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144 心生隔阂

144 心生隔阂

        “表姐,难道我就不担心你吗?”阳温婉嘟囔道。

        叶梓萱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表妹也疼我。”

        “这还差不多。”阳温婉瞧见了那碟内的栗子糕,净手之后便拿了一块。

        她咬了一口,笑着道,“这栗子糕倒是与我往日吃的不同。”

        “有何不同?”嵇雅岚连忙问道。

        “这栗子很甜,咱们做的时候放的是牛奶,这个是羊奶。”她说道。

        “嗯。”嵇雅岚点头,“不曾想到,阳大姑娘倒是能个行家。”

        “那是因我母亲爱吃这些。”阳温婉叹口气道。

        “怎么这口味与老太太一样?”叶梓萱忍不住地叹气。

        “是不是?”阳温婉盯着她道,“许是自幼便跟在老太太身边。”

        “罢了。”叶梓萱便又忍不住地想老太太了。

        她看向阳温婉道,“表妹今儿个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儿呢?”

        “我?”阳温婉凑近道,“过些时日便是褚王妃的寿辰了,你可收到了帖子?”

        “收到了。”叶梓萱点头道。

        “我就知道。”阳温婉嘴角一撇,“可是褚王世子特意给你的?”

        “嗯。”叶梓萱点头道。

        “哎。”阳温婉一脸羡慕地看向她。

        叶梓萱见她如此,突然笑了,“表妹这表情,是吃醋了?”

        “没有。”阳温婉摇头,“只是在想,表姐这样,我反倒有些高兴。”

        “高兴?”叶梓萱凑近,拍了拍要拿栗子糕的手,“怎么瞧着有些酸溜溜的?”

        “没有啊。”阳温婉笑嘻嘻道,“我是觉得,褚王世子待表姐是极好的。”

        “极好吗?”叶梓萱沉吟道,“说来也奇怪,我与他倒是挺有缘的。”

        此言一出,反倒让一旁的嵇雅岚与温馨目瞪口呆。

        她二人凑近道,“说来听听?”

        不远处,凌墨燃静静地站着,却是能听到她说话的。

        叶梓萱神秘兮兮道,“倒也没有什么,只是幼年的时候救过他,不曾想到,他竟然记到了现在。”

        “这还真是感人。”嵇雅岚见叶梓萱突然提起褚非凡来,便觉得这里头藏着什么?

        叶梓萱斜睨了一眼阳温婉,好笑道,“表妹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阳温婉叹了口气,“我怎么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呢?”

        “哈哈。”叶梓萱放声大笑。

        嵇雅岚与温馨对视了一眼,忍不住地笑了。

        就连反应迟钝的尚阳郡主这个时候也都看出来了。

        不过,温馨却突然凑近叶梓萱道,“你看旁人都看得明白,为何偏偏自己看不明白呢?”

        “啊?”叶梓萱一脸无辜地看向她。

        温馨叹气,便也不多言了。

        嵇雅岚凑近道,“都说了,你就算点破了,她也不会理会的。”

        “知道了。”温馨无奈。

        “我不能久留。”叶梓萱压低声音道,“我要赶回去捉贼。”

        “捉贼?”几人一怔。

        尤其是阳温婉道,“什么贼?我也要去?”

        “你该回府了。”叶梓萱捏了捏她的脸颊。

        阳温婉凑近道,“我也要去凑热闹。”

        “当真要去?”叶梓萱再次地问道。

        “去。”阳温婉拽着她的衣袖,“表姐,你都许久不曾与我在一块说话了?”

        叶梓萱捏了捏她的鼻子,“好,那便去。”

        “我也要去。”尚阳郡主立马道。

        “郡主若去了,我那府上可能装得下?”叶梓萱笑道,“不过是府上的家贼。”

        “看来是有什么好事儿?”尚阳郡主连忙道。

        “的确是。”叶梓萱说道,“到时候抓住了,与你们说。”

        “也好。”尚阳郡主应道。

        叶梓萱便起身道,“走。”

        阳温婉便乐颠颠地跟着叶梓萱走了。

        嵇雅岚待她离去之后,看向温馨与尚阳郡主道,“这鲁家的事儿,她当真是只字不提。”

        “她若不提,必定是要命的大事。”尚阳郡主直言道,“你若问了,到时候惹祸上身该怎么办?”

        “如今这事情到底是一桩桩一件件的。”嵇雅岚沉默了许久,“月往后头,越复杂吧。”

        “不是渐渐地有些浮出水面了?”尚阳郡主看向嵇雅岚道,“难道你没有看出来,鲁家的风波就此打住了吗?”

        “这鲁家,本就是皇后最有利的一把利剑,如今她竟然对鲁家伸出了援手?”嵇雅岚不解道,“难道这悦来绸缎庄背后,并非与鲁家有关?”

        “有关,也许也并非是咱们所瞧见的。”尚阳郡主连忙道,“乌溪镇的事儿,也许与鲁家有关系。”

        “我知道了。”嵇雅岚又说道,“看来,你是要护着她的。”

        温馨皱眉道,“你们做说什么?”

