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148 带上我吧

148 带上我吧

        “没有?”叶梓萱低声道,“二妹妹是被月柔公主的人送回来的,二婶婶寻不到人,应当派人去问她。”

        她说罢,便不搭理扈氏。

        扈氏反倒不依不饶道,“她终究也是你的妹妹,你又何必做的如此绝呢?”

        “二婶婶这话说的,像是我有意为难了?”叶梓萱冷声道。

        扈氏对上她那突然冷下来的眸子,便愣在了原地。

        叶梓萱直接越过扈氏,往里头走了。

        笑话,她又不是什么人都帮。

        叶梓媚没回来,与她何干呢?

        而她,也显然对叶梓媚回没回来不感兴趣。

        叶梓琴小心地跟在叶梓萱的身后。

        扈氏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叶梓琴连忙一副醉态的模样,眼神迷离,冲着扈氏还傻笑了几下。

        扈氏见她如此,越发地嫌恶了。

        叶梓窈与叶梓莬则是跟着叶梓萱往里头走了。

        扈氏便在角门处等着,更是派人去了扈家。

        而此时。

        叶梓媚的确被抬出了褚王府,不过,并未送去叶家,而是被送到了扈家。

        扈老太太当得知叶梓媚被送到了这里,便派人去扈家传消息去了。

        叶梓媚醉的有些厉害,浑身无力地被送去了扈氏原先住的院子。

        不过……

        扈昲也正好回来。

        他也吃了不少酒,如今有些迷迷瞪瞪的。

        远远地便瞧见了要被送进去的叶梓媚,他也只瞧见那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还有那露出的半截雪白手臂,再加上他本就垂涎叶梓媚的美色已久,这不……

        等叶梓媚被送到屋内歇下之后,他便偷偷地潜了进去。

        那守夜的丫头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倒在了一旁。

        直等到翌日。

        二太太扈氏还是不放心叶梓媚,天未亮,便赶了过来。

        她急匆匆地入了自己住的院子,这前脚刚踏进去,便听到了叶梓媚凄厉地尖叫声。

        她暗叫不妙,连忙冲了进去。

        扈氏直奔屋内,便瞧见扈昲身上只披着敞开的外衣,连滚带爬地从地上起来。

        叶梓媚卷着被子,瑟缩在床角。

        “你……你……”扈氏上前,便扬手给了扈昲一巴掌。

        扈昲先是一愣,又突然跪在了地上。

        “还请姑姑成全。”扈昲连忙道。

        “成全个屁。”扈氏沉声道。

        扈大太太闻讯也赶到了。

        她瞧见地上的一片狼藉,连忙上前便撕扯着扈昲,“你这个色胆包天的,竟然做出这样的事儿。”

        扈氏连忙将扈昲赶了出去,走上前去,便见叶梓媚发髻散乱,蜷缩着哭了起来。

        扈氏深吸了好几口气,她看向叶梓媚,“事到如今,你想怎么办?”

        “母亲。”叶梓媚抬眸泪眼汪汪地看向她,“女儿不想嫁过来。”

        “既然不想,那便赶紧穿好衣裳。”扈氏双手颤抖,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的女儿,怎么可能断送在这里?

        叶梓媚突然清醒,连忙穿好衣裳,顾不得身上的酸痛,便直接出来。

        扈昲此时此刻,还一脸痴迷地看向叶梓媚,尤其是她那微微红的双眼,便不由地往她的颈项处看去……

        叶梓媚上前,扬手便给了扈昲一巴掌,“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你。”

        她说罢,便冷冷地看了一眼扈大太太道,“舅母倘若不想让此事儿张扬出去,最好看好他。”

        “是啊,启府是什么样的人家,倘若知晓你们对她做了这样的事情,到时候便完了。”扈氏看向扈大太太道。

        扈大太太也觉得此事儿太过于荒唐,自然是应承的。

        奈何,扈昲一心扑在了叶梓媚的身上,不管不顾地上前便拽着叶梓媚的衣袖。

        叶梓媚怒瞪着他,用力地甩开他的手,便走了。

        等坐在马车上,她还不住地在颤抖。

        她突然害怕起来。

        “母亲,该怎么办?”叶梓媚抓着扈氏的手臂,害怕地问道。

        “权当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扈氏沉声道,“我不会让你嫁过去。”

        “倘若被大姐知道了……”叶梓媚担忧道。

        “放心吧,她不会去理会这些的。”扈氏看向她道,“回去之后,便给我好好地待着。”

