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剑道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十六章 下不为例

第十六章 下不为例

        文家,宗族大殿。

        “大哥,刚刚传来消息,苏奕那废物被黄家的人带去聚仙楼了。”

        文长青匆匆走进大殿,满脸笑容,“不出意外,这小子非被收拾得死去活来不可!”

        他面白无须,眼神阴鸷,是文灵雪的二伯。

        “前些天,他大放厥词,闹得魏峥阳公子恼火万分,早该好好教训他一顿。”

        族长文长镜神色平淡,“谁能想到,还不等我们出手,这小子就惹到了黄乾峻这纨绔头上,我都没见过如此作死的人!”

        文长青忽地皱眉道:“我有一事不解,不是说苏奕这小子的修为早在一年前就废了,为何他昨天还能打败黄乾峻和那些扈从?”

        文长镜摇头道:“昨天发生在聚仙楼的事情,我们毕竟都不在场,仅凭文雪这丫头的一面之词,根本证明不了什么。”

        顿了顿,他冷笑道:“不管如何,我可不相信一个废人能掀起什么风浪了!”

        文长青也笑起来,道:“我也是如此想的。”

        当年苏奕在青河剑府时,有着搬血境第三重‘炼筋’期修为,一手剑术精湛绝俗,被奉为外门剑首。

        但因为一场意外,让得他一身修为消散,气血虚弱、根基溃败。当时,青河剑府的一些大人物曾出手相助,可都无济于事。

        也是从那时起,自此苏奕便沦为一个废人,被青河剑府所遗弃。

        这件事,不止文长镜和文长青一清二楚,整个广陵城也是人所皆知。

        这等情况下,文长镜根本不信苏奕还有重新修炼武道的可能。

        “不提此子,明天老太君寿宴上,黄家族长黄云冲也会前来祝寿,到时候问一问他,便知道发生在聚仙楼的真相。”

        文长镜随口道。

        一个无足轻重的赘婿而已,根本不值得他们过多关注。

        “说起明日寿宴,文青你那边可准备妥当?”

        文长镜问道。

        文长青点了点头,“和咱们文家交好的一些宗族和势力,都已表示明日必会前来参加寿宴。只是……”

        他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大哥你也知道,最近这些年,咱们文家的状况大不如前,在广陵城三大宗族中,已处于垫底的位置,在这等情况下,想要邀请一些举足轻重的权贵人物来参加寿宴,反倒不容易……”

        文长镜顿时皱眉,道:“哪里出了问题?”

        文长青苦涩道:“是城主府那边。”

        城主府!

        文长镜心中一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这些年来,文家的势力江河日下,大不如前。

        反倒是同样身为广陵城三大宗族的黄家、李家皆蒸蒸日上,势力愈发鼎盛。

        如此对比,就衬托得文家愈发不堪。

        最近一段时间,广陵城中都已出现许多流言,说十年之内,文家必将从“广陵三大宗族”中除名!

        这已经成了文家大人物的一块心病。

        故而,这次文家老太君的八十大寿,被文家上下视作了头等大事来对待。

        为的就是借此次寿宴,向外界展露一下肌肉,告诉广陵城所有人,文家底蕴犹在,不容诋毁!

        而前来参加寿宴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大人物越多,自然就越能证明这一点。

        简而言之,就是邀请一些大人物来帮文家“撑场面”!

        在文家的计划中,若能邀请城主“傅山”明天前来参加寿宴,那简直就等于请了一座顶梁大柱,足可以轻松撑住文家的场面。

        到时候消息传出去,世人哪个还敢说文家势不如前?

        “若傅大人不来,前来参加寿宴的那些大人物们,怕是都会认为,如今咱们文家……都已请不动傅大人这尊大神了……”

        文长镜脸色一点点阴沉下来。

        旋即,他深呼吸一口气,目光盯着文长青,一字一顿道:

        “你待会再去城主府一趟,无论如何,也要请傅大人明日务必前来参加寿宴!”

        文长青浑身一僵,嘴唇嗫喏道:“大哥,这些天里,我已经亲自去了城主府三次,每一次都被拒之门外,连城主的面都没见到……”

        文长镜咬牙道:“你再去一趟,傅大人不答应,你就耗在城主府,我就不信,凭咱们文家和他这些年的交情,他还能一直拒绝了。”

        文长青心情沉重地点了点头,喟叹道:“若搁在老太君当年在玉京城时,这广陵城哪个敢小觑咱们文家?”

        文长镜默然,心绪翻滚。

        这时候,一名扈从匆匆赶来,禀报了一件事——

        苏奕返回文家了!

        “你确定他一点都没有受伤?”

        文长青不禁问,一脸错愕。

        扈从认真想了想,道:“从外表看,毫发无损。”

        文长青顿时愣住,这怎可能?

