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267 不愿嫁给你

267 不愿嫁给你

    “太后能帮得了你一次,却帮不了你第二回。”嵇蘅好心提醒道,“若她真的不愿意嫁给你,必定还会有法子的。”

    “我知道。”凌墨燃点头道。

    “你这是何意?”嵇蘅始终觉得他已然想好了后手。

    凌墨燃盯着他,“倘若她真的决定了,我也不会阻拦她。”

    “难不成你真的愿意拱手相让?”嵇蘅惊讶不已。

    “嗯。”凌墨燃点头道。

    “你……”嵇蘅腾地起身,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哎。”皇甫默在一旁也感叹道,“你都如此想了,还妄想她能对你有什么奢望的?”

    “莫要忘记了咱们此行的目的。”凌墨燃提醒道。

    “我可没有忘记。”嵇蘅冷哼一声,“看来我也看不透你了。”

    他说罢,便甩袖离去。

    皇甫默怔愣了半晌,连忙将自己吃了一口的糕点吞了下去,冷哼了一声,也走了。

    一行人待在这晃悠了两日,倒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皇甫尚阳也没有心情外出游逛。

    几人便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待在一起。

    “难道就这样一直待着了?”褚朝月懒洋洋地看向她道。

    “不然呢?”叶梓萱浅笑道。

    “咱们来这渡城,就是为了这样傻傻地待着?”皇甫尚阳盯着她道。

    叶梓萱抬眸看向远处,“先这样待着吧。”

    “你急匆匆地赶过来,难道就是为了这个?”褚朝月越发地不明白了。

    叶梓琴也有些无聊,听着那鸟儿叫声,她都能够数得出这里有多少只鸟儿了。

    叶梓萱好笑地看向叶梓琴,“三妹妹,不如咱们出去走走?”

    “去哪?”叶梓琴突然问道。

    叶梓萱想了想道,“听说这镇子上有家好吃的酒楼,要不要去尝尝?”

    “好啊。”叶梓琴一听有吃的,欣然答应道。

    皇甫尚阳歪着头看向她,“那醉仙楼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没有?”叶梓萱挑眉道,“不是在这镇子上挺有名的吗?”

    “是吗?”皇甫尚阳挑眉道,“我记得先前我来过,并未听说过有个什么醉仙楼的。”

    “不如去看看?”叶梓萱提议道。

    皇甫尚阳顿时被勾起了好奇心,仰头道,“去就去。”

    几人便收拾好,出了司马府,前往醉仙楼。

    当到了酒楼下,皇甫尚阳下了马车,仰头看了一眼,狐疑道,“当真是醉仙楼。”

    “郡主何时来过的?”叶梓萱问道。

    “好几年了。”皇甫尚阳皱眉道,“这个醉仙楼是何事开的?”

    “也有四五年了。”叶梓萱温声道。

    “怪不得呢。”皇甫尚阳双手环胸,盯着那醉仙楼的招牌看了一眼,便道,“走,进去瞧瞧。”

    “好。”叶梓萱浅笑着应道。

    几人便入了醉仙楼,店小二连忙引着她们去了二楼的雅间。

    皇甫尚阳将醉仙楼的拿手菜都点了一遍。

    “咦……”褚朝月望着窗外,手指着不远处。

    叶梓萱也顺势看了过去。

    “那个地方……怎么跟湖心岛……”褚朝月惊讶道。

    皇甫尚阳也看了过去,“的确很像。”

    “顺着这条河,一直往下,便能够到了清枫山庄。”叶梓萱直言道。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啊。”皇甫尚阳当即便反应过来了。

    “我打什么主意了?”叶梓萱笑吟吟地问道。

    皇甫尚阳挑眉,“清枫山庄啊。”

    “那个地方,我可没法子去。”叶梓萱皱眉道。

    毕竟,清枫山庄存在了这么久,就连司马玮都不敢轻举妄动,当初,长公主为何要让她前来给司马玮通风报信,让司马玮留在渡城,想来也是因为清枫山庄的缘故。

    而皇上之所以能够让司马玮活到现在,怕也是因为清枫山庄。

    毕竟,清枫山庄这些年来与朝廷相安无事,怕是也有司马玮在此坐镇的缘故。

    毕竟,先皇后便出自司马家。

    叶梓萱在想,鲁牧尘明明出现在这位皇后娘家的人,为何又与先皇后的娘家扯在一起了呢?

    果然,这背后必定还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清枫山庄,与悦来绸缎庄有关系,而且还与用鸡血石控制人心的人有关系。

    更重要的是,叶梓莬与扈霏瑜到底是在为谁做事?

    怕是与这清枫山庄也脱不了干系。

    所有的一切,既然到最后都归于清枫山庄,她自然是要去一趟的。

    可是,如今该怎么去,她还要仔细地盘算盘算才是。

    叶梓萱盯着那条河看着。

    一直顺流而下,便是清枫山庄,而拐个弯便是兰溪镇,紧接着便是乌溪镇。

    旬子络后来出事了,而旬家在乌溪镇如今怕也是……

    叶梓萱仔细地想着,乌溪镇原本便是鲁家的地盘,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渐渐地个成为了清枫山庄掌控的,可见,这附近,怕是除了司马玮守着的渡城,俨然都成了清枫山庄的地盘了。

    哎!

