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266 那个启年早已死了

266 那个启年早已死了

        叶萱上前,“这是谁?”

        “这里怎会有死人?”皇甫尚阳壮着胆子凑了过去。

        待看清楚之后,狐疑道,“这尸体未腐烂,怎么感觉不像是死了。”

        她的话,反倒让几人又凑了过去。

        “没有死?”褚朝月伸手去探鼻息。

        “还有气息。”皇甫尚阳也连忙道。

        “不可能,这棺木是封闭的,怎么可能会活着?”嵇蘅连忙否认道。

        “可这……”褚朝月又道,“你过来瞧瞧。”

        嵇雅岚也试探地上前,伸手探了探,“真的还活着。”

        嵇蘅便将信将疑地上前也伸手过去。

        他转眸看向凌墨燃,“这怎么可能呢?”

        几人便看着棺木内的人。

        活死人?

        想来也只能是如此了。

        叶梓萱将随身带着的银针拿出,直接刺了躺在棺木内的活死人的穴位。

        不过里面的活死人没有任何的反应。

        鲁牧尘看向她,“也许这个……跟启年有关。”

        “他?”叶梓萱一怔,似是想到了什么,随即便又道,“你是说,此人的死状与启年一样?”

        “嗯。”鲁牧尘点头道。

        叶梓萱沉吟了片刻,便又道,“还是莫要再这待着了。”

        “好。”鲁牧尘点头道。

        随即,嵇蘅与皇甫默便将棺盖合起。

        皇甫尚阳不解地看向叶梓萱。

        “你提起的启年,便是启府的大公子?”她问道。

        “嗯。”叶梓萱点头道。

        “这启府的大公子不是病死的吗?”皇甫尚阳不解道。

        嵇雅岚看向她,“是啊,不是在你差点嫁过去的三天之后死的吗?”

        “是啊。”叶梓萱点头道,“可那个人并非是启年。”

        “什么?”皇甫尚阳不解地看向她。

        凌墨燃低声道,“的确如此。”

        “这到底怎么回事?”皇甫尚阳皱眉。

        “我们还是先出去吧。”叶梓琴忍不住地抖了抖。

        几人便从密道出来了。

        随即,便去了花厅内。

        皇甫尚阳盯着叶梓萱,“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来说。”叶梓萱突然看向凌墨燃。

        凌墨燃低声道,“确定让我说?”

        “嗯。”叶梓萱挑眉,“怎么?难道小公爷说不明白?”

        “等等。”皇甫尚阳皱眉道,“怎么就是他来说呢?”

        “因为与凌国公之死有关。”叶梓萱又道。

        皇甫尚阳惊讶地看向凌墨燃。

        凌墨燃便将事情大概地说了一遍。

        叶梓琴连忙道,“如此说来,大姐姐先前还见过?”

        “嗯。”叶梓萱低声应道。

        “那当时大姐姐离开,也是因为这个?”叶梓琴又道。

        “老太太让我去的。”叶梓萱无奈道。

        “老太太到底是何用意啊?”叶梓琴皱眉道,“倘若不是如此,大姐姐也不必在烊国,还跟大皇子在一起了。”

        叶梓窈连忙拽了拽她的衣袖。

        嵇雅岚端着茶杯,“这么说来,当初你之所以离开,乃是你家老太太特意安排的?”

        “那也多亏了小公爷不是?”叶梓萱瞥了一眼凌墨燃。

        “这么看来,小公爷在烊国……”鲁牧尘盯着凌墨燃。

        凌墨燃也只是淡淡道,“只是这棺木内的是何人?”

        “是啊。”叶梓琴连忙道,“我适才也没敢看清楚。”

        “是啊,这棺木内的到底是谁?”叶梓窈也在想。

        叶梓萱便将目光落在了凌墨燃的身上。

        毕竟这个宅子是他的。

        嵇蘅盯着她,“这宅子先前是谁的?”

        “先前不是说这宅子内发生了怪事儿吗?”皇甫默慢悠悠道,“这怪事儿又是什么?”

        叶梓萱便又继续看向凌墨燃。

        凌墨燃又道,“这密道我只走到了一层。”

        叶梓萱歪着头,仔细地想着,“从那棺木来看,的确是有些年头了。”

        “可为何会有气息呢?”皇甫尚阳忍不住道。

        “不知道。”嵇蘅道,“可是,若真的是活人,怎么可能会在棺木内待那么久?”

        “除非那个棺木内有通气的。”叶梓萱又道,“不过,必定会有人暗中照看,否则,怎么会维持气息呢?”

        “也许,气息并非是……”凌墨燃看向她道。

        叶梓萱仔细地想着,猛地想到了什么。

        “难道,是什么东西?”叶梓萱连忙道。

        凌墨燃又道,“可还要去一趟。”

        “这次……你们便不要去了。”嵇蘅看向叶梓琴等人。

        叶梓琴也不想去,着实是太可怕了。

        嵇雅岚也点头道,“好。”

        皇甫尚阳有心要去,不过对上皇甫默的眼神,也只能点头。

        褚朝月双手环胸,“既然如此,那咱们便不要去了。”

        叶梓萱不知何故,不想再进去。

        最起码,现在不想去。

        她看向凌墨燃,“等过了这两日吧。”

        凌墨燃见她如此说,“好。”

        鲁牧尘看向她,“我有事儿要单独与你说。”

        “好。”叶梓萱看向鲁牧尘,欣然应道。

        其余人抬眸看向他们。

        凌墨燃已经起身走了。

        嵇蘅等人便也相继离去。

        叶梓萱看向鲁牧尘道,“难道那棺木内的人你认识?”

