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22 招惹谁了

022 招惹谁了

        这才让她更加地肯定,当初,她被偷偷地换去启府,并非是在府内被调换的,毕竟,当着老太太的面儿,满堂宾客的面儿,必定会露出马脚来。

        看来,这扈氏果真不简单。

        这悦来绸缎庄,竟然还能够与她有如此深的来往。

        可见,扈氏的手段,亦或者是,她的背后,还有什么强大的,能够让她这般自信地否认一切的底气。

        叶梓萱暗自摇头,“回去再说吧。”

        “哦。”叶梓琴也吃惊不小。

        她与扈氏也不过是表面母女罢了,着实看不透这位母亲的性子。

        如今再仔细地想想,反倒有些不寒而栗。

        她抓紧叶梓萱的手,“大姐姐,我怎么觉得后背发凉呢?”

        “这才对。”叶梓萱轻轻地拍着她的手背,“回去再说。”

        “嗯。”叶梓琴乖乖地点头。

        姐妹二人回了叶府。

        叶梓萱命人将那几箱子绸缎都抬去了老太太那。

        老太太揉了揉眉心,盯着她说道,“你这孩子,也太实诚了些,就算要查明真相,也不必买这些。”

        “奶奶,这些料子瞧着也不错啊。”叶梓萱挽着老太太的手臂道,“反正留着也不会有坏处。”

        “罢了。”老太太瞅了一眼,而后又看向易妈妈道,“都收起来吧。”

        “是。”易妈妈恭敬地应道。

        叶梓萱讨好地看向老太太道,“奶奶,那悦来绸缎庄到底是何来头?”

        “来头?”老太太盯着她道,“你今儿个去了一趟,难道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

        “换了掌柜的,而且,看样子是有人故意帮我。”叶梓萱直言道。

        “谁会如此好心?”老太太盯着她看了半晌,随即又说道,“寻到这些,你便能够找到那库房管事了。”

        “奶奶,你是不是一早便知道了?”叶梓萱看向老太太道。

        老太太停顿了半晌,慢悠悠道,“不过,那些绸缎里头,倒是有几匹不错,改日,让绣娘给做几身贴身的衣裳,纳凉的时候穿。”

        “奶奶。”叶梓萱不满地看向她。

        老太太拍着她的手,“我这些日子可是累坏了,听不得吵闹,这外头的那些个你自个清理就是。”

        她说罢,便扶着额头,一手抓着易妈妈的手,“年岁大了,这精力也不够了,我得去歇会。”

        “知道了。”叶梓萱也只能无奈地冲着老太太的背影回道。

        叶梓琴凑近,“大姐姐,奶奶不管了?”

        “管什么?”叶梓萱嘴角一撇,“分明就是挖了个坑,让我自己去填。”

        “啊?”叶梓琴一脸不解。

        “走。”叶梓萱冷哼一声,“我就不信,我收拾不了了。”

        她说罢,气鼓鼓地走了。

        易妈妈扶着老太太坐下,轻声道,“老太太,大姑娘可精着呢。”

        “去查一查,悦来绸缎庄,如今是谁收了。”老太太沉声道。

        “是。”易妈妈垂眸应道。

        老太太重重地叹气,“这个臭丫头,也不知一不小心招惹了谁?”

        叶梓萱出了老太太的院子,瞧着那采办的管事婆子还跪在那,不过瞧着倒也是去了半条命。

        她淡淡道,“将人带去耦园跪着,派人盯着。”

        “是。”外头的婆子应道。

        秋月走上前来,“大姑娘,接下来该怎么办?”

        叶梓琴看向她道,“大姐姐,那悦来绸缎庄,可是要暗中去查一查?”

        “既然换了人,原先的东西也都被销毁了,咱们带回来的便是最后的线索,只要找到这些绸缎是谁订的,便能找到库房管事。”叶梓萱低声道。

        “啊?”叶梓琴不解。

        “你难道还没有明白?”叶梓萱盯着她道。

        “不明白。”叶梓琴摇头。

        “哎。”叶梓萱重重地叹气,看向秋月道,“咱们府上,尤其是与那库房管事多有来往的,都去查一查,搜一搜,看看,谁那里出现了这样的绸缎。”

        “是。”秋月垂眸应道。

        春花看向她道,“大姑娘,这些绸缎,难道不是用来装点门面的?”

        “既然旁的府上都没有用过的,那么,便是用来仿造的。”叶梓萱淡淡道。

        “原来如此。”叶梓琴当即反应该来,“想来,那个大主顾便是与库房管事有关的了。”

        “嗯。”叶梓萱看向她道,“三妹妹总算反应过来了。”

        “大姐姐,难道?”叶梓琴像是明白了什么。

        叶梓萱慢悠悠道,“先去查清楚。”

        “那这采办的管事也不能一直这样跪着。”叶梓琴又说道,“该收拾的还是要收拾。”

        “放心吧,明日便会有结果了。”叶梓萱笃定道。

        “好。”叶梓琴便也不多言了。

        叶梓萱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今儿个便早些歇息。”

        “哎。”叶梓琴重重地叹气。

        扈氏这两日可是忐忑不已,晚些的时候,二老爷从府衙回来,直接去了书房。

        “老爷说今儿个歇在书房了。”良妈妈看向扈氏道。

        扈氏冷哼了一声,“大姑娘找到悦来绸缎庄了?”

        “是。”良妈妈回道,“不过绸缎庄已经易主了。”

        “易主?”扈氏反倒惊讶不已,“只管将线索断了就是,怎会易主呢?”

        “老奴也觉得奇怪。”良妈妈看向她道,“二太太,难道不是您暗中……”

        “看来有人先咱们一步了。”扈氏眯着眸子,连忙附耳与良妈妈说了几句。

        良妈妈应道,便退了下去。

        扈氏捏着帕子,过了一会,才看向外头的丫头,“去给二姑娘送些吃的。”

        “是。”外头的丫头应道,便去了。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良妈妈匆忙回来。

        “二太太,人不见了。”良妈妈看向她道。

        “什么?”扈氏腾地起身,“怎会不见的?”

        “老奴派人赶过去的时候,人便不见了。”良妈妈敛眸道,“这可如何是好?”

        “不好。”扈氏暗叫不妙,“赶紧派人去耦园,将那婆子给……”

        “是。”良妈妈连忙应道。

        而此时。

        叶梓萱正坐在软榻上,毫无困意。

        叶梓琴困的靠在一旁小憩。

        秋月匆忙进来,与她附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