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276 要杀了她

276 要杀了她

        启濯抬起手,修长的手指突然捏住了她的下颚,轻轻地摩挲着。

        他的另一只手顺势揽上了她纤细的腰肢,突然一用力,叶梓媚便猝不及防地倒入了他的怀中。

        他俯视着她,他捏着她下颚的手缓缓地落在了她修长的颈项上,突然用力一捏……

        叶梓媚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他只要稍稍一用力,面前的美人儿便会香消玉殒了。

        他双眼突然变得猩红,仿若是要将她生吞了似的,她渐渐地感觉到了死亡在逼近。

        叶梓媚怎么也没有想到,对她冷淡的启濯,竟然对她还起了杀心。

        她本就没有什么力气,如此被扼制住,更是毫无反抗之力。

        “你说……我若是现在将你送去地下陪大哥怎么样?”启濯压低声音道。

        叶梓媚双眼流泪,只是这样看着他。

        启濯邪恶地看向她,“当初你不愿意,费尽心思想要让旁人代替了你,可到头来,不还是要嫁进来?”

        他突然又冷哼道,“我大哥哪里配不上你?”

        叶梓媚浑身都在发抖,面前的压根不是她想象中的二爷,反而她觉得他是恶魔。

        叶梓媚想要哭,可是怎么也哭不出来。

        她只能这样任由着启濯一点点地将她浑身的力气耗尽。

        直等到启濯心头的那口怨气消散了一些,他用力一甩,叶梓媚便被直接甩了出去,直接摔到在地上。

        她面色惨白,用力地咳嗽着。

        她再也没有半点气力爬起来,更甚至于去质问他凭什么要这么对她?

        她头一次有了想要逃离的冲动。

        她攥紧捏着的手帕,不住地咳嗽。

        启濯已经夺门而出。

        在外头的茉香等他彻底出了院子,才连忙冲进来。

        瞧见趴在地上的叶梓媚,她连忙上前,“二姑娘,您这是怎么了?”

        叶梓媚缓和了不少,便再也忍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

        她凭什么要被如此对待?

        不,她绝对不允许。

        她一定要让启濯,让启府付出代价。

        叶梓媚暗暗地发誓,随即便让自己渐渐地冷静下来。

        “扶我起来。”她冷声道。

        “是。”茉香一愣,连忙扶着她起身。

        叶梓媚行至梳妆台前,看着铜镜内自己颈项上的掐痕,她嘴角勾起一丝地冷笑。

        而在外面。

        启濯的酒气已然散去,他靠在假山的一角,仰头望着那漫天繁星。

        他的身后静静地站着一个人。

        “心疼了?”他低声道。

        启濯冷笑道,“怎么可能?”

        “你如此做,不过是让她更加地恨你,进而对付启府。”他好心提醒。

        “这才是我想要的。”启濯得意道。

        “如此做,对你有何好处?”他无奈道。

        “哼!”启濯冷哼道,“既然她已经与兄长定亲了,即便兄长是个废人,她也不该嫌弃。”

        “倘若如此做,能让你好受,你便做吧。”他说罢,便走了。

        启濯眯着眸子,他断然不会放过任何轻视他兄长的人。

        此时。

        冲家。

        冲灵看着面前的二妹妹,双眸闪过一抹疑惑。

        “二妹妹这回来的有些凑巧啊。”

        “大姐姐此言何意?”冲悦笑吟吟道。

        “外头都说,二妹妹长得与叶府那死去的五姑娘很像。”冲灵淡淡道,“我只希望,这也不过是谣言。”

        “大姐姐放心,这等流言蜚语,过些时日便没了。”冲悦道。

        “那便好。”冲灵这才起身离去。

        转眼便到了冲家宴请宾客的日子。

        叶梓萱几人也便过来了。

        毕竟,冲家丢失许久的女儿回来了,而且,外头传闻这冲家的二姑娘与叶府已经死去的五姑娘会像相似,众人自然也要前来一探究竟才是。

        叶梓萱下了马车,皇甫尚阳便笑着过来。

        “我来瞧瞧故人。”皇甫尚阳想起先前还她对叶梓莬的好,只是没有想到,到最后终究还是……

        皇甫尚阳又看向她道,“你那如何了?”

