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剑道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二十章 来者不善

第二十章 来者不善

        黄云冲声音刚落,

        一名老仆已上前,双手托着一个玉盒,递了过去:

        “两位,盒中是一对九叶王参,是我家老爷赠予苏奕夫妇,还请您两位代收。”

        九叶王参!

        大殿内众人彻底无法淡定。

        不少大人物心中一震,眼神都变了。

        这可是真正的“灵药”,稀罕珍贵,价值惊人,寻常市面上根本就买不到!

        大手笔,绝对是大手笔!

        谁能想到,堂堂黄氏族长,在祝寿之余,竟还亲自为文家主脉最不受重视的文长泰一家送上这样一份大礼?

        就是文长镜和文长青,都有些惊疑不定,搞不清楚黄云冲的心思。

        文长泰和琴箐已坐不住了,慌里慌张起身,受宠若惊。

        “多……多谢了……”

        文长泰连忙拱手,声音有些结巴,他本就是老实本分的人,哪里经历过这等场面?

        黄云冲笑道:“老弟,你有个好女儿,也有个好女婿!”

        女婿二字,被他咬得极重,带着一种微妙的情感。

        文长泰老怀大慰,满脸堆笑。

        能被黄氏之主夸赞,让他也脸上有光。

        “您是说,这一对九叶王参是为灵昭准备的?”

        这一刻,琴箐似犹不敢相信般,忍不住出声进行确认。

        黄云冲瞥了身边老仆一眼,后者连忙解释道:“夫人,这礼物是为您的女儿和女婿两人准备的。”

        琴箐顿时眉开眼笑,对她而言,无论是为女儿还是女婿准备的,都一样!

        最让她心情舒畅的是,之前他和文长泰这一桌冷清无比,无人问津。

        可现在,随着黄云冲到来,不止跟他们问好,还送上一份特殊的大礼,也让他们一下子成了全场的焦点!

        这感觉,无疑太爽了!

        “灵昭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出息了,人虽没回来,却硬是给她老娘长了一把脸!”琴箐心中喜滋滋地想到。

        黄云冲没有再多言,话已经说的足够明白,至于文长泰夫妇能否理解,那就是他们的事情。

        而一想到总算把这份本就是向苏奕赔罪所用的“礼物”送出去,黄云冲心中也轻松不少。

        “苏奕或许不在乎这点礼物,可他定然能感受到我黄氏一族低头赔罪的心意,这应当就足够了……”

        黄云冲心中暗道。

        “黄兄,快请入座。”

        文长镜笑着走过来,再次邀请黄云冲。

        这一次,黄云冲没有推辞,只不过入座前,他对身边的黄乾峻道:“你去外边坐。”

        黄乾峻一怔,旋即明白过来似的,连忙转身走出了宗族大殿。

        他根本没有看其他地方,硬着头皮径直来到了苏奕那一桌,低声讪讪道:“苏……”

        苏奕瞥了这个以前骄纵跋扈,如今在自己面前却变得低眉顺眼的少年一眼,随口道:

        “今天你是客人,而我可不是此地主人,你随便坐。”

        黄乾峻如释重负般,连忙小心翼翼入座。

        文灵雪黛眉蹙起,有些疑惑,总感觉今天的黄乾峻有些不一样,做贼心虚般,显得无比乖顺老实。

        这还是那个嚣张狠戾的纨绔子?

        附近区域其他人也都一阵眼晕,面面相觑,今天这是什么情况?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就连文少北那些文家年轻一代子弟,都看出有些不对劲,一个个神色间写满了疑惑。

        苏奕这个不受重视的赘婿自顾自饮酒,黄乾峻这个名扬广陵城的纨绔却拘谨老实地坐着。

        那一幕,显得格外惹眼。

        可没人给他们解释。

        苏奕不会说什么。

        黄乾峻自然更不会自曝其丑。

        一时间,附近区域的气氛都微微有些怪异的味道。

        没多久,又是一道唱名声从远处响起:

        “李氏族长李天寒前来祝寿!”

        轰!

        满场哗然,许多人都坐不住了。

        李氏是广陵城第一宗族,当今族长李天寒人脉通天,手腕了得,和云河郡诸多豪门大族都有交集。

        可广陵城谁都清楚,李氏和文氏关系不好!

        尤其最近这些年,随着文氏一族势力衰落,李氏早已虎视眈眈,多次试图吞并文氏所掌控的一些生意。

        可以说,两家的关系早已紧绷之极,谈不上水深火热,也是彼此敌视的态势。

        可现在,李氏族长李天寒却出现在文家老太君的寿宴上!

        这是来祝寿?

        还是另有图谋?

        在众人惊疑之际,一个穿着藏青长袍,身影笔挺瘦削的中年男子从远处走来。

        他眸似冷电,龙行虎步,举手投足之间,自有无形的迫人威势,一路上,竟无人敢言语,噤若寒蝉。

        此人便是李天寒!

        广陵城名极一时的枭雄人物。

        而在他身后,还跟随着一名华袍青年,容貌俊俏,腰挎剑鞘,眉宇间和李天寒有着三分相似。

        李默云!

