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147 醉酒丢人

147 醉酒丢人

        “现在该怎么办?”叶梓窈看向叶梓萱,担忧地问道。

        叶梓萱转眸看向春花,“将醒酒丸拿来。”

        “是。”春花连忙从袖中拿出一个瓷瓶,倒了一粒醒酒丸。

        叶梓萱连忙给叶梓琴服下,暗自叹气道,“你说说,倘若适才失态了,那她怕是真的会寻个地缝钻进去。”

        叶梓窈浅笑道,“不曾想到,三姐姐竟然还会耍酒疯?”

        “所以,素日她可不敢这么吃酒。”叶梓萱低声道,“今儿个也是无奈。”

        “这倒也是。”叶梓窈瞧着叶梓琴那红扑扑的脸蛋,那红唇还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叶梓萱便说道,“让她在这醒醒酒。”

        “那咱们?”叶梓窈问道。

        “待着。”叶梓萱抬眸看了一眼外头,“许是,那朝月郡主正在四处寻人吃酒呢。”

        “这朝月郡主还真是名不虚传啊。”叶梓窈连忙道。

        “嗯。”叶梓萱点头。

        没一会,阳温婉也过来了。

        叶梓莬也过来了。

        紧接着嵇雅岚与温馨也来了。

        外头,已经倒下了一半。

        不论男女。

        这让褚王妃待会出场,该如何呢?

        叶梓萱低声道,“咱们还是待在这,躲躲吧。”

        “就是。”嵇雅岚坐下之后道,“外头真是酒气熏天。”

        “哈哈。”嵇蘅与皇甫默一面笑着,一面进来。

        叶梓琴躺在软榻上呼呼大睡。

        皇甫默凑近看了一眼,嫌恶道,“这便是那个傻乎乎的叶家三姑娘?”

        “傻乎乎?”嵇蘅盯着皇甫默道,“你不也是如此。”

        “吓死我了。”尚阳郡主也从外头进来。

        叶梓萱闻到了一股酒气。

        “被灌酒了?”叶梓萱笑着问道。

        “我这不是故意吃了一杯,装醉来着。”尚阳郡主无奈道,“有没有解酒茶?”

        “有。”叶梓萱连忙递给她。

        “看来你一早便知道啊。”尚阳郡主看向她道。

        “嗯。”叶梓萱点头,“这不是没法子吗?”

        “嘿嘿。”尚阳郡主一股脑地吃下,这才觉得顺畅了不少。

        “怎么都在这待着?”褚非凡突然进来。

        “不然呢?”嵇蘅没好气道,“就你那个妹妹,简直是酒罐子。”

        “何止酒罐子。”阳温婉嘀咕道,“简直是酒窖。”

        “额……”温馨看向阳温婉道,“看来先前没少寻你吃酒。”

        “我是怕了她。”阳温婉无奈道。

        “那咱们便在这等着吧。”嵇雅岚也是不敢出去冒头的。

        而此时。

        曾香悦已经吃醉了,趴在桌子上胡乱地说话。

        曾大太太见状,连忙命人将她抬下去醒酒。

        不过,月柔公主竟然喝不醉。

        叶梓媚有心要与褚朝月打好关系,故而,一不做二不休地闷头便吃了一大碗,果不其然,直接晕倒了。

        褚朝月算是碰上了对手,兴致勃勃地与月柔公主比试。

        里头,嵇雅岚听到了,连忙说道,“出去看热闹吧。”

        “好啊。”几人应道,自然是按捺不住的。

        “我不去了。”叶梓萱说道,“我在这里看着她,不然不放心。”

        “好。”几人便走了。

        叶梓萱则独自陪着叶梓琴。

        外头突然吵吵嚷嚷起来,显然是二人还在继续。

        叶梓萱暗自摇头,“果然,热闹不凡。”

        “我就说很热闹。”白青青突然出现。

        叶梓萱笑道,“我以为你躲清闲去了。”

        “这不是避无可避,便来你这了。”白青青上前坐下。

        叶梓萱与她便坐在一处闲聊起来。

        “这烊国的大皇子一直没有表态,也不知晓何时才接月柔公主回去。”白青青突然开口。

        “你想如何?”叶梓萱问道。

        白青青沉吟了片刻,手中的茶杯在她纤细的指尖摩挲着,她过了好一会才说道,“不知道。”

        “我以为你已经看明白了。”叶梓萱浅笑道。

        “看清楚什么?”白青青抬眸看向她,“人已经死了,我以为的情深不寿,不曾想到却是笑话一场,可笑的是,我还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白青青终于知道了真相。

        她看向叶梓萱道,“他骗得我好苦。”

        “其实,现在认清楚,也为时不晚不是?”叶梓萱看向她道。

        “所以,我要报复。”白青青抬眸看向她,“你说,我该怎么报复,才能得以解脱呢?”

