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剑道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十四章 头破血流

第十四章 头破血流

        苏奕隐隐感觉对方有些眼熟,却又记不起哪里见过了。

        “你看我像受伤了?”

        苏奕压下心中疑惑,笑着反问。

        儒袍中年见此,似终于放松下来,连连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而当他扭头看向在场其他人时,那儒雅随和的脸上已尽是冰冷威严之色,道:

        “黄云冲,你好大的胆子!”

        声如惊雷,震慑人心。

        黄云冲早在这儒袍男子出现时就脸色大变,此时被这般喝斥,不由浑身一僵,再也坐不住了。

        他噌地起身,神色惊疑道:“傅兄,你怎地来了?”

        “城……城主大人?”

        黄乾峻也吓了一跳,慌张起身,一脸的惘然,这苏奕什么时候跟城主攀上关系了!?

        绿袍男子也似乎慌了,第一时间收起手中的匕首,低头拱手道:“见过傅大人!”

        而同一时间,聂北虎也连忙抱拳行礼:“卑职见过大人!”

        一下子,  所有目光都汇聚在了那儒袍男子身上。

        傅山!

        广陵城主、聚气境大武师,大权在握,威势如天!

        “原来是他。”

        苏奕也终于恍然,只是心中兀自有着一丝不解,自己好像和对方并没有半点交情啊。

        难道……

        忽地,苏奕想起了一种可能。

        他没有说话,冷眼旁观。

        “我若不来,哪能看到你黄云冲这般威风?”

        傅山眼神冰冷,就像君王发怒,威势慑人。

        黄云冲额头青筋直跳,努力让自己冷静,他可以不给聂北虎面子,却不得不忌惮傅山这位一城之主。

        “傅兄,这苏奕的背景我调查过,以前最厉害的时候,也仅仅只是青河剑府的外门剑首。”

        “而如今的他,就是文家一个不受重视的赘婿,无足轻重……”

        黄云冲斟酌道,“我实在不知道,以傅兄之尊,为何却要帮其出头?”

        这也正是黄乾峻、绿袍男子、聂北虎他们的疑惑。

        “无足轻重?”

        傅山眼神泛起浓浓的讽刺,面无表情道,“看在以前你我相识的份上,我不妨告诉你,在来这聚仙楼之前,灵瑶郡主说了,苏公子身上少一根头发,就让我傅山摘下脑袋抵罪!”

        一番话,直似惊雷乍响!

        众人无不色变,浑身一僵。

        “您说他是……他是灵瑶郡主的朋友?”

        黄云冲满脸不可思议的看向苏奕。

        灵瑶郡主!

        这可是真正的皇亲国戚,虽然出身兰陵萧氏,可她乃是当今大周皇帝亲口册封的郡主!

        那等身份,高的吓人!

        只是,苏奕一个地位卑微的文家赘婿,什么时候和灵瑶郡主成为朋友了?

        聂北虎和那绿袍男子也都一副活见鬼的模样,愣在那。

        以他们的身份,自然清楚傅山话中的真正意味,在灵瑶郡主心中,城主傅山的脑袋都远比不上苏奕的命贵重!

        “黄云冲啊黄云冲,就因为你现在做的事情,差点让我傅某人掉了脑袋!”

        傅山冷冷道。

        “我……”

        黄云冲再无法淡定,冷汗大冒。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哪怕是黄氏族长,在这广陵城呼风唤雨,可也得忌惮傅山三分。

        至于灵瑶郡主,那更是他整个黄家都不能得罪的贵胄人物!

        “父亲,这灵瑶郡主是谁,她……她还能比我姑丈厉害?”

        黄乾峻期期艾艾开口,他也意识到局势不对劲,却因为太年轻,不懂其中厉害。

        啪!

        话音刚落,黄乾峻脸上就挨了一巴掌,整个人噗通跌坐在地,脸颊红肿淌血,傻眼了。

        因为打他的,赫然是他父亲!

        “闭嘴!”

        黄云冲满脸铁青,眼神怒火燃烧。

        那可怕的神色,让黄乾峻遍体生寒,浑身筛糠似的颤抖。

        “你姑丈若知道此事,怕是立刻会把你姑姑休掉,逐出家门,从此和你们黄家划清界限!”

        傅山冷笑。

        黄乾峻的姑姑,也就是黄云冲的妹妹,乃是云河郡郡守“秦闻渊”的一名宠妾。

        秦闻渊,这可是高居云河郡十九城城主之上的大人物!

        因为黄家和秦闻渊之间有这层关系,搁在以前,傅山轻易也不敢去开罪黄氏一族。

        可现在,不一样了!

        黄乾峻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整个人都呆滞在那,失魂落魄,想站起来,却像失去所有力气,怎么也站不起来。

        而这时候,黄云冲哪还顾得上自己儿子?

        他深呼吸一口气,猛地弯腰躬身,朝苏奕深深行了一礼,声音苦涩道:

        “黄某有眼无珠,不知道苏公子原来是灵瑶郡主的好友,是我糊涂了,还请苏公子赎罪!”

