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274 启年还活着

274 启年还活着

        叶梓萱浅笑道,“你好好歇息,我到时候跟他一同去。”

        “好。”鲁牧尘垂眸应道。

        鲁牧尘便躺下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叶梓萱看了一眼凌墨燃,二人便出去了。

        她站在走廊内,盯着凌墨燃看了半晌,随即道,“小公爷不去忙?”

        “忙。”凌墨燃大抵明白了她的用意。

        随即,便走了。

        叶梓萱拐了个弯,便看向了角落处站着的赫连歧。

        他压根没有走,只是悄悄地躲在这里等着她。

        叶梓萱看向他,“怎么?偷偷回来,远远地看着,感觉自己很高尚?”

        赫连歧委屈巴巴地看着她,连忙摇头。

        “所以?”叶梓萱双手环胸,仰头盯着他,“大皇子这样暗戳戳的,是为了什么?”

        “我只是太想你了。”赫连歧抿唇说道。

        叶梓萱知晓他是不放心的,毕竟,日久生情太过于顺其自然了。

        而她与凌墨燃还有婚约。

        如今这个时候,叶梓萱倘若不是为了叶家,为了老太太,怕是也不会待在这。

        赫连歧,叶梓萱终究还是……

        她没有想到,太后会下这样的懿旨,她盯着赫连歧道,“我与你……”

        “看来你真的是决定了。”赫连歧的脸突然一冷。

        叶梓萱明白,这个时候,她说什么,赫连歧都不会相信。

        她直言道,“我如今还会待在这里。”

        “我知道了。”赫连歧终究还是明白了自己抵不过她心中所重视的。

        而自己对于她来说,本就不过是个过客罢了。

        赫连歧隐藏与袖中的手紧握成拳,却不想在她的面前表现出太软弱,他转身走了。

        叶梓萱目送着他离去,静静地看着他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凌墨燃出现在她的面前。

        “你决定了?”凌墨燃看向她道。

        “嗯。”叶梓萱点头应道,“也许,先前我还会坚持,可是,现在我不会了。”

        “看来你想明白了。”凌墨燃淡淡道。

        叶梓萱暗自叹气,“这能怎么办?”

        她扭头看向凌墨燃道,“走吧。”

        “好。”凌墨燃点头应道,便与她一同离去。

        赫连歧看着她跟着凌墨燃走了。

        他突然自嘲地笑着。

        司马泠出现,“早都说了让你死心的。”

        “走吧。”赫连歧转身便走了。

        这一次,他不会再回头了。

        城门上,叶梓萱目送着赫连歧离开。

        “暗中盯着,一定要确保他安然回了烊国。”叶梓萱冷声道。

        “是。”玄参垂眸应道。

        叶梓萱转眸看向凌墨燃,“他不应该掺和进来。”

        “你既然想明白了,也好。”凌墨燃知晓,她的用意是什么。

        可赫连歧怎么可能不懂。

        她宁愿用这样残忍的办法让他离开,那便说明,她不想让赫连歧受到任何的牵连。

        可是,凌墨燃反倒觉得如此才是叶梓萱的做法。

        他低声道,“后悔还来得及。”

        “我不后悔。”叶梓萱直言道。

        “你说说看吧。”凌墨燃看向她,“到底发现了什么?”

        “回去再说吧。”叶梓萱淡淡道。

        “好。”凌墨燃点头应道。

        二人到了凌国公府。

        嵇蘅与皇甫默也到了。

        叶梓窈被褚朝月带着去了别的地方。

        如今还未回来。

        凌墨燃坐在她的面前,静静地看着她。

        叶梓萱看向凌墨燃道,“难道你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

        “你当真要与我说这些?”凌墨燃盯着她道,“你难道不担心我另有用意?”

        “我知道,只要是关乎到凌国公之死的,你都可以相信。”叶梓萱直言道。

        “好。”凌墨燃见叶梓萱如此想,那双暗沉的眸子反倒亮了起来。

        叶梓萱看向他道,“鲁牧尘到底是谁?”

        “你发现了什么?”他又问道。

        “其实真正的启年并没有死吧?”叶梓萱直言道。

        “你为何会如此想?”凌墨燃又道。

        叶梓萱冷笑一声,“倘若我知道会是如此,我必定不会……”

        前世,只说启大爷病重,而她被算计嫁入启府,可是,她明明记得见过启年,可是后来,又没有任何的印象。

        记忆错乱,可见,并非是她记性不好,而是人为地将她的记忆抹去了,导致她后来想起来,也觉得不对劲。

        叶梓萱盯着凌墨燃,又道,“看来我猜测的不错。”

        “倘若真的没有死,那么他人呢?”凌墨燃问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叶梓萱盯着凌墨燃道。

        凌墨燃只是端起茶盏,“你是何时发现的?”