        李天寒膝下长子,青河剑府内门“东院”弟子,广陵城年轻一代的翘楚人物。

        “这家伙什么时候回来了?”

        文少北和文家那些年轻人脸色都变了。

        对广陵城这一代年轻人而言,李默云就是一座大山,压得他们这些同辈人都抬不起头来,堪称一枝独秀!

        与李默云相比,文长镜之子文珏元虽同样极出众,可论及名望,却稍逊了一些。

        “李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文长镜也已被惊动,出来迎接,只是神色却透着冷淡,远不像迎接黄云冲时那般热情。

        “今日老太君祝寿,文家高朋满座,岂能少了我李某人。对了,我不请自来,文兄不怪罪吧?”

        李天寒淡然开口。

        文长镜面无表情道:“岂敢,来者便是客,请入大殿一叙。”

        李天寒点了点头。

        这时候,李默云忽地开口,道:“父亲稍等。”

        说着,在一众目光注视下,他径自走向一侧酒桌前,来到了苏奕身边,道:“苏师弟,好久不见了。”

        他居高临下,盯着苏奕,眼神玩味。

        “有事?”

        苏奕都懒得起身,随口问道。

        当年在青河剑府,他是外门剑首,而李默云则是内门东院弟子,无论身份、修为,还是地位,皆比他高一头。

        只不过,当年他们之间并没有多少交集。

        李默云凝视苏奕片刻,而后认真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像你这种人,根本配不上灵昭姑娘!”

        撂下这句话,他便转身返回,和其父亲李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天寒一起,朝宗族大殿内行去。

        自始至终,再没有看苏奕一眼。

        那淡漠、骄傲、不屑的姿态,在不经意之间体现得淋漓尽致。

        附近众人神色都变得异样起来。

        今天的苏奕,简直出尽了风头!

        先是黄氏族长黄云冲驾临时,主动上前问候。

        现在李默云这位年轻一代领袖人物也主动上前,却直言不讳地说苏奕配不上文灵昭!

        无论哪件事,都吸足了目光注意。

        当然,这种风头存在着极大争议。

        而对此,苏奕浑不在意。

        原本,他就没打算参加此次寿宴,若不是想见一见文家老太君,问一问当年的事情,他早就起身离开了。

        “这家伙未免也太可恶了!”

        一侧的文灵雪气鼓鼓道。

        “他大概和魏峥阳一样,对你姐姐心存不轨。”

        苏奕淡然道。

        “苏……苏哥料事如神!”

        一直老老实实坐在那的黄乾峻小心翼翼开口,“据我所知,李默云这家伙早在很多年前的时候,就痴心于灵昭姑娘,并且曾多次表示,此生非灵昭姑娘不娶……”

        说到这,他偷偷看了看苏奕神色,见后者并未动怒,这才壮着胆子继续说道:“不过,他哪能跟苏哥比?就冲刚才他说那句话,就该狠狠掌嘴!”

        苏奕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是要怂恿我去收拾那家伙?”

        黄乾峻浑身一僵,浑身直冒冷汗,连忙摆手道:“苏哥别误会,我只是认为,那家伙说的话太恶毒了,让我都很生气!”

        昨天在聚仙楼领教了苏奕的手段后,他对苏奕简直是又敬又怕,比老鼠见到猫都不堪,哪敢动其他歪心思?

        苏奕没有吭声,心中则不免有些异样。

        无论魏峥阳,还是李默云,都对文灵昭情有独钟,这无疑映衬得文灵昭的魅力非比寻常。

        可同样的,则让苏奕嗅到一些潜藏的风险,万一这俩家伙中的一个给自己戴了绿帽,这哪能忍?

        名义上的夫妻也是夫妻!

        苏奕可不想这一世重修时,顶着一个绿帽的坏名声!

        “以后找个机会,和文灵昭彻底斩断夫妻关系,这样就不必担心再出现这种状况了……”

        苏奕思忖,“而在之前,必须得找机会打消掉魏峥阳、李默云的念头,若再不行,大不了杀了便是!”

        与此同时,宗族大殿内。

        送上寿礼后,李天寒目光一扫四周,最终落在文长镜身上,道:“李某此来,除了祝寿之外,还另有两件事。”

        此话一出,大殿一众贵胄人物皆露出果然的神色,似早已猜到李天寒此来,另有企图。

        文长镜心中一沉,眼眸眯起来,道:“李兄,有什么事情,不能等寿宴结束再说?更何况,待会还有不少贵客要来,文某可没多少功夫和李兄商讨事情。”

        李天寒顿时笑了,悠然道:“贵客?就凭文家现在这种状况,莫非文兄还以为城主大人会亲自驾临不成?据我所知,文长青前些天多次前往城主府,可都被拒之门外了!”

        话语透着隐隐的不屑和调侃。

        大殿气氛顿时变得无比寂静,压抑之极。

        这时候就是再眼拙的人,也都看出,李天寒此来不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