        “嗯?”叶梓萱见皇甫尚阳如此说,便道,“叶梓莬的确死了。”

        “这世上当真有长相如此相像之人?”皇甫尚阳面露疑惑。

        “看一眼不就知道了。”叶梓琴也下来看向她道。

        “说的是。”皇甫尚阳笑着道。

        几人入了冲家,冲灵亲自前来迎接。

        待瞧见叶梓琴的时候,她也只能恭敬地唤一声,“表嫂。”

        叶梓琴朝着冲灵微微颔首,“表妹。”

        皇甫尚阳只觉得这二人之间,似乎有什么在流动。

        她转眸看向缓缓而来的皇甫默。

        “表哥。”冲灵倒也没有想到,皇甫默会突然出现。

        皇甫默只是朝着冲灵微微点头,而后便看向叶梓琴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啊?”叶梓琴一怔。

        “这个……”皇甫默委屈地看向她。

        叶梓琴瞧见他递给自己的荷包,连忙乖巧地挂好。

        “下回可不能忘了。”皇甫默叮嘱道。

        “好。”叶梓琴温声道。

        皇甫默这才走了。

        冲灵瞧着皇甫默对叶梓琴这般疼爱温柔,心生羡慕,却也不知何故,明明她已经想通了,可这心中也渐渐地生出了几分地嫉妒。

        皇甫尚阳凑近道,“这荷包有什么来头?”

        “没什么。”叶梓琴浅笑道,“是我特意绣的,这里头放着他雕刻的一对小人儿。”

        “原来如此啊。”皇甫尚阳感叹道,“当真羡煞旁人啊。”

        叶梓萱与嵇雅岚、温馨前来。

        叶梓窈今儿个并未过来。

        叶梓琴早有些不好意思。

        冲灵却时不时地看向那荷包。

        叶梓琴转眸看向叶梓萱,“大姐姐。”

        “三妹妹。”叶梓萱走上前去,看向冲灵,“冲大姑娘。”

        “叶大姑娘。”冲灵施礼道。

        “听说冲二姑娘回来了。”嵇雅岚问道。

        “正是。”冲灵感叹道,“二妹妹这些年来一直在外头,身子也不好,如今算是医治好了,母亲便将她接回来了。”

        “外头传的也是厉害。”温馨道,“我也想见见,是不是真的一样。”

        冲灵见这二人一唱一和的,便笑了,“好啊,二妹妹待会便过来。”

        几人对视了一眼,便去了宴客厅。

        冲太傅家,本就是书香门第,这后院的亭台楼阁,也建的很有雅致。

        三步一亭,皆是诗意。

        叶梓萱看着窗外的枫叶,又转眸看向叶梓琴道,“三妹妹莫要光顾着吃。”

        叶梓琴嘟囔道,“我饿了。”

        “果然是与世子臭味相投。”叶梓萱无奈道。

        “大姐姐,这冲太傅家的果子不错。”叶梓琴倒是头一回来冲家。

        毕竟冲家已经很少设宴了。

        故而很是难得。

        叶梓萱看向她,便道,“可也不能吃太多。”

        “知道啦。”叶梓琴嘟囔道。

        叶梓萱宠溺地看向她,随即便看向不远处缓缓前来的那熟悉的面容。

        众人也不约而同地看了过去。

        “这分明就是五妹妹啊。”叶梓琴顿时惊掉了下巴。

        叶梓萱淡淡道,“瞧着倒也不像。”

        “哪里不像了?”叶梓琴嘟囔道。

        “五妹妹哪里有她这份胆识?”叶梓萱慢悠悠道。

        “就是。”叶梓琴又认真地看过去,“五妹妹的左边颈项有一颗痣,她没有。”

