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36 没活路了

036 没活路了

        “这也是二房的事儿,怎么说,她也是二叔跟前的人,我一个做晚辈的,怎么好插手呢?”叶梓萱看向扈氏道,“二婶婶,最近府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儿,那库房管事可是您亲自提拔上来的,素日也都是唯你是从,可如今偏偏跑了,而且,卷走了府上大笔的钱财,这叶府险些被他掏空了,至于这些东西到底在不在您那,我也不知晓,如今可好,还出了这些事儿……”

        “大姑娘,如今府上的庶务可是归你管,这些时日,发生这么多的事儿,也是因大姑娘管理不周,又与我何干呢?”扈氏可不敢看二老爷的脸,她极力地推脱。

        叶梓萱听的,只觉得好笑。

        就连一旁的二老爷那的眼神中也是不可思议。

        这甩锅技能一流啊。

        他听不下去了,咳嗽了几声,而后道,“萱姐儿,这向姨娘的事儿,便烦劳你了。”

        叶梓萱见二老爷放低姿态相求,这才说道,“二叔开口了,萱儿定尽力查个明白。”

        “好。”二老爷点头,又冷冷地看了一眼扈氏,便转身离开。

        对于向姨娘,他压根再未多瞧一眼。

        毕竟,她腹中还存着一个野种,他多看一眼,便会忍不住地想要的动手。

        二老爷压下那翻腾的思绪,行至老太太跟前。

        “还请老太太做主,将这些时日发生的事情让萱姐儿查清楚。”二老爷直言道。

        老太太挑眉,“这二房的事儿,本就不该她一个晚辈去插手,不过,如今她既然管事儿了,此事儿便先让她查一查。”

        “多谢老太太。”二老爷恭恭敬敬地行礼。

        老太太只是静静地看着前头。

        二老爷倒也不敢多言,只是乖顺地站在一旁。

        叶梓萱仔细地看过之后,淡淡道,“春花,可找到了?”

        “大姑娘,找到了。”春花附耳道。

        “好。”叶梓萱又扫过这院子里头伺候的。

        能够悄无声息地在这院内角落移栽迷迭香,而且,向姨娘不知与的谁暗通款曲,才有了如今这番结果。

        可是,足以说明,是有人知晓她必定会有身孕,而且,才用这样的法子将她给毒死。

        她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先准备棺椁,停灵。”

        “是。”春花垂眸应道。

        叶梓萱看向面前跪着的老妈妈,并四个丫头,“既然你们都是此后在向姨娘跟前的,她膝下无子,你们便守着吧。”

        她又说道,“二婶婶,您这处可有什么安排?”

        “一切便请大姑娘做主就是。”扈氏也不想掺和。

        毕竟,如今她算是看透了,倘若她再多说什么,到时候,她便没活路了。

        叶梓萱安排妥当,而后便行至老太太跟前。

        “孙女送您回去吧。”叶梓萱轻声道。

        “好。”老太太垂眸应道,当真被叶梓萱扶着离开。

        二老爷站在院门口相送,直等到老太太走远了,他才看向后头被搀扶着的扈氏。

        他扬手,便见扈氏扶着额头,像是要晕倒。

        他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扈氏这才暗暗地松了口气,不过她当真没有想到向姨娘竟然做下这样不简点的事情来。

        可是,她这死的不明不白,却又都是冲着自己来的,这让扈氏如芒刺背。

        她敛眸,任由着菊妈妈搀扶着往前。

        待回了自己的院子,她慢悠悠地行至自己的屋内。

        叶梓媚总算醒了,听了外头的事儿,便觉得这一切都是叶梓萱所为,故意来陷害她们。

        她气不过,便要直奔叶梓萱院子内吵嚷。

        扈氏见叶梓媚如此,只觉得头疼。

        都这个时候了,为何没有一个能帮她的?

        这添堵的倒不少。

        她突然想起安静地站在叶梓萱一旁的叶梓琴,自己那个最不喜欢的女儿,如今反倒被调教的知分寸,懂进退。

        而自己手心里捧着长大的,怎么就成了这般骄纵的性子?

        “够了。”扈氏低吼道。

        “母亲。”叶梓媚一愣,眼泪落下。

        扈氏深吸了好几口气,“就你这般沉不住气,还怎么跟她比?”

        “比?”二老爷不知何时出现,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叶梓媚瞧见二老爷,顿时乖顺了。

        “父亲。”她微微福身。

        “你好了?”二老爷坐下,素日对叶梓媚还能露出几分父亲的慈爱来,可如今……那是荡然无存了。

        瞧见这母女他,他便脑仁疼。

        可他偏偏还要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这休妻是不能的,故而,二老爷便有了旁的打算。

        “女儿好些了。”叶梓媚听着二老爷的口气,顿时心下一惊,反倒清醒了。

        她知晓,自己是真的走错了。

        否则,父亲为何会这般冷漠的态度。

        “既然好多了,便收收心,准备出嫁。”二老爷沉声道。

        “出嫁?”叶梓媚一愣,不解地看向二老爷,“父亲,女儿听说,启府的大爷不是没了吗?”

        “启府又不止一个公子。”二老爷语气低沉,“倘若这回再有何纰漏,你便去家庙到死吧。”

        扈氏一听,顿时吓住了。

        不成,看来她要赶紧想旁的法子了,怎么能让自己的女儿再嫁过去,到时候不知道会被磋磨成什么样子?

        不过如今瞧着二老爷正在气头上,而且,没有了回旋的余地,递给叶梓媚一个眼神,连忙机敏地回道,“媚姐儿会好好调养身子的,老爷放心。”

        “嗯。”二老爷冷声道,“向姨娘是你跟前的丫头,此事儿断然不能善罢甘休,待一切查清楚之后,我再与你算账。”

        “是。”扈氏倒是乖顺。

        二老爷嗤之以鼻,起身便走了。

        叶梓媚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扈氏悠悠地叹气,“瞧见没?你当真以为自己在这叶府有多大的体面?”

        叶梓媚红着眼眶,“都怪叶梓萱。”

        “此事儿后面再说,你如今做的便是,安心地调养身子,莫要无端端地生出是非来。”扈氏压低声音道,“否则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知道了。”叶梓媚敛眸回道。

        “嗯。”扈氏点头,而后便让叶梓媚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