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37 她不上钩

037 她不上钩

        叶梓媚被扶着回了自己的屋子,没有困意,反倒是越想越生气。

        她看着身旁的丫头,“茉香,到底怎么回事?你仔细地跟我说说。”

        “是。”茉香便将知晓的都一五一十地说了。

        叶梓媚听过之后,似是想到了什么,“你是说,向姨娘肚子里头的并父亲的……”

        “是。”茉香敛眸道,“此事儿,二老爷亲自发话,不许传扬出去,奴婢也只是偷偷地去瞧了,才听到的。”

        “看来母亲说的对,我这几日还是安心地养病才是。”叶梓媚沉吟道,“倘若有人来寻我,只说我还病着。”

        “是。”茉香敛眸应道。

        “哎。”叶梓媚也并不傻,先前不过是被愤怒冲昏了头。

        如今,她也渐渐地清醒了,便也恢复了理智。

        此处暂且不提。

        端看叶梓萱这处,待安排好向姨娘的后事,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叶梓窈看向她,“大姐姐,难道不去查明向姨娘的死因吗?”

        “咱们也不是专门断案的。”叶梓萱慢悠悠道,“更何况,家丑不可外扬。”

        “那……”叶梓窈皱眉道,“可是,如今知情的可都看着大姐姐呢。”

        “嗯。”叶梓萱倒也不着急。

        “所以……”叶梓琴突然开口,“大姐姐有主意了?”

        “不到两日便能有数。”叶梓萱浅笑道。

        “哦。”叶梓琴一听,便起身打着哈欠,“那我去睡了。”

        “我也去睡了。”叶梓窈起身,便一同离开。

        此时,春花才过来。

        “果然不出所料,叙姨娘连夜派人将迷迭香给挖了。”春花回道。

        “这是心虚了。”叶梓萱冷笑道,“看来她的眼线还不少。”

        “大姑娘,这叙姨娘不简单啊。”春花忍不住道。

        “果真不简单。”叶梓萱端起茶盏,轻呷了一口,又觉得嘴里发苦,便打开锦盒,将上回从老太太那搜刮的蜜饯拿出一颗吃了。

        她半眯着眸子,“这蜜饯不错。”

        “大姑娘,您这样,老太太瞧见了会扎心的。”春花无奈道。

        “这不是没瞧见嘛。”叶梓萱笑吟吟道,“老太太不能吃太甜腻的,对身子不好。”

        “大姑娘,天色不早了,奴婢伺候您洗漱吧。”春花说道。

        “现在?”叶梓萱浅笑道,“我还没有看戏呢,怎么就这么走了呢?”

        “看戏?”春花一怔,见她面露狡黠,便也不多言了。

        约莫子时,叶府除了廊檐下挂着的灯笼,各处的屋内都暗了灯。

        而向姨娘的院子内,已然摆了灵堂。

        如今看守着的便是向姨娘跟前的老妈妈。

        只说这老妈妈跪在灵堂跟前,不知为何,突然狂风阵阵。

        那老妈妈便瞧见面前的棺椁发出了剧烈地响动。

        她害怕地哆嗦了几下,便向后缩了缩。

        面前的烛火明明灭灭,又听到一阵女子的哭泣声,还有婴孩的啼哭声,这下子,这老妈妈彻底地被吓住了。

        她不住地叩头,嘴里还念叨,“老奴知晓姨娘死的冤,可冤有头债有主,您还是去寻那害死您的人才是,莫要缠着老奴啊。”

        “嘤嘤嘤……”面前长案上的蜡烛突然灭了。

        那老妈妈转眸,便瞧见挂着的白帆晃动着,又瞧见一披头散发,身着向姨娘衣裳的影子飘过……

        “啊!”那老妈妈两眼一翻,便吓晕了。

        如此,面前的蜡烛又亮了。

        直等到翌日天未亮,在前头守夜的丫头入内,便瞧见那老妈妈晕倒在了灵堂前。

        她几步上前,将那老妈妈唤醒。

        老妈妈惊叫一声,腾地坐起。

        “不得了了。”那老妈妈匆忙爬起来,便朝着棺椁前去。

        待到了棺椁旁,瞧见了安然躺着的向姨娘,她这才松了口气,又抬眸环顾四周。

        “你可瞧见什么?”老妈妈看向面前的丫头道。

        “什么?”丫头不解道。

        “难道是我睡着梦见的?”老妈妈迟疑道,毕竟这处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

        她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摇头道,“没什么,许是太累了。”

        “老妈妈只管去歇息,我来守着就是。”丫头瞧见老妈妈的脸色不大好,说道。

        “好。”老妈妈垂眸应道。

        这一日,叶府内倒也没有发生什么。

        因这向姨娘的事儿,故而,叶梓萱便暂停了清点其他院子内的事儿。

        她只是将今日府上的庶务处理之后,便去给老太太请安了。

        老太太正皱着眉头吃着不知道是什么的补药,抬眸看向叶梓萱,轻咳了几声。

        “下回,莫要再弄这么苦了。”老太太看向易妈妈,不满道。

        “是。”易妈妈敛眸应道。

        “奶奶,这可是补身子的,苦点才有效。”叶梓萱温声道。

        “既然是补药,你也来尝尝。”老太太冷哼道。

        “倘若孙女能吃了一碗,那奶奶便答应孙女,日后每日都要吃。”叶梓萱看向老太太道。

        老太太一听,琢磨了一会子,道,“补药虽好,科也不能日日吃,偶尔一次就成了。”

        显然,老太太不上钩。

        叶梓萱感叹道,姜还是老的辣。

        老太太慢吞吞地将这汤喝了,才开口道,“向姨娘的事儿,越快越好。”

        “是。”叶梓萱乖顺地应道。

        “看来你这丫头有眉目了。”老太太笑吟吟道。

        “奶奶放心吧,孙女可不敢给您丢脸。”叶梓萱信誓旦旦道。

        “那好。”老太太便起身道,“这汤吃完,浑身疲倦。

        说罢,便让易妈妈扶着她出去消食了。

        而叶梓萱则回了自己的院子。

        叶梓窈眉头深锁,瞧着面前摆放着的账本,她又看向同样同样愁眉不展的叶梓琴。

        “三姐姐,这些都要咱们看?”叶梓窈已经盯着这账本足足半个时辰。

        “不然呢?”叶梓琴叹口气,“大姐姐的脾气,倘若咱们看不完,那谁也甭想歇息。”

        “哎。”叶梓窈觉得自个是从一个火坑又跳入了另一个火坑,她忍不住地感叹,她这是什么命?

        她幽怨抬头盯着天顶,连着叹了三口气,才垂眸认命地看账本。

        外头突然传来熟悉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