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272 扈氏下毒

272 扈氏下毒

        她附耳与嵇蘅说完,连忙道,“也不知晓是何人所为?”

        “此事儿万不能被旁人知晓。”嵇蘅脸色一沉,转身便又去了皇甫默那。

        皇甫默正在敬酒,便嵇蘅给拽了过去。

        他满脸通红,酒气上头了。

        不过,听到嵇蘅说完,顿时酒气全散,便要撸起袖子要大骂。

        好在嵇蘅拦住了。

        凌墨燃走了过来,看向他道,“今儿个可是你大婚的日子。”

        皇甫默皱眉道,“我知道。”

        他强压下愤怒,随即便又去敬酒了。

        好在叶梓萱发现的及时,叶梓琴并无生命大碍。

        她睁开双眼看向叶梓萱,“大姐姐。”

        “放心吧,无碍。”叶梓萱轻声安慰道。

        “嗯。”叶梓琴轻轻地点头,便又有些疲惫地合起了双眼。

        叶梓萱脸色一沉,转眸看向叶梓窈,“四妹妹,你看着她。”

        “是。”叶梓窈点头应道,便守在了一旁。

        褚朝月此时赶过来,看向她,“我听说出事了。”

        “还好。”叶梓萱松了口气,“咱们先出去吧,莫要让人怀疑了。”

        “好。”褚朝月点头应道。

        叶梓萱出来之后,径自去了宴客厅。

        皇甫尚阳见她过来,连忙上前问道,“怎么样了?”

        “不碍事。”叶梓萱摇头道。

        “那便好。”皇甫尚阳抬眸便见冲灵走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冲灵瞧着二人的神色不对劲,低声问道。

        “没什么。”叶梓萱看向冲灵道,“还未恭喜冲大姑娘。”

        “今儿个乃是表哥与叶三姑娘的大喜之日,我可不能喧宾夺主啊。”冲灵浅笑着回道。

        叶梓萱见冲灵言谈之间,并未有任何的不满,她知晓,这位冲大姑娘怕是不简单啊。

        叶梓萱随即便坐下了。

        冲灵看向皇甫尚阳。

        皇甫尚阳浅笑道,“反正过不了多久,我也该准备一份大礼给你。”

        “有劳表姐费心了。”冲灵说罢,便微微颔首,转身离去了。

        今儿个,向茜茜与曾香悦也到了。

        二人远远地瞧着叶梓萱等人,尤其是曾香悦,那心里头积攒着莫大的怨气。

        叶梓媚今儿个是随着启濯来的。

        如今她嫁为人妇,可看着叶梓琴如此风光大嫁,她心中也是憋着一肚子火。

        曾香悦转眸看向叶梓媚道,“这廉王世子妃,日后这廉王府也便是她的了。”

        “是啊。”叶梓媚向往的大婚,不曾想到,反倒风光在了叶梓琴这。

        叶梓媚攥紧手帕,只是看向前头。

        “这叶大姑娘也与凌小公爷有了婚约,过段时日,必定也会风风光光的嫁出去。”曾香悦感叹道,“只是可怜了你,原本这些都是你的。”

        叶梓媚最不喜欢的便是曾香悦提起这些。

        当初,倘若不是叶梓萱,她也不必落得这个下场。

        叶梓媚的脸色不大好,可是,如今既然成了事实,她却没有这个胆子,真的做出茉香提议的那样。

        毕竟,在叶梓媚看来,太凶险了,倘若真的失败了,那她便是万劫不复了。

        更何况,太子也与冲大姑娘赐婚了,这更不可能了。

        她看向曾香悦,又道,“你的婚事可定下了?”

        “我?”曾香悦勾唇一笑,“原本是有的,不过,如今倒是没有了。”

        这是何意?

        她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听说,曾家有意要与鲁家结亲的?”叶梓媚又道。

        “只可惜啊,鲁大爷不屑与我。”曾香悦一面说着,一面看向了不远处的叶梓萱。

        只可惜,叶梓萱如今有身手,有医术,还有不少人鞍前马后的,她即便对叶梓萱恨之入骨,那又能如何呢?