    叶梓萱重重地叹了口气。

    难道皇上不清楚?

    想来他是最清楚不过的,可为何偏偏还要纵容呢?

    或者是,皇上想要这样的局面发生?

    又或者是,这背后所牵扯的,远远超过了她如今所知道的?

    叶府的秘密,还有当年她母亲的死,老太太的暗中算计,还有这几个相互牵扯出来的世家,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呢?

    叶梓萱想着想着,便出神了。

    “在想什么呢?”褚朝月凑近她问道。

    “在想怎么去清枫山庄。”叶梓萱坦然道。

    “想怎么去就怎么去。”褚朝月直言道。

    皇甫尚阳一手撑着下颚,一手把玩着茶杯,“倘若真的那么容易,便不会如此了。”

    嵇雅岚看向她们,“我也听说过这个清枫山庄,很是神秘。”

    “我也听说过。”温馨凑近道,“不过,你们确定要上一趟清枫山庄?”

    “嗯。”叶梓萱点头道,“这便是我此行的目的。”

    “时隔这么久,你确定依着出如今的能耐,能够安然回来?”褚朝月看向她问道。

    “不确定。”叶梓萱挑眉道,“不过咱们不也是人多势众嘛。”

    “哈哈。”皇甫尚阳盯着叶梓萱道,“的确是人多势众。”

    “可这强龙压不住地头蛇。”褚朝月又道,“莫要忘记了,当初你与小公爷前去乌溪镇,也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全身而退的。”

    叶梓萱淡淡道,“那是先前,更何况,如今可是今非昔比了。”

    “即便如此,你也没有强大到这个地步。”褚朝月直言道,“足以与之抗衡的。”

    “是啊。”叶梓萱低声道,“若非如此,我也不必在此处忧愁了。”

    “怎么一说,你便又要打退堂鼓了呢?”皇甫尚阳看向她道。

    “朝月郡主说的实话。”叶梓萱诚然道。

    “哎。”皇甫尚阳重重地叹气。

    没一会,饭菜便上来了。

    叶梓琴已经迫不及待拿起筷子。

    几人便也不去想这些,只管着品尝这美味佳肴。

    凌墨燃与嵇蘅等人就在隔壁的雅间内。

    嵇蘅看向凌墨燃道,“她打算何时去?”

    “看样子是想孤身前往。”鲁牧尘慢悠悠道。

    “嗯。”凌墨燃低声道。

    “如此,那便是连咱们也不带着了?”皇甫默突然道。

    “哎。”嵇蘅重重地叹气,“这个时候了,她怎么还想自己去?”

    “看样子,她是想去证实一些事情。”凌墨燃说道。

    “什么?”嵇蘅皱眉,“你这么说,我反倒觉得,咱们更应该跟着去了。”

    “再等等看吧。”凌墨燃道。

    鲁牧尘敛眸道,“那她是连大驸马也要瞒着了?”

    “大驸马可不想这个时候与清枫山庄有任何的碰撞吧?”嵇蘅直言道。

    鲁牧尘淡淡道,“端看是什么了。”

    “看来你与大驸马倒是关系甚好。”嵇蘅盯着路木粉尘。

    “嵇世子何必挖苦呢?”鲁牧尘温声道,“看来道不同不相为谋。”

    他说罢,起身便走了。

    嵇蘅冷哼了一声,眼眸中闪过一抹不屑。

    “你二人还真是……”皇甫默看向他,“明明可以相互关心,非要剑拔弩张。”

    “胡说八道。”嵇蘅嘴角一撇道。

    凌墨燃沉吟了片刻道,“盯着吧,这两日,她定然会去。”

    “你如此明白,为何不主动请缨呢?”嵇蘅不解地看向他。

    “你倒是高看了我。”凌墨燃无奈道,“她若有心让我一同前去,便不会如此了。”

    嵇蘅淡淡地挑眉,“你啊……我算是服了。”

    几人从醉仙楼出来,已然是傍晚。

    好在渡城的夜晚也是很热闹的。

    皇甫尚阳站在桥头,眺望着远方。

    叶梓萱听着远处船舫内女子婉转的小调,晚风习习,将那软绵绵的歌声顺着风儿轻柔地吹来,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只觉得这夜色过于美好。

    她已经许久不曾这样静静地欣赏过夜晚的风景了。

    叶梓琴看向她,“大姐姐,你在想什么?”

    “你呢?”叶梓萱看向她问道。

    “我?”叶梓琴沉吟了片刻道,“倒也没想什么,只是瞧着眼前的这景色,倒是比京城更柔美。”

    “是啊,也只限于此处吧。”叶梓萱淡淡道。

    “嗯。”叶梓琴想了想,便又道,“大姐姐,你是不是要自己去清枫山庄?”