        “没什么。”嵇雅岚道,“总归都是为了家族。”

        “嗯。”尚阳郡主点头道,“廉王府背后的依仗是太后,鲁家背后的依仗是皇后,皇上背后的呢?”

        “皇上对太后与皇后之间的争斗,是乐见其成的。”嵇雅岚慢悠悠道,“咱们也不过是皇权漩涡中的棋子罢了。”

        “你又何必如此悲观呢?”尚阳郡主道,“你瞧瞧,叶大姑娘便不同,既能得到太后的喜爱,如今又得了皇后的另眼相待,皇上那,她不也有了一道免死金牌?”

        嵇雅岚听着,不知何故,猛地心口一疼。

        她抬眸看向远处,“我是羡慕她的。”

        “倘若当日她甘愿地嫁去启府,你猜猜,后头会如何?”尚阳郡主看向她道。

        “启府必定会有手段,让她与叶家断了来往,依着叶家老太太对她的宠爱,启府也必定会用她来要挟老太太,如此,便是拿捏住了将军府,到时候,包括叶府与将军府背后,都会被启府牢牢地抓住。”

        嵇雅岚直言道,“可是如今见她,到底是不会被轻易拿捏住的。”

        “也许,这便是天意。”尚阳郡主直言道,“她毕竟没有嫁去启府。”

        “所以说,这绝对不是二房那点小伎俩能办到的。”嵇雅岚说道,“到底问题出现在哪?”

        “她顺着自己所知晓的线索查到了悦来绸缎庄,而恰巧,廉王府的事儿也与悦来绸缎庄有关系,你说这背后是什么?”尚阳郡主说道,“再往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凌国公府,鲁家都被扯进去的,你们嵇家不也如此?”

        嵇雅岚陷入了沉思中。

        “她不过是想要查出这背后到底是何人害的她,你既然能够想到这背后的利害关系,她焉能不知晓?”尚阳郡主又说道,“你怎么了?”

        嵇雅岚苦笑了一声,“我也不知怎么了,许是因为母亲提起了我的婚事,我看似是镇国公府的大姑娘,可,连自己的婚姻也不能做主,而她,如今竟然还能做主,这心里头难免有些落差。”

        “这也应当。”尚阳郡主看向她道,“你这般想,我也理解。”

        “表姐,我反倒觉得她很不容易。”温馨看向嵇雅岚道,“倘若换做你,遇到这样的事儿,你该如何?”

        “我?”嵇雅岚想了想,“碍于家族的颜面,父亲与母亲也不会让我如此做的。”

        “那不就得了。”温馨直言道,“换做我,也没有这样的勇气。”

        “叶府的老太太已经不在叶府了。”尚阳郡主直言道,“这无疑是断了她的依仗,让她自己去面对这些。”

        “什么?”嵇雅岚皱眉道,“这个时候,难道不该给给她镇着吗?”

        “所以说……”尚阳郡主苦笑道,“换做是嵇老太太,会如此吗?”

        “哎。”嵇雅岚重重地叹气,“你看看将军府,当时鲁家发难,她前去鲁家查案,将军府竟然将铁骑直接围在了鲁家外头。”

        “换做是你,嵇家会如此做吗?”尚阳郡主又问道。

        “不会。”嵇雅岚摇头道。

        “嗯。”尚阳郡主应道,“所以,这便是你与她之间的不同,这也是她自己得来的。”

        嵇雅岚突然笑了,“哎,我终究还是比不得她豁达。”

        “她适才为何要走?为何要说出那番话来?”尚阳郡主直言道,“不过是不想让你胡思乱想,毕竟,这背后牵扯的太复杂了,是咱们也无法能够去想象的。”

        温馨也跟着点头,“表姐,可是有人与你说什么了?我怎么觉得你近来是变得有些不对呢?”

        “啊?”嵇雅岚一怔,随即说道,“倒也没什么?”

        “定然是有人与你说了什么。”尚阳郡主握紧她的手道,“你莫要多想了,你的婚事,必定会有安排的,你若不愿意,只管与我说,我去求了太后。”

        “好。”嵇雅岚笑着应道,“我以为你如今只与她亲近了呢。”

        “瞧瞧。”尚阳郡主脸色一沉,“定然是有人与你说什么了。”

        嵇雅岚敛眸,“放心吧,我自己会处理的。”

        “那便好。”尚阳郡主明白,点到为止,便是如此。

        她也不多言了。

        温馨与尚阳郡主对视了一眼,二人也算是心知肚明。

        叶梓萱与阳温婉坐在马车内。

        阳温婉凑近道,“表姐,嵇大姑娘瞧着有些不对劲啊。”

        “你也感觉到了?”叶梓萱笑着问道。

        “嗯。”阳温婉点头道,“我怎么觉得,她对你好像……有些隔阂了。”

        “嗯。”叶梓萱点头道,“表妹,你对那褚王世子有心?”

