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剑道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2031章 脱困的姥姥

第2031章 脱困的姥姥

        天穹下,紫色圆月裂开一道伤痕,有刺目的血色力量从中流淌而出。

        就像血水。

        巍峨高大的紫月山,从中间被劈成两半,山体倾斜,岩石如雨坠落,似大厦将倾。

        天地间,烟尘弥漫,毁灭气息如潮水般肆虐。

        黄猿鬼神负伤惨重,闪避在极远处大口喘息,满脸写满惊惧和不安。

        而在这天地间,那一道恐怖的无上剑威兀自在弥漫!

        叶春秋回过神时,就看到苏奕那峻拔的身影立在那,浑身每一寸肌肤龟裂淌血,将一袭青袍染红。

        身上的气机已完全紊乱!

        而在他掌间,那把神秘的道剑虚影隐隐有溃散的迹象。

        一下子,叶春秋莫名心痛,声音沙哑道:“老王,你还好吧?”

        “些许伤势,谈不上什么。”

        苏奕头也不回道。

        遥想当初,他在纪元战场被一众神主的意志法身追杀,一路历经不知多少生死杀劫,负伤惨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连道躯和神魂都快要被打爆!

        相比起来,如今这一战或许很凶险,或许很狼狈,可却无法和纪元战场时的处境相提并论。

        “多谢阁下出手,助我打碎身上的诅咒枷锁!”

        蓦地,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

        就见那四分五裂的血色祭坛中,忽地冲出一道女子身影。

        一袭红裳,肌肤胜雪,容貌绝艳美丽,一头如雪长发在风中飘舞,风姿傲世。

        “姥姥!”

        叶春秋脸色顿变。

        苏奕则顿感意外。

        在他预想中,那位神秘的姥姥应当是一个老太婆,邪恶凶残。

        谁曾想,却是一个风华绝代的红裳女子!

        并且,苏奕还见过对方!

        之前在那一片坟场时,红裳女子的一缕意志力量,曾坐在一座血色花轿中出现。

        “姥姥,属下无能,没能护住您藏身的‘五蕴祭坛’。”

        远处,黄猿鬼神走来,躬身向红裳女子见礼。

        “毁掉就毁掉吧,于我而言,这五蕴祭坛已没什么用处。”

        红裳女子悠然开口。

        她周身有晶莹璀璨的光雨飘落,仪态孤傲睥睨,直似九天神祇,和那些鬼神完全不一样。

        “这么说,我刚才那一剑帮了你大忙?”

        苏奕道。

        “正是。”

        红裳女子笑着开口,绝美的容颜很灿烂。

        她瞥了苏奕手中的道剑虚影一眼,这才徐徐说道:“从你进入失乡之城,施展轮回力量那一刻起,我就已猜出你是谁。”

        “诚然,你一路过关斩将,所向披靡,可对我而言,你闹出的动静越大,对我就越有利。”

        说着,红裳女子迈步虚空,飘然来到那被劈开的紫月山之巅,背对天穹那一轮紫色圆月,眼眸望向苏奕,眉梢眼角,尽是笑意。

        看得出来,她根本不着急动手。

        叶春秋心情很沉重。

        婆婆是失乡之城的主宰,而今她打破诅咒枷锁,无疑要远比以前更可怕了。

        和她相比,那九位护道鬼神根本不算什么!

        反观苏奕,却淡然如旧。

        哪怕,他身上兀自在淌血,身上气机也在不断衰弱,可他却根本不在意。

        同样,他看得出,这红裳女子是想拖延时间。

        不过,苏奕同样不着急。

        “这失乡之城,就如同一座囚牢,过往漫长岁月,无论是谁,只要进入,就会被永世囚禁于此,有的沦为失乡者,有的则沦为像我这样的鬼神。”

        红裳女子感慨道,“我在这里,见证了太多人被困于此,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哪怕被毁掉道躯和神魂,也能被诅咒力量恢复过来,那种不死不灭的痛苦和煎熬,比这世上任何酷刑都可怕。”

        旋即,她话锋一转,道:“还好,阁下来了,带着早已消失于世间的轮回力量来了!”

        她美眸如水,明亮璀璨,神色间尽是欣慰,“某种程度上而言,说你是我的的救命大恩人也不为过。”

        苏奕淡淡道:“那你是不是得跪下给我磕个头,以表感谢?”

        红裳女子脸上笑容一滞,旋即摇头道:“我不喜言辞争锋,无能者才会将怒火宣泄于口舌之利。”

        苏奕道:“既如此,你又何须废话?动手便是!”

        气氛骤然沉闷压抑下来。

        红裳女子深深看了苏奕一眼,道:“我已被困万古岁月,如今一朝脱困,可不想再冒险了。”

        苏奕讥笑道:“说来说去,无非是心存忌惮,不敢冒然出手罢了。”

        “可以这么说。”

        红裳女子不以为意道,“当历经万古的煎熬,对我而言,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故而若无必要,可不会和你这种危险人物撕破脸。”

        苏奕:“……”

        叶春秋:“……”

        两人都以为,这位失乡之城的主宰出现后,必会大打出手。

        可谁曾想,对方竟不打算这么做!

