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277 老太太的谋算

277 老太太的谋算

        “我错了。”皇甫默连忙认错。

        “这还差不多。”嵇蘅得意地挑眉。

        叶梓琴待冲灵走远之后,转眸看想她道,“大姐姐,我怎么觉得怪怪的?”

        “怪怪的?”叶梓萱好笑地看向她,“三妹妹可是觉得不自在了?”

        “嗯。”叶梓琴点头道,“也不知晓老太太瞧见了,会作何感想?”

        “她?”叶梓萱捏了捏她的鼻子,“老太太的脾气你还不知道?”

        “大姐姐,你说,这往后该怎么办啊。”叶梓琴担忧道。

        皇甫尚阳凑近道,“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叶梓萱说道,“她在想着往后的日子怎么过?”

        “放心吧。”皇甫尚阳直言道,“若是兄长待你不好,我自然会给出出气。”

        “好。”叶梓琴点头应道。

        这宴客厅内很是热闹。

        冲老太太被搀扶着出来。

        冲灵上前,陪在了冲老太太的身旁。

        叶梓萱瞧着冲悦被冲老太太握着她手,显然,她很得冲老太太的喜欢。

        叶梓萱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众人聚在一处,少不得吃酒闲聊。

        为了助兴,众人便开始投壶。

        叶梓萱原本就是来瞧一瞧冲悦的,如今继续待着,反倒有些无聊了。

        她想要寻个由头先回去。

        她抬眸便瞧见凌墨燃缓缓地朝着她走过来。

        等到凌墨燃站在她的面前,她才道,“小公爷这是?”

        “我送你回府吧。”他说道。

        “好啊。”叶梓萱巴不得现在走呢。

        她随即起身,便与凌墨燃一同离开了。

        冲悦远远地瞧着,嘴角勾起一抹得意地笑容。

        叶梓萱坐上马车,显得有些疲惫。

        凌墨燃见她如此,便道,“可是心里难受了?”

        “啊?”叶梓萱半眯着眸子看向他。

        “冲悦。”凌墨燃直言道。

        “哎。”叶梓萱揉了揉眉心,“她还真是命大。”

        “你并未当众揭穿她,到底还是顾念了几分。”凌墨燃说道。

        “我只是想要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叶梓萱又道,“当时是如何逃脱的。”

        “她背后的主子,必定会救她。”凌墨燃看向她道。

        叶梓萱冷笑道,“我这个五妹妹,当真是个人才,当初怎么就没有早看出来呢。”

        “若非你看不出来,又怎么可能会对她那般好?”凌墨燃又道。

        叶梓萱挑眉,“你就不能不反驳我?”

        “好。”凌墨燃顺势应道。

        叶梓萱被他这态度惹到了,冷哼了一声,扭头不理会他。

        凌墨燃只是静静地坐在那。

        过了一会,叶梓萱才消了气。

        凌墨燃便倒了一杯茶放在她的面前。

        叶梓萱接过,抿了一口,又道,“我说小公爷,你怎么就不能……”

        “不能什么?”凌墨燃看向她道。

        “罢了。”叶梓萱不知何故,又想起了赫连歧来。

        她暗自叹气,他指不定在哪里伤心呢。

        凌墨燃见她若有所思的,便知晓她如今在想谁。

        他慢悠悠道,“我说过的,若是你真的能够让太后改变主意,我会放你离开。”

        “自从我去了清枫山庄之后,我便清楚,我与赫连歧绝无可能。”叶梓萱直言道。

        “倘若有可能呢?”凌墨燃看向她道。

        叶梓萱突然笑了,“你如此问,是想让我如何回答?”

        凌墨燃也不知为何会如此,他敛眸,周身像是笼罩着一层黑雾。

        叶梓萱也不知为何二人谈话,总是绕不开这个。

        难道就不能好好地在一起吗?

        她暗自叹气,此时此刻,她反倒心中多了几分地沉重。

        她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尤其是像是现在这种状态。

        她端起茶盏,又灌了一口,便扭头不说话了。

        凌墨燃看得出来,她心情烦躁。

        可也不知晓自己怎么就惹她生气了呢?

