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149 收拾无赖

149 收拾无赖

        嵇蘅见他吃的满嘴都是油,嫌恶道,“你自己吃吧。”

        “好啊。”皇甫默连忙据为己有了。

        嵇蘅仰头望天,“我当时为何想不开,带着你呢?”

        皇甫默压根不理会,不过还是看了一眼熟睡的叶梓萱道,“她当真不会有反应?”

        “嗯。”鲁牧尘淡淡道应道。

        “你被发现什么了?”嵇蘅转眸看向他。

        “能发现什么?”鲁牧尘缓缓地起身,寻了一处惬意地地方,背靠大树,半眯着眸,“我只给她两个时辰昏睡,你们若不想歇息,便在这守着。”

        “哼。”嵇蘅见他如此,又看向叶梓萱那沉睡的容颜,暗自叹气。

        皇甫默将剩下的都收了起来,还不忘去一旁寻了溪水,净手,又打开水囊漱口,还将一块浅色干净的毯子扑在了地上,舒服地睡着了。

        尚阳郡主瞧着自己只拿了一个包袱,除了换洗的几件衣裳,剩下的便是一些填饱肚子的东西。

        嵇蘅看向她道,“我怎么觉得,你二人应当反过来呢?”

        “我也觉得。”尚阳郡主附和道。

        随即感叹了一声,她当然清楚,自己的兄长可断然不会将这样舒坦的地方让给她的,只好也寻了个地方睡了。

        凌墨燃反倒坐在篝火旁,只是静静地看着那火苗。

        嵇蘅知晓,夜深人静之后,他反而更清醒,便也不理会,只是也寻了个角落闭目养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梓萱隐约能够听到耳旁的过噪声,却也不知晓到底是什么?

        她睁开双眼的时候,除了鲁牧尘在那靠着睡觉,便是已经灭了的火堆。

        她低头瞧着自己的毯子,这毯子虽谈不上单薄,却也不会那般温暖。

        她狐疑地收起毯子,行至溪水旁去洗脸了。

        等她回来的时候,鲁牧尘已经醒了。

        他只是简单地收拾东西,低声道,“继续赶路吧。”

        “哦。”叶梓萱见他并无异样,便也不做他想。

        二人翻身上马,叶梓萱又看了一眼那篝火旁,而后又看向鲁牧尘,淡淡道,“我怎么不知道,你身上带着这种迷迭香?”

        “也不必什么都让你知道啊。”鲁牧尘淡定地说道。

        叶梓萱勾唇一笑,而后道,“走吧。”

        “嗯。”鲁牧尘点头,便也不再多言,继续往前。

        这一路上,二人依旧是无话。

        也不知何故,叶梓萱总觉得面前的鲁牧尘过于冷淡了。

        那种冷淡并不像是刻意的,而是与生俱来的。

        到底是为何呢?

        她半眯着眸子,思来想去,觉得如今不是与他计较这些的时候,等到了乌溪镇便不都知道了?

        她便也不多想,只想着尽快地赶到乌溪镇。

        这一路上,除了露宿在僻静的地方,其他的时间都在赶路。

        半月之后。

        二人总算赶到了乌溪镇。

        叶梓萱看着面前的镇子,瞧着很是热闹。

        这里商铺林立,大多也都是绫罗绸缎。

        她来回看着,见鲁牧尘正停到这镇子上最大的绸缎庄,里头的掌柜的亲自前来相迎。

        叶梓萱只是站在鲁牧尘身旁。

        等到那掌柜的将二人迎到后堂之后,叶梓萱便见鲁牧尘只是朝着那掌柜的轻轻点头。

        那掌柜的似是便明白了他想要什么,故而,连忙朝着叶梓萱恭敬地行礼,而后,便退下了。

        鲁牧尘看向她,“怎么了?”

        “没什么。”叶梓萱摇头,“不过瞧着这掌柜的对你很是恭敬,想来你便是这绸缎庄的东家。”

        “嗯。”鲁牧尘点头道,“我先看看,待会咱们便回去歇息。”

        “好。”叶梓萱见他如此说,便清楚,这镇子上有他的住处。

        没一会,掌柜的便将一箱子账本拿了过来。

        鲁牧尘也并未仔细地看,只是粗略地扫了扫,便指出了里头的不妥,而后训斥了那掌柜的,只说,三日之后,将镇子上所有的掌柜的唤过来。

        那掌柜的只能垂眸应道。

        待出了这绸缎庄,鲁牧尘便看向她道,“走吧。”

        “好。”叶梓萱点头应道。

        鲁牧尘便带着她去了一处宅邸。

        这宅邸在这镇子上也算是最好的了,毕竟,是五进的。

        而宅子内也是仆人众多,就连管家也是有的。

        叶梓萱看向他道,“你不是说,你极少来这里吗?”

