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146 她逃脱了

146 她逃脱了

        叶梓萱听着她的话,便起身走了。

        “还是太嫩了。”冯氏见叶梓萱离开,嗤笑道。

        叶梓萱出了院子,便见阳温婉站在外头等着她。

        “表姐。”阳温婉上前。

        叶梓萱浅笑道,“表妹。”

        “如何了?”阳温婉担忧道。

        “原先我便觉得我这位继母不简单,如今看来果不其然啊。”叶梓萱冷冷地说道。

        阳温婉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便跟着叶梓萱离开了。

        叶梓穗的事儿便如此了。

        因她并未出阁,又是庶女,死了之后,不用丢去乱葬岗,也只会给她简单地草草下葬了。

        夜色中。

        一处幽静的深山中。

        叶梓萱与叶梓莬静静地站着。

        商姨娘跪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

        “入棺。”

        叶梓穗便被如此葬了。

        “哎。”阳温婉重重地叹气。

        人,死了之后,也不过是一抔黄土罢了。

        叶梓萱仰头看着这清冷的月色,一阵冷风吹过,商姨娘直接扑倒在叶梓穗的坟头,痛哭流涕。

        叶梓萱便带着叶梓琴等人离开。

        “大姐姐,当真不等她了?”叶梓琴看向她道。

        “想来,她是不会回去的。”叶梓萱直言道。

        “啊?”叶梓琴一怔,便见春花随后上前。

        “如何?”叶梓萱淡淡地问道。

        “商姨娘自尽了。”春花回道,“这是她临死前让奴婢交给您的。”

        “嗯。”叶梓萱拿过,打开之后,便是一封书信。

        至于上头写的是什么,叶梓萱只是看过之后,便烧了。

        叶梓琴等人面面相觑。

        阳温婉又说道,“不是说晚上要捉贼吗?”

        “七妹妹死了,那贼人也不会出现了。”叶梓萱淡淡道。

        “这倒也是。”阳温婉靠在叶梓萱的肩头,有些感慨。

        几人回了叶府。

        叶梓萱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

        巷妈妈被下药之事,虽然寻找到了下药之人,可是这玉如意却还未有下落。

        那人为何会千方百计地拿走玉如意呢?

        叶梓萱站在窗边,仰头望着窗外的月色,渐渐地,天微微地亮了。

        晨曦洒落在她略显泛白的脸颊上,她双眸失神,又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

        阳温婉打了个哈欠,正醒来。

        她行至叶梓萱的跟前,“表姐,你没睡?”

        “睡不着。”叶梓萱叹口气,“表妹可还要再睡会?”

        “不了。”阳温婉已然习惯了边关的闻鸡起舞,这个时候,父亲与祖父早已去操练兵马了。

        而她自然也会被拎出去,站在最后头,被操练。

        不过,她一身兵士的装扮,穿着那不合身的衣裳,着实瞧着有些突兀。

        从刚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的习以为常,今儿个,倘若不是叶梓萱陪着,她估摸着早醒了。

        她舒展着手臂,换了衣裳,便去外头活动筋骨去了。

        叶梓萱见她摆开架势,在那舞剑,她反倒笑了。

        她直接去了耦园。

        叶梓琴眼底的乌青越发地重了。

        她嘟囔道,“哎,大姐姐,我睡不着。”

        “我也是。”叶梓窈坐下之后道,“老觉得七妹妹会托梦给我。”

        “我也是。”叶梓莬感叹道。

        叶梓萱见她们也是如此,低声道,“如今这不是挺好的?”

        “那玉如意可怎么办?”叶梓琴连忙问道。

        “定然会找到的。”叶梓萱说罢,便见巷妈妈进来。

        “大姑娘,玉如意回来了。”巷妈妈看向她道。

        “回来了?”叶梓萱挑眉,而后便说道,“去看看。”

        “是。”巷妈妈垂眸应道。

        待到了库房,巷妈妈从暗格内将玉如意拿出来,“老奴确认了,这是真的。”

        叶梓萱拿过之后,仔细地端详,确认无误之后,低声道,“的确是那对。”

        毕竟,这玉如意下面的印纹是无法仿制的,是独一无二的。

        她低声道,“玉如意我来收着。”

        “是。”巷妈妈巴不得呢。

        叶梓萱将玉如意拿了回来。

        叶梓琴百思不得其解,“那人拿这玉如意做什么去了?为何还会送回来呢?”