        凌墨燃坐在那,只是静静地等着。

        叶梓萱过了许久之后,才觉得自己简直可笑,怎么还等着他想明白呢?

        就连自己都没有想明白。

        她想了想,又道,“我没什么。”

        凌墨燃慢悠悠道,“赫连歧一直都在京城。”

        “我知道。”叶梓萱看向他道,“既然已经说清楚了,我便不会再改变。”

        “好。”凌墨燃点头应道。

        叶梓萱已经许久不见鲁牧尘了。

        自从上回湖心岛之后。

        她也不知何故,只是觉得如今再见鲁牧尘,便不自在。

        凌墨燃也并未在她面前提起过鲁牧尘。

        二人刚走了一半,便突然听到后面传来的急促地马蹄声。

        “出事了?”叶梓萱半坐着,看向他。

        “嗯。”凌墨燃点头应道。

        等马车停下,追来的人连忙上前。

        “还请小公爷、叶大姑娘回去一趟。”那人道。

        “出了何事?”凌墨燃道。

        “冲太傅……死了。”那人道。

        “死了?”凌墨燃脸色一沉,“我知道了。”

        叶梓萱看向凌墨燃,“这怎么好端端的死了?”

        “还是在咱们刚刚离开不久。”凌墨燃淡淡道。

        “看来,今日这宴会是……”叶梓萱盯着凌墨燃道,“去瞧瞧吧。”

        “嗯。”凌墨燃点头,便吩咐了下去。

        待二人重新回到了冲府。

        宴客厅内的热闹早已变成了喧闹。

        宾客聚在一处,也是窃窃私语。

        这人突然便这样倒在了他们面前,当真是吓死人了。

        而他们如今还是惊魂未定的。

        幸好凌墨燃赶回来,便直接被引着去了停放冲太傅尸体的耳房。

        叶梓萱上前,将验尸的工具放在了一旁。

        这里的众人也都清楚,叶梓萱是懂得这些的。

        故而都安静地等在外头。

        没一会,叶梓萱便出来了。

        “如何?”凌墨燃看向她道。

        “是中毒,慢性毒药。”叶梓萱直言道,“这毒药是一点点地放进去的。”

        “中毒多久?”凌墨燃又道。

        “三年。”叶梓萱直言道。

        “三年?”凌墨燃看向她。

        叶梓萱当然清楚,三年,正是她当初离开大朝,前去烊国的那年。

        叶梓萱又看向凌墨燃,“此毒素日出看不出来的,而冲太傅本身便有哮喘之症,故而,此毒用下之后,也都以为是旧疾复发罢了。”

        “看来此人深知冲太傅的饮食起居。”凌墨燃道。

        “嗯。”叶梓萱点头应道,“能够下毒三年之久,必定是他的亲近之人。”

        “不可能。”冲大爷连忙道,“父亲跟前的人都是可靠之人,怎么可能会下毒害他。”

        “若是冲大爷不相信我,大可报官。”叶梓萱直言道。

        “那便让京兆尹前来吧。”凌墨燃淡淡道。

        “你们……”冲大爷不可置信地看向他们。

        叶梓萱看得出来,这位冲大爷是不相信自己的。

        她也多说无益。

        凌墨燃显然是护着她,随即便带着她要离开。

        此时。

        冲灵上前。

        “还请凌小公爷能抓出凶手。”

        “此事儿我也爱莫能助。”凌墨燃说罢,便走了。

        冲灵有心要阻拦,可也碍于凌墨燃的身份,只能任由着他离开。

        叶梓萱与凌墨燃再次出来。

        不过出来的还有嵇蘅等人。

        “你们倒是跑得快。”皇甫默嘟囔道。

        “不然呢?”凌墨燃反问道。

        “你们是不知道。”皇甫默感叹道,“适才好端端的,冲太傅更是喝酒助兴,正准备吟诗一首,结果……”

        嵇蘅冷笑道,“这好端端的宴会到头来反倒成了……”

        “太子呢?”嵇雅岚道,“怪的是今儿个太子竟然没到。”

        “是啊。”温馨道,“按理说,太子定然是要来的。”

        “这倒是怪事。”皇甫尚阳道“太子怎么可能不到场呢?”

