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31 让人着迷

031 让人着迷

        “大姐姐说什么,我便做什么就是。”叶梓窈并不反驳。

        显然,叶梓窈有着自己的主意。

        叶梓萱并不反感,毕竟,叶梓窈不会有所逾越。

        几人商定之后,便到了要清查的时候。

        先从长房开始。

        冯氏那上回已经查过了,这次便是各房的姨娘、姑娘的院子了。

        长房除了续弦冯氏,还有一位商姨娘,不过她性子也很是冷淡,极少露面。

        如今叶梓萱带着人便到了商姨娘的院子。

        商姨娘倒也没说什么,任由着她清点。

        叶府的姑娘是不与姨娘住在一处的,不论是嫡出还是庶出,都会有自己的院子。

        而七姑娘叶梓穗便是商姨娘所生,虽说是庶出,可是,老太太对待府上的孩子都是一视同仁的。

        故而,叶梓穗也不曾被苛待过,这日子过得倒也安逸。

        如今,知晓要清点院子里头的东西,并未赶过来给商姨娘撑场面,反倒是待在自己的院子内。

        商姨娘院子里头的东西不多,除了每月的银钱,大多都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分发的。

        叶梓萱清查之后,并未说什么,便走了。

        商姨娘亲自相送,待叶梓萱离去之后,她也只是暗暗地松了口气,便命人将院子关了起来。

        叶梓琴看向她,“大姐姐,这商姨娘瞧着也不像是个能算计的。”

        “当初,也是因冯氏的缘故,后头才有了商姨娘。”叶梓萱慢悠悠道。

        她素日也很少见这位商姨娘,不知为何,如今仔细地想来,反倒谈的这样的清净显得有些刻意。

        紧接着叶梓萱便去了二房。

        二房那处,扈氏昨儿个被二老爷直接关在了屋子里头,训斥了一夜,才作罢。

        首当其冲的便是叙姨娘,毕竟,二老爷除了扈氏这个正室之外,也只有三位姨娘。

        而只有叙姨娘生了叶府的长子,其余的两位姨娘后头即便有了孩子,不是滑胎了,便是夭折了。

        故而,那两位姨娘行事低调,倒也没有太多让人注意的。

        至于这位叙姨娘,叶梓萱觉得她该好好地会一会。

        她带着人到了叙姨娘的院子。

        叙姨娘跟前的劳妈妈已经在院门口恭候着了。

        瞧见叶梓萱前来,连忙上前行礼。

        “老奴见过大姑娘。”劳妈妈温声道。

        叶梓萱微微颔首,便径自入了院内。

        屋檐下,叙姨娘身着梅花香印的黛色长裙,发髻上只插着一支素雅别致的梅花簪子,那模样儿,瞧着弱柳扶风,可是眉目间却透着难掩的风情,只是那样静静地站着,便让人着迷。

        叶梓萱记得前世,她对这位叙姨娘没有太多的印象,知晓的便是的大哥乃是她所生,只不过,大哥一直养在老太爷的跟前,故而,这府上,也甚少有人知晓这位叙姨娘。

        不过,单纯地觉得,叙姨娘凭着这姿色,在叶府当一个姨娘,还真是委屈了她。

        毕竟,她跟前的这位劳妈妈瞧着便不是寻常姨娘跟前的老妈妈。

        这规矩,太得体了。

        叶梓萱走上前来。

        叙姨娘待叶梓萱上前,才恭敬地行礼,“妾身见过大姑娘。”

        姨娘也不过是半个主子,见了叶梓萱,自然也要行礼。

        叶梓萱轻轻点头,“府上进来出了一些事儿,想来姨娘也是清楚的。”

        “妾身听说了。”叙姨娘柔声道。

        叶梓萱听着她的声音,绵绵糯糯的,仿若是软到了心坎里头。

        这样的声音,怕是没有几个男子能抵抗住的。

        怪不得,当初,能够赶在二老爷娶正室之前,被抬了姨娘,而且,还生了长子。

        这份儿心思,怕是没有几个能够有的。

        站在那里,便是一道风景,不扎眼,却让人如沐春风,难以忘怀。

        难怪啊难怪……

        叶梓萱这才明白,何为温柔乡了。

        就她一个女子都有如此想法,更何况,血气方刚的男子呢。

        叶梓萱勾唇浅笑,那眉眼间反倒多了几分地笑意。

        叙姨娘敛眸,温柔的宛若轻柔的溪水,只是那样静静地站着。

        叶梓萱行至厅堂内,便坐下了。

        叙姨娘则是慢悠悠地入内,而后立在一旁。

        叶梓萱挑眉,而后便命人仔细地清查。

        不过,瞧着叙姨娘屋子里头的陈设,不张扬,不显山不露水,当真是恰到好处。

        她太深知自己的身份,故而,从不仗着自己受宠,而有所逾越。

        这些年来,她任由着自己的儿子被带走,不在自个跟前养着,背地里,她到底做了什么,怕是只有她清楚了。

        可是,她到底在想什么呢?

        又在算计什么?

        叶梓萱意识到,这样的女子才是最可怕的。

        这份儿心性,与忍耐力,这世上也没有几个能与之匹敌的。

        叶梓萱慢悠悠端起茶盏,轻呷了一口茶,抬眸扫了一眼叙姨娘,还有她身旁的劳妈妈。

        巷妈妈亲自带着人清点,过了一会,便过来了。

        “大姑娘,都清点清楚了。”巷妈妈点头应道。

        “嗯。”叶梓萱轻轻点头,而后起身,便离开了。

        叶梓琴出来之后,还回头看了一眼。

        叙姨娘依旧站在屋檐下,前来相送的乃是劳妈妈。

        待她离去之后,才命人将院门合起。

        叶梓琴捂着胸口,“还真是渗人。”

        “渗人?”叶梓窈一脸懵懂。

        叶梓萱淡淡道,“的确有趣。”

        “大姐姐,我瞧着这叙姨娘倒是个谨小慎微的人。”叶梓窈低声道。

        叶梓萱轻轻点头,“有意思的很呢。”

        叶梓琴凑近道,“四妹妹,你不觉得坐了一会,浑身发麻吗?”

        “就是觉得困倦。”叶梓窈打了个哈欠。

        “这就对了。”叶梓琴又说道,“她屋子里头点了安神香。”

        “怪不得呢。”叶梓窈这才反应过来,“我闻着便想睡觉。”

        “所以,我才让你吃了口茶。”叶梓琴嘟囔道,“那可是我特意带的,可不敢吃她里头的。”

        “许是她睡眠不好。”叶梓窈单纯地以为。

        叶梓萱浅笑道,“走吧。”

        “大姐姐,下一个是花姨娘了吧。”叶梓琴说道。

        “嗯。”叶梓萱点头,“去花姨娘那。”

        ------题外话------

        精彩继续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