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27 厉害角色

027 厉害角色

        “今早上那粥……老太太今儿个都存着气呢。”易妈妈压低声音道。

        “哦。”叶梓萱轻笑道,“我知道了,午饭用的什么?”

        “都是一些清淡的,乃是顺喜家的亲自端过来的。”易妈妈笑着回道。

        “怪不得呢。”叶梓萱浅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先去忙了。”

        “大姑娘也莫要忘记用饭。”易妈妈说道。

        “有劳易妈妈了。”叶梓萱温声道。

        叶梓琴叹气道,“老太太还因此事儿置气?”

        “嗯。”叶梓萱点头道,“由着她吧。”

        “哦。”叶梓琴打了个哈欠,“咱们也去用饭吧,再歇息一会子,我也累了。”

        “也好。”叶梓萱笑着应道。

        姐妹二人只回了自个的院子,简单地用了一些,便小憩了半个时辰,这才回了耦园。

        这个时候,正巧巷妈妈赶来。

        “大姑娘,老奴查到了那库房管事的去处。”巷妈妈回道。

        “嗯。”叶梓萱看向巷妈妈道,“可是找到了这些绸缎的去处?”

        “是。”巷妈妈连忙将清单递给她。

        叶梓萱看过之后,勾唇一笑,“果然,还有个隐藏深的。”

        “大姑娘,这不起眼的姨娘,竟然能与这库房管事暗中有这等的勾当,当真是胆大妄为。”巷妈妈忍不住道。

        “姨娘?”叶梓萱沉吟了片刻,“谁?”

        “叙姨娘。”巷妈妈回道。

        “叙姨娘?”叶梓萱挑眉,又转眸看向了叶梓琴。

        “这不是大哥的生母吗?”叶梓琴淡淡道,“她怎么可能?”

        任谁都不会想到,那样一个女子,会做出这样的事儿来。

        毕竟,这叙姨娘,原先不过是二老爷跟前的通房丫头罢了,还是与二太太成亲之前的事儿,不知何故,竟然便有了身孕,还生了个哥儿,这日子也是好,赶在了二老爷与二太太大婚的当日生的。

        只因是双喜临门,倒也跟着风光了。

        故而,这叶家的大爷虽说是庶出,却也是叶家的长子,更是这样的日子降生的,二老爷待他也是极好的,很是器重。

        二太太心中虽然不悦,可终究也不能如何,那叙姨娘倒也识趣,自从生了大爷之后,便一直待在自个的院子里头,再也不曾冒头过。

        这下子……

        这还真是惊掉了一众人等的下巴啊。

        叶梓琴瞠目结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叶梓萱勾唇一笑,“当真是出人意料。”

        “大姑娘,此事儿可要禀报老太太?”巷妈妈问道。

        “老太太怕是一早便有所察觉。”叶梓萱慢悠悠道,“这叙姨娘有孕,却一直瞒着,直等到快要生了,才被发现,后来,却好巧不巧地赶在二老爷成亲当日将孩子给生了,这孩子,怎么说都是带着福气的,可是,这其中的深意却是耐人寻味的。”

        “所以,大哥的性子……”叶梓琴看向叶梓萱。

        “他一直跟着二叔,而且,自幼便是老太爷带着的。”叶梓萱淡淡道。

        “哎。”叶梓琴重重地叹气,“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寒而栗呢?”

        “这个时候,到底也不是打草惊蛇的时候。”叶梓萱慢悠悠道,“这二房果然不简单。”

        叶梓琴凑近道,“大姐姐,我自幼便跟在老太太身边,而大哥也开始被老太爷带着,后头又被父亲教导,你说难道是当时老太太便看出什么来了?”

        “嗯。”叶梓萱在想,前世自从老太太去了之后,她与叶府也来往的甚少了。

        后头,虽说偶尔回叶府,到底这心中也存了怨恨,自然而然地没有将叶府的事情放在心上。

        不知为何,她隐约觉得这背后似乎还隐藏着什么她不知晓的。

        这叙姨娘与扈氏之间必定是对立的。

        前世,老太太即便知晓是扈氏算计了她,却也没有动扈氏,难道是看出了这背后还有一个叙姨娘,所以,让扈氏制衡叙姨娘?

        这叙姨娘,还真是个厉害的角色啊。

        叶梓萱勾唇冷笑,又看向巷妈妈道,“那些绸缎去哪里了?”

        “回大姑娘,库房管事暗中将府上订好的悦来绸缎庄的绸缎都送去了一个叫做福来绸缎庄的,而那个绸缎庄背后的东家便是叙姨娘的母家兄弟。”巷妈妈直言道,“而那库房管事先前是二太太母家的婆子,只是后头,被二太太暗中带到了叶府,慢慢地成了库房的管事。”

        “那库房管事婆子与叙姨娘有何关系?”叶梓萱又问道。

        “这老奴只能查到这些,外头的老奴也查不到。”巷妈妈无奈道。

        叶梓萱轻轻点头,到底也明白了。

        她随即说道,“有劳巷妈妈了,出了这个门,巷妈妈权当不知晓这些。”

        “是。”巷妈妈应道。

        待巷妈妈离去之后,叶梓琴看向她道,“大姐姐,我知道你为何会买下那些绸缎了。”

        “嗯?”叶梓琴看向她。

        “那么大一箱子绸缎,便那样明晃晃地入了府,定然会有人瞧见的,必定会前去通风报信。”叶梓琴又说道,“所以,你暗中便命人盯着了,瞧瞧到底是谁偷偷地出府去了。”

        “今早有人借着领对牌,那采办管事出事,你这处脱不开身,便暗中出府了?”叶梓琴又说道。

        “三妹妹果然变聪明了。”叶梓萱说着,还不忘捏了捏她的软软的脸颊。

        叶梓琴得意地挑眉,“所以,采办管事婆子到底是谁毒死的?”

        “这个……你想想?”叶梓萱歪着头说道。

        叶梓琴沉吟了片刻,“良妈妈若真的动手,怕是太明显了,所以,这采办管事必定不是良妈妈所为,但是,她却自作聪明,去给采办管事婆子家里头报信,反而给了叙姨娘机会?”

        “如此一来,我这处便也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二婶婶。”叶梓萱淡淡道,“她那处,必定会趁机外出,断了所有的线索。”

        “可她为何要如此做呢?”叶梓琴皱眉道。

        “那便要查出这库房管事婆子与叙姨娘的关系了。”叶梓萱慢悠悠道,“这个福来绸缎庄,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题外话------

        嘿嘿……亲耐哒们,精彩继续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