        “只是这冲太傅死的蹊跷,而那冲大爷也不相信咱们。”皇甫默慢悠悠道。

        “这世间算的还是刚刚好的。”叶梓萱慢悠悠道,“毕竟,谁能想到会在今日呢?”

        “是啊。”叶梓琴转动着眸子,“到底是谁呢?竟然会算的如此准备。”

        “必定是他最亲近之人。”叶梓萱直言道。

        “可是……”嵇蘅便在道,“适才是何人将你们请回去的?”

        “冲家的总管。”凌墨燃道。

        “既然如此,让你们去了,你们也都验尸了,这冲大爷为何?”嵇蘅皱眉,“这不明摆着做贼心虚嘛?”

        “你是怀疑,冲太傅之死与他有关?”皇甫默看向嵇蘅道。

        “不然呢?”嵇蘅冷哼道,“只不过,他此举,也未免太明显了?”

        “他原本便不相信咱们。”皇甫默直言道,“倒是不至于真的会起这等歹心。”

        “你说的也不错。”嵇蘅想了想又道,“不过眼下咱们当真不管了?”

        “太子都未曾出面,这冲太傅可是太子太傅。”皇甫默摇头,“既然人家不想让咱们掺和,那咱们何必上杆子找不痛快?”

        “这倒也是。”嵇蘅淡淡道,“那咱们便各自散了?”

        “好。”众人应道。

        凌墨燃看向叶梓萱,“我送你回去。”

        “好。”叶梓萱点头应道。

        叶梓琴看了一眼二人,便有些困倦地靠在皇甫默的箭头睡着了。

        叶梓萱瞧着叶梓琴这般,又盯着皇甫默不怀好意地笑着。

        皇甫默红着脸道,“为何这般看我?”

        “世子这些时日可是让三妹妹太过于操劳了。”叶梓萱慢悠悠地问道。

        “怎么可能?”皇甫默眼神飘忽道。

        叶梓萱反倒乐了。

        众人也跟着哄堂大笑。

        叶梓琴听到了笑声,睡眼惺忪道,“笑什么?”

        “没什么。”叶梓萱浅笑道,“你继续睡。”

        “哦。”叶梓琴便又继续睡了。

        皇甫默连忙扯过一旁的披风给叶梓琴盖上,顺带着扭过头不理会他们。

        待到了拐角处,众人便各自散去了。

        叶梓萱依旧坐在马车内。

        凌墨燃看向她,“还在想着他二人的事儿?”

        “倒也不是。”叶梓萱低声道,“只是觉得这冲太傅死的蹊跷。”

        “我就知道你不可能不去想。”他说道。

        叶梓萱叹了口气,“当时我给他验尸的时候,似乎看懂了他的内心。”

        “这……”凌墨燃看向她道,“如今竟然还能够读懂他们了?”

        “嗯。”叶梓萱点头道,“是不是很奇怪?”

        “不过你还想到了什么?”他又问道。

        “也不知怎么说。”叶梓萱暗自摇头,“这冲太傅似乎看出了她的这个二女儿并非是的真的。”

        “可是,三年之前他便被下毒了。”凌墨燃看向他道。

        “是啊。”叶梓萱感叹道,“三年之前,我正好离开大朝,而老太太那也似乎料到了会发生什么事情,可这三年来,倒也没有发生我预想到的,不曾想到,如今反倒在冲太傅这里应验了。”

        “你这是何意?”凌墨燃盯着她道。

        “我不知道该如何与你说。”叶梓萱看向他道。

        凌墨燃便道,“你想说什么,便说什么。”

        “好。”叶梓萱沉吟道,“那我问你,当初你为何与老太太一样,让我前去烊国呢?”