        “嗯。”叶梓媚连忙点头。

        待回去之后,叶梓媚便直接被送回来她的院子。

        扈氏偷偷地让人熬了避子汤给她。

        叶梓媚皱着眉头喝了下去。

        她无力地靠在床榻上,想着昨夜的屈辱,忍不住地落泪,便越发地愤恨起扈昲来。

        茉香走上前来,“二姑娘,您莫要伤心,也不必担心。”

        “昨儿个你怎么就看好呢?”叶梓媚怨怼道。

        “奴婢……奴婢被打晕了。”茉香连忙道。

        “这个杀千刀的。”叶梓媚咬牙切齿道。

        “此事儿万不能被府上旁人知晓。”茉香连忙道。

        “我当然知道。”叶梓媚瞪了一眼茉香道,“倘若传到了她们的耳朵里头,便是你说的。”

        “奴婢不敢。”茉香当即便跪下。

        “我要睡会。”叶梓媚说道。

        “是。”茉香连忙应道,便退了下去。

        而此时。

        叶梓萱等人正在耦园。

        “二姐姐回来了。”叶梓琴说道。

        “不过瞧着气色不大好。”春花在一旁道。

        “是被二太太接回来的。”秋月也说道。

        “接回来的?”叶梓萱淡淡道,“由着她们就是了。”

        “是。”春花与秋月应道。

        叶梓琴看向她道,“大姐姐,你不管吗?”

        “我管什么?”叶梓萱淡淡道,“我没有落井下石都不错了。”

        “那倒也是。”叶梓琴沉吟了片刻道,“不过,我还是有些好奇。”

        “这些账本,你看完了吗?”叶梓萱看向叶梓琴道。

        叶梓琴一脸苦相道,“大姐姐,你就不能不……让我松口气?”

        “慢慢看。”叶梓萱瞧着叶梓琴那鼓着腮帮子的憋屈模样,便忍不住地想笑。

        叶梓琴转眸便瞧见叶梓窈已经很自觉地去看了。

        她又看向叶梓莬,便见她不知在看什么,反正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回应她的。

        叶梓琴只能幽幽地叹气,无可奈何地默默地翻起了账本。

        叶梓萱便气定神闲地在一旁吃茶,看着叶梓琴盯着那账本发呆。

        昨儿个褚王府的事儿,已然传了出去。

        月柔公主海量之事也被传的人尽皆知。

        叶梓萱一面听着春花说着,一面便笑了起来。

        待到了晌午之后。

        鲁牧尘派人送来了书信,约她见面。

        “他?”叶梓琴连忙凑了过来,“大姐姐,你与他何时走的这么近了?”

        “不过是回报罢了。”叶梓萱直言道。

        “哦。”叶梓琴点头,“那定然是了不得的事儿。”

        “我先去了。”叶梓萱起身便先走了。

        这厢。

        鲁牧尘约了叶梓萱到了江边酒楼。

        待她入内到了雅间之后,便见鲁牧尘已经在等她了。

        鲁牧尘起身朝着她行礼,“请坐。”

        “嗯。”叶梓萱点头,便说道,“昨儿个鲁大爷怎没有去褚王府?”

        “鲁家如今有孝在身。”鲁牧尘浅笑道,“莫要前去冲撞了。”

        “到底是我唐突了。”叶梓萱怎么连这个都忘记了?

        她缓缓地坐下,又说道,“鲁大爷是打算与我说说乌溪镇的事儿?”

        “嗯。”鲁牧尘说着,便将一封厚厚地书信放在了她的面前。

        叶梓萱展开,仔细地看去。

        等看过之后,已然是半个时辰了。

        她随即便将书信又还给他。

        “原来乌溪镇的织造都归鲁家所有了。”叶梓萱低声道,“怪不得,你会阻止尚阳郡主继续去查呢。”

        “悦来绸缎庄的事儿,我也只是略知一二。”鲁牧尘低声道。

        “这悦来绸缎庄的东家,一直不在京城,而悦来绸缎庄在京城的铺子已经关了,原先送去宫中的那绸缎,都是仿造的。”叶梓萱直言道。

        “原来如此。”鲁牧尘盯着她道,“你相信我不知其中的缘由?”

        “你既然能够将乌溪镇隐秘之事如实相告,我又何必做防人之心的小人呢?”叶梓萱继续说道,“不知何故,即便不相信你,我也愿意去相信皇后。”

        “这倒是奇怪了。”鲁牧尘看向她道,“皇后也是如此说的。”

        “嗯?”叶梓萱一愣。

        “这是皇后娘娘让我对你坦白的。”鲁牧尘浅笑道,“你与皇后竟然还有如此的信任?”

        叶梓萱浅笑道,“是不是很可笑?”

        “嗯。”鲁牧尘点头。

        叶梓萱沉默了许久之后道,“悦来绸缎庄背后的东家,你可知晓?”