        “我知道,你是不会放下执念的。”叶梓萱很清楚白青青的性子,看似忧郁娇弱,实则,她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

        叶梓萱的话直击白青青的内心深处,她苦笑道,“放心吧,我知道我要做什么。”

        “嗯。”叶梓萱点头。

        外头,突然消停了。

        哄闹声也戛然而止。

        叶梓萱便转眸透过窗户看了过去。

        白青青起身道,“我先走了。”

        “好。”叶梓萱点头,便目送着她离去。

        “大姑娘,褚王妃到了。”春花在一旁道。

        “好。”叶梓萱点头,“如今这个时候,反倒不觉得热闹了。”

        “褚王妃也凑过去喝酒了。”春花又说道。

        “哎。”叶梓萱当真明白了,这褚朝月到底随谁了。

        看样子,怕是不醉不休了。

        她低声道,“那咱们便在这待着,宴会结束吧。”

        “是。”春花应道。

        直等到哄闹声再次响起。

        叶梓萱只是静静地待着。

        又过了一会,外头的热闹声依旧是此起彼伏的,只瞧见一位嬷嬷前来。

        “叶大姑娘,王妃有请。”她看向叶梓萱道。

        “稍等。”叶梓萱转身便将叶梓琴唤醒了。

        让她单独留在这里,自己当真不放心。

        叶梓琴半醉半醒地睁开双眸,待瞧见叶梓萱的时候,直接扑了过去。

        “大姐姐。”

        叶梓萱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道,“老太太来了。”

        “什么?”叶梓琴猛地一个鲤鱼打挺,直接从软榻上跳了下去。

        叶梓萱好笑地看着她,便见她慌乱地来回转悠,好半天之后,酒醒了。

        她委屈地看着叶梓萱道,“大姐姐,你骗我。”

        “不然,你怎么醒过来?”叶梓萱便说道,“走吧,王妃唤咱们呢。”

        “哦。”叶梓琴这才跟着叶梓萱出去。

        那嬷嬷引着她继续往前。

        待到了热闹的地方,便瞧见褚王妃坐了那,月柔公主与褚朝月还在继续。

        叶梓萱瞧着一旁的酒坛子,当真是海量啊。

        她忍不住地赞叹了一声。

        褚王妃看向叶梓萱前来,便说道,“叶大姑娘当真不胜酒力?”

        “还望王妃见谅。”叶梓萱直言道。

        “哎。”褚王妃叹了口气,“当真是少了一份乐趣。”

        褚朝月直接将大碗放下,“再来。”

        一旁已经有人将给她倒满。

        月柔公主也是如此。

        皇甫默在一旁吃着糕点,又看向坐在一旁的嵇蘅道,“不曾想到,这月柔公主竟然……”

        “竟然什么?”嵇蘅问道。

        “酒量不凡啊。”皇甫默道,“连我都甘拜下风。”

        “就你那点酒量。”嵇蘅嫌弃道。

        “我不与你分辨。”皇甫默直言道。

        “你是不敢。”嵇蘅道,“省的到时候也跟那叶三姑娘一样,耍酒疯。”

        “哪里有?”皇甫默挑眉道,“你也莫要污蔑我。”

        “污蔑你?”嵇蘅连忙道,“不服,咱们来比试比试。”

        “罢了。”皇甫默道,“本世子今儿个心情好,不与你计较。”

        “呵呵。”嵇蘅冷笑了一声。

        皇甫默便不理会他。

        叶梓萱站在褚王妃的身旁。

        褚王妃瞟了一眼远处,又看向叶梓萱道,“这处的热闹怕还是有一会子,叶大姑娘随我来。”

        “是。”叶梓萱连忙应道。

        褚王妃便带着叶梓萱去了偏殿。

        待入内之后,叶梓萱也只是安静地跟着。

        叶梓琴拽着叶梓萱的衣袖,乖巧的站在身后。

        褚王妃见叶梓琴那醉醺醺的模样,便说道,“到底是酒量不成。”

        “素闻,王妃千杯不醉。”叶梓萱道,“如今瞧着朝月郡主,便知晓了。”

        “你这丫头就是嘴甜。”褚王妃看向她道,“我那臭小子的酒量可就不随我了。”

        叶梓萱见褚王妃提起了褚非凡,低声道,“的确,还不如我呢。”

        “哈哈。”褚王妃见叶梓萱如此说,便被逗乐了。

        随即便命人安排了吃食,随即坐下,便与叶梓萱一面吃着,一面话家常。

        这样,的确有失规矩,不过,知晓褚王妃这不拘束的性子,倒也理解。

        没一会,褚非凡便进来了。

        “母亲。”褚非凡连忙恭敬地行礼。

        “嗯。”褚王妃点头道,“怎么样了?”