        “当时的确有原因。”凌墨燃看向她道,“老太太寻了我,让我与你说的。”

        “所以,你为何会听老太太的话?”叶梓萱又问道。

        “老太太说这是为了你好。”凌墨燃无奈道。

        叶梓萱盯着他,半晌之后才道,“你果真如此想的?”

        “嗯。”凌墨燃敛眸道。

        “老太太如此说,你便相信了?”叶梓萱又问道。

        “嗯。”凌墨燃肯定道。

        叶梓萱扶额望天。

        他到底在想什么?

        可叶梓萱又突然想到了什么。

        她盯着凌墨燃看了半晌。

        这张脸棱角分明,剑眉星目,透着刚毅果决,他端坐在那,便宛若一尊石雕,让人望而生畏。

        他给人以敬畏,却又让人心生胆寒。

        他怎么可能轻易地答应呢?

        她暗自叹气,差点又被他给哄骗过去了。

        “你之所以那般放心让我前去,无非是你在烊国也能够看住我不是?”叶梓萱嘴角一撇,“老太太怕是也清楚的吧?”

        “这个……”凌墨燃看了一眼外头,“到了。”

        “呵呵。”叶梓萱冷笑了一声,便下了马车。

        凌墨燃目送着她离开,这才暗暗地吐了口气。

        叶梓萱气鼓鼓地回去了。

        叶梓窈却在等着她。

        “大姐姐。”

        “四妹妹。”叶梓萱抬眸看向还在院子门口等着她的叶梓窈,走上前去,握着她的手。

        “怎么这么凉?”叶梓萱皱眉道。

        “大姐姐,冲家怎么样了?”叶梓窈连忙问道。

        “冲太傅死了。”叶梓萱直言道。

        “什么?”叶梓窈惊讶不已。

        叶梓萱暗自叹气,便又附耳与她说了几句。

        叶梓窈听过之后,盯着她道,“大姐姐,你是说,虫二姑娘当真是五妹妹?”

        “嗯。”叶梓萱点头道,“只不过此事儿到底不能外扬,否则,叶家便成了笑话。”

        “我知道了。”叶梓窈当然也清楚。

        她盯着叶梓萱看了半晌,便又感叹道,“大姐姐,那冲太傅的死,是不是到最后还是你得去查?”

        “端看皇上了。”叶梓萱又道,“只不过冲大爷不相信我。”

        “为何?”叶梓窈皱眉道。

        “这个……”叶梓萱想了想又道,“如今的冲家,也不过是表面风光罢了,倘若不是因为冲太傅乃是太子太傅,怕是这冲家早已凋零了。”

        “可大姐姐不是说,冲太傅是三年之前被下毒的吗?”叶梓窈又道,“算来竟然与大姐姐离开大朝是同一年。”

        “所以,那年,我离开之后,大朝也许真的还发生了旁的事情。”叶梓萱又道,“这皇上刚刚下旨赐婚,如今冲家便又要办丧事,冲灵必定是要守孝三年的,这三年,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是啊,随时都会发生变故。”叶梓窈忍不住道。

        “所以,此事儿透着古怪。”叶梓萱淡淡道,“也许从一开始,这本就是一场阴谋。”

        “冲灵难道与太子……”叶梓窈皱眉道。

        “今日太子并未前去。”叶梓萱感叹道,“时候也不早了,四妹妹便先回去歇息吧。”

        “好。”叶梓窈也明白,此事儿怕是难办。

        姐妹二人倒也一处去歇息了。

        翌日。

        也自然早早地起身,便听到外头的动静。

        “大姑娘,宫里头来人了。”春花看向她道。

        “谁派来的?”叶梓萱问道。

        “太后。”春花回道。

        “看来是为了冲太傅之事。”叶梓萱淡淡道。

        “是。”春花连忙伺候叶梓萱洗漱。

        叶梓萱看向她道,“走吧。”

        她径自出了叶府,坐上马车便入宫。

        等到了太后寝宫,皇上与太子也都在。

        “臣女参见太后。”叶梓萱朝着太后行礼。

        随即,她又拜见了皇上与太子。

        太后看向她道,“昨儿个冲太傅可是你验尸的?”

