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273 成双成对

273 成双成对

        “好。”褚非凡径自道,“只不过,这叶府的四姑娘,外头也没有多少人知晓啊。”

        叶梓萱冷哼道,“四妹妹的性子,怕是也该她自己瞧上的。”

        “那我便拭目以待了。”褚非凡突然道,“不过,那个给如今廉王世子妃下毒之人,你该如何处置?”

        “如何处置?”叶梓萱淡淡道,“自然是要找到真正的凶手才是。”

        “那我先回去了。”褚非凡看得出来,叶梓萱的心情欠佳。

        他一溜烟就跑了。

        叶梓萱正在思忖什么,抬眸便瞧见有人站在了她的面前。

        “小公爷怎么来了?”叶梓萱坐在那,有些闷闷不乐的。

        原本,她都看好了,怎么还会出事了呢?

        叶梓萱难免生出了几分地挫败感。

        毕竟,从重生到现在,她似乎一直都在被动挨打。

        很多事情,从未随着她的心意。

        凌墨燃走上前来,坐在她的身旁,“可是自责了?”

        “嗯。”叶梓萱抬眸看向他,“我以为我兜兜转转了一圈,能够让三妹妹欢欢喜喜地出嫁,可到最后……”

        “这叫做好事多磨。”凌墨燃直言道。

        “这也太……郁闷了。”叶梓萱嘟囔道。

        “廉王世子妃,怎么都轮不到她的。”凌墨燃看向她道,“倘若不是因为你,怕也不会成。”

        “当真?”叶梓萱此时此刻,急需有人对她的肯定。

        “那是自然。”凌墨燃低声道。

        叶梓萱怔怔地看向他。

        凌墨燃抬起手,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你也忙了几日了,早些歇息吧。”

        “哎。”叶梓萱扭头,不知何故,心中反倒又生出了旁的愁绪。

        她现在在做什么?

        赫连歧还在等着她呢。

        凌墨燃起身走了。

        一阵风吹过,吹散了叶梓萱心头的烦乱,她理了理思绪,便起身收拾去歇息了。

        廉王府内。

        皇甫尚阳原本想要躲在房门外偷听,反倒被拎走了。

        叶梓琴躺在床榻上,有些虚弱地看向皇甫默。

        皇甫默握紧她的手,委屈地看着她。

        “世子这什么表情?”叶梓琴低声道。

        “我没有保护好你。”皇甫默握紧她的手,“差点让你出事。”

        “我没事啊。”叶梓琴盯着他,“日后你可要好好保护我。”

        “好。”皇甫默点头应道。

        叶梓琴缓缓地起身,靠在他的怀中。

        皇甫默身体一僵,满面绯红。

        叶梓琴见他如此,不知何故,反倒凑上前去,主动地吻了上去。

        皇甫默顿时整张脸都红透了。

        叶梓琴得意地看着,只是她还未反应过来,皇甫默的双手已经缓缓地在解她的腰带……

        这……

        等次日,叶梓琴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是自己太天真。

        叶府。

        扈氏没有想到,叶梓琴竟然还能活着。

        “二太太,此事儿万一东窗事发了……”良妈妈在一旁道。

        “那又能如何?”扈氏冷哼道,“动手的,如今已经消失了。”

        “可是大姑娘那般聪明。”良妈妈又道,“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倒要看看,她如何不善罢甘休?”扈氏沉声道。

        三太太费氏满面忧愁地看向叶梓窈。

        叶梓窈见她如此,暗叫不妙。

        想来,外祖母那真的动手了。

        她行至费氏的面前道,“母亲,女儿是断然不会嫁过去的。”

        “可是,你如今也等不了了。”费氏叹气道,“你父亲在外头,如今也没人给你做主不是?”

        “母亲。”叶梓窈盯着她道,“放心吧,大姐姐会帮我的。”

        “怎么帮?”费氏挑眉道,“这京城内能够与你配得上的,也不过这些。”

        叶梓窈听着,低垂着头,她何尝不知呢?

        她也没有三姐姐那般的好运气。

        也没有大姐姐的手段,故而,她也只能任由着被安排了。

        可是,叶梓窈心中还是有自己的一些坚持的。

        她看向费氏道,“母亲放心,大姐姐必定会给女儿做主的。”

        “好吧。”费氏见她对叶梓萱如此相信,也只能无奈地叹气。

        叶梓窈从费氏这出来,便去了叶梓萱那。

        叶梓萱也刚好起来。

        “大姐姐。”叶梓窈入内。

        叶梓萱笑着道,“四妹妹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三姐姐不在府上,除了大姐姐这,我也没有地方去。”叶梓窈坐下道。

        叶梓萱浅笑道,“不如,四妹妹这几日都在我这?”

