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16 我很无辜

016 我很无辜

        三太太费氏打量着二太太扈氏屋内的陈设,随即便将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多宝格上。

        她眉头一皱,面露疑惑,不过却又是欲言又止。

        又过了一会,她才轻咳了几声,转眸看向扈氏道,“二嫂屋子里头不少奇珍异宝啊。”

        “这些也不过是唬人的玩意儿,不值当的。”扈氏慢悠悠道。

        “单瞧那翡翠白菜,便价值不菲。”三太太费氏低声道,“我记得,大嫂的院子里头原先也有一个,与这倒是一样的。”

        “有吗?”扈氏一怔,便也顺着看过去,当即道,“这乃是我的嫁妆。”

        “二嫂的娘家,竟然还有这样的好物件。”三太太费氏忍不住地赞叹道。

        不过费氏的话,反倒将众人的目光都引到了那翡翠白菜上。

        二老爷的脸色不大好。

        毕竟,他可是很清楚,二太太扈氏的嫁妆里头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好东西呢?

        这分明便是,当初大嫂阳氏的嫁妆。

        二老爷冷冷地看着二太太扈氏。

        扈氏一惊,连忙改了口,皱眉道,“这东西怎会在我这呢?倒也不像是我的。”

        叶梓萱见扈氏那神色,想来也是不知晓这翡翠白菜为何在此的,可是,便这样堂而皇之地放在二太太的厅堂内,扈氏这番推辞,傻子都知晓是在说谎。

        可是,偏偏扈氏就是一副我不知晓,我很无辜的表情。

        二老爷心里头憋着一团火,虽说长房如今只剩下一个续弦冯氏,还有一个贤哥儿,可是,长房原先的大太太阳氏可是出自镇国公府啊,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堂堂镇国公府,兴盛了百年,又有谁敢招惹?

        如今的老太太也是出自镇国公府,更何况,这大姑娘可是老太太捧在手心上的。

        也不知晓扈氏到底在得意什么?

        只是因她管了庶务,便觉得自个真的能当家作主了?

        还是觉得这叶府已然成了她能呼风唤雨,为所欲为的地方?

        叶梓萱并未多言,只是静静地等着易妈妈。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易妈妈上前,将手中的清单递给了她。

        这清单可是极长的,可见,扈氏的家底有多丰厚。

        只不过,这里头到底有多少是她自个的,众人也是心知肚明的。

        叶梓萱并未仔细地看,不过是粗略地看了一眼,而后又说道,“二婶婶这处为何还有一些我娘的东西?那些东西可一直是放在老太太那的。”

        “这……”扈氏敛眸,暗暗懊恼,倘若不是事出紧急,她定然会将这东西给收起来。

        不过如今为时已晚。

        她也只能想法子将自个撇清。

        “这不是原先二姑娘要出嫁,我便让看着中公库房的婆子挑几样像样的物件来撑撑门面,却也不知,这婆子竟然将这东西给抬过来了。”

        扈氏皱眉,绘声绘色道。

        叶梓萱勾唇一笑,“那这个呢?”

        她说着,便又指了指墙上挂着的那幅花开富贵的画卷。

        三太太费氏抬眸一瞧,“我记得,这原先不也是挂在大嫂屋子里头的吗?”

        “哎呦,这婆子是怎么办事的。”扈氏连忙道,“大姑娘,你再瞧瞧,到底还有什么是先大嫂跟前的,赶紧都收拾妥当了,可不能磕着碰着了,到时候,当真就是我的错了。”

        叶梓萱浅笑着说道,“秋月,既然二太太发话了,那便仔细地找找,将我娘的东西都寻出来,免得沾染了小家子气。”

        “是。”秋月应道,便亲自去了。

        三太太听着叶梓萱的话,着实解气,那嘴角忍不住地上扬。

        就连易妈妈也是低着头。

        扈氏的脸色越发地不好了,却也无法反驳。

        只是抬眸看向一旁站着的二老爷,那脸色是真的阴沉。

        扈氏暗叫不妙,怕是今儿个,很难搪塞过去。

        又过了一会,秋月便抬了三个大箱子过来,将东西都装好了,上前道,“大姑娘,都在这里了。”

        叶梓萱逐一地看了,而后又看向扈氏,“二婶婶还真是惯会装点门面的。”

        扈氏无奈道,“我这也没有什么好物件,比不得先大嫂那般风光,倒也没有想到,会闹出这样的误会来,既然大姑娘都找到了,便拿走吧。”

        “二婶婶还真是很会说话。”叶梓萱挑眉,“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这里将二婶婶屋子里头的东西给搜刮了呢。”

        “谁敢乱嚼舌根?”扈氏连忙扬声道。

        “那便请二婶婶画个押吧。”叶梓萱淡淡道,“毕竟这些东西本就是我娘的,后头是在老太太的小库房里头存着,怎么就跑到了中公的库房?如今反倒在二婶婶这里头,此事儿还是要回禀老太太的,不然,我也说不清楚。”

        叶梓萱又说道,“易妈妈,老太太的小库房怕是也不知被掏空了多少呢。”

        “老奴必定如实禀报老太太。”易妈妈回道。

        扈氏听着,脸色越发地不好了。

        叶梓萱将清单放在了她的跟前,“二婶婶清点一下吧。”

        “这东西本就不是我拿来的,我如何清点呢?反倒不如,大姑娘自个清点无误了,拿走就是。”扈氏可不会画押,指不定这按了手印之后,会变成什么呢?

        她又笑道,“大姑娘即便不抬走,我待会也会派人将这些东西抬去库房的。”

        叶梓萱挑眉,“抬去哪个库房?”

        “自然是从哪里来的,抬去哪里?”扈氏看向叶梓萱道,“大姑娘,当初,这些东西的确是那等不长眼的婆子拿来充门面的,倘若大姑娘不相信,只管去询问就是了。”

        她说罢,又说道,“不知道大姑娘这处可都查完了?”

        叶梓萱见扈氏这是要赶人了。

        不过,易妈妈又说道,“大姑娘,还有这些乃是从二太太这里查出来的,银票银两,是叶府十年的开销。”

        “十年?”叶梓萱挑眉,“不曾想到,二太太竟然的家底如今丰厚,还真是厉害。”

        “这都是我素日放印子钱得来的,给自个留的体己,可都记账了。”扈氏说着,便让良妈妈去拿账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