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34 并非自杀

034 并非自杀

        以扈氏打头,此时,已经在那哭喊起来。

        “你怎么这么傻?有什么不能说的,为何会想不开呢?”扈氏抹着眼泪,哭着说道。

        叶梓萱上前,老太太并未入内,只是坐在院子里头,瞧着里头的情形。

        “老太太。”叶梓萱上前,朝着老太太福身。

        “嗯。”老太太看向叶梓萱道,“萱丫头,你且进去看看。”

        “是。”叶梓萱垂眸应道,便进去了。

        叶梓萱入内之后,向姨娘已经被抬了下来,小心地放在了地上。

        她凑近前去,昨儿个才见过的活生生的人,今儿个却这般毫无生气地躺着,静静地,没有半点的狰狞。

        她凑上前去,又仔细地看了看,转眸看向春花道,“去唤福儿来。”

        “是。”春花应道。

        扈氏哭的伤心,可见,她对向姨娘也是有些感情的。

        “二婶婶,人已经死了,还请节哀。”叶梓萱看向扈氏道。

        扈氏红着眼眶,眼泪还止不住地往外头流。

        因良妈妈不在跟前,只是菊妈妈扶着她。

        她瞧了一眼,又说道,“大姑娘,二太太得了消息便赶过来了,这向姨娘原先乃是二太太跟前最亲近的丫头,后头抬了姨娘之后,也不曾苛待过,只可惜,她命苦,哥儿不到两年便没了……”

        叶梓萱听得出来,菊妈妈这是在替扈氏辩解,免得到时候背上逼死妾室的狠毒骂名。

        叶梓萱沉吟了片刻,轻轻地点头,倒也不说什么。

        她只是来回看了一眼这屋子内的陈设,仰头又看了一眼这上吊的地方,隐约间,一股穿堂风吹来,她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

        叶梓萱缓缓地和气双眸,脑海中不知为何,出现了向姨娘那惊恐的眼神,那眼眸中的不可置信,像是在诉说着她临死之前的害怕。

        叶梓萱猛地睁开双眼,只闻到了那股熟悉的气味。

        春花随即上前,附耳与她说了几句。

        叶梓萱低声道,“福儿呢?”

        “大姑娘。”小丫头福儿上前,朝着她恭敬地行礼。

        “你过来瞧瞧。”叶梓萱低声道。

        “是。”福儿应道,便上前仔细地检查向姨娘的尸体。

        众人面面相觑,不解地看向福儿。

        叶梓萱慢悠悠道,“福儿先前在药房后头打过杂。”

        福儿仔细地嗅了嗅,而后抬眸看向她,“大姑娘,向姨娘身上有迷迭香的味道。”

        “迷迭香?”叶梓萱淡淡道,“怎么回事?”

        “不过,寻常人的话,会以为是松油的气味。”福儿走上前来,“这迷迭香只出现在后厨,而且用的极为少。”

        “嗯。”叶梓萱凑近也闻了闻,“看来,还有旁的用处。”

        “这用量不能太多,否则,对于怀有身孕之人来说,乃是毒药。”福儿又说道。

        “怀有身孕?”叶梓萱睁大双眸。

        “是。”福儿垂眸应道。

        “你能看出她怀有身孕?”叶梓萱又说道。

        “大姑娘,奴婢也不敢肯定。”福儿凑近回道。

        叶梓萱眨了眨眼双眸,而后转眸看向跪在向姨娘跟前的老妈妈。

        “倘若不如实说来,我必定不能轻饶。”叶梓萱冷声道。

        “回大姑娘,老奴只知晓这两个月,姨娘并未来信事,可是,先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形,加之姨娘的身子本就不大爽利,便没有仔细地去想。”老妈妈回道。

        “是吗?”叶梓萱敛眸,似是想到了什么,随即又说道,“昨儿个我前来,她瞧着倒也没有你说的那般。”

        “那也是姨娘强打精神。”老妈妈哭着道,“大姑娘,老奴伺候了姨娘这么多年,哪里没有不尽心的。”

        “倘若尽心,便不会如此了。”叶梓萱冷笑道。

        她似是明白了什么,上前与福儿说了几句。

        福儿便出了屋子,先朝着老太太福身,便朝着那院子一旁的角落而去。

        又过了一会,福儿前来,朝着她行礼道,“大姑娘,的确有人暗中在墙角中了迷迭香。”

        “看来果真如此。”叶梓萱冷笑一声,而后转眸朝着老太太那去。

        老太太看向她,“可查出什么来?”

        “向姨娘并非是自杀,而是被人杀死之后,吊在了上头。”叶梓萱直言道。

        “这好端端的,为何要如此做?”老太太不解。

        “是因为迷迭香。”叶梓萱直言道,“而且,向姨娘有孕了。”

        “什么?”老太太低声道,“你确定?”

        “还是要请大夫过来给仔细地看看。”叶梓萱直言道。

        “不用,易妈妈你去看看。”老太太冷声道。

        “是。”易妈妈应道,便上前了。

        叶梓萱眨了眨眼,看向老太太。

        老太太气定神闲道,“易妈妈年轻那会,跟着名医学过几年。”

        “那到时候还请易妈妈教教孙女吧。”叶梓萱趁机道。

        “看来,是该学学。”老太太盯着叶梓萱道。

        叶梓萱浅笑道,“多谢……”

        她凑近老太太的耳畔,娇滴滴道,“奶奶。”

        “好了,赶紧去。”老太太催促道。

        叶梓萱便入了屋内。

        易妈妈仔细地看过之后,而后看向她道,“大姑娘,向姨娘的确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只是因她身子虚弱,加之心有郁结,故而并未发现。”

        “那她是中了迷迭香的毒吗?”叶梓萱又问道。

        “老奴适才入院子也闻到了那迷迭香的味道,倘若她真的有了身孕,必定会中毒,可见,是有人知晓她了身孕,才会如此加害与她。”易妈妈看向叶梓萱道,“大姑娘,至于凶手是谁,还得大姑娘去找了。”

        “咱们府上还有如此心机之深之人?”叶梓萱暗自摇头。

        扈氏在一旁听的真切,不可置信地看向易妈妈。

        易妈妈朝着扈氏微微福身,便退下了。

        扈氏瞧着向姨娘,脸色阴沉。

        叶梓萱扫过面前的老妈妈,“这迷迭香是谁种的?”

        “老奴不知。”那老妈妈连忙回道。

        叶梓萱看向福儿道,“这样的迷迭香要多久?”

        “这是移种上的。”福儿又仔细地看过,回道,“瞧着长势,也该有一月有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