        “嗯。”鲁牧尘低声道,“可也不代表,这里什么也不会有。”

        “哦。”叶梓萱浅笑道,“到底是我短目了。”

        “进去吧。”鲁牧尘低声道。

        “好。”叶梓萱点头应道,便与他一同进去。

        鲁牧尘到了正堂,缓缓地坐下。

        管家连忙上前道,“大爷。”

        “嗯。”鲁牧尘端起茶盏,轻轻地抿了一口,随即便放下。

        他抬眸扫了一眼,而后说道,“这些时日,可还有旁人来过?”

        “没了。”管家回道。

        “给叶大姑娘准备院子。”鲁牧尘沉声道。

        “大爷,老奴已经准备妥当了。”管家连忙道,“叶大姑娘请随老奴前去。”

        “嗯。”叶梓萱便也不在这处逗留,而是起身,与管家一同去了。

        待到了自己的院子,她抬眸看了一眼,双眸闪过一抹诧异,这院子内的陈设,倒也与她在叶府住的有些相同。

        “这院子?”叶梓萱看向那管家。

        “乃是大爷特意吩咐老奴重新布置的。”管家回道。

        “哦。”叶梓萱轻轻地点头,“到底是破费了。”

        “还请叶大姑娘好好歇息。”管家说罢,便退了下去。

        叶梓萱便瞧见有两个丫头低着头过来。

        她低声道,“你二人是?”

        “回叶大姑娘,奴婢二人是来伺候叶大姑娘的。”那两个丫头回道。

        “哦。”叶梓萱便进了屋内,便瞧见那两个丫头已经端着铜盆前来。

        叶梓萱便行至屏风后,已经准备好了浴汤。

        她看了一眼,便说道,“我不喜欢花瓣。”

        “奴婢该死。”那丫头当即便跪在了地上。

        “重新换了便是。”叶梓萱淡淡道。

        “是。”两个丫头连忙又重新打了新的。

        叶梓萱这才沐浴,随后换了干净的衣裳,倒也舒坦了许多。

        毕竟这几日她一直风尘仆仆的赶路,身上难免会有味道。

        如今只觉得浑身清爽了许多,她这才靠在美人榻上。

        不过这种惬意地感觉并未持续多久,叶梓萱便见鲁牧尘前来。

        鲁牧尘上前看向她,“感觉如何?”

        “还好。”叶梓萱深吸了一口气,“不过,看样子是你要出门?”

        “嗯。”鲁牧尘点头道,“我要出去一趟,不过不能带着叶大姑娘。”

        “不妨事,我随处转转。”叶梓萱低声道。

        “好。”鲁牧尘点头,而后便先离开了。

        叶梓萱只是小憩了一会,两个丫头送来了吃食,她用过之后,便问了这两个丫头这镇子上有什么好玩的,便换了一身男装,出了府。

        这镇子不大,不过却很是热闹。

        街道上有不少人的人,都来往与商铺间。

        她走到了一处稍微僻静的地方,找了一个看着倒是舒服的茶楼,便进去了。

        里头眼尖的店小二连忙上前,“公子请。”

        “嗯。”叶梓萱只是轻轻点头,便行至了一处靠窗的位子坐下。

        她看着窗外的景色,倒也是水天一色。

        乌溪镇,依河而建,河内有船舫,渔民,如今正值热闹的时候,临近傍晚,便这样静静地坐着,倒也有几分地惬意。

        叶梓萱自从重生之后,便一直在遭遇不少的事情,她也从未像现在这样,静静地坐着。

        “主子。”无月的声音传来。

        叶梓萱淡淡道,“如何了?”