        “好啊。”叶梓窈自然是欣然答应了。

        “那待会咱们出去走走?”叶梓萱又道。

        “嗯。”叶梓窈高兴不已。

        叶梓萱便带着叶梓窈出府去了。

        二人坐着马车,到了江边酒楼。

        叶梓萱看向远处的湖心岛,转眸便见鲁牧尘来了。

        “这么快?”叶梓萱笑着道,“莫不是一早便在这等着了?”

        “见你倒是心情不错,我便放心了。”鲁牧尘低声道。

        “我想再去一趟湖心岛。”叶梓萱说道。

        “既然湖心岛内的玄机你也都知道了,又何必再去呢?”鲁牧尘淡淡道。

        叶梓萱也不知道,她只是想去瞧瞧。

        毕竟,那个地方,先前皇后与凌国公夫人都去过。

        而且,鲁牧尘也是在那中了瘴气之毒的。

        鲁牧尘笑吟吟道,“那我陪你去吧。”

        “好。”叶梓萱点头应道。

        叶梓窈皱眉道,“我呢?”

        “一起去。”叶梓萱浅笑道。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叶梓窈低着头。

        叶梓萱浅笑道,“四妹妹怎么可能什么都不会呢?不过是去湖心岛转一转,也许四妹妹能够发现我先前发现不了的。”

        “真的?”叶梓窈小心地问道。

        “那是自然。”叶梓萱点头道。

        叶梓窈这才开怀大笑。

        鲁牧尘见叶梓萱如此轻柔地对叶梓窈说话,他的眸底也溢满了笑意。

        叶梓萱便也不耽搁,与鲁牧尘,叶梓窈一同去了湖心岛。

        待到了湖心岛之后,刚刚行至岸上,鲁牧尘便没来由的心口一疼。

        叶梓萱连忙将随身带着的小白罐里头的嗜血虫王给放了出来。

        那嗜血虫王竟然不肯动,似乎对于鲁牧尘,很是排斥。

        叶梓萱惊讶地看向他。

        鲁牧尘已经栽倒在地上了。

        叶梓萱连忙拽起他,便见凌墨燃突然出现。

        他给鲁牧尘喂了一粒药丸,而后道,“先回去。”

        “哦。”叶梓萱点头应道。

        看着凌墨燃架着鲁牧尘往前头走,她跟在后头,满腹疑惑。

        为何嗜血虫王对鲁牧尘是这种态度呢?

        叶梓窈看向她道,“大姐姐,先前你不是说,嗜血虫王能解认主吗?”

        “嗯。”叶梓萱淡淡道,“倘若真的认主……”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抬眸看了过去。

        叶梓窈又道,“果然,很多事情都不是我能够想明白的。”

        叶梓萱嗤笑一声,“我才是那个被什么都看不明白的。”

        等回到了岸边,鲁牧尘便被凌墨燃带去了江边酒楼。

        而叶梓萱则是静静地等着鲁牧尘醒来。

        凌墨燃看向她,“你是以为嗜血虫王已经认主了?”

        “不然呢?”叶梓萱淡淡道。

        “哎。”凌墨燃又道,“这湖心岛的瘴气,一旦入了心肺,即便你当时给他解了,可还是会留下心病。”

        “可是嗜血虫王为何会对他……”叶梓萱皱眉道。

        “那是因为,这瘴气连嗜血虫王都无法解。”凌墨燃直言道。

        “哎。”叶梓萱坐在窗边,盯着窗外瞧着,“我又傻了。”

        凌墨燃缓缓地坐下,“其实并非是你多想了,而是,如今事情再一件件地浮出水面罢了。”

        “你也看出来了?”叶梓萱盯着他道。

        “都过了这么久了。”凌墨燃慢悠悠道,“是该浮出水面了。”

        “看来,我始终不明白了。”叶梓萱苦笑道。

        “你当真如此觉得?”凌墨燃反问道。

        “嗯。”叶梓萱点头。

        凌墨燃淡淡道,“你忘记当初你是怎么大闹喜堂的?”

