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271 叶梓媚成了笑话

271 叶梓媚成了笑话

        “大姐姐,我知道你想说啥。”叶梓琴感叹道,“你是担心母亲她对我心怀怨恨?”

        “毕竟,她看重的女儿,如今嫁的可不如意。”叶梓萱冷笑道。

        “母亲待我从未有过母女之情,她所有的母爱都给了二姐姐。”叶梓琴敛眸道。

        “三妹妹,你还有我,有老太太,有四妹妹啊。”叶梓萱握着她的手说道。

        “嗯。”叶梓琴笑着应道。

        她看向叶梓琴,“三妹妹,你可还有什么话说?”

        “大姐姐,我想这些日子都待在你这。”叶梓琴说道。

        “好啊。”叶梓萱欣然应道。

        毕竟,她很清楚,叶梓琴其实心里头也是不踏实的。

        翌日。

        启府。

        叶梓媚得知叶梓琴竟然被赐婚嫁给廉王世子,她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她攥紧手中的帕子,捂着胸口,“为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她要被困在这里,不见天日,而叶梓琴就能够风风光光地大嫁?

        叶梓媚觉得她如今所受的苦都是叶梓萱与叶梓琴造成的。

        不,她绝对不允许。

        也不能容忍。

        丫头茉香瞧着叶梓媚那气得铁青的脸,滴溜溜地转着眼珠子。

        “二姑娘……”茉香在无人的时候,还是如此称呼她。

        而叶梓媚最讨厌的便是旁人唤她二奶奶。

        启濯自从娶了她之后,对她视而不见,很是冷淡。

        如今她在启府,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外头,有丫头突然出声。

        “二奶奶,大太太唤您过去。”

        “我知道了。”叶梓媚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开口。

        茉香见她的脸色不好,连忙给她顺着气,“二姑娘,您如今已然是启府家的二奶奶了,就算这二爷有什么不好,如何不待见您,您也不能气馁啊,否则,您在这里可就没出头的日子了。”

        叶梓媚哪里不明白,她在叶府的时候,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呢?

        倘若不是叶梓萱当初,非要从喜堂上跑回去,何至于让她如今跑来这鬼地方,做这个什么二奶奶。

        叶梓媚怎能甘心?

        可是事已至此,她也断然不能在这启府受委屈。

        她收拾好了之后,便去了启大太太那。

        “儿媳给婆母请安。”她朝着启大太太福身。

        启大太太淡淡地看了一眼她,“听说你家府上三姑娘赐婚给了廉王世子?”

        “是。”叶梓媚虽然很不愿意承认,可如今也只能强忍着垂眸应道。

        “原先我瞧着她就很有福气。”启大太太低声道,“你自从嫁进门也有些日子了,濯儿却不肯与你圆房,自从年儿去了之后,日后启府的兴旺可就要指望他了。”

        叶梓媚一听,暗叫不妙。

        “你也莫要成了笑话才是。”启大太太说道。

        “婆母教训的是。”叶梓媚低声应道。

        “听说你家三姑娘下个月便要大婚了,你家老太太可是给她准备了丰厚的嫁妆,就连廉王府送去的聘礼也是极厚重的。”启大太太斜睨了一眼叶梓媚,随即又道,“这啊,人与人还真是命不同啊。”

        启大太太冷嘲热讽了几句,又道,“倘若你还不能与濯儿圆房,为了启府往后的兴旺,也只能给他房里抬人了。”

        “儿媳明白。”叶梓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来的。

        只觉得腊月的寒冬也不及她此刻的冰冷。

        圆房?

        纳妾?

        那一句句的嘲讽,就像是一把把刀刺中了她的心口。

        她却是一句反驳的话都无法说。

        她嫁进来的时候,本就不受待见,启濯更是给她难堪,如今可好了……

        叶梓媚冷哼了一声,不,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对她如此对她。

        叶梓媚回了自己的院子。

        “二爷去何处了?”叶梓媚沉声问道。

        “回二姑娘,姑爷……这几日都不在府上。”茉香回道。

        “想法子去打听打听。”叶梓媚冷声道,“待会准备准备,回叶府一趟。”

        “要先与大太太禀明过才是。”茉香又道。

        “只说我要回去给三妹妹道喜。”叶梓媚低声道。

        “是。”茉香垂眸应道。

        启大太太竟然应允了。

        毕竟,启府也不能得罪了廉王府不是?

        “走吧。”叶梓媚待在启府一天,都觉得喘不过气。

        如今她能出来了,她真恨不得再也不用回来。

        叶梓媚到了叶府,扈氏让良妈妈去接她。

        叶梓媚见了扈氏,便哭诉起来。

        扈氏听了之后,气愤不已。

        “母亲,启家太欺负人了。”叶梓媚哭着道。

        “这简直是欺人太甚。”扈氏冷哼道。

        “母亲,婆母说,倘若女儿还未与二爷圆房,便要给他纳妾。”叶梓媚又道,“如今女儿当真是活得还不如一条狗。”

        “去,请姑爷过来。”扈氏看向良妈妈道。

        “二太太,这……”良妈妈看向她道,“二姑娘前来哭诉,姑爷若是因此而被唤过来,传出去,便真的成了大笑话了。”

        扈氏一听,又心疼地看向叶梓媚。

        “表姐当初给我留的法子,我用了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叶梓媚敛眸道,“如今怕是更用不上了。”

        “哎。”扈氏觉得叶梓媚被羞辱了,那便是连她都被启府看不起。

        扈氏怎么能够咽的下这口气?