        “正是。”叶梓萱便将验尸录双手奉上。

        太后看过之后,便又给了皇上与太子。

        “为何后头又走了?”太后问道。

        “乃是冲大爷不相信臣女验尸结果。”叶梓萱直言道。

        “许是此事太突然,他无法接受。”太子皇甫泰开口道。

        “哎。”皇上重重地叹了口气,“如今此事儿也该有人查个明白。”

        “父皇所言极是。”皇甫泰随即便又道,“听闻叶大姑娘师承玄机阁阁主,这验尸本事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昨儿个除了她,还有谁参与了?”皇上又问道。

        “回父皇,还有凌小公爷。”皇甫泰又道。

        “那此案便交由他吧。”皇上又看向叶梓萱道,“叶姑娘从旁协助。”

        “臣女接旨。”叶梓萱恭敬地应道。

        待叶梓萱出了皇宫,便见凌墨燃已经在等她了。

        “去冲太傅家?”叶梓萱看向他道。

        “嗯。”凌墨燃点头应道。

        叶梓萱坐上马车,“太子为何会将此案交给咱们呢?”

        “定然是为了公允。”凌墨燃直言道。

        叶梓萱轻轻地点头,“当真公允啊。”

        凌墨燃见她这言语中尽显嘲讽。

        他低声道,“待会到了冲家,你若要看什么,只管去看就是了。”

        “好啊。”叶梓萱欣然答应。

        待到了冲家。

        冲大爷亲自前来相迎。

        因冲太傅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死的,此事儿如今是满城皆知,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

        倘若找不出凶手来,他家老父亲必定是死不瞑目的,更何况身为人子的他呢?

        冲大爷连忙朝着凌墨燃行礼,“昨夜是我糊涂。”

        “不必如此。”凌墨燃看向他道,“我也是奉旨查案。”

        “请。”冲大爷拱手道。

        叶梓萱随着凌墨燃一同进了冲家。

        宴客厅内并未收拾,除了宾客散去,这里依旧保持原状。

        叶梓萱看向他,“既然查出死因,那便要从冲太傅日常起居查起。”

        “请。”冲大爷说道。

        叶梓萱与凌墨燃便到了冲太傅的院子内。

        灵堂已经摆上了,冲太傅也被抬去了棺木内。

        这院子内,也是冲太傅走之前的样子。

        冲灵看着跪在一旁并未落泪的冲悦,她低声道,“二妹妹是一点都不难过。”

        “父亲走了,我自然伤心,可是……我如今只想知道到底是何人杀了父亲。”冲悦沉声道。

        冲灵听着冲悦的口气,“皇上派人前来查案了。”

        “谁?”冲悦问道。

        “凌小公爷,还有叶府的大姑娘。”冲灵道。

        冲悦听着,并不感到意外。

        她看向冲灵道,“大姐姐难道不去见见?”

        “兄长在呢。”冲灵如今是不想理会的。

        她的心乱极了。

        “父亲去了,咱们都要守孝三年。”冲悦说道,“大姐姐与太子的婚事也要耽搁了。”

        “嗯。”冲灵点头。

        原先她还奢望着与皇甫默在一起,可是现在,她很清楚,父亲走了,冲家如今能够指望的便是她了。

        倘若连她的婚事儿到最后也凉凉了,那么,冲家便没有希望了。

        如今的冲家,不过是一团散沙罢了。

        冲灵似乎明白了什么,她转眸看向冲悦的时候,又道,“二妹妹难道一早便有了打算?”

        “我?”冲悦摇头,“我只想查出杀死父亲的凶手。”

        “二妹妹去查?”冲灵又道。

        “倘若他们查不出来的话。”冲悦低声道。

        冲灵便也不多言了。

        不曾想,她的这位二妹妹竟然有如此的野心。

        叶梓萱正进了冲太傅的屋子内。

        屋内的陈设也都是一些古董字画,还有一些冲太傅的墨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