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25 死的荒唐

025 死的荒唐

        “这……”那妇人一听,有些为难道,“既然奴家的婆母已经没了,就让奴家收了她的尸体,也好回去下葬。”

        “吞没家主的财物,可都在外头呢,不过,跟着你的这两个丫头身上倒也还有不少啊。”她说着,又看向扈氏道,“二婶婶,你瞧瞧,那丫头脖子上戴着的项圈,正是上回二妹妹丢了那个,我记得,当初,还逼死了一个小丫头呢。”

        二太太扈氏一听,脸色登时不好了。

        她看向叶梓萱道,“不过是像罢了。”

        “像?”叶梓萱轻笑道,“为何二妹妹那般在乎那项圈,难道二婶婶忘记了?那项圈可是扈老太太亲自给二妹妹打的生辰之礼。”

        这下子,扈氏也愣住了。

        此事儿,她也没有仔细去追究,如今见叶梓萱提起,不知为何,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她转眸看向那妇人,又瞧见晕倒刚刚醒过来的小丫头身上的项圈,突然觉得那项圈像是突然戴在了她的脖子上,而且一点点地收缩,试图要将她勒死似的。

        叶梓萱淡淡道,“不过是个采办的管事婆子,这手伸的未免也太长了一些。”

        她半眯着眸子,那眼神中带着几分地寒意,让人不敢直视。

        前世,她这个时候,已经一身素衣,在给那位启大爷守孝了。

        到后来的种种,如今她不想再去想,她倒要看看,这位二太太到底在叶府还做了什么?

        毕竟,前世,老太太因她的事儿,忍气吞声了多久?到最后,大病一场之后,不到两年便故去了。

        对于叶梓萱来说,不论是前世还是重生之后,都是她无法释怀的痛。

        她冷冷地看向面前的扈氏,这副良善的面孔下,到底存着怎样奸诈的心思?

        那妇人如今是怕极了,早知如此,她便不来了。

        这可好,怕是到最后,连她也要搭进去。

        她连忙从那丫头的脖子上将项圈扯了下来,双手捧着,“这东西,是这丫头生辰的时候,她祖母给的,奴家也不知晓竟然是二姑娘的东西啊。”

        叶梓萱却看向了扈氏道,“既然人家不知情,这项圈既然寻到了,便送回去给二妹妹吧。”

        二太太扈氏瞧着这项圈,犹如吞了一只苍蝇,甚是恶心。

        她有些嫌恶,不过瞧了瞧那项圈,又说道,“这上头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想来不过是相像罢了。”

        “哦?”叶梓萱眨了眨眼,“当初,二妹妹可是戴着这项圈在咱们姐妹跟前没少夸赞扈老太太如何疼爱她呢。”

        她说着,便让春花将那项圈拿了过来。

        叶梓琴凑过去道,“这上头有个媚字。”

        扈氏听到叶梓琴所言,差点没背过气。

        如今她是越发地肯定,自己生的这个女儿是来讨债的。

        怎么胳膊肘往外头拐?

        “看来真的是二妹妹的了。”叶梓萱想了想,“既然二婶婶觉得是像,那不如我派人去扈家一趟?”

        “罢了。”扈氏低声道,“大姑娘既然说了是,那便是了。”

        “二婶婶这是何意?”叶梓萱挑眉,“我也不是那等管闲事的,只不过,既然二婶婶觉得不是,那我也不管了。”

        “将这此物连带着这箱子里头的,都送去官府吧。”叶梓萱沉声道。

        “是。”春花垂眸应道,随即便要收起来。

        “慢着。”扈氏扬声阻止,“这我也说不好,毕竟丢了许久了,不如让媚姐儿过来瞧瞧?”

        “也好。”叶梓萱反倒爽快地答应了。

        没一会,叶梓媚便被扶着过来了。

        她这几日一直跪在了祠堂,这脾气跟身子一样差。

        待入内之后,她瞧见扈氏也在,委屈地落泪。

        叶梓萱见她这般,还不愧是母女两。

        她随即又转眸看向叶梓琴,真不知晓,为何三妹妹一点都不像扈氏。

        叶梓琴反倒无所谓,只是冲着叶梓萱眨了眨眼。

        叶梓萱让春花将那项圈递给她。

        叶梓媚一瞧,一眼便认出来了,“这项圈怎会在这?”

        “二妹妹,这项圈可是你的?”叶梓萱问道。

        “是。”叶梓媚露出了失而复得的表情。

        叶梓萱低声道,“你确定?”

        “我怎么可能认错?这上头还有一个媚字。”叶梓媚没好气道。

        叶梓萱轻轻点头,而后又看向扈氏道,“二婶婶,为何二妹妹的项圈,会被这采办管事送给了自己的孙女呢?”

        “什么?”叶梓媚一听,不可思议地看向扈氏。

        “我也不知。”扈氏敛眸道,“这府上的庶务,如今既然是大姑娘管着,那便请大姑娘做主吧。”

        “大姐姐,你这何意?”叶梓媚瞧着那项圈,又看向叶梓萱道。

        叶梓萱便将这项圈是如何被发现,而后又如何放在了她手中的经过说了一遍。

        叶梓媚不知何故,突然两眼一翻,便晕了过去。

        叶梓萱见此,只是让人将她给抬出去了。

        扈氏突然哭道,“如今这样,到底也是我的不是,大姑娘尽管去查。”

        叶梓萱见扈氏这般,并未多言,只是看向那妇人道,“事情还未查清楚之前,你便留在这。”

        “大姑娘,奴家家里头还有许多事儿,再说,奴家也并非是叶府的人。”那妇人又说道。

        “既然你不想待在这,我便让人送你去官府。”叶梓萱慢悠悠道,“想来,那里更舒坦。”

        叶梓萱的话,让那妇人吓得一哆嗦。

        扈氏站在原地,显得有些尴尬。

        她思忖了半晌之后,便先走了。

        叶梓萱并未阻拦,待扈氏离去之后,她看向秋月道,“大夫怎么说?”

        “回大姑娘,是中毒死的。”秋月回道。

        “嗯。”叶梓萱便将目光落在了那妇人的身上,不解道,“这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死了呢?”

        那妇人听的浑身发抖,大有自个若继续待在这,怕也是死路一条的恐惧。

        叶梓萱暗自摇头,“这人啊,还是莫要做太多亏心事,瞧瞧,就连死,也死的如此荒唐。”

        那妇人跟前的两个丫头早已吓得瑟瑟发抖,不自觉地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