        “我……”叶梓萱正要说什么,只觉得头疼的厉害。

        她连忙捂着头,一阵晕眩。

        凌墨燃见状,连忙放下茶盏,行至她的面前,“怎么了?”

        “头疼。”叶梓萱捂着头,抬眸看向他道。

        “等等。”凌墨燃连忙握着她的手腕,而后从她身侧随身带着的银针拿了出来,给她扎了穴位。

        叶梓萱睁大双眸看向他,待她渐渐地缓解了头疼之后,半眯着眸子看向他。

        凌墨燃倒是不觉得有什么。

        叶梓萱嘴角一撇,“小公爷还真是什么都会啊。”

        “在边关,随时都会面临死亡,这很正常。”凌墨燃不以为然。

        叶梓萱盯着他道,“我看小公爷不仅仅只是在边关吧。”

        “你如果想了解我太深,便要嫁给我,只有我的人,才能够深入了解我。”凌墨燃慢悠悠道。

        叶梓萱一怔,便这样直勾勾地看向他。

        犹记得初见他的时候,他可不是这样子的,可如今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带着几分地邪恶呢?

        叶梓萱顿时觉得这种眼神在哪里见过一样。

        她想要去回想,可是头又再次地疼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像是有人将她的某种记忆给封印了一样,让她无法想起来。

        哪怕是前世的记忆,也是在渐渐地模糊。

        或者说是在有意地混乱。

        叶梓萱盯着他,“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

        “你的很多地方都不对劲。”凌墨燃直言道,“所以,我在等你的答案。”

        叶梓萱嘴角抿着,“既然我都与你说了,难道还有别的?”

        凌墨燃再次地开口,“你为何会头疼?”

        “你不是会医术吗?”叶梓萱调侃道。

        “要不我寻姑姑出来。”凌墨燃直言道。

        “呵呵。”叶梓萱冷笑一声,“我说小公爷,你到底是谁啊?”

        “你都叫我小公爷了,那我是谁,你还不知道?”凌墨燃反问道。

        叶梓萱冷哼一声,便不理会他了。

        凌墨燃便笑道,“好了,我知道,你心里早想好怎么办了。”

        叶梓萱哪里想好了?

        他就是不想告诉她罢了。

        叶梓萱看向他,又道,“知道了,小公爷。”

        “真乖。”凌墨燃顺着她的话道。

        叶梓萱翻了个白眼,被妥妥地噎住了。

        她嘴角一撇,便不理会他。

        凌墨燃见她的头疼好多了,起身道,“我送你回去吧。”

        “差点忘记了,四妹妹被朝月郡主带走了。”叶梓萱猛地想起来。

        “现在才想起来,是不是有点晚了?”凌墨燃看向她道。

        叶梓萱无奈道,“怕是现在也回去了。”

        “已经送回去了。”凌墨燃直言道。

        “那便好。”叶梓萱松了口气,便起身往外头走了。

        这股诶后,便见嬷嬷过来,朝着叶梓萱福身,“夫人要见叶大姑娘。”

        “去吧。”凌墨燃看向她道。

        “哦。”叶梓萱越过凌墨燃,便随着嬷嬷去了。

        凌国公夫人正坐在那,待看向叶梓萱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浅笑。

        “坐。”凌国公夫人道。

        “是。”叶梓萱恭敬地坐下。

        “你也许久不来府上了。”凌国公夫人看向她道,“可是觉得规矩太多了?”

        “没有。”叶梓萱看向凌国公夫人,到底没有太多的抱怨,反倒觉得她像是有许多的话要说。

        凌国公夫人便笑了,“你这孩子,莫要想太多,倘若你真的不想嫁给燃儿,我也不会勉强的。”

        “多谢夫人。”叶梓萱连忙起身行礼。

        凌国公夫人笑吟吟道,“时候不早了,让燃儿送你回去吧。”

        “是。”叶梓萱微微福身,便走了。

        待出来之后,凌墨燃已经在等着她了。

        凌墨燃看向她道,“走吧。”

        “嗯。”叶梓萱点头应道,二人便一同出了凌国公府。

        二人上了马车。

        叶梓萱看着马车内的陈设,又看向凌墨燃,“这马车内的陈设怎么变了。”

        “嗯。”凌墨燃淡淡道,“都是你喜欢的。”

