席上只有酒。

        参与宴席的,分别是苏奕、叶春秋、虚浮世、萧如意。

        “我就知道,老王你会来救我们!”

        虚浮世痛快畅饮,感慨道,“活着的感觉,真好!”

        他面容如俊美青年,曾是仙道巨擘,也曾一手开创万剑仙宗,而今恢复神智,与一众好友把酒言欢,大有恍如隔世之感。

        “老王,今世的你可比以前俊俏多了。”

        萧如意坐在苏奕一侧,一只胳膊压在苏奕肩膀上,笑吟吟道,“怎样,要不要考虑给我暖被窝?”

        顿时,叶春秋、虚浮世都哄笑起来。

        可萧如意并不在意,那秋水似的星眸凝视着苏奕侧脸,眼神中尽是笑意。

        作为小如意斋的主人,一位被仙界妖族共奉的“绝代妖仙”,萧如意的姿容,足可用“清绝于世,惊艳天下”八字来形容。

        而她性情旷达,眉目转动之间,自有一股天然风流意,浑没有一丝矫揉造作之态,论潇洒,足可让世间大好男儿自惭形秽。

        叶春秋曾评价她六个字:真性情,足风流!

        此时,看到她调戏苏奕,叶春秋和虚浮世都笑得很开心,仿佛又回到了仙陨时代以前的岁月,那时,他们一众好友高歌纵酒,谈经论道,那叫一个快哉痛快。

        “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萧如意笑眯眯开口,那一对灵秀美丽的眸一闪一闪的,像惦念着偷肉吃的狐狸似的。

        苏奕叹道:“相处久了,我都差点忘了你是女人了,这让我如何下得了手?”

        萧如意拿手狠狠掐了苏奕肩膀一下,旋即她扑哧一声笑起来,道:“我不像女人,你何尝像个男人?”

        场中又是一阵欢笑。

        远处,伍灵冲看着这一幕,这才终于有些明白,苏奕为何会不顾一切杀入失乡之城了。

        这大概才叫生死之交。

        斗笠女子离霜正在和父亲离永安许久。

        父女二人同样心怀激荡。

        这是苏奕自进入纪元长河至今最开怀的一天。

        故友相逢,身处失乡之地,心似故乡之时。

        怎一个开怀了得?

        苏奕喝了个酩酊大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