        “是不是很意外?”

        红裳女子巧笑倩兮。

        苏奕淡淡道:“意外归意外,但今日此地,你必须死!”

        红裳女子眼眸眯了眯,旋即笑吟吟道:“倘若我说,那虚浮世和萧如意还活着,你是否还打算和我决生死?”

        苏奕一怔。

        叶春秋则惊愕道:“他们……没死!?”

        红裳女子道:“叶春秋,你跟在我身边多年,怎么就忘了,在失乡之城,想死都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叶春秋神色一阵阴晴不定,道:“可在过往岁月中,死在你手下的人还少吗?”

        红裳女子笑着摇头:“我虽能执掌古神诅咒力量,同样也遭受着这种力量的枷锁,无法在此城中真正杀死任何一人。”

        “那些你认为死在我手中的人,无非是被我彻底镇压起来罢了,毕竟,他们曾忤逆我的旨意,若不进行严惩,这失乡之城中,谁还会真正信服我?”

        “可无奈的是,哪怕我真的想杀死他们都办不到,只能将他们彻底禁锢起来。”

        “而在你们看来,他们都已经死了。”

        得知这样的真相,叶春秋神色一阵明灭不定,都不知道该为此感到高兴,还是感到悲哀。

        是的,在失乡之城,每个人都不死不灭!

        可每个人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就是古神诅咒之力!!

        苏奕忽地道:“既如此,为何你不早些时候放了人质?”

        红裳女子淡淡道:“不称量一下你的斤两,就让我随随便便放人?何其可笑。换而言之,今日你若非一路杀到此地,又有什么资格让我放人?”

        苏奕道:“你那些属下,就这么白死了?”

        “对他们而言,死亡何尝不是解脱?”

        红裳女子眼神浮现一抹讥诮之色,道,“没想到,你这位曾名扬神域,令诸神忌惮的存在,在转世重修之后,竟还有一副柔软慈悲的心肠。我都不在意,你又何须假慈悲?”

        苏奕道:“慈悲谈不上,眼看着属下送死,自己则不予理会,这种事,我可做不到。”

        一侧,叶春秋心潮起伏。

        的确,若老王也是自私自利之人,今日焉可能不惜一切杀入失乡之城?

        焉可能有会为了帮萧如意、虚浮世报仇,而拼死杀到这紫月山之巅?

        相比起来,“姥姥”的性情和手段无疑太冷酷,太无情!那些为她效命的属下若见到这一幕,还不知作何感想!

        “神道无情,大道求索路上,无论生死、荣辱、七情六欲之事,乃至于这世事人情,都只不过是一场虚幻。”

        红裳女子眼神淡漠道,“唯有自己所掌握的大道,才是真实!你我道途不同,自然不相为谋。”

        说着,她抬手一挥,“黄猿,把虚浮世和萧如意的神魂交出来。”

        “是!”

        黄猿上前,将手中的竹简打开。

        就见竹简上覆盖着密密麻麻的姓氏,每一个姓氏皆由血色诅咒力量所化。

        黄猿抬手在“萧”“虚”这两个姓氏上一点。

        嗡!

        血色光雨飘洒,两道身影随之凭空浮现而出。

        一个浑身染血,披头散发的女子。

        一个面容俊美如青年,一身破旧长袍的男子。

        赫然正是萧如意和虚浮世。

        只不过,两者都只剩下神魂,眼神猩红,明显已被古神诅咒力量缠身,沦为失乡者!

        饶是苏奕心中早有预感,当此刻看到当初的两位故友沦落到这般地步,也不禁一阵难受。

        遥想当初,萧如意虽是女儿身,却有吐纳日月的旷世气魄,潇洒自在,她曾是踏足仙道之巅的绝代妖仙,万妖供奉的“如意妖帝”。

        也曾感慨世事有缺,人生有憾,不求大圆满,只求小如意。

        而虚浮世,性情乖张疏狂,同样身为仙道之巅的通天巨头,同样惊采绝艳,震烁古今!

        可如今,两者都沦为失乡者,神智浑噩,处境凄凉!

        还好。

        他们都还活着。

        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也出乎苏奕之前有料,完全可以称作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现在,阁下是否还打算和我一决生死?”

        红裳女子眼眸看向苏奕。

        苏奕目光一扫萧如意和虚浮世,语气平静道:“当然。”

        顿时,不止黄猿鬼神、叶春秋都感到意外,那红裳女子也不禁怔住。

        “是不是我给的诚意太足,才让你认为可以得寸进尺?”

        红裳女子眉头皱起,美丽脸庞上的笑容不见,眸光流转之间,隐隐有一抹冰冷的光泽在涌动。

        气氛骤然紧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