        “是啊。”叶梓萱淡淡道,“她不是五妹妹,更何况,五妹妹已经死了。”

        “嗯。”叶梓琴能明白叶梓萱话里有话,便附和道。

        嵇雅岚与温馨对视了一眼。

        就连皇甫尚阳也没有想到,这冲家的二姑娘竟然与叶梓莬如此像。

        可,既然不是一个人,那便不能相提并论了。

        今儿个,冯家也来人了。

        虽说冯邙已经废了,可,冯家也不可能就此被没落了。

        冯大太太冷冷地看向这冲二姑娘,心中多少是有些气性的。

        她怎么可能不是叶梓莬呢?

        分明就是啊。

        这一模一样的脸,就算是化成灰,她也记得。

        只可惜……

        冯大太太却什么都做不了。

        可她心里头的恨至今都从未消散。

        哪怕对叶梓萱也是如此。

        冯家成了如今这般境地,乃是拜她们所赐。

        叶梓萱盯着面前的人,脸上多了几分地笑容。

        冲灵已经带着冲悦过来。

        “这位便是我家的二妹妹。”冲灵看向她们道。

        “还真是像啊。”皇甫尚阳盯着冲悦道。

        冲悦也只是淡淡一笑,朝着她微微福身。

        几人相互见礼,冲灵便带着冲悦去了别处。

        而冲悦依旧笑吟吟的,比起叶梓莬内心带着的几分胆怯与自卑来,这冲悦反倒是自信的很。

        皇甫尚阳也有些恍惚。

        她转眸看向叶梓萱道,“看着的确又不像。”

        “嗯。”叶梓萱点头道。

        她很清楚,倘若冲悦真的是叶梓莬,那么,她这样出现在京城,必定是另有所图的。

        那个她背后的人,已然有了新的计划。

        叶梓萱到底也不能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坐在那。

        叶梓琴转眸看向她,“大姐姐,这冲二姑娘,倒是有趣的很呢。”

        “嗯。”叶梓萱点头道,“的确是。”

        “我瞧着她这是有备而来。”皇甫尚阳冷哼道。

        嵇雅岚与温馨对视了一眼,随即道,“瞧着当真是太像了。”

        “五妹妹已经死了。”叶梓萱直言道。

        “既然死了,那便不用再提起。”嵇雅岚明白了叶梓萱的话。

        而冲灵看向冲悦道,“果然不同。”

        “大姐姐,听说太子今儿个也会来。”冲悦道。

        “来与不来,都一样。”冲灵说罢,便往前走了。

        冲悦目送着她离开,转身去了冲大太太那。

        冲大太太瞧见冲悦的时候,欢喜的很。

        她握紧冲悦的手道,“可都见过了?”

        “都见过了。”冲悦笑吟吟道。

        “那便好。”冲大太太便又带着冲悦去见别人了。

        叶梓琴感叹道,“这冲二姑娘如今倒是风光的很。”

        “如今?”嵇雅岚慢悠悠道,“这冲大太太很是喜欢她这个二姑娘呢。”

        “这也算是求仁得仁了。”叶梓萱慢悠悠道。

        几人看向她,了然一笑。

        没一会,凌墨燃与嵇蘅便到了。

        远远地瞧见皇甫默已经在等着他们。

        二人走上前去道,“这成亲了就是不同了,往日都与咱们一同前来,这下子,是陪着……”

        “得。”皇甫默连忙道,“你若嫉妒,大可赶紧娶妻回去。”

        “我?”嵇蘅便又看向了凌墨燃,“那也得他来。”

        “就是。”皇甫默看向他道,“你也不催催太后。”

        “我催太后?”凌墨燃好笑道,“我敢吗?”

        “怎么不敢?”皇甫默冷哼道,“反正,迟早的事儿。”

        “是啊。”凌墨燃盯着皇甫默看了半晌,随即又看向不远处的冲悦道,“果然长得很像。”

        “你说这世间怎么可能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皇甫默看向远处的冲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