    “嗯。”叶梓萱点头,“就知道瞒不住你。”

    “那是自然。”叶梓琴自知自己的本事,即便跟着前去,也不过是拖累。

    反倒不如安心地在这里等着。

    她凑近道,“大姐姐,你只管前去就是了。”

    “三妹妹果然最懂我了。”叶梓萱捏着她的脸颊,很是喜欢。

    叶梓琴早已习惯了如此,便浅笑道,“不过,你确定不会有人偷偷地随你一同前去?”

    “定然会。”叶梓萱感叹道,“只不过,如此我反倒像是给自己留了个后手不是?”

    “大姐姐。”叶梓琴感慨道,“果然不一般。”

    皇甫尚阳侧耳听到了,“我就知道你定然会去。”

    叶梓萱捂着她的嘴,“你还想吵嚷着都知道啊?”

    “罢了。”皇甫尚阳冷哼一声,“你自个去吧。”

    “这才对。”叶梓萱浅笑道,“乖乖等我回来就是。”

    “知道了。”皇甫尚阳点头道。

    几人对视了一眼,便也不多言了。

    待回去之后,便也各自安静地散去了。

    春花与秋月伺候着她洗漱,小心地开口。

    “大姑娘,奴婢也不用陪着去吗?”春花看向她道。

    “我自己去。”叶梓萱直言道,“你们都不用跟着了。”

    “是。”春花与秋月对视了一眼,也只能无奈地应道。

    “大姑娘打算何时动身?”秋月上前问道。

    叶梓萱听着外头的动静,嘴角一勾,“进来吧。”

    褚非凡便风似地冲了进来。

    “姐姐。”褚非凡冲着她咧嘴一笑。

    “怎么?”叶梓萱上下打量着他,“这次怎么也不与小公爷碰面了?”

    “没那个心思。”褚非凡说道。

    叶梓萱轻轻点头,“随我去一趟吧。”

    “好。”褚非凡等的就是这句话。

    “明日出发。”叶梓萱又道。

    “晚上?”褚非凡连忙道。

    “嗯。”叶梓萱点头应道。

    “那我去准备准备。”褚非凡刑冲冲冲地走了。

    秋月与春花见状,便退了下去。

    显然,叶梓萱已经有了盘算。

    翌日。

    天刚亮,叶梓萱便醒了。

    叶梓琴等人已经乖巧地过来了。

    叶梓窈笑吟吟地看向她。

    “大姐姐。”

    “四妹妹,怎么了?”叶梓萱笑着问道。

    “大姐姐,我听说这清枫山庄很是诡异,就连前去的那条河暗处也设了机关,你可要当心啊。”叶梓窈担忧地说道。

    “好。”叶梓萱笑着应道。

    “那……我与三姐姐便等大姐姐安然无恙地回来。”叶梓窈说道。

    “好。”叶梓萱满是感动。

    皇甫尚阳等人也都前来与她说了许多的话。

    嵇雅岚见她气定神闲,俨然一副前去郊游的架势,她也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温馨皱着眉头,“都怪我没什么武功,不然也想跟着你去了。”

    叶梓萱正要开口,突然外头出现了一个人。

    待叶梓萱看过去的时候,便见许久不见的白青青站在了那。

    叶梓萱一愣,“你怎么来了?”

    “怎么?”白青青笑着上前,“这么多年不见,你都没有挂念我?”

    叶梓萱低声道,“这些年,你去何处了?”

    “回家了。”白青青直言道。

    “原来如此。”叶梓萱看向她,“谁告诉你我在这的?”

    “除了那位还会有谁?”白青青又道,“我欠他一份人情,也欠你的,此番我随你一同去。”

    “这……”叶梓萱随即说道,“我已然安排好了,怕不能带着你。”

    “看来,你不需要我。”白青青苦笑道。

    叶梓萱明白,白青青前去清枫山庄,是另有所图,只不过是想要与她结伴而行罢了。

    可是,她的确不方便带着。

    所以,她只能断然拒绝了。

    “那好吧。”白青青见叶梓萱态度坚决,转身便走了

    嵇雅岚上前看向她,“她突然出现,的确奇怪。”

    “不妨事。”叶梓萱低声道,“对她而言,我不是敌人。”

    “嗯。”嵇雅岚也便不再多说什么。

    叶梓萱几人便在一处闲聊起来。

    直等到一同用过晚饭,她们才各自离开。

    此时,司马玮特意来找她。

    叶梓萱福身道,“驸马爷。”

    “叶大姑娘只身前往清枫山庄,倒是令在下佩服。”司马玮说道。

    “臣女还未去,怎么大家都知道了?”叶梓萱调侃道。

    司马玮爽朗一笑,“倒是与上回见你不同了。”

    “上回……”叶梓萱敛眸,“长公主之事,还请驸马爷节哀。”

    “在下在渡城等叶大姑娘安然而归。”司马玮拱手道。

    “好。”叶梓萱笑着应道。

    7017k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99mk.la。鸟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mk.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