        “一切都好。”褚非凡点头道。

        “那便好。”褚王妃点头道,“如今这样,也不错。”

        叶梓萱听着,便知晓,今儿个的这寿宴,怕是才刚刚开始。

        褚朝月将前来的宾客喝醉了一半,显然有些不可思议。

        虽说无酒不成席,可是,却这宴会也还没有真正地开始呢,怎么就成了这样?

        叶梓萱自然不能多问,毕竟,这也不是她能干涉得了的。

        叶梓萱抬眸看向她,默不作声。

        褚王妃见她倒是淡定,便笑着说道,“你这孩子,当真惹人喜欢。”

        叶梓萱只是敛眸,“多谢王妃夸奖。”

        “嗯。”褚王妃点头道,“好,好。”

        褚非凡退了下去。

        没一会,外头便闹将起来。

        褚王妃嘴角一勾,显然是在她的预料之中。

        果不其然,旁的人也服气地豪饮,这不,当真要耍酒疯的,而且,还大打出手了。

        褚非凡有了乐子,连忙上前便将这些人给丢了出去。

        随即便说道,“今儿个,谁敢闹事?”

        月柔公主有些微醺了。

        褚朝月见好就收,便不与她再比试,相约下回。

        这宴会才缓缓地拉开帷幕。

        叶梓萱便随着褚王妃出去。

        直等到宴会结束,整个王府内前来的宾客,已经没了三分之一。

        都是被抬着出去的。

        至于剩下的三分之一,先前便被丢出去了。

        剩下的如今只能带着醉醺醺的家里头人离开。

        叶梓萱也不例外,拽着叶梓琴坐在了马车上。

        等马车缓缓地走了很远,叶梓琴才睁开双眼。

        “吓死我了。”叶梓琴连忙道。

        “你啊。”叶梓萱看向她道,“不能喝,便不要喝。”

        “我哪里知道?”叶梓琴忍不住道,“不过那酒太烈了。”

        “知道便好。”叶梓萱笑道,“如今可算是走了。”

        “就是。”叶梓琴连忙应道,“幸好我机智。”

        “机智什么?”叶梓萱笑道。

        “免得太丢人。”叶梓琴凑近道,“大姐姐,我适才怎么样?”

        “后头表现的有些拉胯。”叶梓萱直言道。

        “有吗?”叶梓琴问道。

        “嗯。”叶梓萱点头道。

        “我是真困了。”叶梓琴无奈道。

        叶梓萱便浅笑道,“我知道了。”

        叶梓琴凑近道,“大姐姐,咱们这样也极好的。”

        “嗯。”叶梓萱叹了口气,“不过,褚王府这寿宴的确太热闹了,隐约是在做什么?”

        “我瞧着像是试探。”叶梓琴直言道,“不然不会如此。”

        “连你都能看出来,旁人焉能不明白呢?”叶梓萱说道。

        叶梓琴道,“难道不是有些人比我还笨吗?”

        “额……”叶梓萱捏了捏她的脸颊,“好了,等回去之后,你是该好好洗洗了,浑身的酒味。”

        “知道了。”叶梓琴应道,“不曾想到这朝月郡主竟然是个酒桶。”

        “她的酒量是出了名的。”叶梓萱说道,“就连表妹也不是对手。”

        “不过,那月柔公主的酒量,倒是让我刮目相看了。”叶梓琴道,“不过瞧着二姐姐,怕是也很难看。”

        “哈哈。”叶梓萱说道,“适才已经被先送回去了,不然,真的是……”

        她也看出来了,叶梓媚的酒量也就那么回事。

        不过,她在嫌弃旁人的时候,也不看看自己。

        叶梓萱只是自己暗自嫌弃,到底也不敢当面,不然,她定然会被叶梓琴反驳。

        待回了叶府。

        二太太扈氏竟然在角门口等着她。

        叶梓萱一怔,“二婶婶怎么在这?”

        “媚儿呢?”扈氏看向她问道。

        “二妹妹不是已经回来了?”叶梓萱低声道。

        “没有。”扈氏看向她道,“我一直在这等着,也不见有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