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268 他竟然是庄主

268 他竟然是庄主

    皇甫默嘴角一撇,“我怎么觉得她是明摆着不信任你呢?”

    “倘若不信任,又何必来这里?”凌墨燃明显不喜欢听他如此说。

    嵇蘅也很难看明白他与叶梓萱之间到底在想什么?

    毕竟,这二人从未让人看透过。

    嵇蘅瞧着前头的船,正顺流而下。

    嵇蘅皱眉道,“当真要如此?”

    “什么?”凌墨燃看向她道。

    “这清枫山庄,咱们一直没有去过,如今她要去,咱们便要跟着。”皇甫默嘴角一撇,“若是发现不了什么,那可怎么办?”

    “那也看她到底要什么了。”凌墨燃直言道。

    “难道你不知道?”嵇蘅盯着他。

    凌墨燃敛眸,“你不也说了,她不信任我。”

    “哎。”嵇蘅重重地叹气,“记仇不是?”

    “什么?”凌墨燃一怔,盯着他。

    嵇蘅淡淡道,“呵呵。”

    叶梓萱坐在船内,如今乃是深夜,这船顺势而下,她不确定自己这样去了清枫山庄会是怎样的结果。

    可她若是不去,必定不会死心。

    她只是想知道,清枫山庄与悦来绸缎庄到底有什么关系?

    褚非凡环顾着四周,又看向她道,“姐姐,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叶梓萱看向他。

    褚非凡便安静地坐在一旁。

    叶梓萱听着流水声,还有河岸上的鸟啼声,一轮玄月映照在水面上,她盯着河面,隐约间看到了一个黑影。

    叶梓萱仔细地看去,却什么都没有,只有波光粼粼的水面。

    褚非凡见她盯着河面愣神,便也凑了过去。

    “这河面怎么了?”

    叶梓萱摇头,“没什么。”

    “哦。”褚非凡笑吟吟地看着她。

    叶梓萱转眸正好对上他那双笑吟吟的眸子,一怔道,“笑什么?”

    “姐姐,你点不一样了。”褚非凡说道。

    “哪里不一样了?”叶梓萱歪着头看向他。

    “老实说,你如此招摇地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你要来清枫山庄,难道真的不怕有去无回?”褚非凡反倒觉得她此行是另有所图。

    叶梓萱勾唇一笑,“是啊,我如此大张旗鼓的要去清枫山庄,想来这清枫山庄的人也觉得奇怪吧。”

    “就是。”褚非凡一手撑着船,一手搭在一旁的矮几上,“姐姐,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去了不就知道了?”叶梓萱盯着他道,“你可是堂堂玄武门门主,难道一点消息都没有?”

    “我可没有什么坏心思。”褚非凡嘟囔道。

    “这话说的,好像我有什么坏心思。”叶梓萱反驳道。

    褚非凡感叹了一声,“姐姐又不说,我怎么知道姐姐这葫芦里头卖的什么药?”

    “你猜?”叶梓萱调皮道。

    “呵呵。”褚非凡扭头不理会她。

    褚非凡这模样儿人,反倒逗得叶梓萱咯咯咯地直乐。

    二人反倒不像是去闯龙潭虎穴,而像是去郊游似的。

    不远处。

    嵇蘅瞧着感叹道,“她倒是一点都不紧张。”

    “紧张什么?”皇甫默嘴角一撇,“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出来游玩的。”

    “只不过,她如此大张旗鼓地,弄得人尽皆知的要上清枫山庄,当真是一出好戏啊。”嵇蘅低声道,“如今也不知晓这四周有多双眼睛盯着呢。”

    “这可是稀罕事儿。”皇甫默瞧了瞧渐渐地变得湍急的河流,“你说这河里头有多少河鲜?”

    “怎么到哪里都知道吃?”嵇蘅忍不住道。

    “这不是饿了?”皇甫默说着,还不忘从一旁带着的食盒内拿了一个牛肉饼出来。

    嵇蘅重重地叹了口气,不过那牛肉饼的香味着实诱人,尤其是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

    “给我一个。”嵇蘅低声道。

    皇甫默非常大方地给了他一个。

    他看向凌墨燃,“要不要来一个?”