        “那人很神秘。”鲁牧尘摇头道,“不过,有人竟然仿造悦来绸缎庄的绸缎,想必也是借此来掩盖背后的阴谋,又或者是说,这本就是这悦来绸缎庄背后东家故意为之。”

        “既然乌溪镇乃是你们鲁家的,而悦来绸缎庄仿造的也是出自乌溪镇,鲁大爷当真不清楚?”叶梓萱又问道。

        “我倘若清楚,也不必如此了。”鲁牧尘半眯着眸子,“除非,乌溪镇管事的有人已经背叛了鲁家。”

        “如此说来,只有这样的解释说得通。”叶梓萱直言道。

        “我有个不情之请。”鲁牧尘看向叶梓萱道。

        “何事?”叶梓萱看向他道。

        “倘若叶大姑娘方便,不如随我一同去一趟乌溪镇如何?”他看向叶梓萱道。

        “这……”叶梓萱沉吟了片刻道,“这一来一回,也要两个月。”

        “正是。”鲁牧尘点头道,“如今京城内显然已经没有你能寻找到的突破口,而此事儿,无形之中也在将凶手栽赃到鲁家,甚至于皇后娘娘,我才想着,这乌溪镇内必定有我不知晓的,无法掌控的。”

        “这……”叶梓萱犹豫了,毕竟,离开京城,难保她离开的这些日子会发生什么?

        叶府如今看似平静,却也是暗潮汹涌。

        那些觊觎叶府宝藏之人,怕是会动起来。

        是啊,这不正好是个契机吗?

        叶梓萱莞尔一笑,“好,选个日子。”

        “那好。”鲁牧尘见叶梓萱答应了,连忙笑着应道,“三日后便动身如何?”

        “三日后?”叶梓萱想了想,“好。”

        鲁牧尘便与叶梓萱说了前往乌溪镇需要准备什么,鲁牧尘便离开了。

        叶梓萱则是待在雅间内,没一会,便见褚非凡前来。

        “你何时与鲁牧尘这么熟了?”褚非凡坐在了鲁牧尘适才坐的地方。

        叶梓萱浅笑道,“大概是缘分吧。”

        “呵呵。”褚非凡嘴角一撇,“姐姐,你莫要靠他太近,这个人,城府太深,你把持不住。”

        “额……”叶梓萱见他如此说,浅笑道,“我与他不过是各取所需,你莫要想歪了。”

        “这便好。”褚非凡这才松了口气,又说道,“那……你与他这是?”

        “我要去一趟乌溪镇。”叶梓萱直言道。

        “啊?”褚非凡似是一早便想到她会去,便说道,“那个地方有什么可去的?”

        “你对乌溪镇有多了解?”叶梓萱直接问道。

        “你想知道什么?”褚非凡看向她道,“我都会告诉你,可你为何非要以身犯险呢?”

        “看来乌溪镇的确暗藏玄机。”叶梓萱直言道。

        “也算不得什么。”褚非凡随即便说道,“是鲁牧尘提议的吧?”

        “嗯。”叶梓萱点头。

        “你竟然答应了?”褚非凡脸色不大好。

        叶梓萱端起茶杯,“即便他不提,我也会去的,只不过没有寻找到一个适当的时机罢了。”

        “原来如此。”褚非凡琢磨了一会道,“那我也不好说什么,只不过,前往乌溪镇,你将这个戴着。”

        “这是什么?”叶梓萱从他的手中拿过一个锦囊,“看来是要等到我危机的时候才能打开吧。”

        “嗯。”褚非凡点头。

        叶梓萱便收好,“好,我先走了。”

        “好。”褚非凡点头。

        叶梓萱便离开了江边酒楼,待出去之后,便见尚阳郡主正在外头等着她。

        叶梓萱一怔,“你怎会在此?”

        “你前脚跟鲁牧尘见面,后头,这京城内该知晓的便都知晓了。”尚阳郡主行至她的面前道,“说,你与他密谋什么?”

        “这可不能乱说。”叶梓萱压低声音道。

        “嘿嘿。”尚阳郡主凑近道,“你是不是要去乌溪镇?”

        “嗯。”叶梓萱点头,知晓什么都瞒不住她。

        尚阳郡主挑眉,“我跟你一同去。”

        “上回你前去,便弄得京城不得安宁,这回还是我自己去吧。”叶梓萱看向她道。

        “你确定?”尚阳郡主看向她道。

        “怎么了?”叶梓萱反问道。

        “罢了。”尚阳郡主无奈道,“你既然要自己去,我自然拦不住你。”

        “嗯。”叶梓萱点头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保重。”尚阳郡主连忙道。

        叶梓萱便与尚阳郡主道别,随即便回去了。

        叶梓琴还在耦园内与账本较劲。

        她入内之后,好笑道,“怎么还在这里?”