        曾香悦暗暗地叹气,却也不知该如何能够收拾得了叶梓萱。

        向茜茜坐在一旁,自然听到了二人的嘀嘀咕咕。

        只不过,她如今的婚事算是定下来了。

        曾家的大公子,而她终究还是没有逃脱得了被安排。

        向茜茜其实有些羡慕叶梓萱,最起码,身为一府的大姑娘,她是能够做到这样洒脱的。

        那位凌小公爷,可是难得之人,对于向茜茜来说,是无法触及的。

        向茜茜转眸看向曾香悦,又看向了姗姗来迟的鲁牧尘。

        她很清楚,曾香悦性子高傲,一心想要嫁给鲁牧尘,只可惜,在鲁牧尘的心中,怕是她什么都不算。

        更重要的是,皇后当初心仪的可是褚王府的朝月郡主。

        比起郡主,曾香悦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也不过是仗着曾家出了位贵人?

        那贵人刚入宫还算受宠,后头有喜了,只可惜,早早地便滑胎了。

        曾贵人便那样陨落了。

        可是曾香悦心高气傲的,旁的人是压根瞧不上啊。

        还有曾大太太也是如此。

        哎!

        向茜茜便被这样明明白白地安排了。

        她的婚姻,也不过是为了向家日后罢了。

        向茜茜又将目光落在了叶梓萱的身上。

        为何同样是大姑娘,命运却不相同呢?

        她不知不觉,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不一样的幻想,转眸看向曾香悦的时候,突然惊叫一声,而后便拿起桌子上的盘子朝着曾香悦砸了过去。

        这声惊叫,还有曾香悦被毫无征兆地砸了,使得热热闹闹的喜宴,在此刻突然变得安静下来。

        众人将目光落在了向茜茜那。

        向茜茜发疯似地大喊大叫起来,“鬼,你是鬼。”

        叶梓萱一怔,眉头紧蹙。

        这好端端的,又闹哪出呢?

        她大步上前,行至向茜茜的面前,低头便瞧见了她手腕处有红线。

        她盯着向茜茜,连忙点了她的穴道。

        向大太太过来,连忙拽着向茜茜,“哎,原以为她这失心疯好了,不曾想,让诸位见笑了。”

        众人一听,便明白了,倒也没说什么。

        可是曾香悦被这样当众羞辱了。

        她愤怒地看向向茜茜。

        向大太太连忙道,“我现在连忙带她离开。”

        她说罢,便拽着向茜茜走了。

        曾大太太也连忙带着曾香悦走了。

        随即,这处便独留下叶梓媚。

        而叶梓媚也只是似笑非笑地看向叶梓萱。

        叶梓萱转身看向前头。

        凶手,也许会趁乱离开。

        她递给褚朝月一个眼神。

        褚朝月轻轻点头,便连忙出去了。

        好在这不过是个短暂的插曲,随即,宴客厅内又热闹了起来。

        曾香悦被带着出去,正在一旁收拾着自己。

        适才向茜茜朝着她砸过来的时候,她幸好挡了一下,否则,她如今便脑袋开花了。

        她嘟囔道,“如此疯魔,我可不想让她当我的大嫂。”

        “哎。”曾大太太道,“咱们曾家,如今是什么样的?今儿个能来参加廉王世子的婚宴,也是借了宫中贵人的光,可没有了这个,曾家就什么也不算了。”

        曾香悦倒是没有想到一向骄傲的母亲,竟然说出这番话来。

        她不可置信地看向她,“母亲,您怎么了?”

        “赶紧收拾收拾,就回去吧。”曾大太太明显感觉到今儿个这宴客厅内的气氛不对。

        她也不想因此再让曾家陷入险境。

        曾大太太简单地给她收拾了一下,便带着她走了。

        褚朝月远远地便瞧见曾香悦不情不愿地走了。

        马车缓缓地往前,褚朝月瞧见了一闪而过的影子。

        她冷哼了一声,随即便紧跟着去了。

        皇甫默的心情不怎么好,可这也不好发作。

        毕竟,今儿个乃是他与叶梓琴的大婚之日,万不能被破坏了。

        日后被旁人提起来,反倒成了笑话。

        皇甫默也只能强压着那股子怒火,陪笑陪酒。

        直等到宾客散去,皇甫默便急匆匆地赶回了喜房。

        等入内之后,他径自行至床榻上,“如何了?”

        “世子。”叶梓琴强撑着起身。

        叶梓窈已经默默地退出去了。

        叶梓萱站在外头,看向她,“咱们走吧。”

        “哦。”叶梓窈便不舍地看了一眼。

        这些年来,她与叶梓琴也算是朝夕相处了。

        可如今……

        她只能自己回去。

        叶梓萱知晓她心中的难过与不舍,便说道,“四妹妹可是想要出嫁了?”