        “你难道没有看出来那个人像谁?”鲁牧尘看向她问道。

        “谁?”叶梓萱一愣。

        他盯着她,“你当真看不明白?”

        “难不成,是后来死去的那个冒充的启年?”叶梓萱问道。

        “不错。”鲁牧尘看向她道,“既然这人已经死了有些年头,那么,当时你所见的又是谁?”

        “我以为我看错了。”叶梓萱敛眸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鲁牧尘看得出来,她似乎知道些什么,又或者说不确定。

        叶梓萱看向他,“我也不知该如何说。”

        “你当初为何会肯定见到的那个人便是启年呢?”鲁牧尘直言道。

        “你相信因果吗?”叶梓萱突然问道。

        “相信。”鲁牧尘点头道。

        叶梓萱勾唇一笑,“既然如此,我好好想想。”

        鲁牧尘点头,“看来,一切还是要去启府看看。”

        “启府不会说的。”叶梓萱直言道。

        “也许另一个人会知道。”鲁牧尘看向她。

        “谁?”叶梓萱问道。

        “启濯。”鲁牧尘说道。

        “他?”叶梓萱一怔,“难不成现在回去?”

        “倒也不必。”鲁牧尘说道,“先去渡城,解决了你心中的疑惑再说。”

        “看来,你此番前来,也是因此事儿啊。”叶梓萱突然笑了。

        鲁牧尘淡淡道,“你我目标一致。”

        叶梓萱一听,轻轻地点头,“大驸马与你一直都有来往,你如此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查出真相。”鲁牧尘看向她道。

        “的确目标一致。”叶梓萱回道。

        鲁牧尘这才起身,“那此地也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明日前往渡城如何?”

        “好。”叶梓萱欣然应道。

        鲁牧尘便也不逗留,起身走了。

        叶梓琴目送着鲁牧尘离开,才走进来。

        “大姐姐。”

        “嗯?”叶梓萱看向叶梓琴。

        叶梓琴盯着她,“大姐姐,那棺木内的人你认识?”

        “也算不得认识。”叶梓萱说道。

        叶梓琴坐下,“大姐姐,你跟鲁大公子……”

        “各取所需。”叶梓萱直言道。

        “我怎么瞧着并不是呢?”叶梓琴盯着她道。

        叶梓萱身手捏了捏她的脸颊,“那你瞧着像什么?”

        “嘿嘿……”叶梓琴捂着脸颊,“大姐姐,你到底怎么想的?”

        “什么?”叶梓萱一怔,问道。

        “哎。”叶梓琴歪着头,“为何要将自己放在这样危险的地步?”

        “三妹妹,你又聪明了?”叶梓萱凑近道。

        叶梓琴嘴角一撇,“大姐姐,我跟着你就是了。”

        叶梓萱浅笑道,“那早些歇息,明日咱们动身。”

        “好。”叶梓琴起身舒展了一下手臂,“我也困了。”

        叶梓萱目送着她离开。

        春花看向她,“大姑娘,可是要歇息了?”

        “嗯。”叶梓萱便起身回了里间。

        翌日。

        皇甫尚阳反倒是一夜未眠。

        她对这个地方着实有些不自在了。

        叶梓萱去了凌墨燃那,“小公爷。”

        “想去渡城?”凌墨燃看向她。

        “嗯。”叶梓萱点头。

        “好。”凌墨燃看向她,“去准备吧。”

        叶梓萱等出去之后,才愣了愣,“我干嘛要来与他说这个呢?”

        她自觉地好笑,不过已经说了,便不去多想了。

        叶梓萱收拾妥当之后,一行人便坐着马车前往渡城。

        这次,倒是没有想太耽搁,直奔渡城。

        因渡城距离乌溪镇与兰溪镇都有些距离。

        两日后。

        叶梓萱看着面前的城门,她记得上回前来的时候,是为了给长公主送信。

        此番前来,这心中到底也是有些五味杂陈的。

        叶梓萱看向城楼上,接着说道,“看来大驸马已经得了消息。”

        “原来大驸马……”叶梓琴仰头瞧着,正要感叹。

        皇甫默突然挡在了她的面前。

        她一愣,随即又钻进了马车。

        皇甫默不屑地冷哼了一声,骑着马儿进去了。

        叶梓萱好笑地看向叶梓琴。

        叶梓琴歪着头,“大姐姐笑什么?”