        “没有。”阳温婉摇头,“只是适才瞧着嵇大姑娘不对劲,所以顺嘴了,瞧瞧她到底如何反应的?”

        “哦。”叶梓萱歪着头,瞧着她睁大双眼,试图告诉她,自己所言非虚。

        她浅笑道,“我知道了。”

        “表姐,我今儿个跟你住好不好?”阳温婉拽着她的衣袖道。

        “好啊。”叶梓萱欣然答应。

        “嘿嘿。”阳温婉高兴地点头。

        叶梓萱便带着阳温婉回去了。

        叶梓琴等人得知阳温婉来了,连忙前去相迎。

        几人坐在一处,当真是热闹的很。

        阳温婉坐在一旁,乐呵呵道,“我今儿个与表姐住一起,你们谁都不许与我争抢。”

        “好。”几人应道。

        叶梓萱浅笑道,“我适才吃了糕点,如今有些饿了呢。”

        “大姑娘,奴婢已经做好饭菜了。”春花今儿个特意亲自下厨。

        叶梓萱起身,“走,用饭。”

        几人便坐在一处。

        外头,有小丫头前来。

        “大姑娘可在?”那小丫头看向廊檐下的秋月道。

        “七姑娘那怎么了?”秋月一眼便看出是叶梓穗跟前的小丫头。

        “七姑娘醒了。”小丫头看向她道,“想见大姑娘,说有话要当面与大姑娘说。”

        “好。”秋月点头,便入内。

        叶梓萱还未用过饭,见秋月前来,她附耳与自己说了,叶梓萱沉吟了片刻道,“你让这小丫头先回去,说我待会用过饭便过去。”

        “是。”秋月回道。

        待秋月出来,与那小丫头说了,小丫头应了一声,便走了。

        叶梓琴看向她,“大姐姐,七妹妹找你前去,是何事?”

        “不知道。”叶梓萱想了想道,“许是真的有事儿。”

        “嗯。”叶梓窈道,“大姐姐,我怎么觉得那小丫头神色不大对。”

        “我也看出来了。”叶梓莬说道,“瞧着倒像是有什么害怕的。”

        “哎。”阳温婉看向她们道,“我觉得我好像错过了许多东西啊。”

        叶梓萱便夹了菜给她,“食不言寝不语,先吃吧。”

        “好。”几人应道,便也不多言。

        不过这用饭的速度可是快了许多。

        没一会,便用过饭了。

        叶梓萱漱口净手之后,便朝着叶梓穗的院子去了。

        叶梓琴等人便留在了原处。

        阳温婉也不方便前去。

        春花与秋月跟在她的身后。

        待叶梓萱到了叶梓穗的院子,便瞧见那小丫头见她前来,连忙上前相迎。

        “七妹妹呢?”叶梓萱站在院门口道。

        “七姑娘一直等着呢。”那小丫头轻声道。

        “嗯。”叶梓萱点头,随即又看向那小丫头,见她眼神躲闪,只是小心地往前走。

        待到了廊檐下,便垂眸道,“七姑娘让大姑娘自己进去。”

        “七妹妹?”叶梓萱并未入内,只是站在廊檐下喊道。

        那小丫头见她如此,低着头不住地抖动肩膀。

        叶梓萱半眯着眸子,又大声喊了几声。

        “七妹妹呢?”叶梓萱看向那小丫头。

        “七姑娘一直在屋子里头。”小丫头回道。

        “是吗?”叶梓萱冷声道。

        “是。”小丫头跪在了地上,“大姑娘,七姑娘只吩咐您来了之后,让您进去,旁的便没有说。”

        “好。”叶梓萱便向后褪去,直接站在了院门口。

        她转身,看向春花道,“去将三姑娘她们请过来,将商姨娘也唤过来。”

        “是。”春花应道,便去了。

        叶梓萱只是站在原地,静静地等着。

        没一会,叶梓琴等人便到了。

        商姨娘也匆忙地赶过来。

        叶梓萱这才道,“商姨娘,你今儿个可来看过七妹妹?”

        “大姑娘怎么了?”商姨娘看向她道。

        “我只问你,你今儿个何时见过她?”叶梓萱又问道。

        “一个时辰之前。”商姨娘直言道。

        “她状态如何?”叶梓萱又问道。

        “吃了药,便睡下了。”商姨娘又回道,“妾身便回去了。”

        “嗯。”叶梓萱看向那小丫头,“你是过了一刻钟再去我那禀报的?”

        “这……”小丫头低声道,“回大姑娘,七姑娘后头醒了,说要见大姑娘,奴婢这才去的。”

        “她不是吃了药睡下了,怎么会突然醒过来?”叶梓萱又问道。

        “奴婢不知。”小丫头连忙道,“奴婢只是听七姑娘吩咐。”

        “好。”叶梓萱又说道,“适才我在屋门口大声喊她,她为何不回应?”

        “奴婢也不清楚。”小丫头回道,“奴婢只是听七姑娘吩咐,等大姑娘到了之后,让大姑娘自己进去,旁的奴婢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