        “哦。”叶梓萱嘴角一撇,“小公爷也怪会的。”

        “为了让你不会觉得陌生。”凌墨燃显然不肯放手。

        叶梓萱见他如此说,咧嘴一笑,“我自然不会陌生。”

        “那便好。”凌墨燃浅笑着将一旁的暗格打开,将一个小册子给她。

        叶梓萱拿过,打开看完之后,又盯着凌墨燃,“这个可是我找了许久的,连玄武门都没有找到的东西,竟然在你这里。”

        “可是喜欢?”他问道。

        “那是自然。”叶梓萱连忙将册子收起来。

        凌墨燃见她如此不客气,心情极好。

        叶梓萱有些高兴,毕竟这小册子的确是她需要的。

        二人便在马车内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不知不觉便到了叶府。

        凌墨燃目送着叶梓萱进了府,才离开。

        半道上,嵇蘅钻进了马车内。

        他皱眉道,“怎么弄成这副样子?”

        “不喜欢可以不用待着。”凌墨燃淡淡道。

        “呵呵。”嵇蘅嘴角一撇,“我先忍忍吧。”

        凌墨燃的脸上带着从未有过的笑容。

        嵇蘅知晓,他心情是极好的。

        叶梓萱回了叶府,果真叶梓窈在她的院子内等着。

        “大姐姐。”叶梓窈上前道。

        “四妹妹。”叶梓萱看向她。

        “大姐姐。”叶梓窈抓住她的手,“朝月郡主今儿个带我去了个地方。”

        “去哪了?”叶梓萱问道。

        “去了一个奇怪的地方,那里有许多的青年才俊,而后,让我隔着屏风瞧,相中哪个是哪个。”叶梓窈红着脸道。

        “当真?”叶梓萱笑吟吟道,“这不是挺好的?”

        “大姐姐,你又打趣我。”她拽着叶梓萱的手,“下回,朝月郡主若还是因为此事儿来找我,你可要帮我啊。”

        “好。”叶梓萱点头应道。

        “大姐姐,你可莫要再撇下我了。”她说道。

        叶梓萱见叶梓窈是真的被吓到了,便说道,“好,我定然不会丢下你的。”

        “嗯。”叶梓窈这才心满意足地点头。

        叶梓萱轻柔地捏了捏她的脸颊,“四妹妹,今儿个便在我这歇息。”

        “好啊。”叶梓窈又道,“后日便是三姐姐回门的日子了。”

        “是啊。”叶梓萱点头道,“三妹妹如今算是找到了她的幸福,希望四妹妹的姻缘早些到了。”

        “大姐姐,你怎么也这样?”叶梓窈拽着她的衣袖道。

        “不然呢?”叶梓萱盯着她道,“费家必定会趁着三叔不在府上,老太太也忽而出现,忽而不见的,而你母亲,三婶婶也是外强中干的,想法子让你嫁过去。”

        “大姐姐,难道一定要嫁人?”叶梓窈嘴角一撇道,“倘若真的要嫁过去,我还不如直接剪了头发做姑子去。”

        “放心吧,有我在呢。”叶梓萱凑近道。

        “嗯。”叶梓窈点头道。

        姐妹二人便凑在一处歇息了。

        翌日。

        叶梓萱刚起身,冯氏那便让人过来了。

        “大姑娘,大太太说有急事儿,请您过去。”春花看向她道。

        “急事?”叶梓萱冷笑道,“她那里还有事儿能找到我的?”

        “说是跟五姑娘有关系的。”春花又道。

        “我知道了。”叶梓萱皱眉。

        叶梓莬不是已经葬身于谷底了吗?

        她随即便过去了。

        冯氏见她过来,随即说道,“昨儿个有人在京城内瞧见莬儿了。”

        “五妹妹?”叶梓萱皱眉道,“在哪里瞧见的?”

        “她如今可风光了。”冯氏淡淡道,“成了冲太傅家的二姑娘。”

        “什么?”叶梓萱惊讶不已。

        “明明是我的女儿,反倒成了别人家的。”冯氏嗤笑一声。

        叶梓萱反倒觉得冯氏此言,像是有意在嘲讽她。

        她随即道,“大太太许是看错了,毕竟五妹妹的确死了。”

        ------题外话------

        亲耐哒们,感谢一直坚持看到现在的你们,中间可能真的有些坎坷,也有一些矛盾的地方,还有一些漏洞,也有很多的不足,可是我也不想草草完结了,总想写一个这本文本该的完美结局……如果有亲们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可以等我大结局以后,随便看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