        “没什么。”叶梓萱浅笑道。

        叶梓窈也忍不住地笑了。

        姐妹二人难得相视而笑。

        皇甫尚阳盯着叶梓琴看了好一会,笑的也是意味深长的。

        等入了城。

        鲁牧尘看向司马玮,“大驸马。”

        “这路上当真是耽搁了啊。”司马玮看向鲁牧尘道。

        鲁牧尘笑了笑。

        反倒是凌墨燃看向司马玮的时候,翻身下马,二人见礼。

        司马玮低声道,“凌小公爷请。”

        “大驸马有礼。”凌墨燃低声道。

        叶梓萱也随之下了马车。

        “见过大驸马。”叶梓萱朝着司马玮福身。

        司马玮微微颔首,“诸位请。”

        待到了司马府,叶梓萱便被安排好了住处。

        “大姐姐,这大驸马待在这里,是不是有些太大材小用了。”叶梓琴低声道。

        “你想说什么?”叶梓萱淡淡道。

        “就是觉得这大驸马瞧着便并非那等文弱书生。”叶梓琴感叹道,“可惜了,长公主去的太早了。”

        叶梓萱暗自叹气,“你啊。”

        “我怎么了?”叶梓琴想了想,又道,“不过我瞧着鲁大公子与他倒是很亲近。”

        “嗯。”叶梓萱浅笑道,“他们本就是旧相识。”

        “倒也是。”叶梓琴随即便说道,“不过,咱们要在这待多久?”

        “看情况。”叶梓萱温声道。

        叶梓琴这既然都在赶路,的确有些累了。

        凌墨燃并未待在司马府,而是另外寻了住处。

        这也是叶梓萱意料之内的。

        好在,叶梓萱能够自由出入。

        皇甫尚阳正靠在凉亭内,等这叶梓萱过来。

        褚朝月靠在一旁,有些无聊。

        等叶梓萱过来的时候,她才懒洋洋道,“这个地方能待多久呢?”

        叶梓萱倒是没有想到皇甫尚阳刚来,便想走了。

        褚朝月看向她,“我也觉得这个地方很无趣。”

        “无趣?”叶梓萱抬眸看向她,“当真无趣?”

        “就是无趣。”褚朝月百无聊赖道,“也不知为何,待在这里着实有些不自在。”

        这反倒是她意料之外的。

        鲁牧尘正与司马玮坐在一处。

        “先前便知晓你要来,只是没有想到,这么一大波人过来。”司马玮看向他道,“怎么?这次是彻底来找人的?”

        “找人?”鲁牧尘看向他,“你知道?”

        “我知道什么?”司马玮冷笑道,“一个有名无实的驸马。”

        “哎。”鲁牧尘清楚,在司马玮的心中,长公主一直都还在。

        他抬眸看着面前的陈设,这还是长公主当初的布置。

        司马玮盯着他,“凌墨燃前来,也是为了那个人?”

        “看来你也清楚,我们过来是找人的。”鲁牧尘说道。

        “我们?”司马玮放声大笑,“你何时与他们成了我们?”

        “不过是随口一说。”鲁牧尘慢悠悠道。

        司马玮爽朗一笑,“早知道会如此。”

        “太子的人已经到了。”司马玮凑近道。

        鲁牧尘轻轻点头,“早该料到他会派人前来。”

        “哎。”司马玮重重地叹气,“你们这次前来的动静太大了。”

        “很大吗?”鲁牧尘不以为然。

        “哎。”司马玮盯着他,“你何时也如此任性了?”

        “任性一回也挺好。”鲁牧尘端起茶盏,轻呷了一口,又放下。

        司马玮沉吟道,“叶大姑娘已经得到了嗜血虫王?”

        “嗯。”鲁牧尘点头。

        “所以,你被下毒,昏迷不醒,是她救了你?”他说道。

        “是。”鲁牧尘不耐烦道,“你不是知道了,怎么又提起了?”

        “不过是想再确认一番。”他说道,“毕竟,你当真变了。”

        “她见到的那个人,已经死了。”鲁牧尘又道,“所以,后来出现的是谁?”

        司马玮眉头紧蹙,“你是说,后来一直冒充启年的人早已死了?”

        “嗯。”鲁牧尘点头应道。

        “看来,启府有事儿。”司马玮沉吟了片刻道,“我记得,启濯要成亲了?”

        “算来,还有半月。”鲁牧尘又道。

        “你们是赶不回去了。”司马玮说道。

        “启濯送信,让我不必参加。”鲁牧尘直言道。

        “他要做什么?”司马玮皱眉道。

        “毕竟,他与叶二姑娘成亲,也是不情不愿的。”鲁牧尘说道。

        “这可说不好。”司马玮摇头,“这世上还没有人能够委屈得了他。”

        “哎。”鲁牧尘也看不出来启濯要做什么。

        司马玮便也不多想了。

        这厢。

        凌墨燃刚刚收到从京城送来的密函。

        他看过之后,低声道,“宫里头有了动静。”

        “宫中?”嵇蘅看向他,“谁又出事了?”

        “控制鸡血石的倘若真的是阉人,如今咱们不在京城,这宫中便出了事儿……”皇甫默嘟囔道,“看来那人真的在宫中。”

        “宫中近来接二连三地有宫女失踪。”凌墨燃道,“这倒是与那枯骨案有关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