    “嗯。”凌墨燃淡淡地应道。

    皇甫默连忙得意地给了他。

    褚非凡摸了摸肚子,有些饿了。

    叶梓萱拿过一旁的包袱,打开之后,看向他,“三妹妹给我特意准备的。”

    褚非凡凑了过去,从里面拿出了一块用油纸包着的酱牛肉,还顺带着打开了一坛酒。

    那酒香四溢,很快地飘向了四处。

    不远处,皇甫默当即便闻到了,突然觉得自己手中的牛肉饼不香了,恨不得现在便游过去。

    “酱牛肉。”皇甫默嘟囔道。

    嵇蘅嘴角一撇,一脸地嫌弃,“瞧你那一脸不值钱的样子。”

    “还有女儿红。”皇甫默又道。

    凌墨燃见他整个心都跟着飘过去了,他低声道,“这么想吃?”

    “嗯。”皇甫默点头如捣蒜。

    “那便过去。”凌墨燃说罢,已经命人将船快速地划了过去。

    叶梓萱听着后头的动静,双眸闪过一抹笑意,“这香味啊,将吃货的魂给勾过来了。”

    “是真的香啊。”褚非凡并非是贪吃之人,可这酱牛肉是真的合了他的胃口。

    没一会,皇甫默瞧着船已经靠近,纵身一跃,便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叶梓萱的船上。

    “酱牛肉。”皇甫默直接从褚非凡的手中躲了一块酱牛肉,啃了一口。

    嵇蘅直接捂脸。

    凌墨燃站在她的面前,“再往前,便到了拐弯处,到时候便会顺流而下。”

    “反正小公爷很熟悉不是吗?”叶梓萱笑着说道。

    “我不熟悉。”凌墨燃直言道,“只是你手里头的路线图,上面标注的。”

    “那小公爷带着我走。”叶梓萱突然摆烂。

    凌墨燃双眸一沉,“你当真要去清枫山庄?”

    “不然呢?”也在昔日反问道。

    凌墨燃盯着那路线图,又看向她,“那便去一趟。”

    叶梓萱听着他所言,像是去一个不重要的地方似的嗯,她笑了笑,“小公爷果然沉得住气。”

    凌墨燃顺势便将她放在一旁的路线图拿了过来,还不忘将一旁的女儿红也收拢在了自己身旁。

    皇甫默正要伸手去拿,瞧见他直接带走了,他也只能悻悻然地啃着酱牛肉。

    叶梓萱便从一侧拿出一个食盒来,放在了他的面前。

    凌墨燃一愣,当瞧见食盒打开,里面也只放着两样清淡的小菜,他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浅笑。

    嵇蘅凑了过来,看着那小菜,又看向叶梓萱,一脸惊讶地看向她。

    叶梓萱也只是扭过去,继续看着前头。

    褚非凡与皇甫默也互相对视了一眼,便瞧着凌墨燃并未喝女儿红,反倒是倒了一杯茶,慢悠悠地吃着。

    一时间,四周变得很是安静。

    正好倒了拐弯处,凌墨燃的食盒收了起来。

    褚非凡已经收拾好了。

    几人便等着顺势而下。

    河流越发地湍急,倘若不是掌舵的是老手,怕是这船都要翻了。

    皇甫默倒是头一回坐这样的船,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吃的,抬眸看向前头。

    因是黑夜,什么也看不见。

    不知道多久,船缓缓地归于平静,慢悠悠地往前。

    “我晕船了。”皇甫默晕乎乎地靠在一旁。

    叶梓萱将一粒药丸塞给他,皇甫默连忙吞了下去,才觉得好受一些。

    皇甫默有气无力地靠在那,远远地便瞧见了有光亮。

    凌墨燃自然也瞧见了。

    嵇蘅看向他,“看来到了。”

    “嗯。”凌墨燃点头应道。

    待船停靠在码头上,码头两侧站着人。

    这些人显然是练家子,一手负与身后,一手拿着长刀,气势汹汹的。

    叶梓萱等人下了船。

    便瞧见一个文人装扮的男子朝着凌墨燃拱手行礼。

    “诸位贵客临门,我家庄主特意命我前来相迎。”男子看向凌墨燃道。

    凌墨燃微微颔首,一行人便随着此人往前走。

    沿着面前长长的路到了前面,便是大宅子。

    上头的牌匾赫然写着清枫山庄。

    皇甫默与嵇蘅对视了一眼。

    褚非凡则是慢悠悠地跟在叶梓萱的身后走着。

    待入了正堂,便瞧见一男子戴着面具,正襟危坐。

    他戴着的乃是青面獠牙的面具,而褚非凡第一眼便瞧见了这个便是那个黑面人。

    他上前看向这个黑面人,“原来你便是清枫山庄的庄主。”

    “欢迎来到我的地盘。”面前的男子沉声道。

    叶梓萱听着此人的声音,她敛眸道,“看来悦来绸缎庄与你有关系了。”

    “叶大姑娘前来此处,不就是想要证实这一点吗?”男子淡淡道,“只可惜,依着你如今的能耐,怕还是动摇不了这里。”

    叶梓萱眯着眸子,“你背后的主子是谁?”

