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15 简单粗暴

015 简单粗暴

        “大姑娘说的是,既然她如此不懂规矩,我来教训就是,免得脏了大姑娘的手。”二老爷也不想让叶梓媚死在这里。

        适才她那番举动,让二老爷也是瞧不起的。

        叶梓萱便缓缓地松开手,叶梓媚拼命地咳嗽,而后瘫软在地上。

        “那我便不逾越了。”叶梓萱说罢,随即朝着冯氏看了过去。

        冯氏也没有想到,叶梓萱竟然还有如此狠辣的一面,一时间不敢支声。

        叶梓萱此举,的确简单粗暴了些,乃是闺阁女子的大忌,毕竟,身为世家小姐,理应温顺恭检,举止优雅,温和有礼,最不济,也该温婉贤淑,可,叶梓萱……竟然当着长辈的面儿,要掐死自己的堂妹。

        扈氏也是心下一沉,连忙上前便将叶梓媚给抱入了自己的怀中。

        叶梓萱却一言不发地看向二老爷。

        “还不将二姑娘带去祠堂跪着。”二老爷扬声道。

        “是。”身后的婆子吓得愣在了当场,听到二老爷的低吼声,连忙一个激灵,便赶忙将叶梓媚给扶出了屋子。

        叶梓萱这才缓缓地坐下,“既然老太太将这庶务交给了我,我自然也不能辜负了老太太的一番心意才是。”

        她又扫了一眼扈氏道,“二婶婶,这采办的管事乃是你一手提拔的,这可是众所周知的,这账本上也都记得清清楚楚的,每月她也都会将抽成的八成拿去孝敬您。”

        “可我并未收到那些好处啊。”扈氏一脸无辜。

        叶梓萱当然清楚,扈氏并非是那等不给自己留后路之人,就算这婆子留了一手,可是扈氏也都想好了退路。

        二老爷倒也并非插嘴,他自然知晓这其中的利害,如今他只有默不吭声是最好的。

        叶梓萱轻轻地挑眉,“二婶婶如此,那便先搜如何?”

        “大姑娘只管查就是了。”扈氏挺直腰背,理直气壮道。

        三太太却立在一旁,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这……

        大姑娘这身手,还真是……让她刮目相看,身为还未出阁的姑娘,这手段……她是无法企及的。

        只能暗暗地惊叹。

        三老爷敛眸,不知在想什么?

        叶梓琴反倒是习惯了,毕竟,她很清楚,按照大姐姐那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除之的性子,对待二姐姐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哎……

        这二姐姐也太不知分寸了,而且还不识大体。

        不懂事啊不懂事。

        因各房的主子都被唤到了老太太这里,各处的院子也都锁了起来,如今的叶府是人人自危。

        约莫两个时辰之后,易妈妈回来。

        “大姑娘,大太太的院子已经查过了。”易妈妈上前回道。

        “嗯。”叶梓萱低声道,“有劳易妈妈了。”

        “这乃是清单。”易妈妈说着,便将清单递上。

        冯氏脸一黑,淡淡道,“难道长房的颜面便成了大姑娘的跳板不成?”

        “母亲此言何意?”叶梓萱不解道,“适才母亲可是信誓旦旦道,只管查就是了,如今既然都查清楚了,母亲怎又如此说?”

        “大姑娘说的是。”冯氏一听,突然冷静下来,温声道。

        叶梓萱淡淡地挑眉,而后便将清单逐一地扫过,这些年来,冯氏在叶府,看似安分守己,不闻世事,可是,她很清楚,冯氏想要的是什么?

        她将清单看过之后,放在了一旁。

        “母亲可以回去了。”叶梓萱慢悠悠道,“瞧着,贤哥儿也该下学了。”

        提起冯氏所生的儿子,如今长房的唯一长子,叶承贤,冯氏的脸色变得温柔了一些。

        “既然如此,那我便先回去了。”冯氏说罢,朝着扈氏与费氏微微颔首,便走了。

        易妈妈又说道,“这二太太这些年来一直管着府上的庶务,倘若老奴前去查,着实不妥当,不如大姑娘随着老奴一同前去如何?”

        “也好。”叶梓萱想了想,便又道,“那便有劳几位长辈随我前去一趟。”

        “一起?”三太太费氏皱眉道。

        “如此,也好有个见证不是?”叶梓萱又说道,“毕竟,二婶婶一口咬定这管事婆子并未给她孝敬。”

        “这倒也是。”三太太费氏又说道,“那待会,可是要去我院子里头查?”

        “自然要公平才是。”叶梓萱说道。

        “好。”三太太费氏觉得这样最好不过了,总好过提心吊胆地待在这里,也是一种煎熬不是?

        反倒不如一同前去,到时候,也不必跟着受累。

        三老爷反倒一言不发,便这样跟着一同去了。

        二老爷的神色有些冷然,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叶梓萱。

        叶梓萱与叶梓琴便一同带着人,随着二老爷,一众长辈前往二太太扈氏的院子。

        这阵仗,不知晓的还以为是要抄家呢。

        待到了扈氏的院子,院门口已经落锁,显然是易妈妈派人过来守着。

        如此,便能看出,今儿个这番阵仗,乃是老太太一早便算计好的,不过是时机刚刚好罢了。

        二老爷是什么人?

        虽说自幼并未在老太太跟前长大,母子二人也算不得亲近,可是,对于老太太的手段,他可是一清二楚的。

        他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奶妈当年的死状……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看来,今儿个二房是要被活生生地扒下一层皮了。

        老太太表面上不去追究扈氏算计叶梓萱的事儿,可是……却在一步步地用旁的法子逼得扈氏显出原形……这样的手段,又有几人能够受得住?

        二老爷只觉得脚步有些沉重,瞧着面前的院门被打开之后,他反倒越发地沉默了。

        不知为何,就连扈氏此时此刻,也察觉到了不妥当,她内心有些七上八下的,在想着待会叶梓萱若发难,她该如何应对。

        叶梓萱直接入了厅堂,看向二老爷与二太太扈氏,“二叔,二婶婶,晚辈失礼了。”

        她说罢,便又看向易妈妈道,“这处便烦劳易妈妈了。”

        “大姑娘放心就是。”易妈妈垂眸恭敬地应道。

        随即,便亲自派人开始逐一地查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