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剑道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太荒九碑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太荒九碑

        七天后。

        容貌如少女般的赤龙道君登门拜访。

        依旧一袭布衣,气质安静而内敛。

        她是来向苏奕请教,解惑释疑的。

        苏奕惬意地坐在藤椅中,眯着眼眸,晒着太阳。

        少女则坐在一侧的小板凳上,认真地把自己的疑惑一个又一个地问出来。

        苏奕则一一予以回应。

        两者的交谈,并未遮掩,少年方寒出于好奇,忍不住也立在不远处聆听起来。

        可越听越迷糊,心境也越来越迷惘,偶尔甚至有心惊肉跳之感,整个人都似痴呆般。

        清薇见此,连忙把方寒拉到一侧,遮蔽其六识,唤醒其心神。

        少年清醒后,浑身直冒冷汗,满脸后怕。

        清薇提醒道:“这等大道奥秘,牵扯到仙王层次的修行之秘,别说是你,便是我去聆听,也必会吃不消,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心境崩溃,一身道行一泻千里。”

        方寒倒吸凉气,忍不住道:“可前辈不是说,他还未踏足仙道,怎能为仙王授业解惑?”

        少年虽然见识过苏奕诸多不可思议的手段,可内心依旧很戒备,甚至不愿称呼苏奕为前辈,而以“他”代称。

        这一点,连清薇都改变不了,再加上苏奕也从来不计较这些,清薇也就听之任之。

        “以后你就明白了。”

        清薇眼神微妙。

        帝君大人那等存在,别说为仙王解惑了,就是那些踏足太境的绝世大能,若论对大道的认知,也注定将自惭弗如!

        “又说我不懂。”

        方寒撇了撇嘴。

        清薇莞尔,道:“你是狴犴灵族的后裔,如今应该清楚,公子传授你的‘锻体八法’传承,究竟是不是真的。”

        方寒点头道:“的确是真的,可我依旧想不明白,他……他怎会拥有我族早已失传的祖传秘法……”

        少年神色间,写满惘然。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

        清薇道:“你不明白的事情还多着呢,以后啊,要对公子尊重一些,公子可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对你另有企图。”

        少年冷哼,倔强地抿了抿唇,一言不发。

        无疑,清薇的话,她根本没听进去。

        这时候,远处的苏奕从藤椅中起身,道:“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回去之后,按我所说的去修行便可。”

        “是!”

        少女起身行礼。

        她清稚的眉眼间,尽是敬畏和释然。

        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而今日经由苏奕解惑释疑,她也大有拨云见日,幡然醒悟之感,内心的困惑一扫而空,整个人豁然开朗。

        悄然间,她在对待苏奕时,敬畏之余,更多出一种仰慕之意。

        接下来,苏奕随口问起前些天发生在试炼大殿的事情。

        “事情的真相已查明,也因此时,云宁夫人和李松甫差点大打出手,虽然被星御阻止,但可以预见的时候,当他们离开黑龙集市之后,必会发生冲突。”

        少女认真回复,“在蒲恒被杀这件事上,那李松甫虽没有说什么,可星御判断出,此人怕是已对大人心存恨意,以后……怕是会成为一个隐患。”

        顿了顿,她低声道:“若大人同意,我这就去杀了他,彻底解决这个隐患。”

        话语随意。

        可清薇却听得肌肤生寒。

        李松甫可是一位仙君!

        但在赤龙道君眼中,似乎就像土鸡瓦狗般,可以任凭宰割!

        “不必。”

        苏奕摇头道,“别人只是恨我,又没有付诸行动,若因此就杀人,就显得我气量太小了。”

        少女点了点头,很快就告辞而去。

        苏奕则朝清薇打了声招呼,“走,陪我去炼道碑林走一遭。”

        清薇美眸发亮,喜滋滋应承下来。

        ……

        云海翻腾,沐浴在金灿灿的霞光中。

        一股古老的仙道禁阵,覆盖在云海深处的区域。

        当打开仙道禁阵的一角,就能发现,那云海之中另有乾坤,分布着密密麻麻的石碑!

        每一座石碑,皆矗立在仿似混沌般的云雾中,一眼望不到尽头。

        这便是炼道碑林!

        每一座道碑,皆蕴生着神秘古老的天然道纹。

        一如各种各样的大道痕迹!

        而在碑林最深处,混沌气息弥漫,大道烟霞蒸腾,一派古老神圣的气象。

        九座通天而立的道碑,屹立其中。

        一眼望去,直似九座撑天立地的陡峭山峰!

        太荒九碑。

        据传这九座道碑,早在仙界太荒时期就已存在,每一座道碑皆是先天而生的混沌奇石,分别蕴生着最为原始的大道本源纹理!

        最不可思议的是,道碑上浮现的大道本源纹理,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变化,一如活物!

        就仿佛流动的水,跃动的火焰,飘舞的风。

        并非静止!