        “大姐姐。”叶梓窈抬眸看向她,“我没有。”

        “你啊。”叶梓萱轻轻地捏了捏她的鼻子,“放心吧,三妹妹在这里定然不会有事。”

        “嗯。”叶梓窈点头,便随着叶梓萱离开。

        如今,廉王府依旧是张灯结彩,宾客散去,可是喜气依旧洋洋。

        太妃很是高兴,今儿个还多吃了两杯酒,如今有些醉了,便早早地去歇息了。

        廉王妃的心里头不是滋味,只能满心的委屈与苦涩,还有那么点不甘地回去了。

        等叶梓萱坐上马车。

        “大姐姐,到底是谁干的?”叶梓窈连忙问道。

        “定然是个不想让三妹妹好过的人。”叶梓萱眯着眸子。

        此时。

        褚朝月回来了。

        “那人……回了扈家。”褚朝月感叹道,“看来,八成是你府上的那位做的了。”

        “你是说二伯母?”叶梓窈不可置信道。

        “我将人偷偷地抓住了。”褚朝月便道,“要不要问问?”

        “将人偷偷看守,莫要让他死了就是。”叶梓萱说道。

        “放心吧。”褚朝月保证道。

        叶梓萱这才看向叶梓窈道,“此事儿,只有咱们几个知道。”

        “倘若明儿个传出去,那当真是……笑话了。”叶梓窈感叹道,“幸好,没有被旁人发现。”

        “怕是她巴不得被宣扬出去呢。”叶梓萱冷哼道。

        “大姐姐,咱们现在回去之后?”叶梓窈看向她。

        “暂时先不会找她算账。”叶梓萱直言道,“毕竟,三妹妹还要回门,怎么也不能在她刚大婚之后,便见血不是?”

        “大姐姐考虑的周全。”叶梓窈道。

        叶梓萱便也不多言,与叶梓窈回了叶府。

        这叶梓琴刚出嫁,老太太便又不见了。

        “大姐姐,老太太为何神出鬼没的?”叶梓窈许是与叶梓琴待久了,这性子也开始欢脱起来。

        若是往日,她可不会如此打趣老太太。

        叶梓萱径自叹气,“我也不知道啊。”

        “大姐姐,咱们现在怎么办?”叶梓窈皱眉道,“难道此事儿还是要你出面?”

        “咱们府上的事情,也该做个了结了。”叶梓萱冷哼道,“不过,四妹妹,你可有什么中意的人?”

        “什么?”叶梓窈一怔,不解地看向她。

        “我听说,费家有心要让你过去。”叶梓萱看向她道。

        “难道又要联姻?”叶梓窈皱眉道,“我不愿意。”

        “所以,我想知道你有没有中意的人?”叶梓萱凑近,与她附耳说了几句。

        叶梓窈听过之后,抿了抿唇,摇头,“我没有。”

        叶梓萱感叹了一声,“罢了,这两日,我会想想的,四妹妹,费家怕是等不及了,毕竟,我与三妹妹如今可都定下了,费家不可能不想。”

        “嗯。”叶梓窈看向她道,“大姐姐,谢谢。”

        “明日,要先跟三婶婶商量商量。”叶梓萱说道。

        “父亲一直在外头,也没有回来。”叶梓窈皱眉道,“如今大姐姐这么说了,不知道父亲那会不会做主?”

        “哎。”叶梓萱重重地叹气道,“三叔不在府上,明摆着是不想掺和,我觉得三叔似乎一直都不想掺和进来。”

        “啊?”叶梓窈不解道,“父亲是怕二伯父?”

        “是怕老太太。”叶梓萱附耳道。

        “原来如此。”叶梓窈感叹道,“看来,我也该好好想想了。”

        “去吧。”叶梓窈目送着她离开。

        等她回了自己的院子,刚进了屋内,褚非凡便在等着她了。

        “姐姐。”褚非凡看向她。

        “你这是吃了多久?”叶梓萱瞧着他满脸绯红。

        “不多不多。”褚非凡浅笑道,“放心吧,我没有醉。”

        “这京城内,能够与四妹妹相配的……”叶梓萱在思忖起来。

        褚非凡凑近道,“她?”

        “嗯。”叶梓萱点头,“我不想太委屈了她。”

        “我怎么觉得你这是要安排好一切,然后跑路呢?”褚非凡忍不住道。

        “那么明显吗?”叶梓萱挑眉道。

        “不明显吗?”褚非凡嘴角一撇,“也太明显了吧。”

        “费家那必定会想法子,让四妹妹嫁过去。”叶梓萱淡淡道,“我可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