        “大姐姐。”叶梓琴头疼道,“最烦的便是看这个。”

        叶梓萱便看向叶梓窈与叶梓莬,而后又看向叶梓琴道,“我三日后,要出一趟远门,两月后回来。”

        “啊?”叶梓琴一听,连忙道,“带上我吧。”

        “此次,我自己去。”叶梓萱看向她们道,“这府上便交给你们了。”

        “当真不带着我?”叶梓琴委屈道。

        “嗯。”叶梓萱轻声道,“不是什么好事儿,而且,我自己前去,姑且能保全,倘若带着你,我担心你会有事。”

        “知道了。”叶梓琴点头道。

        叶梓萱便又叮嘱了她们一些事情,这才开始准备。

        春花与秋月对视了一眼,“大姑娘,让奴婢跟着你吧。”

        “你二人看好院子。”叶梓萱说道,“以免招贼。”

        “是。”春花与秋月应道。

        等叶梓萱都安排妥当之后,便准备好了路上的吃食,早早地便去了城门口。

        鲁牧尘也已经到了。

        他今日一身藏青色锦袍,瞧着面容清冽,眉宇间透着一股冷意,不过那眉眼间却带着几分地笑意。

        叶梓萱也是一身男子装扮,远远地瞧着,倒也有几分贵公子的清秀。

        叶梓萱骑着马上前,“走吧。”

        “好。”鲁牧尘也没有想到,叶梓萱当真是独自前来。

        他随即便与叶梓萱一同出了城门。

        后头。

        皇甫默咬了一口桂花糕,又放回了包袱内,转眸看向凌墨燃道,“你怎么不当面与她说,干嘛这么偷偷摸摸地跟着。”

        “就是。”嵇蘅低声道。

        “我也觉得这样不大好。”尚阳郡主皱眉道。

        “走吧。”凌墨燃并未解释,只是沉声道。

        几人对视了一眼,只能无奈地跟着。

        叶梓萱与鲁牧尘一路无话,只顾着赶路。

        很快,便到了下一个镇子。

        趁着城门关闭之前入内,找到了镇子上惹眼的客栈,便住下了。

        夜色正浓。

        叶梓萱推开窗户,看着窗外的景色。

        这镇子内宵禁之后,便变得安静异常,尤其是这客栈四周,更是如此。

        她靠在一旁,听着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

        没一会,便又没了。

        她合起窗户,转身便见无月与玄参落下。

        “主子。”二人齐声道。

        “如何?”叶梓萱问道。

        “前头并未有任何的不妥。”无月回道,“主子,您头一回出京城,想来还是要当心一些。”

        “嗯。”叶梓萱便将一封书信丢给无月道,“按照这上头的去办就是了。”

        “是。”无月接过,闪身离去。

        玄参立在原地。

        叶梓萱沉默了一会道,“你家门主也来了?”

        “是。”玄参不敢有所隐瞒。

        “哎。”叶梓萱重重地叹气,“由着他吧。”

        “总归还是不放心。”玄参直言道。

        “嗯。”叶梓萱便也不多言,而后道,“莫要让旁人靠近。”

        “是。”玄参应道,便退下了。

        叶梓萱抬眸看了一眼,随即便躺在床榻上歇息了。

        翌日天未亮,鲁牧尘便来叩门。

        叶梓萱连忙起身,穿好衣裳,推开门。

        鲁牧尘看向她道,“赶路了。”

        叶梓萱见鲁牧尘如此的状态,便知晓,他素日怕是经常赶路。

        二人骑着马,又赶在城门刚开,便离开了镇子,继续赶路。

        这回,直等到天黑,也没有镇子。

        二人只能露宿在外头。

        叶梓萱寻了一棵大树,拿下马上的包袱,打开之后,便见鲁牧尘已经架起了火。

        她走了过去,“我头一次出远门,倒是不知晓,你竟然如此熟练。”

        “嗯。”鲁牧尘坐下之后,将烤好的饼递给她。

        叶梓萱拿过,又将水囊打开,喝了一口水。

        她觉得这饼被烤过之后,倒也有股奇妙的味道。

        她扭头便见鲁牧尘一言不发地吃着。

        原以为他们二人会一路说些什么,不曾想到,鲁牧尘从出来之后,便沉默不语。

        她低声道,“你外出的时候,都是如此?”

        “嗯?”鲁牧尘不知在想什么,或者是在观察什么,听叶梓萱如此说,回过头看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