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05 杀一儆百

005 杀一儆百

        二太太扈氏也没有料到,这启大老爷竟然选中了二姑娘。

        而且,临行之前,还再三叮嘱,启府要娶的乃是叶府的二姑娘。

        “那般明显,这启大老爷怎会选中了我呢?”叶梓媚指着自己,又看向老太太,满目疑惑。

        老太太缓缓地合起双眸,不予分辨。

        二太太听着,也连忙跪下道,“老太太,这启府今日此举,本就是骗婚,叶府怎能允许启府如此羞辱?”

        “羞辱?”老太太嗤笑道,“适才,是谁逼着萱丫头嫁过去的?难道萱丫头嫁过去便不是羞辱叶府了?”

        老太太猛地睁开双眸,“既然外头的荒唐已经解决了,那也该清理清理内宅了。”

        “去将大太太请过来。”老太太冷声道。

        “是。”易妈妈垂眸应道。

        二太太扈氏一怔,抬眸看向老太太,当对上老太太那冰冷的眸子,吓得身子一缩,便又跪在了地上。

        老太太斜睨了一眼二老爷,“你大哥是不在了,可这叶府还有我这个老太婆呢,难不成,你也嫌弃我碍眼,将我给处置了不成?”

        “儿子不敢。”二老爷一听,连忙跪下。

        “到底事情如何,一查便知。”老太太冷笑道,“当真是觉得我糊涂了。”

        二老爷顿时吓得一身冷汗,跪在地上不敢支声。

        叶梓萱也静默不语,前世,事情已然成了定局,若真的闹起来,到最后,伤了的也是老太太的心。

        叶梓萱焉能不明白,便也只能将委屈硬生生地压下去。

        可这一世不同了,既然上天让她重生,而且还是在她成亲之前醒过来,她自然不能像前世那般,当真成全了这对母女。

        大太太冯氏颤颤巍巍地进来,微微福身,“儿媳见过老太太。”

        “你来说说,原本是媚丫头出嫁,怎得被抬去的是萱丫头呢?”老太太沉声道。

        “这……”冯氏敛眸,“儿媳不知。”

        “不知?”老太太冷声道,“你虽不是萱丫头的生母,却也是继母,堂堂叶家的大姑娘,便被这样糊里糊涂地送上了花轿,你身为长房的大太太,她的继母,难道不该负责?如此语气,当真是事不关己啊。”

        “儿媳……的确不知。”冯氏敛眸,委屈道。

        老太太冷笑道,“当初,若非是看在萱丫头年幼,无人照看,才勉强让大老爷续弦,这冯家的姑娘也是贤名在外的,倒不曾想到,也不外如是啊。”

        冯氏只管认错,倒也不为自己辩驳。

        这态度显而易见,便是与她无关,她何必多心?

        反正如今大老爷去了,这长房能够撑起门面的便是冯氏所生的贤哥儿,至于旁的,她自不必放在心上。

        叶梓萱也是明白,只是倘若没有冯氏的默许,她又怎么可能被二太太与叶梓媚算计?

        如今出了事儿,她反倒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的,可见这冯氏的心思有多深。

        老太太倒也不想理会与她,只是让她立在一旁,又看向易妈妈道,“人可都带过来了?”

        “回老太太,都带过来了。”易妈妈敛眸回道。

        “都带进来。”老太太低声道。

        “是。”易妈妈垂眸应道。

        没一会,便见两个婆子,三个丫头跪在了地上。

        二太太扈氏瞧着,心下一惊,不过脸上倒也不显,她笃定这几人断然不会说胡说。

        叶梓媚明显有些心虚,低着头不敢吭声。

        二老爷是知晓老太太手段的,如今只管听着就是。

        又过了一会,三老爷与三太太也都到了。

        连带着府上的其他哥儿姑娘也都侯在了外头。

        看样子,今儿个老太太是想杀一儆百了。

        这叶府谁人不知晓,大姑娘叶梓萱乃是老太太心尖上的肉,谁敢对她动了旁的心思,那便是离死不远了。

        可偏偏……

        这二房以为大老爷去了,长房的贤哥儿年幼,冯氏又不是个管事的,便觉得日后这叶府便依仗着二房了,难免有些发飘。

        可是,这二太太反倒忘记了,老太太这几年,乃是因大太太与大老爷相继离世,便收了心性,反倒助长了二房的气焰,这下可好…

        三太太费氏低着头恭顺地站在廊檐下,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萱丫头,能被算计,也只怪你识人不清,今日之事,也该你受着。”老太太看向叶梓萱道。

        “是。”叶梓萱垂眸道,“祖母教训的极是。”

        “叶府也断然留不得这等吃里扒外地下人,你身为叶府的长女,此事儿便交给你来处理。”老太太沉声道。

        “是。”叶梓萱恭敬地应道。

        她转眸,冷冷地扫过地上的两个婆子,又看了一眼那跪在地上的三个丫头,递给秋月一个眼神。

        秋月垂眸应道,便退了下去。

        没一会,便见有人跪在了外头。

        “大姑娘,人带到了。”秋月回道。

        “好,请进来。”叶梓萱慢悠悠道。

        “是。”秋月应道,便引着那人进来。

        “小的见过几位太太、姑娘。”眼前的男子一身短打装扮,看样子是个伙计。

        叶梓萱看向他,“你便是东升药铺的伙计?”

        “正是。”那伙计连忙道,“小的乃是东升药铺的学徒。”

        “你仔细瞧瞧,这里头可有相熟的?”叶梓萱低声道。

        “是。”那伙计便走近,垂眸扫过跪在地上的两个婆子,最后又将目光落在了那三个丫头身上。

        直等到最后一个的时候,四目相对,他停顿了一下,转身拱手道,“这位来过药铺。”

        “是抓的这个?”叶梓萱从秋月手中将印着东升药铺的油纸递给那伙计。

        伙计拿过,仔细地嗅过,收起回道,“正是此药。”

        “这是什么?”老太太看了一眼,低声问道。

        “山茄花。”叶梓萱回道。

        “这位姑娘懂得药理?”那伙计双眼一亮问道。

        “只是听闻过。”叶梓萱敛眸回道。

        前世,她醒来之后,便暗中寻人查了自己到底中了何毒,后来查到了是从东升药铺买的山茄花,只可惜,当时,这伙计与他现在指认的那丫头已经不知所踪了,这线索便也断了。

        ------题外话------

        啦啦啦……每天更新呦,求勾搭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