        黑龙集市从诞生至今的岁月中,曾有许多堪称仙界传奇的大能前来太荒九碑前,试图勘破其上的大道谜团。

        有人在此一夜顿悟,一身大道力量更上一层楼,发生翻天覆地般的突破。

        但绝对大多数人,皆无功而返。

        原因就是,那九座道碑上浮现的原始道纹,太过神秘而艰涩,饶是那些才情通天之辈,也往往无法勘破。

        而此时——

        在那九座道碑之前,是一方开阔的云台,形似道场,正有一群老家伙汇聚其中,推演那位于第七座道碑上的原始道纹。

        其中,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独自坐在远处角落,双手握着一个青铜盘,眼眸闭合,枯坐不动。

        那是罗洲天符仙宗太上长老墨残秋,一位在符阵之道有着出神入化造诣的老辈仙君人物!

        他正在集中心神,推演第七座道碑上的原始秘纹。

        而其他老家伙,则汇聚在一起,彼此商议讨论,同样也在研究那第七座道碑。

        “还是不行。”

        一个白眉僧人苦笑,满脸无奈。

        他是象州莲华寺戒律殿首席长老寂真。

        也是在场这十多位老家伙中,地位和修为最高的一个,唯一能与之比肩的,也只有天符仙宗太上长老墨残秋。

        其他人也都愁眉苦脸,很是郁闷。

        “勘破前六座道碑的奥秘,我们才仅仅花费十九年时间,而到如今,仅仅这第七座道碑,就已耗费我等二十九年时间,并且至今还无法将其中奥秘勘破,着实令人懊恼。”

        有人喟叹。

        “每隔四十九年,太荒九碑上浮现的原始道纹,就会彻底发生变化,变得和以往截然不同。”

        有人声音低沉,“这也就意味着,留给我们的时间已仅仅只剩下一年了。”

        如今,他们连第七座道碑的奥秘都没有勘破!

        谁又敢说,在这仅剩下的一年中,能将第七、第八、第九这三座道碑的奥秘全部勘破?

        一时间,这些老家伙的心绪都变得愈发低沉。

        此次他们之所以联手前来,就是想着凭借各自的智慧,能勘破这太荒九碑上的奥秘。

        可现实无疑很残酷。

        他们满怀信心而来,可却连连碰壁,远远低估了太荒九碑的艰涩!

        “老墨这家伙,为了推演这第七座道碑上的原始道纹,都已枯坐十三年时间,至今还没醒来。”

        有人担忧道,“我很担心,他万一在推演中出什么差池,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众人目光下意识望向远处。

        墨残秋枯坐于地,如若泥塑雕像,纹丝不动。

        在他们这些老家伙中,论推演之术,当以墨残秋为最!

        在整个仙界,墨残秋也是赫赫有名的符阵大宗师,对禁阵、道纹的理解,早已臻至登峰造极的地步。

        可……

        墨残秋枯坐十三年,也都没能推演出第七座道碑上的奥秘!

        “只剩下一年了,我等一起联手,都勘破不了第七道碑的奥秘,依我看,这时候无论是谁来了都没用,哪怕是那些个踏足仙道之巅的绝代大能在此,都注定束手无策。”

        一个锦衣男子长叹。

        众人默然。

        忽地,一道声音响起:

        “谁说的?”

        众人一怔,下意识抬眼望去。

        就见远处云海中,密密麻麻的道碑之间,一男一女朝这边走来。

        男子青袍如玉。

        女子绝艳妩媚。

        正是苏奕和清薇。

        只不过,那些老怪物都不认得苏奕。

        但却认出了清薇。

        事实上,像清薇这样风姿绝代,足以惊艳天下众生的妖道仙君,想让人认不出都难。

        “原来是清薇道友。”

        一些老怪物纷纷开口,客气地打招呼。

        一个锦衣男子目光则落在苏奕身上,调侃道:“这小家伙是道友的晚辈么,好像对本人刚才说的那番话有意见啊。”

        清薇纠正道:“这是我家公子。”

        众人一怔,若有所思。

        都是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老怪物,清薇一句话,让他们都意识到,那看起来毫无修为的年轻人,必然大有来头!

        锦衣男子洒然一笑,微微拱手道:“抱歉,是我唐突了,还望这位公子海涵。”

        苏奕摆了摆手,道:“谈不上唐突,你说的不错,我对你那番话的确不敢苟同。”

        锦衣男子眉头微皱,似没想到,自己都已致歉,可这样一个年轻的小辈竟还揪住不放。

        他看了一眼清薇,这才笑说道:“是吗,那敢问这位公子,莫非另有高见?”

        在场其他老怪物都将目光看向苏奕。

        他们都很惊讶,一个小辈,哪来的底气敢去当面指正一位仙君人物的话?

        最让他们看不透的是,清薇仙君竟未曾阻止!

        ——

        ps:弱弱提醒一句,大家别忘了给“最佳作者”投免费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