        黄乾峻受到那等羞辱,黄家焉能如此轻易放过苏奕?

        这其中必有蹊跷!

        “大哥,你怎么看?”

        文长青忍不住将目光看向文长镜。

        文长镜不耐烦道:“和明天老太君寿宴相比,他苏奕是生是死又算个屁!”

        文长青顿时语塞。

        ……

        午后的阳光,穿过窗棂,洒下一地的光斑。

        苏奕身影浸泡在木桶中,眼眸闭合,吐纳呼吸,清隽干净的脸庞上尽是恬静。

        “明天开始,就要换一种新的淬体药方了。”

        许久,苏奕长吐一口气,气息如箭矢刺空,刚劲绵长,隐有风雷声作响。

        眼下他的修为已臻至搬血境初期“炼皮”层次大圆满地步。

        下一个层次便是“炼肉”!

        炼肉,便是锤炼一身血肉,挖掘和激发一身躯体的潜能,促使体魄力量进一步提升变强。

        将此境修炼到极致,一身血肉放松时柔软如玉,紧绷时坚如精铁,可抵寻常兵刃之伤!

        “锤炼皮膜时,每日药浴所耗掉的药材价值是五百两。”

        “可若是锤炼血肉,每日就要耗掉价值一千五百两左右的药材,如此,才能配合松鹤锻体术,让我淬炼出最雄厚强大的血肉之力……”

        苏奕从木桶起身,穿上衣服,坐在窗前沉思。

        从开始重新修炼到现在,才六天时间,虽让他一举臻至炼皮期圆满地步,可也耗费掉足足三千两银子!

        眼下,紫堇当初所赠的一万两银子,已只剩下七千两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按照苏奕预估,若开始炼肉层次的修炼,这七千两银子仅仅只能支撑四五天的时间!

        换做一般人,根本承受不起这等惊人的花销。

        “抽空去云沧山走一遭,若能寻觅到一些灵药,那就更好了。”

        苏奕在心中琢磨,

        灵药和寻常药草不同,乃是沐浴灵气而蕴生。

        搁在大荒九州,除了那些“天材地宝”级的灵药之外,其他各种品阶的灵药都能轻易买到。

        可在这大周境内,别说天材地宝了,就是一般的灵药,都称得上是“稀罕”,每一样都珍贵无比,千金难换。

        对苏奕而言,这倒不算什么。

        在搬血境中,就是没有灵药,也可以用一般药材代替,无非是多耗费一些时间,多花掉一些银钱罢了。

        半响后,苏奕起身,来到庭院中,一如从前那般,开始演练松鹤锻体术。

        修炼之道,本就无比枯燥艰难,能持之以恒者,必当有大毅力、大气魄。

        如此,方才能成器!

        更何况,要想超越前世的自己,自然更不能有丝毫懈怠。

        ……

        翌日清晨。

        天还没亮,文家上下就忙碌起来。

        今天是老太君八十寿辰,会有许许多多大人物驾临,这件事早已传遍广陵城,引起许多关注,谁也不敢怠慢了。

        只是这些热闹都和苏奕无关。

        在文家,他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赘婿罢了。

        在别人忙碌时,他已像以往那些天一样走出家门,步伐悠闲地来到城外,沿着大沧江畔而行。

        远远地,苏奕已看到在那一片桑林附近,早有两道身影在等候。

        正是萧天阙和紫堇。

        “老朽见过苏先生!”

        而当看到苏奕,萧天阙精神一振,大笑着上前,拱手见礼。

        和当初第一次见面时相比,他气色明显好了太多。

        “紫堇见过苏先生!”

        紫堇上前,神色恭敬见礼。

        她今天穿着一袭水绿裙裳,肌肤胜雪,柳眉杏眼,清艳靓丽,风姿卓绝。

        “两位想必已知晓我的身份,就不曾有过一丝怀疑?”

        苏奕饶有兴趣道。

        萧天阙肃然道:“世俗之辈,往往喜欢以貌取人,以身份论高低,殊不知如苏先生这等存在,才是真正的高人!”

        苏奕哂笑摇头,“客套话就不必说了。”

        紫堇犹豫了一下,这才歉然道:“苏先生,之前是我派人去打探您的身份,并且还让人在暗中关注您的动向,可我敢对天发誓,绝没有任何其他想法,若惹得您不快,还望赎罪。”

        说着,她低下螓首,躬身见礼。

        “下不为例。”

        苏奕点了点头。

        紫堇暗松了口气,这才敢直起身躯。

        “苏先生,您看我这伤势……”

        萧天阙忍不住开口。

        “稍等片刻,待我修炼之后,便为你疗伤。”

        苏奕说着,已径直来到这片桑林的一处空地间,屏息凝神,心神放空,缓缓演绎起松鹤锻体术。

        浑然不在意旁边区域中,还有两道目光注视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