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40 作茧自缚

040 作茧自缚

        老太太半眯着眸子,过了好一阵道,“萱丫头适才所言,想来你们也都听明白了。”

        “是。”众人应道。

        尤其是二老爷,此时此刻,恨不得将自己藏起来。

        奈何,叶梓萱那日代替叶梓媚出嫁,怎么都是二房所为。

        不过,二老爷反倒没有想到,这背后竟然还有这么大的阴谋。

        他觉得,自己要认真地看清楚自个房里头的人了。

        一旦怀疑的种子种下,那么便会生根发芽,直等到最后,不用叶梓萱动手,二老爷会亲自动手将那怀疑的种子拔除。

        叶梓萱很清楚,她若真的在这个时候不依不饶,反倒落了下风。

        反倒不如,让叙姨娘作茧自缚。

        至于这劳妈妈,既然都承认了,那便接受该有的惩罚。

        而劳妈妈自知大势已去,突然跪着爬到了向姨娘的棺椁前,重重地叩头,便一头撞死在了灵堂前。

        而在场的众人都未阻拦,只是冷漠地看着。

        毕竟,向姨娘的确是与人私通才有了身孕,这本就是叶府的丑事,二老爷头顶已然是一片绿,他怎么可能允许此事儿被宣扬出去?

        既然寻找了真凶,那么此事儿尽快还是了结的好。

        叙姨娘面露哀伤,也许,她在前来的时候便已经想到了结局,又或者是,她没有想到,劳妈妈竟然能为她做到这个地步。

        向姨娘没了,此事儿虽说表面上已经成了查清楚,可是,大家都清楚,也不过是为了堵住外头的闲言碎语罢了。

        老太太也不再多言,只是起身离开。

        而叶梓萱便乖顺地陪着老太太走了。

        向姨娘的后事,也不过是草草了之罢了。

        过了头七,二老爷便命人寻了个地方,将向姨娘抬去下葬了。

        至于她腹中的胎儿之事,便随着劳妈妈之死,而彻底地断了。

        而叶梓萱陪着老太太回了院子。

        待入了厅堂,老太太缓缓地坐下。

        叶梓萱乖巧地立在一旁。

        “奶奶。”

        “这事儿到了这个地步,在外头看来也不过是个笑话。”老太太慢悠悠道,“暗中派人盯着那库房管事就是,尽快地将府内的亏空查出来,只管让扈氏去添补就是了。”

        “是。”叶梓萱敛眸回道。

        “那叙姨娘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你只管看戏就是。”老太太又说道。

        “是。”叶梓萱敛眸道。

        “这个……你看看。”老太太说着,便将一封帖子放在了她的面前。

        叶梓萱拿过,仔细地看过,随即说道,“奶奶,这几年,都是二妹妹去的。”

        “她的婚事,也都定下了,上回闹的笑话,也该收场了。”老太太又说道,“这次,你亲自去。”

        “哦。”叶梓萱乖顺地应道。

        “这语气,像是不大愿意去?”老太太眉头一挑,看向她。

        叶梓萱倒也不是不愿意,不过如今她是没这个心思。

        在外头她的名声如何,她倒也不怎么计较,可,瞧着老太太眼神中的殷勤,她清楚,为何让她出去。

        毕竟,前几年,她因有孝在身,加上自个的亲生父母都相继离世,这外头对她也是指指点点的。

        前些日子,又闹出那样的事儿来。

        她可是大闹了喜堂的,启府在京城也算得上有脸面的,那日前去的宾客非富即贵,可都是尽收眼底的。

        叶梓萱沉吟了片刻,便笑容满面,“奶奶放心吧,孙女必定风风光光的去。”

        “这还差不多。”老太太沉默了好一会道,“你外祖父过些日子,便要回来了。”

        “回来?”叶梓萱一怔,不知为何,反倒有些诧异。

        “你这什么表情?”老太太见她那模样儿,显得很是意外。

        “孙女只是奇怪,为何外祖父会突然回京?”叶梓萱皱眉道,“难道边关出事了?”

        “胡说八道。”老太太抬手,便重重地敲了她的额头。

        “那是怎么了?”叶梓萱慢悠悠道,“外祖父可是不得圣旨召回,不得回京的。”

        毕竟,阳氏手中的兵权,可是让皇上忌惮的。

        可是,阳氏却是九门忠烈,故而,皇上自然不敢撼动。

        这下子,突然入京,她记得前世,这个时候外祖父还是在边关的。

        怎么,就突然……

        她眨了眨眼,看向老太太的眼神,嘟囔道,“这不是没有听说皇上召回,所以觉得奇怪。”

        “不过你这么说,我也该去问问。”老太太一怔,慢悠悠道。

        “嗯。”叶梓萱忙不迭地点头。

        老太太便催促道,“好了,时候不早了,你也去歇息吧。”

        “是。”叶梓萱敛眸,突然想到了什么,而后道,“奶奶,该不会是奶奶想吃边关的烤全羊了吧?”

        “哪有?”老太太挑眉,“我可不喜欢吃羊肉,膻味太重。”

        “那是怎么回事?”叶梓萱凑近,又说道,“奶奶,你与外祖父之间,有何阴谋?”

        “还阳谋呢。”老太太嘴角一撇。

        “对,阳谋。”叶梓萱连忙附和道。

        “滚。”老太太抬起拐杖,便朝着她敲了过来。

        叶梓萱躲闪不及,被敲到了小腿,不过老太太用的巧劲,并不疼。

        她还是委屈巴巴地走了。

        老太太唉声叹气,待她离去之后,老太太脸色一沉,“的确该去问问,怎么突然回京呢?”

        “老太太,您也觉得大姑娘的疑虑是对的?”易妈妈在一旁问道。

        “这孩子,这些时日的心思倒也多了。”老太太低声道,“你派人送书信前去问一问。”

        “是。”易妈妈垂眸应道。

        叶梓萱出了老太太的院子,便见叶梓琴与叶梓琴要在等她。

        她走上前去,“四妹妹,怕是还要你陪着我忙几日。”

        “大姐姐,那账本,我还没看完。”叶梓窈无奈道。

        “不妨事,慢慢看。”叶梓萱倒也不催促。

        “哎。”叶梓窈重重地叹气,以为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便能够不用看了呢。

        不曾想到,是她想太多了。

        叶梓窈便低着头,闷闷不乐地,慢悠悠地跟着叶梓萱往前走。

        叶梓琴看向叶梓萱,凑近,“大姐姐,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