        雅间鸦雀无声,众人皆沉默,心绪翻腾。

        黄云冲,黄氏族长,广陵城威势滔天的大人物,纵然之前面对城主府禁卫统领聂北虎,都敢不留情面。

        哪怕在面对城主傅山时,也仅仅只是忌惮。

        可现在,却因为“灵瑶郡主”,向苏奕躬身低头!

        “父亲……”

        黄乾峻呆住,内心涌起说不出的无力。

        在他心中,父亲如山,撑天盖地。

        可当看到父亲向苏奕这样一个赘婿低头道歉,就好像……心中那座大山塌了!

        绿袍男子躯体愈发紧绷,脸色阴晴不定。

        聂北虎看到这一切,心中自嘲不已,瞧瞧这局势,苏奕何须自己这种角色帮忙?

        苏奕则微微挑眉。

        之前还气焰嚣张的黄家之主,现在却诚惶诚恐的低头道歉,这让他哪会不明白,黄云冲不是在跟自己低头,而是在朝那“灵瑶郡主”低头?

        “苏公子,您看此事该当如何解决?”

        傅山轻声问询,面对苏奕时,这位广陵城城主大人一直保持着恭顺敬重的姿态,不敢有丝毫怠慢。

        苏奕目光看向黄乾峻,道:“还记得我昨天在这里说的话吗?”

        黄乾峻先是一怔,旋即脸色变得煞白,嘴唇颤抖道:“我……”

        不等他继续说下去,苏奕已继续说道:“我说过,给你报复的机会,但只要你选择这么做,就要承受其后果。”

        这句话,黄乾峻当然记得,只是昨天他根本没在意。

        可现在听着这句话,那一字字就如冰冷刺骨的锋刃,狠狠捅进他的心窝。

        他内心惊

        (本章未完,请翻页)

        恐到极致,禁不住将目光看向父亲黄云冲。

        黄云冲依旧保持着躬身低头的姿态,此时也忍不住慌了,咬牙道:“苏公子,我愿独自承受此事后果!”

        苏奕摇了摇头,目光又看向傅山,道:“看得出来,刚才傅大人说了那么多,也是想让黄云冲父子明白其中利害,避免让他们再做一些过分的举动,惹出更大的祸患。”

        傅山神色一滞,他刚才故意把“灵瑶郡主”摆出来,的确有这种心思。

        毕竟,黄云冲是黄氏之主,一旦把事情做绝了,他这个当城主的,也会受到一些冲击和影响。

        可傅山却没想到,苏奕一眼就看穿了他那点小心思!

        稳了稳心神,傅山神色一正,肃然抱拳道:“苏公子慧眼如炬,傅某那点心思,果然瞒不过您。不过,傅某跟您保证,此事任凭您处理,傅某绝无二话!”

        眼见城主都这般信誓旦旦的保证,黄云冲、黄乾峻、绿袍男子三人脸色又是一变,心都沉入谷底。

        苏奕神色平淡道,“我向来不喜借助他人之势压人,更何况,傅大人此来也算帮了我一个忙,我自不会让你难做。”

        傅山顿时暗松口气。

        却见苏奕目光已经看向了不远处的绿袍男子,微笑道:“你不是喜欢玩匕首么,把你的匕首拿出来,把自己的手剁了。”

        从他进入雅间,这绿袍男子就一直在玩刀,言辞阴阳怪气,举止轻佻,刚才若不是聂北虎突然到来,他更打算对苏奕动手。

        苏奕自然不会忽略了此人。

        众人心中一寒。

        绿袍男子名黄寅,黄氏一族的护卫首领,一位搬血境大圆满存在,搁在广陵城,已称得上是顶尖级的武者。

        他的一只手若被废了,必严重影响其武道修行!

        “我……我能否以其他方式补偿赎罪?”

        黄寅脸色大变,紧张无比。

        苏奕没有说话,微笑着看着他。

        傅山眼神冰冷,看向了黄云冲。

        无形的压力,让黄云冲胸口发闷,最终脸色难看道:“黄寅,动手!”

        黄寅脸色煞白,双目无神,最终颤颤巍巍将藏起来的匕首拿出,对着自己的右手,猛地一划。

        噗!

        一只血淋淋的右手坠落地面,血如瀑洒。

        黄寅已疼得脸颊抽搐,满头是汗。

        苏奕这才点了点头,目光挪移,看向了黄云冲,“刚才,你让我一步一磕头,从这里跪行到聚仙楼外,你觉得,这件事该如何解决?”

        黄云冲瞳孔猛地收缩。

        再看黄乾峻,早已吓得面如土色。

        傅山和聂北虎对视一眼,神色间都不禁泛起怜悯之色,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若是黄云冲今日从这里磕头磕到聚仙楼外……那必将身败名裂,此生都休想再抬头做人!

        “父亲,我来磕头,我来磕头!!”

        蓦地,黄乾峻发出痛苦般的哭腔,趴在地上,以头抢地。

        咚!

        木质地面都猛地一震,磕头声沉闷如鼓。

        黄乾峻头破血流!

        ————

        高潮情节,所以就2连更了,理直气壮求收藏、月票、评论!!

        嗯……金鱼晚上6点还加更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