        她附耳与叶梓媚嘀咕了几句,“你只管如此做。”

        “当真?”叶梓媚有些不确定。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扈氏无奈道。

        “可是二爷压根不来女儿这里。”叶梓媚皱眉道。

        “这你得想法子了。”扈氏无奈地看向她,“难不成,你想在启府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女儿为何不能与他和离呢?”叶梓媚是着实不想再回去了。

        “那也要师出有名啊。”扈氏又道,“你若真的和离了,叶府是断然不能回来的,你确定你自己能在外头过得好?”

        叶梓媚觉得自己凭什么要被抛弃?

        她就不信,自己当真没有那个本事?

        “你既然说是要给她道喜的,你也该去。”扈氏看向叶梓媚道。

        “是。”叶梓媚垂眸应道,便压下心里头的不痛快,当真去了叶梓琴那。

        叶梓琴瞧见她过来,便朝着她半施礼。

        “二姐姐。”

        “我特意回来,是给三妹妹道喜的。”叶梓媚笑吟吟道。

        叶梓琴看向叶梓媚,这笑容让她忍不住地抖了抖。

        叶梓媚心里是恨,脸上是笑。

        叶梓萱正好过来。

        叶梓媚扭头瞧见叶梓萱,微微一笑,“大姐姐这是回来了?”

        “二妹妹来这里做什么?”叶梓萱冷冷道。

        “听说三妹妹要成亲了,所以过来道喜。”叶梓媚低声道。

        “二妹妹倒是有心了。”叶梓萱低声道。

        而叶梓琴早已一副怕怕的表情,缩在了叶梓萱的身后。

        叶梓萱看向叶梓媚,“二妹妹可还有事儿?”

        “既然大姐姐与三妹妹体己话说,那我便先走了。”叶梓媚说罢,转身走了。

        等出了叶梓琴的院子,叶梓媚脸上的笑意顿失,变得阴沉沉的。

        “老太太回来了。”茉香在一旁提醒道。

        “知道了。”叶梓媚深吸了好几口气,让自己试图冷静下来。

        等到了老太太的院子外头,易妈妈已经在等着了。

        “二姑娘回去吧,老太太这几日犯头疼了。”

        “老太太没事吧?”叶梓媚连忙担忧地问道。

        “好好养着就是。”易妈妈回道。

        “既然如此,那我下回再来。”叶梓媚说罢,便走了。

        在老太太吃了闭门羹,又在叶梓琴那憋了一肚子的火,叶梓媚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恼火过。

        她又回了扈氏那,忍不住地落泪。

        扈氏自然知晓老太太不待见她们,扈氏心里也很是憋屈。

        “你且回去吧。”扈氏看向叶梓媚道,“这里的事儿,我来处理。”

        “母亲……”叶梓媚看向她。

        扈氏附耳与叶梓媚说了几句,叶梓媚一听,便笑吟吟地走了。

        叶梓媚出了叶府,坐上马车,便回了启府。

        启大太太倒是没有理会她。

        “二爷呢?”叶梓媚靠在一旁问道。

        “姑爷还是没有回来。”茉香递给她帕子道。

        叶梓媚冷笑了一声,“不回来便不回来。”

        “可是大太太那……”茉香小心地问道。

        “难不成我还要绑他回来?”叶梓媚冷冷道,“三妹妹如今可是风光的很,日后便是廉王妃了。”

        “二姑娘。”茉香连忙道,“如今二爷与您并未圆房,到时候二姑娘也还是有机会的。”

        “我都成亲了。”叶梓媚冷哼道。

        “当今的皇后……”茉香连忙道,“当初不也是……”

        “什么?”叶梓媚连忙问道。

        “奴婢听说,皇后在入宫之前也是有一门婚事的。”茉香看向她道,“二姑娘,只要太子能看上您,到时候启府也不敢如何。”

        “罢了。”叶梓媚摆手道,“我可没有皇后那样的手段,再说了,我如今连这个启府都不出去,今儿个倘若不是打了三妹妹的幌子……”

        “下个月便是三姑娘大婚的日子了,太子必会去。”茉香凑近道,“若是到时候……”

        “当真可以?”叶梓媚顿时又燃起了一丝的希望。

        “堂堂太子,自然不可能因为此事儿而让自己成为笑话。”茉香压低声音道。

        叶梓媚想了想,又觉得不妥当。

        她不想冒这个风险,毕竟,她很清楚,太子是压根瞧不上她的,即便她有这心思,可若太子为了掩盖错误,强行将她给杀了呢?