        “怎么又突然提起来了?”叶梓萱盯着他道,“如今我可没有那个心思。”

        “那你想做什么?”凌墨燃今儿个反倒没有怼她,而是耐心地与她说着话。

        叶梓窈觉得自己明显多余,便默默地出去了。

        正巧撞上了前来的褚朝月。

        “咦……”褚朝月拽着她,“正好,我带你去个地方。”

        “啊?”叶梓窈还未反应过来,就直接被褚朝月拽走了。

        等二人出去之后,褚朝月一把将叶梓窈按进了马车内。

        “这是去哪?”叶梓窈还是头一回跟褚朝月这样出来,难免有些局促。

        褚朝月嘿嘿一乐,“带你去个好地方。”

        “可是大姐姐那……”叶梓窈看向她道。

        “怎么了?”褚朝月挑眉道,“她现在可没功夫搭理你。”

        “这个……”叶梓窈觉得也是,便也默认了。

        这处。

        叶梓萱得知褚朝月将叶梓窈带走了,倒也不担心,她只是在等着鲁牧尘醒过来。

        凌墨燃见她盯着鲁牧尘看,他淡淡道,“他很好看?”

        “啊?”叶梓萱一怔,抬眸对上他那双清冷的眸子。

        “为何一直盯着?”凌墨燃又道。

        “要你管。”叶梓萱反驳道。

        凌墨燃淡淡道,“你我如今是有婚约的。”

        “哼。”叶梓萱冷哼一声,不理会他。

        凌墨燃将糕点朝着她那处推了推。

        “我又不是廉王世子。”叶梓萱吐糟道。

        凌墨燃勾唇浅笑,“尝尝。”

        “好吃吗?”叶梓萱瞧着倒不像是酒楼内的。

        “尝尝。”凌墨燃只是看向她道。

        “哦。”叶梓萱经不住凌墨燃如此态度,便拿了一块,放入口中。

        入口即化,甜而不腻,还带着独有的桂花香。

        她抬眸看向凌墨燃,“这个好吃。”

        “喜欢就好。”凌墨燃笑道。

        叶梓萱嘟囔道,“这是谁做的?”

        “我做的。”凌墨燃突然道。

        “什么?”叶梓萱不可思议地看向他。

        “嗯。”凌墨燃浅笑道。

        “是啊。”嵇蘅进来,嘟囔道,“不知道我吃了多少他做坏的。”

        叶梓萱抿了抿唇,又看向他,“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喜欢吃吗?”凌墨燃又问道。

        “哎。”叶梓萱重重地叹气。

        这个人……总是如此。

        嵇蘅看向他,又道,“我不过是来与你们说,皇甫默那个臭小子,如今有了媳妇,忘了兄弟。”

        “噗……”叶梓萱忍不住地笑了。

        嵇蘅又看向那盘子糕点,又冷哼了一声,“这不,过不了多久,又会出现一个。”

        叶梓萱咧嘴一笑,“我听说尚阳郡主可是倾心于你啊。”

        “噗……”嵇蘅喷茶了,“得,我错了还不成吗?”

        他连忙起身作揖,便逃也似地跑了。

        “何时听说这个的?”凌墨燃看向她道。

        “我随口说说。”叶梓萱淡淡道。

        凌墨燃扬唇浅笑,便也倒了茶放在她的面前。

        叶梓萱见他如此,忍不住道,“小公爷很闲吗?”

        “反正不忙。”凌墨燃说道。

        “当真?”叶梓萱才不信。

        “他啊……再忙也会有空陪你的。”嵇蘅突然探出头说完,又一溜烟跑了。

        叶梓萱嘴角一撇,“嵇世子何时变成这样了?”

        “他一直如此。”凌墨燃低声道,“你莫要理会他。”

        “哦。”叶梓萱接连吃了两块糕点。

        不远处,赫连歧看着二人的互动,嘴角溢满了苦涩。

        “我都说了,让你莫要来的。”司马泠是被迫跟过来的。

        如今见赫连歧如此失魂落魄的,他无奈道,“人家如今可是成双成对的。”

        “她当真忘记了?”赫连歧忍不住道。

        “走吧。”司马泠连忙拽着他离开。

        赫连歧便这样转身走了。

        叶梓萱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转眸看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反之,凌墨燃则是气定神闲地给她递吃的,那幽暗的双眸划过一抹狡黠。

        鲁牧尘醒来的时候,已经又过了一个时辰。

        他闷哼了一声,才缓缓地睁开双眼。

        叶梓萱连忙行至他的身旁,“感觉怎么样了?”

        “哎。”鲁牧尘敛眸,“我以为我再去,能够挺过去的。”

        叶梓萱又道,“竟然连嗜血虫王都不管用。”

        “这是为何?”鲁牧尘不解。

        叶梓萱随即道,“我也不知道,看来,有些东西,怕是另有用途。”

        “那湖心岛?”鲁牧尘迟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