    “哈哈。”男子放声大笑,“你连我都对付不了,还想知道我的主子是谁?”

    叶梓萱听着他的嘲笑声,反倒笑了。

    “我知道你是谁了。”叶梓萱冷冷一笑。

    这清枫山庄的庄主双眸一沉,不过也只是转瞬。

    叶梓萱只是静静地看向他,过了许久之后才道,“看来被我猜中了。”

    “是吗?”他冷声道。

    叶梓萱淡淡道,“既然我已经证实了,待在这里也是无益,不如就此告辞。”

    “好。”他竟然爽快地答应了。

    这也似乎在叶梓萱的意料之内。

    她转身便走了。

    反倒是皇甫默与嵇蘅面面相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褚非凡却冷冷地看向他,“改日,我必定还会登门拜访。”

    “随时欢迎。”他说道。

    等叶梓萱等人重新上船之后,皇甫默看着那渐行渐远的清枫山庄,又转眸看向叶梓萱。

    “你来就是为了见他一面?”皇甫默皱着眉头道。

    “嗯。”叶梓萱点头道,“枯骨案中的花蕊,倘若真的是他的手下,那么,当年凌国公之死,便与他有关系。”

    “你知道他是谁了?”皇甫默连忙道。

    “他并未承认。”叶梓萱淡淡道。

    “到底是谁?”皇甫默又问道。

    “咱们先回去再说吧。”叶梓萱直言道。

    “好。”皇甫默倒是难得听话。

    凌墨燃自始至终都是沉默不语的。

    直等到了渡城之后,天已然大亮了。

    司马玮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而且毫发无损,那么,他们去清枫山庄难道只是去认认门吗?

    司马玮满腹疑惑,直等到几人进城之后,几人便一同到了司马府。

    “说说看,你们做什么去了?”司马玮看向他们道。

    “鲁大哥呢?”叶梓萱抬眸看向四周,低声问道。

    “他没有跟着你们去吗?”司马玮一愣,看向她。

    “我们与他不同路。”皇甫默直言道。

    “那你们这是?”司马玮看向凌墨燃。

    “哎。”皇甫默重重地叹气,“我以为去一趟,还能带点什么回来,可是……只见了那庄主,然后便回来了。”

    “见到他了?”司马玮连忙道。

    “嗯。”皇甫默点头道,而后又看向司马玮道,“此人到底要做什么?”

    “做什么?”司马玮摇头道,“这清枫山庄一直管着江南的私货,又与悦来绸缎庄有关系,而悦来绸缎庄不也关联着京城吗?”

    叶梓萱直言道,“若果真如此的话,那么这个清枫山庄的庄主,背后的人又是谁呢?会不会与长公主之死有关系?”

    “如此说来,这背后所牵扯的,必定会越发地深。”司马玮脸色一沉。

    毕竟提起长公主,对司马玮来说,便是无法触及的伤痛。

    叶梓萱觉得这一趟前来,也算是值当了。

    故而,她决定还是回去。

    晌午之后,鲁牧尘出现。

    嵇蘅双手环胸,斜靠在门边,盯着他道,“你去哪了?”

    “我去哪,也用不着向你报备吧。”鲁牧尘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冷淡。

    叶梓萱看向鲁牧尘,“你偷偷地去了清枫山庄?”

    “嗯。”鲁牧尘点头道。

    叶梓萱低声道,“他单独与你说什么了?”

    “你的嗜血虫王呢?”鲁牧尘又道。

    “自然在我的身上。”叶梓萱盯着他,“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他让我提醒你,小心一点你的嗜血虫王,免得使用不当,反被反噬了。”鲁牧尘说道。

    叶梓萱眯着眸子,盯着他看了半晌。

    鲁牧尘低声道,“怎么了?”

