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39 姨娘叫屈

039 姨娘叫屈

        “大姑娘,老奴不知该如何解释。”劳妈妈抬眸看向她道。

        “倒也是一样的。”叶梓萱转眸看向春花,“去将东西拿来吧。”

        “是。”春花垂眸应道。

        劳妈妈见叶梓萱再未逼问,心中反倒更加地忐忑了。

        过了一会,便见春花拿了一个包袱前来。

        “打开。”叶梓萱低声道。

        “是。”春花垂眸应道,便将包袱打开。

        “这是什么?”叶梓琴凑近问道。

        “三妹妹仔细看看。”叶梓萱又说道。

        “这不是迷迭香吗?”叶梓琴定睛一看,抬眸看向她。

        “嗯。”叶梓萱点头,“这些便是叙姨娘院子里头的迷迭香。”

        “大姑娘此言何意?”叙姨娘一怔,委屈地问道。

        “我也不知为何好端端的,叙姨娘院子里头的迷迭香便被铲掉了?”叶梓萱又看向叙姨娘问道。

        “大姑娘随便拿了一些迷迭香,便认定是妾身院子里头的?妾身院子里头可不曾出现过这些。”叙姨娘矢口否认。

        叶梓萱勾唇一笑,“是吗?那便怪了,这包袱的料子,可出自叙姨娘院子里头,更何况,这迷迭香上还沾染着旁的东西。”

        “沾染旁的东西?“叶梓琴连忙问道。

        她点头道,“正是。”

        “是什么?”叶梓琴与叶梓萱一唱一和。

        叶梓萱便又看向叙姨娘手中的帕子,随即又说道,“难道叙姨娘连自己素日喜欢的白芍也忘记了。”

        “妾身不知大姑娘所言何意?”叙姨娘皱眉,柔声道。

        叶梓萱轻笑一声,便让春花将迷迭香扒拉开,里头竟然还有白芍的花瓣,而且,这包袱的料子,正是出自悦来绸缎庄的。

        叶梓萱先前一直在寻找,倒也是得来不费功夫。

        她看向叙姨娘又说道,“这料子,与我前几日前去悦来绸缎庄买的料子是一样的。”

        “一样?”叙姨娘看向她,“大姑娘可莫要冤枉了妾身。”

        叶梓萱便又说道,“老太太,前几日孙女放在您那的几箱子料子,如今孙女可要拿过来用一用了。”

        “你去给她拿过来。”老太太淡淡道。

        “是。”易妈妈垂眸应道。

        叙姨娘一听,难免有些心慌,不过如今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二老爷见叶梓萱如此笃定,又打量着那楚楚可怜的叙姨娘。

        扈氏也是一愣,连忙斜睨了一眼跟前的菊妈妈。

        菊妈妈也是一脸不解。

        不过回想起来那项圈的事儿来,不知为何,扈氏觉得,她似乎像是被当靶子了。

        直等到易妈妈抬着几箱子料子过来。

        叶梓萱慢悠悠地说道,“这些料子都是我从悦来绸缎庄买回来的,而且,先前只有一个人订过,咱们身上先前也是没有过的。”

        她又看向叙姨娘,又说道,“故而,我这料子可都是足匹的,不妨来比对。”

        叙姨娘只是低头不肯多言。

        而叶梓萱便命人将这些箱子打开,果真,找到了这包袱料子相同的布匹。

        她随即说道,“不曾想到,叙姨娘竟然还去悦来绸缎庄买过布匹。”

        “这些布匹并非是叙姨娘买的,乃是老奴的。”劳妈妈突然开口道。

        “哦。”叶梓萱挑眉,“所以,你承认这料子是你买的了?”

        “是。”劳妈妈垂眸道。

        “既然如此,那这些迷迭香便是出自叙姨娘院子里头了?”叶梓萱又问道。

        “大姑娘,这些料子虽然是老奴的,可这迷迭香着实不是。”劳妈妈依旧矢口否认。

        叶梓萱勾唇一笑,“那这白芍呢?不如,咱们去叙姨娘院子里头看看,毕竟,既然能够沾染到白芍,想来那处的地如今也是翻新过的,我这便让看管花园的花匠一同去瞧瞧。”

        “还请大姑娘饶命,这些迷迭香……是老奴背着叙姨娘种的,得知向姨娘乃是因这迷迭香没了命,这才又铲掉了。”劳妈妈听叶梓萱要前去院子里头查看,当即便承认了。

        叶梓萱勾唇一笑,“劳妈妈是说,这些迷迭香是你背着叙姨娘种的?”

        “正是。”劳妈妈垂眸应道,“还请大姑娘责罚老奴。”

        “我为何要责罚你?”叶梓萱不解道。

        “这……”劳妈妈敛眸道,“大姑娘,这迷迭香与叙姨娘无关。”

        “劳妈妈难道不知晓何为做贼心虚吗?”叶梓萱冷笑一声,“既然劳妈妈承认这料子是你买的,那么,便将剩下的都交出来吧。”

        “大姑娘所言何意?”劳妈妈抬眸,不解道。

        “怕是劳妈妈不知晓,我买的这些料子,都出自悦来绸缎庄,而且,我当初之所以前去悦来绸缎庄,乃是因,我那日被送去启府代替二妹妹出嫁,身上穿的嫁衣便是出自悦来绸缎庄。”叶梓萱直言道。

        扈氏一听,双眸闪过一抹惊诧。

        而此时,三房的三老爷与三太太也到了。

        如此一来,众人都惊讶地看向她。

        叶梓萱又说道,“我那嫁衣与二妹妹的嫁衣不一样,所以我才想到了悦来绸缎庄,而那悦来绸缎庄的掌柜的说,我的嫁衣料子乃是仿造的。”

        “这是何意?”三太太费氏突然开口问道。

        “就是,有人买了悦来绸缎庄的料子,又加以仿造,卖到各处去。”叶梓萱直言道。

        “这……”三太太费氏恍然道,“所以,大姑娘买下的这几箱子料子,便是那仿造之人买下的?”

        “三婶婶聪明。”叶梓萱夸赞道。

        三太太费氏便说道,“是劳妈妈所为?”

        “冤枉啊。”劳妈妈叫屈道,“这料子虽说是老奴买的,可是,却不知晓还有旁的。”

        “那劳妈妈是从哪里买的?”叶梓萱又问道。

        “这……”劳妈妈迟疑道,“大姑娘,老奴的确不知晓其他的,只这料子是老奴买下的,而且,与叙姨娘无关。”

        她说罢,又看向叶梓萱道,“倘若大姑娘觉得向姨娘的死与老奴有干系,只管拿老奴治罪就是了。”

        叶梓萱嗤笑道,“到底是个忠心的。”

        而叶梓萱再未往下继续。

        只是命人将那些料子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