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32 滑胎夭折

032 滑胎夭折

        “是。”秋月垂眸应道。

        巷妈妈走上前来,“大姑娘,这叙姨娘里头可真是干干净净,没有丝毫的不妥。”

        “所以,才厉害。”叶梓萱敛眸,“走吧。”

        “是。”巷妈妈恭敬地应道。

        待到了花姨娘的院子,便瞧见门口站着一女子。

        她穿的衣裳并不花哨,反倒有些陈旧。

        那料子与样式也都是早两年前的了。

        此时此刻,她有些局促不安,瞧见叶梓萱前来,连忙垂眸,恭敬地相迎。

        这花姨娘原先是在二太太跟前伺候的,后头,也不知何故,被抬了姨娘。

        不过瞧着她这模样儿,与叙姨娘当真是天差地别的。

        一个宛如雅雀,一个则如笼鸟。

        叶梓萱走上前去。

        花姨娘便福身道,“妾身见过大姑娘。”

        “花姨娘起身吧。”叶梓萱淡淡道。

        “大姑娘,请。”花姨娘侧身道。

        叶梓萱便缓缓入内,这院子不大,里头倒也收拾的干净,看着是真的简陋。

        里头没有过多的陈设,大多也都是一些陈年旧物了。

        不过,花姨娘倒也是个识趣之人,瞧着反倒觉得如此是最好的。

        叶梓萱入内,屋内最值钱的怕也只是博古架上摆放着的一对如意瓶了。

        这还是当初,她有喜之后,二老爷送来的。

        只可惜,她不慎滑胎,还伤了身子。

        自从之后,这花姨娘便没了那等争宠的心思,只是安然度日。

        因花姨娘这处并无太多东西,故而很快便清点好了。

        花姨娘亲自送她离去,便又命跟前的婆子关了院子。

        叶梓琴一步三回头地瞧着,不知为何,反倒叹了口气。

        叶梓萱看向她,“三妹妹为何叹气?”

        “大姐姐,只觉得这花姨娘是个可怜人。”叶梓琴慢悠悠道。

        “她如今比起寻常的女子已经不错了。”叶梓萱低声道,“比起那些瞧着风光,背后不知多少辛酸的,她不争不抢,能够平安了此残生,你觉得哪样好?”

        叶梓窈听着叶梓萱的话,若有所思。

        而叶梓琴也陷入了沉默。

        毕竟,她们的命运从未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叶梓窈许是被触动了,难得主动地开口。

        “大姐姐,我想问,若那日你屈从了,结果会如何?”叶梓窈看向她。

        “我吗?”叶梓萱面色平静,不过却想起了前世的种种来。

        屈从了。

        便是等着三日之后启大爷死了,她守活寡,独立撑起长房的门面,还要养着启大爷留下的通房丫头生的儿子……

        叶梓萱嘴角勾起,“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是啊,既然她重生了,自然不会再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她的话,像是一块石头,激起了叶梓窈内心的波澜。

        她淡淡道,“可是,你有可以任性的底气,毕竟,老太太是真的疼爱大姐姐。”

        “哪怕没有,我也不会。”叶梓萱冷冷道。

        叶梓窈抿唇不语。

        叶梓琴眨了眨眼,又看向叶梓萱道,“大姐姐,该去向姨娘那了。”

        “嗯。”叶梓萱点头。

        这向姨娘与花姨娘是不同的,向姨娘乃是二太太扈氏跟前的陪嫁丫头,当时,二太太担心叙姨娘过于受宠,为了牵制叙姨娘,才将自个跟前的丫头抬了姨娘。

        这向姨娘姿色一般,不过却有一手极好的茶艺,倒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子。

        毕竟,二老爷是个附庸风雅之人,尤其是对斗茶是极为看重的。

        故而,向姨娘虽没有叙姨娘那般得宠,可,还是不差的。

        只可惜,这向姨娘的孩子,不满两岁便夭折了。

        而向姨娘因此郁郁寡欢,整日不见人,渐渐地便也失了二老爷的疼爱。

        叶梓萱想着前世,她那孩子两岁的时候,好像是得了一场大病没的。

        不过具体是什么,她反倒记不得了。

        不过,算来,倘若真的长成了,也该与叶梓窈一般大了,不过区别是,向姨娘生的是个哥儿。

        叶梓萱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这背后似乎还隐藏着什么?

        毕竟,二房,除了扈氏之外,便是叙姨娘生了长子,其他的两位姨娘的孩子便也早早地夭折了。

        而后来,扈氏在生叶梓琴的时候伤了身子,日后便再未有子嗣了。

        如此一来,扈氏对待叶梓琴透着几分地不喜,只觉得倘若不是她,自己也不至于如此。

        叶梓琴也是明白的,虽说表面上显得很平淡,可是这内心深处,始终是对此耿耿于怀。

        任谁也不可能真的释然。

        叶梓萱到了向姨娘的院子,那向姨娘穿的倒也素雅,不过,那眉目间难掩的忧伤,反倒是印刻在了心上,让人瞧着便能生出几分地哀伤来。

        叶梓萱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无法从失去孩子的痛苦中走出来,故而才会如此。

        叶梓萱上前,向姨娘也只是微微福身,唤了一声“大姑娘。”

        巷妈妈倒也没有迟疑,而是快速地清点了她院子内的东西。

        左不过用了半个时辰。

        叶梓萱倒也没说什么,只是静静地从向姨娘院子出来。

        巷妈妈瞧了一眼时辰,上前道,“大姑娘,眼瞧着今儿个晚了,明日再来吧。”

        “倒也不必。”叶梓萱沉吟了片刻,随即说道,“巷妈妈只管去安排,早些清点完,也早些能安心。”

        “是。”巷妈妈垂眸应道。

        叶梓萱沉默了一会,“四妹妹可累了?”

        “大姐姐不累吗?”叶梓窈是极少这样费神的,毕竟,素日,她也只是待在自个的院子里头,没有旁的乐趣。

        叶梓萱见叶梓窈很是沉闷,便说道,“四妹妹若是累了,咱们便先回去歇息会。”

        “嗯。”叶梓窈正有此意。

        不过碍于她如今只是听从的份儿,便也不好开口。

        叶梓萱显然看出了她的心思,便笑着道,“四妹妹,这几日将府上各处院落清点清楚,便不用如此了。”

        “哦。”叶梓窈温声应道。

        叶梓萱便也不多言,而是与她一同回了自个的院子。

        如今已是傍晚。

        老太太那派人过来传话,说是她不必前去老太太那问安了,只管忙自个的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