    “你跟他交过手?”叶梓萱看向他,想要探究出一二来。

    不知道为何,鲁牧尘自从来到这里,似乎变得有些古怪。

    “你为何会料定,他能够如此安然地放你们回来呢?”司马玮看向她道。

    “因为现在我还不足以成为他的对手。”叶梓萱直言道。

    “原来如此。”司马玮难免觉得这个清枫山庄庄主太过于自大。

    可是放眼望去,能够做到这个地步的,又怎么可能将叶梓萱放在眼里头呢?

    在他的眼里,也不过是将叶梓萱当成了一颗棋子罢了。

    叶梓萱既然去了一趟清枫山庄,也证实了心中的想法。

    既然如此,现在也只能现行离开。

    凌墨燃拱手道,“那我们便不久留了。”

    “好。”司马玮这里难得如此热闹,倒也有几分地不舍。

    嵇雅岚见叶梓萱回来,“怎么样了?”

    “咱们准备准备,回京吧。”叶梓萱说道。

    “回京?”嵇雅岚惊讶地看向她。

    叶梓萱握着她的手道,“事情已经办妥了。”

    “这么快?”嵇雅岚不可置信道。

    叶梓萱点头,“嗯。”

    叶梓琴也赶了过来。

    皇甫尚阳盯着叶梓萱看了半晌,“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了?”

    “毕竟,人家的主子在京城呢。”叶梓萱直言道。

    褚朝月一听,顿时明白了,“那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准备准备,便回京吧。”

    “好。”几人应道。

    凌墨燃见叶梓萱说出这句话,神色冷然地看向她。

    叶梓萱对上他探究的眸子,挑了挑眉头道,“你想知道什么?”

    “你认出他了?”凌墨燃直截了当地问道。

    “不过是试探一番。”叶梓萱凑近凌墨燃道,“看样子,他也感觉到了。”

    “所以,他现在只能放你回来?”嵇蘅看向她说道。

    “倒也不是。”叶梓萱指了指自己怀中的小白罐子,“他是怕这个。”

    “什么?”褚非凡扬声道,“你怎么不早说,不然我就直接将这嗜血虫王放出来了,干脆直接咬死他。”

    叶梓萱轻笑道,“你当真以为他会没有后手?”

    褚非凡也只是成口舌之快,他自然清楚,他们身在清枫山庄,倘若这庄主真的出事了,那么他们也很难囫囵地出来。

    褚非凡冷哼了一声,便瞧见褚朝月正神叨叨地看向他。

    “做什么看着我?”褚非凡脸色一沉道。

    褚朝月直勾勾地看向他,“兄长,你能不能长点心?”

    “这是什么话?”褚非凡冷哼道,“我何时不长心了?”

    “哎。”褚朝月无奈道,“待回去之后,我必定给父王好好说一说你这一路上都做了什么?”

    “哼。”褚非凡冷哼了一声,又看向叶梓萱道,“姐姐,我先走了。”

    “好。”叶梓萱知晓,褚非凡必定还有旁的主意。

    几人收拾妥当之后,便坐着马车离开了渡城。

    城楼上,司马玮目送着他们离开,这才转身下了城楼。

    马车内。

    叶梓萱靠在一旁闭目养神。

    叶梓琴等人也一夜未眠,如今既然要回去了,倒也放心下来。

    几人便在马车内都睡着了。

    凌墨燃骑着马,嵇蘅看向他。

    “就这么回去了?”

    “嗯。”凌墨燃淡淡地应道。

    一路上倒也没有歇息,直等到了下一个城镇,几人才又回了那座宅子歇息。

    皇甫尚阳懒洋洋地靠在一旁,扭头看向叶梓萱,“你说咱们来这一趟到底是为了什么?”

    “游山玩水啊。”叶梓琴连忙道。

    “还真是。”嵇雅岚在一旁道,“原以为会遇到天大的危险,发现惊天的秘密,没有想到竟然就这样回去了。

    “如此不也挺好的?”温馨反倒觉得这样平平安安地回去是最好不过的了。

    毕竟,她也没想着此番出来,真的能够解决了那么大的问题。

    这种心态,反倒让褚朝月也忍不住地赞叹一番。

    叶梓萱此时正在书房内。

    凌墨燃正看向她。

    “小公爷这一路上都是这么看着我的。”叶梓萱抬眸看向他。

    “等回去之后,太后必定会将咱们大婚的日子订了。”他说道。

    “订了?”叶梓萱倒是忘记此事儿。

    她沉吟了片刻,“你当真要与我成亲?”

