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26 气的吐血

026 气的吐血

        叶梓萱慢悠悠道,“这里是你们哭的地方?”

        那妇人连忙拽了那两个丫头一把,讨好道,“大姑娘,她们不懂规矩,还请大姑娘宽恕。”

        “宽恕?”叶梓萱瞧着那两个小丫头,冷冷道,“我宽恕什么?”

        “你两个没眼力见的,还不赶紧给大姑娘叩头。”那妇人拉扯着那两个小丫头。

        “大姑娘,饶命。”那两个小丫头一面叩头,一面道。

        “这话说的,不知晓的还以为我要逼死你们。”叶梓萱勾唇讥笑道,“先将这三人带出去在外头等着就是。”

        “是。”秋月上前,“请吧。”

        “大姑娘,奴家家里头还有事儿呢,不如您这处查明之后,再唤奴家前来如何?”那妇人依旧不死心。

        “既然如此,那我便交给官府吧。”叶梓萱慢悠悠道。

        “这……那奴家便等着吧。”那妇人知晓,这看似文静的大姑娘,竟然是个有主见的主儿,当真是软硬不吃。

        “去吧。”叶梓萱也不再多言。

        那妇人便拽着两个小丫头走了。

        叶梓琴看向她道,“大姐姐,你说,母亲回去之后,会不会气的吐血?”

        “你就巴不得自个的亲娘吐血?”叶梓萱调侃道。

        “我看不透她。”叶梓琴摇头,“反正,她对我,也只是表面母女罢了,倒也没有几分真情,也不知为何?”

        “许是,当初对你期望太高。”叶梓萱直言道。

        “是吗?”叶梓琴嗤笑道,“罢了,我有奶奶跟大姐,我便足够了。”

        “好。”叶梓萱握紧她的手,“那咱们便等着吧。”

        “大姐姐,巷妈妈能查出什么来?”叶梓琴这回不傻了。

        “看来,你反应过来了。”叶梓萱凑近道,“既然那绸缎并未在其他世家里头出现过,想必,是卖到了外地。”

        “那库房管事与绸缎庄暗中有来往,如此说来,库房管事必定会暗中孝敬府上的主子?”叶梓琴压低声音道。

        “不错。”叶梓萱点头道,“我在想,叶府暗中到底还隐藏着什么?想来不止二房那一条线。”

        “这是何意?”叶梓琴不解道。

        “二婶婶虽说管着庶务,适才你可发现了?她虽说明面上知晓那库房管事对她讨好,会有孝敬,可是,那库房管事背地里做的,她却不知道。”

        “难道,二姐姐的项圈,并非是采办管事拿走的?”叶梓琴又问道。

        “采办的怎么可能去偷那个?”叶梓萱摇头,“想来是,这库房管事在二房安插了眼线。”

        “那被委屈死的小丫头岂不是做了替死鬼?”叶梓琴当即便反应过来。

        “嗯。”叶梓萱点头道,“适才我那般挑明,想来,二婶婶也有所察觉,故而,才并未在我这处过多地纠缠。”

        “看来,那库房管事是旁的人安插的。”叶梓琴皱眉道。

        “这便是为何,老太太让咱们放手去查。”叶梓萱直言道,“这里头,必定还有更大的猫腻,只不过,却不能让老太太直接地挑明。”

        “我知道了。”叶梓琴点头。

        叶梓萱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先去陪老太太用午饭吧。”

        “哦。”叶梓琴乖巧地起身,与叶梓萱一同去了。

        二房。

        扈氏先去看了良妈妈,幸好只是皮外伤,不过也要将养一段时日,加上,叶梓萱发话,让良妈妈禁足,对于扈氏来说,相当于失去了左膀右臂,看来,这段时日,她也只能憋屈着了。

        叶梓媚是怒急攻心,晕了过去,这身子自然也伤了,看来也要躺着了。

        扈氏瞧着眼下的二房,难免有些焦头烂额。

        不过,她适才也意识到了什么,随即便让跟前的另一个妈妈将叶梓媚的那个项圈拿了过来。

        “二太太,这项圈二姑娘可是很紧张,一直都舍不得戴,后头便丢了,便将那一直看着这项圈的丫头给处置了。”眼前的菊妈妈说道。

        “那后来呢?”二太太又说道。

        “这项圈也没有找到,二姑娘因此生了好长一会子气呢,那段时间,也不敢去扈家。”扈氏低声道。

        “那段时日,扈家可有什么事儿?”扈氏慢悠悠地问道。

        “老奴倒也不记得了。”菊妈妈敛眸回道。

        “你仔细地想想。”扈氏看向菊妈妈。

        菊妈妈沉吟了片刻,“老奴去问问良妈妈吧。”

        “去吧。”扈氏淡淡道。

        “是。”菊妈妈便退下了。

        没过一会子,菊妈妈便到了。

        “老奴问过了。”菊妈妈看向扈氏,回道,“良妈妈说,那段日子,扈家倒也平静,唯独有件事儿,很是奇怪。”

        “何事?”扈氏想着,那段日子,她刚得知启大爷病重的事儿,正琢磨着该如何偷梁换柱呢,倒也没有在意自个娘家如何。

        如今仔细地想来,又觉得太过于巧合。

        这项圈流落在外头,如今又回来,又是那样的情形下,分明便是有人要栽赃陷害与她。

        看来,她也是被算计进去了。

        “良妈妈说,原先,这项圈是做了一对的,一只送了二姑娘,另一只则给了表姑娘,只是表姑娘的那只也不见了。”菊妈妈回道,“扈大太太还特意派人过来问过呢,当时,良妈妈也并未放在心上,而二姑娘担心扈老太太听了难过,便说自个的还在。”

        “所以,两只都没了?”扈氏扬声道。

        “正是。”菊妈妈皱眉道,“如今想来,还真是奇怪,这好端端的,为何会两只都没了呢?”

        “等等。”扈氏仔细地瞧着这项圈,沉默了许久之后,便说道,“你现在亲自前去扈家,将这项圈亲自给母亲过目。”扈氏说道。

        “是。”菊妈妈连忙应道,便接过那项圈也不敢耽搁,便去了。

        扈氏有些坐立难安,起身便朝着叶梓媚的院子去了。

        叶梓萱与叶梓琴刚到了老太太的院子。

        易妈妈得知她前来,便回道,“大姑娘,老太太自个用过午饭了,正在小憩。”

        “今儿个怎么用的这么早?”叶梓萱一怔,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