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20 招摇过市

020 招摇过市

        叶梓琴被叶梓萱拽出院子,等出了小径,才捂着肚子在原地咯咯地笑个不停。

        “哎呦,笑的我肚子疼。”叶梓琴靠在一旁的石柱上,好半天才止住笑声。

        叶梓萱凑近道,“赶紧走吧。”

        “去哪?”叶梓琴还未反应过来,便又被叶梓萱拽走了。

        待到了她的院子,叶梓萱看向秋月道,“可找到了?”

        “大姑娘,找到了。”秋月回道,“不过……死了。”

        “死了?”叶梓萱挑眉,“还真是做的干净。”

        “大姑娘,如今也是死无对证了。”秋月如实道。

        叶梓萱勾唇冷笑,“我看未必,你准备一下,咱们出府一趟。”

        “出府?”叶梓琴看向她道,“可是要禀报老太太?”

        “适才老太太不是发话了,让我来办的。”叶梓萱淡淡道,“这便包括了,我可以出府。”

        “大姐姐,你还真是……狡猾。”叶梓琴忍不住道。

        “怎么老说大实话。”叶梓萱凑近道。

        叶梓琴一愣,嘴角一撇,却也是欢快地跟着她一同去换衣裳了。

        虽说能外出,可,也不能就这样出府,若碰上了什么熟人,到时候也不能丢了叶府的颜面不是?

        叶梓萱与叶梓琴换好衣裳,秋月与春花已经准备好了马车,二人出了角门,上了马车,便朝着外头去了。

        叶梓琴已经许久不曾出府了。

        她正兴奋地掀开车帘,瞧了一眼外头的街道,又看向叶梓萱道,“大姐姐,那日,你可是穿着嫁衣,骑着马回来的?”

        “嗯。”叶梓萱想起那日,这脸色也不大好。

        “还真是招摇过市啊。”叶梓琴忍不住道。

        叶梓萱勾唇冷笑,“怎么?你也想试试?”

        “算了吧。”叶梓琴连忙摇头,“我可没有你那等胆量,你可不知道,如今这外头对那日的事情传的可是沸沸扬扬的呢。”

        “启府不是已经解决了?”叶梓萱慢悠悠道。

        “只不提那婚事,提一提那日的新娘子也成。”叶梓琴暗自摇头,“如今大姐姐可是这京城的大红人。”

        “母老虎吧。”叶梓萱直言道。

        “哈哈。”叶梓琴反倒放声大笑。

        这笑声透过马车传到了外头,反倒惹来了不少路上行人的注目。

        叶梓萱见她如此,淡淡道,“你这笑的太夸张了一些。”

        “哪有?”叶梓琴却还是止住了笑声。

        叶梓萱沉吟了片刻,“去一趟悦来绸缎庄。”

        “是。”秋月应道。

        “去绸缎庄做什么?”叶梓琴皱眉,“眼下时兴的料子,老太太那可都紧着大姐姐的,这绸缎庄里头的可比不上。”

        叶梓萱暗自摇头,“可是,我那日身着的嫁衣的料子,是出自悦来绸缎庄的。”

        “大姐姐,你嘴上说不计较,可是却还是想要一个真相。”叶梓琴摇头道。

        “我何时说过我不计较了?”叶梓萱慢悠悠道,“不过是,那绸缎庄里头,兴许还藏着什么咱们不知道的。”

        “我怎么听不明白?”叶梓琴皱眉,一脸地不解。

        叶梓萱淡淡道,“去瞧瞧。”

        “哦。”叶梓琴轻轻点头。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马车便停到了悦来绸缎庄的外头。

        店内的伙计瞧见那马车上的标识,连忙上前相迎。

        叶梓萱缓缓地下了马车,与叶梓琴一同入了绸缎庄。

        二人蒙着面纱,去了雅间坐着。

        没一会,便见绸缎庄的掌柜的亲自前来。

        “叶府的二位姑娘亲临小店,小店当真是蓬荜生辉。”那掌柜的笑脸相迎。

        叶梓萱淡淡地扫过这雅间,又说道,“你家东家在何处?”

        “东家?”掌柜的一怔,随即回道,“东家不在京城。”

        “哦。”叶梓萱轻轻地将捏着的手帕不紧不慢地放在几案上,“这嫁衣的料子可是出自你这?”

        叶梓萱说着,秋月已经将捧盒放在了掌柜的跟前。

        掌柜的看过之后回道,“正是。”

        “如今可还有?”叶梓萱又说道。

        “这料子乃是三年前便定下的,也只有一匹。”掌柜的说道。

        “那这呢?”叶梓萱又问道。

        秋月又将另一件放在了掌柜的面前。

        “这……”掌柜的仔细地看过,又说道,“这身嫁衣的料子虽说与小店这匹表面上瞧着是一样的,可是……仔细地看去,还是有不同的。”

        “哪里不同了?”叶梓萱又问道。

        “叶姑娘,您仔细瞧瞧,小店的这料子内里为了担心有旁人冒充,都会夹双重金丝,可是明眼人瞧着,便以为是一重。”掌柜的说罢,便将那两件嫁衣内里翻过来,指给叶梓萱瞧。

        “所以说,这身是三年之前便定好的?”叶梓萱问道。

        “正是。”掌柜的垂眸应道。

        “是何人订的?”叶梓萱说道。

        “这……”掌柜的为难道,“这可不能说,这是店里的规矩。”

        “可这嫁衣都在我这了。”叶梓萱又说道,“我只是想要找一找还有没有相同的。”

        “的确没了。”掌柜的又说道,“还请叶姑娘见谅。”

        “订这绸缎的人,可还订过旁的?”叶梓萱又问道。

        “这……”掌柜的看向她,“不知道叶姑娘为何要打探这些?”

        “我不会破坏你店里的规矩,你也不必为难,倘若那人还定了旁的,你这处还有余货,我便都买了。”叶梓萱直言道。

        “那便多谢叶姑娘了。”掌柜的一听,连忙笑着应道。

        没一会,便瞧见店小二抬着一箱子绸缎过来。

        随即放在了她的面前。

        “这都是那客人订的。”掌柜的看向她道。

        “好。”叶梓萱轻轻点头,“我都要了。”

        “叶姑娘当真是大主顾。”掌柜的笑眯了眼。

        “那人近日订的是哪匹?”叶梓萱起身,从那箱子跟前绕了一圈问道。

        掌柜的亲自抱起最上面的那匹,“是这匹。”

        “好。”叶梓萱转眸看向秋月,“都带回去。”

        “是,大姑娘。”秋月应道,便去与店小二交货了。

        待一切都处理好之后,叶梓萱与叶梓琴才坐上马车。

        而马车后头,还有一辆马车,放了一整箱子的绸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