    “嗯。”凌墨燃点头道,“你我之间,本就该如此。”

    “可我答应了赫连歧。”叶梓萱也很坦然,“我也不能言而无信。”

    “除非你能让太后收回成命。”凌墨燃慢悠悠道。

    叶梓萱见他如此说,勾唇一笑,“好啊。”

    凌墨燃端着茶杯的手紧了紧,便又道,“你倘若真的能让太后收回成命,我便放你离开。”

    “一言为定。”叶梓萱倒是没有想到,凌墨燃竟然松口了。

    她脸上是抑制不住地笑容。

    这对于他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叶梓萱很是高兴。

    凌墨燃放下茶杯,便起身走了。

    皇甫默在外头瞧着,越发地不明白这二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叶梓琴探头看了一眼,随即说道,“大姐姐为何不想嫁给小公爷呢?”

    “不知道。”皇甫尚阳挑眉道,“太后是不会改变主意的,更何况,太后懿旨,那便是一言九鼎,是断然没有收回去的道理。”

    皇甫尚阳暗自摇头,“也不知晓他是怎么想的,反倒让她抱有这样的想法。”

    “大姐姐也不是那等异想天开之人,想必她是真的有法子让太后能够收回呢?”叶梓琴皱眉道。

    “反正呢,我也懒得管了。”皇甫尚阳无奈道,“眼瞧着都走到这一步了,偏偏非要有个岔路口,当真是头疼。”

    叶梓琴也附和道,“就是就是。”

    嵇雅岚听着二人的对话,沉默不语。

    一行人便往回走。

    这走走停停的,倒也走了大半个月才回了京城。

    等回去之后,几人也各自散去。

    叶梓萱带着叶梓琴与叶梓窈一同回了叶府。

    老太太依旧没有回来。

    “大姑娘。”春花端着茶点过来。

    叶梓萱歪着头,正看着赫连歧送来的书信。

    待看完之后,陷入了沉思。

    这厢。

    叶梓萱沉吟了片刻,才给赫连歧写了书信。

    她随即端起一旁的茶盏,轻呷了一口。

    “大姑娘,您这是?”春花见她将写给赫连歧的书信又都烧毁了,不解道。

    叶梓萱暗自叹气,“这在想着该如何回他。”

    “大姑娘,大皇子那……您可有?”春花小心地问道。

    “什么?”叶梓萱一怔,盯着她问道。

    “奴婢瞧着您似乎还是待在小公爷这更自在。”春花轻声道。

    叶梓萱挑眉,“你也来胡说是不?”

    “奴婢只是想让大姑娘开心。”春花敛眸道。

    叶梓萱嘴角一撇,“日后这样的话,还是莫要再说了。”

    “是。”春花应道,便退了下去。

    叶梓萱沉默了好一会,才提笔重新给赫连歧写了书信。

    宫中。

    皇甫尚阳特意入宫给太后请安。

    “什么?”太后听皇甫尚阳禀报之后,淡淡道,“他竟然松口了?”

    “是。”皇甫尚阳看向太后道,“太后,尚阳不解,小公爷如此做是为了什么?”

    “端看哀家了。”太后淡淡道,“这丫头执拗的很,万不能做逼迫她的事情,当初,她被算计入启府,大闹喜堂,可是人尽皆知的。”

    “难不成,这懿旨下了,她还能反悔不成?”皇甫尚阳不解道。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太后重重地叹气。

    “太后,那清枫山庄的庄主,当真奇怪。”皇甫尚阳又道,“此番前去,也不知晓是不是一无所获?”

    “等着吧,过几日,怕是就会出事了。”太后慢悠悠道。

    “那小公爷与梓萱的婚事?”皇甫尚阳又问道。

    “暂时先放着吧。”太后慢悠悠道,“这叶府的老太太也不在府上,就算要成亲,也该她在场。”

    “是。”皇甫尚阳反倒不明白了。

    ------题外话------

    亲耐哒们,前两天失眠,努力调整中,今天开始每天都会更新呦,新文《戾后重生》已经开了,这本文也会抓紧多更新呦,争取早日完结,嘿嘿……

    7017k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99mk.la。鸟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mk.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