        叶梓媚盯着茉香看了一会,“你怎么会知道皇后的往事?”

        茉香一听,连忙道,“是奴婢听良妈妈说的。”

        “是吗?”叶梓媚狐疑地看向她。

        茉香垂眸道,“若是二姑娘不信,大可去问良妈妈。”

        “哎。”叶梓媚也只是心里乱的很,所以才会多疑。

        茉香小心地立在那。

        叶梓媚摆了摆手,“此事儿莫要提了。”

        “是。”茉香垂眸应道。

        叶梓媚便早早地歇下了。

        毕竟,明日一早还要去给大太太请安。

        茉香退了出来,从后院出去了。

        这厢。

        叶梓琴正坐在那叹气。

        “大姐姐,二姐姐适才笑的太渗人了。”叶梓琴无奈道。

        叶梓萱浅笑道,“她已经回去了。”

        “她如今在启府很受气啊。”叶梓琴低声道。

        叶梓萱轻轻地点头,“那也是她自找的。”

        “我不大明白。”叶梓琴皱眉道,“既然这启二爷不喜欢她,又为何要娶她呢?”

        “我也不知道。”叶梓萱摇头,“这也是她与启濯的事儿,与我何干呢?”

        “可是二姐姐必定不会甘心的。”叶梓琴感叹道,“也不知晓她接下来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

        “哦。”叶梓萱淡淡地应道。

        叶梓琴见叶梓萱对叶梓媚的事儿并不感兴趣,她连忙道,“大姐姐,你怎么了?”

        “没什么。”叶梓萱低声道。

        她只是想起自己在前世启府那里的种种,如今叶梓媚所遭遇的,又算得了什么呢?

        叶梓萱并不同情叶梓媚,她所受的,也是她该得的。

        叶梓琴凑近道,“大姐姐,你与小公爷的婚期是不是也快了?”

        “不知道。”叶梓萱淡淡道。

        “大姐姐,你在想什么呢?”叶梓琴见她有些心不在焉。

        叶梓萱捏了捏她的脸颊,“没什么,只是想起三妹妹下月成婚,我该穿什么衣裳。”

        “哼。”叶梓琴冷哼一声。

        叶梓萱浅笑道,“三妹妹好好准备。”

        “知道了。”叶梓琴嘟囔着,便目送着叶梓萱离去。

        叶梓萱出去之后,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有些淡然。

        而此时的冲家。

        冲灵自从得知与太子赐婚,她便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头。

        “大姑娘,您好歹也吃一些。”外头丫头轻声道。

        可屋子里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冲大太太直接命人将门踹开,她走了进去,便瞧见冲灵神情木然地躺在床榻上。

        “你这又是何苦呢?”冲大太太道,“事已至此,你也该认命才是。”

        “母亲……”冲灵红着眼眶,“为何世子表哥不喜欢我?”

        “哎。”冲大太太重重地叹气,“你也莫要难过了。”

        “母亲。”冲灵抓着她的衣袖,“女儿真的不愿意。”

        “这太子妃是多少人抢破脑袋都想当的。”冲大太太又道,“你应当早该料到,会有这一日的。”

        冲灵咬紧牙关,“是啊。”

        冲大太太知晓,冲灵是死脑筋,除非她有一日想通了。

        这不,冲灵便将自己这样关在了屋子里头整整十天十夜。

        等她出来的时候,反倒像是没事儿人一样。

        冲大太太明白,她已然想明白了。

        很快,便到了叶梓琴大婚的日子。

        叶梓琴穿上嫁衣,道别了府上的长辈,最后上了花轿。

        皇甫默高兴地骑着马,带着迎亲队伍绕着京城整整三圈,才回了廉王府。

        叶梓琴心中是有些忐忑的,而且带着些许的紧张。

        待到了廉王府,花轿落下。

        皇甫默亲自前来,踹了轿门,将她牵了出来。

        叶梓琴红着脸,娇羞地跟着他一同拜堂。

        待行礼之后,叶梓琴便被送去了喜房。

        她坐在那,缓缓地走近一个人,突然点住了她的穴道,给她服下了一粒药丸,便走了。

        叶梓萱一直担心叶梓琴出事,故而特意沿途都派人盯着,好在到最后能顺利地入了廉王府。

        这才让她安心不已。

        此时,她也要在大堂内,目送着叶梓琴入内,只是没有想到转身的片刻,那处竟然便出事了。

        叶梓琴睁大双眼,只觉得心口像是被什么吞噬了一样,她嘴角忍不住地溢出血来。

        可是她却动弹不得,而在房内伺候的也都倒在地上。

        叶梓萱感觉到不对劲,便急匆匆地赶了过去。

        刚进去,便瞧见了里头躺着的下人,她连忙箭步上前,掀开喜帕,便见叶梓琴嘴角是血,泪盈盈地看向她。

        叶梓萱见状,连忙给她解开穴道。

        叶梓琴浑身一软,便倒在了叶梓萱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