        “不知道。”叶梓窈也觉得奇怪。

        叶梓萱低声道,“既然回来了,那便好好地收起来。”

        “嗯。”叶梓莬道。

        叶梓穗便这样没了,不过两日,便仿若不存在一般,府上该如何便如何。

        转眼,便到了褚王妃寿辰之日。

        叶梓萱准备好了寿礼,便带着叶梓琴等人前去。

        阳温婉说是只留在叶家一日,却在昨儿个才被叶梓萱强行送走了。

        不过,今儿个,阳温婉在褚王府外头等着她。

        叶梓萱刚下了马车,便见她正笑吟吟地看向自己。

        叶梓琴走上前去,“温婉表姐,这才多久不见啊。”

        “也就一日吧。”阳温婉感叹道,“当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哎。”叶梓萱扶额望天。

        叶梓琴拽着阳温婉便往里头走。

        转眸,叶梓萱便瞧见叶梓莬跟月柔公主一同下了马车。

        可见,她是知晓自己不会带着她,故而便去见了月柔公主。

        待众人入了褚王府之后,嵇雅岚等人远远地便冲着她招手。

        几人便聚在了一处,当真是热闹不已。

        叶梓媚与曾香悦坐在一处,抬眸看向远处,低声道,“我家大姐姐,当真是会笼络人心。”

        “可不是?”曾香悦不屑道,“看她能得意到何时?”

        “听说皇上要给她赐婚了。”叶梓媚道,“这等好事,也该轮到表姐啊。”

        月柔公主坐在一旁,想起了鲁雨晴的下场,到底不想再掺和进去。

        叶梓萱见到了许久不见的白青青。

        白青青今儿个着实打扮了一番。

        她看向叶梓萱的时候,露出了一抹浅笑。

        “想通了?”叶梓萱看向白青青道。

        “嗯。”白青青点头道,“我想到了能够让自己放下仇恨,活下去的理由。”

        “什么?”叶梓萱看向她道。

        “那便是寻一个人。”白青青压低声音道。

        “谁?”叶梓萱又问道。

        “到时候你便知道了。”白青青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今儿个这处可很是热闹呢,你可莫要随意地掺和才是。”

        “好。”叶梓萱看得出来,白青青似乎在寻求一种让自己内心得到释放的东西,可,不知道她是越陷越深,还是……会误入歧途。

        人心便是如此复杂,你不去了解,永远不知晓到底有多险恶。

        叶梓萱看的明白,却又不明白。

        其实……她何曾明白过呢?

        倘若真的明白,那自己又何曾落到这般田地呢?

        她坐下之后,嵇雅岚便举杯,“我敬你。”

        “好。”叶梓萱笑着应道。

        二人一切尽在不言中。

        温馨感叹道,“咱们今儿个可莫要多想,定然要热闹热闹的。”

        “在褚王府,你可不会冷清。”尚阳郡主前来道。

        “就是。”阳温婉也是早有耳闻的。

        叶梓萱也还是头一回来褚王府,如今见她们说的这般,倒也是好奇的。

        叶梓萱笑着说道,“你们说的这般神秘,难道是……有什么热闹?”

        “那是自然。”嵇雅岚应道。

        叶梓萱正要说什么,便瞧见有一女子风风火火地过来。

        叶梓萱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

        她笑颜如花,步履生风,像是踏着火轮而来。

        叶梓萱忍不住地转眸看向阳温婉。

        阳温婉暗自叹气,“瞧瞧,讨债的来了。”

        “讨债?”叶梓萱凑近的,“你与她还有故事?”

        “故事?”她摇头道,“事故还差不多。”

        “我可是千呼万唤,你们才肯赏脸过来。”那风风火火的女子已经坐在了她们的面前。

        “这位便是叶大姑娘吧?”她看向叶梓萱道。

        “正是。”叶梓萱点头道。

        “我说,阳温婉,你低着头便以为我看不到你了?”女子扬声道。

        这一声,惹得众人围观。

        叶梓萱连忙端着茶盏,佯装听不见。

        的确是挺热闹的。

        不过,她仔细看去,就连尚阳郡主也低着头。

        叶梓萱又看了一眼嵇雅岚与温馨,这又是闹得哪出呢?