        “回主子,鲁大爷适才去了刚才带您去的绸缎庄。”无月回道。

        “嗯。”叶梓萱低声道,“这处镇子小,有陌生之人入内,怕是很快便知道了。”

        “是。”无月知晓该如何。

        叶梓萱便也不多言,反而等着店小二送来了茶点,她也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台外。

        没一会,店小二便上前。

        “公子,楼上的大爷想要与您说说话。”那店小二小心地道。

        “不去。”叶梓萱断然拒绝了。

        店小二一听,知晓不是好惹的,便连连应了,而后退了下去。

        只不过,楼上突然传来脚步声,没一会,便直接站在了叶梓萱的身旁。

        叶梓萱抬眸看了一眼,只是端起茶盏,慢悠悠地呷了一口,继续瞧着外头。

        “本大爷请你吃茶,你竟然敢拒绝?”面前的男子沉声道。

        叶梓萱头也不回,只是一言不发。

        “好啊。”那人直接抬手,便要将面前的桌子掀翻。

        叶梓萱手中的折扇已经按在了那人的手上,瞧着倒是轻巧,可是,那男子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手像是要断了。

        他不可思议地看向她,便要抬脚。

        奈何,叶梓萱只是用力地一抵扇子,那人的手像是被震裂了一般,他闷哼一声,便松开了。

        “给我将他绑了。”那男子恶狠狠道。

        身后的打手便将叶梓萱给围住了。

        叶梓萱将手中的茶盏顺势丢了出去,正好砸中了那叫嚣男子的额头。

        只瞧见那男子仰头便倒在了地上。

        这些打手见状,便也不敢上前,只是转身将那男子抬起便跑了。

        茶楼内的掌柜的早已吓得缩在了角落里,瞧见人走了,这才松了口气。

        那店小二也不敢上前。

        叶梓萱随即起身,顺势将一锭银子放在了桌上,便走了。

        她慢悠悠地走在河边,船舫内有穿的花枝招展的女子,正挥舞着那手帕,冲着河边招揽恩客。

        叶梓萱自然也听到了女子冲着她娇媚地喊着。

        远处,炊烟袅袅,夕阳西下,这镇子内像是被蒙上了一层水雾,反倒有几分悠然自得的宁静。

        渐渐地,镇子内灯火通明,尤其是河上的船舫内,已然响起了悠扬地琴声。

        叶梓萱便这样晃悠了好一会,才回了鲁牧尘在这的宅邸。

        鲁牧尘与她是前后脚回来的。

        他瞧见叶梓萱这一身装扮,随即说道,“你今儿个倒是也在这镇子打响了名头。”

        “你是说,教训那几个无赖?”叶梓萱说着,便坐在了一旁。

        鲁牧尘点头,“那人可是镇子上出了名的赖头。”

        “知道。”叶梓萱又说道,“不过,他养了一批打手,而且出手阔绰。”

        “嗯。”鲁牧尘点头,“你今儿个有何发现?”

        “发现倒是没有。”叶梓萱慢悠悠道,“只是觉得,自己身后有许多双眼睛盯着。”

        “这镇子上,但凡是个生面孔,都会被好奇。”鲁牧尘淡淡道。

        “看出来了。”叶梓萱暗自叹气,“不过,我也算是看到了一些有趣的。”

        “什么?”鲁牧尘一怔。

        “这乌溪镇啊,除了丝绸有名,也是出了名的温柔乡。”她端起茶盏,慢悠悠道。

        鲁牧尘一愣,见她笑的格外的意味深长,他轻咳了几声,“我可从来不去。”

        “鲁大爷这绸缎庄开在这里,这应酬也是在所难免的,难道就没有……”叶梓萱好笑道。

        “我说没有便没有。”鲁牧尘起身,便走了。

        叶梓萱嘴角一撇,“没有便没有,这还恼上了。”

        她也觉得无趣,便也起身回了院子,待行至屋内,换了衣裳,便靠在一旁仔细地想着今儿个的所见所闻。

        这乌溪镇还真是个养老的地方,她觉得留在此处倒也不错。

        她耳边突然传来女子绵糯的歌声,像是在诉说着这夜晚的凄冷。

        叶梓萱只觉得一阵冷风顺势袭来,她猛地睁开双眸,反倒什么也没有瞧见。

        她看着侯在外头的两个丫头,轻咳了几声。

        其中的一个丫头连忙入内。

        “叶大姑娘。”那丫头上前。

        “你可听到什么动静?”叶梓萱问道。

        “回叶大姑娘,奴婢没有。”那小丫头回道。

        “当真没有?”叶梓萱连忙道。

        “没有。”小丫头摇头。

        叶梓萱轻轻点头,而后便说道,“我乏了,睡吧。”

        “是。”两个丫头便伺候着她歇下。

        翌日天亮,她睁大双眼,瞧了一眼刻漏,觉得奇怪,她怎么睡了这么长时间?

        随即,她便下了床榻,收拾妥当之后,才出了院子。

        鲁牧尘正好过来,见她气色不好,低声道,“你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