        她挑眉,正要开口,便瞧见女子直接端上来两坛酒,“怎么样?上回可是输给了我,这回,可不成了。”

        “我不胜酒力。”阳温婉连忙婉拒。

        “少来。”女子不罢休道。

        叶梓萱意味深长地看向阳温婉。

        阳温婉讪讪道,“我表姐在这呢,我可不敢。”

        “你来。”女子看向叶梓萱道。

        叶梓萱淡淡道,“我天生不胜酒力。”

        “只有试过,我才相信。”女子直言道。

        叶梓萱摆手道,“不喝。”

        “怎么?”女子沉声道,“不给面子?”

        “面子跟小命,我更爱惜我的小命。”叶梓萱直言道。

        女子见她说的没有半分地虚假,便相信了。

        阳温婉求救地看向她。

        叶梓萱缓缓地起身道,“我呢,随便逛逛,你们自便。”

        她说罢,便见嵇雅岚与温馨也起身了。

        只有叶梓琴傻乎乎地在看着不远处唱戏,这一转头,一碗酒便放在了她的跟前。

        叶梓琴倒也没有含糊,直接喝下了。

        等她喝完之后,眉头紧蹙,“好辣。”

        “怎么样?”女子看向她道。

        “你是?”叶梓琴盯着她道。

        “我?”女子直言道,“褚王府郡主,褚朝月。”

        “原来你便是褚朝月啊。”叶梓琴当即起身,便觉得头晕地厉害,直接倒在了桌子上。

        嵇雅岚在远处观望着,“瞧瞧,叶三姑娘还真是太天真了。”

        不远处围观的宾客,还有嘀咕道。

        “这么快便放倒了一个。”

        嵇雅岚看向她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叶梓萱低声道。

        “你不是挺能……”嵇雅岚正要开口。

        叶梓萱连忙捂住了她的嘴,“我没有。”

        “啊?”嵇雅岚眨了眨眼。

        叶梓萱转身,正好瞧见褚非凡笑吟吟地过来。

        她连忙直奔褚非凡,拽着他的衣袖,“走,我有话跟你说。”

        “啊?”褚非凡便被叶梓萱这样直接拽走了。

        褚朝月瞧着,嘴角一撇,“果然是个狡猾的女人。”

        她一抬头,便瞧见适才坐着的其他的人,已经不见了。

        这处,已经是空无一人了。

        褚朝月直接端着大碗灌了一碗,而后转身,便又拎着酒坛子去找别人了。

        温馨便见阳温婉是落荒而逃。

        褚非凡好笑地看着叶梓萱的窘迫样子,忍不住道,“我妹妹,是不是很厉害?”

        “嗯。”叶梓萱点头道,“相当豪爽。”

        “她自幼在大漠长大,这性子呢……”褚非凡感叹道,“犹如男儿。”

        “看得出来。”叶梓萱又说道,“所以,我表妹,你妹妹,二人……”

        “那绝对是自幼便掐架到现在的。”褚非凡暗自摇头,“怎么都拦不住。”

        “不过我表妹适才可躲了。”叶梓萱说道。

        “还不是……”褚非凡压低声音道,“当时,我妹妹不服气,便暗中练了酒量,这不……二人比试吃酒,最后,都是被拖着出去的。”

        “怪不得,我后来收到了边关送来的书信,说表妹病了好一阵子呢。”叶梓萱这才恍然大悟。

        “哈哈。”褚非凡道,“她如今瞧见她,可是绕着走呢。”

        “的确很有趣。”叶梓萱直言道,“怪不得我先前没有见过郡主呢,原来她是……”

        “何必那般客气呢?”褚非凡看向她道,“她便是那般,你日后莫要唤她郡主,只唤她朝月便是。”

        “好。”叶梓萱欣然应道。

        “好了。”褚非凡直言道,“你也莫要躲着她了,她是知晓你的酒量的,适才你既然拒绝了,她是不会再来缠着你吃酒的。”

        “三妹妹真的惨了。”叶梓萱无奈道。

        “你还是给她喂醒酒的吧。”褚非凡压低声音道,“那酒太烈了。”

        “好。”叶梓萱点头应道,连忙便去了。

        刚过了一会,便瞧见叶梓琴已经迷迷瞪瞪地醒过来了。

        她抬眸一脸茫然地看着。

        叶梓萱暗叫不妙,连忙上前便扬手将她给打晕了。

        叶梓窈也上前,“大姐姐,你这是?”

        “三妹妹耍酒疯,很可怕的。”也初选说道,“走,赶紧找个地方,让她躺着。”

        “哦。”叶梓窈点头,便随着她去了。

        二人寻了一个僻静的屋子,便将叶梓琴放在了床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