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143 赐婚人选

143 赐婚人选

        这突然丢东西,必定有什么事儿。

        “乃是先前老太太特意留在库房中的一对如意。”巷妈妈看向她道。

        “如意?”叶梓萱挑眉,“这如意怎会丢了?”

        “今儿个早上老奴清点的时候便发现没了。”巷妈妈皱眉道,“因那如意乃是老太太特意吩咐老奴放着的,老奴每日都会检查一遍。”

        “是什么样子的?”叶梓萱又问道。

        “乃是一对金镶嵌的白玉如意。”巷妈妈看向她说道。

        “我记得这对玉如意。”叶梓萱仔细地想了想,“不过老太太为何会将如此贵重之物放在库房内呢?”

        “老奴也不解。”巷妈妈担忧道,“如今这个玉如意不翼而飞了。”

        “我去看看。”叶梓萱直言道。

        “是。”巷妈妈垂眸应道。

        叶梓萱转眸看向叶梓琴道,“三妹妹,你们继续。”

        “好。”几人应道。

        叶梓萱便与巷妈妈一同去了库房。

        巷妈妈引着她到了放白玉如意的地方。

        这里是一个多宝格,巷妈妈上前按下了一处机关,面前的一格缓缓地打开,里面放着一个匣子。

        巷妈妈将匣子拿过来,外头还挂着锁。

        叶梓萱便见巷妈妈将钥匙拿出,将锁打开,匣子内是空空如也。

        “这锁瞧着乃是特制的。”叶梓萱看向她道。

        “是。”巷妈妈垂眸应道。

        “除非,是有人知晓这玉如意在这里,而且,还从你的身上将钥匙给偷走了。”叶梓萱直言道。

        “往日,老奴都是最后才清点这玉如意的。”巷妈妈看向她道,“而这钥匙,也是一直随身携带,万不敢有任何的闪失。”

        “嗯。”叶梓萱点头,又说道,“你仔细地想想,这几日可有的觉得跟前有什么不妥当的?”

        “不妥当?”巷妈妈摇头,“老奴并未察觉到任何的不妥。”

        “那这库房内可有什么不妥当的?”叶梓萱又问道。

        巷妈妈想了想,这才说道,“老奴记得,这几日半夜的时候,老奴总是睡的很沉,也不知怎么回事?”

        “所有,你醒来之后呢?”叶梓萱又问道。

        “醒来之后,老奴便觉得浑身酸疼。”巷妈妈看向她道,“大姑娘,难道是有人在老奴的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也许是。”叶梓萱直言道,“倘若如此的话,那你身上丢了东西,也是不知道的。”

        “可是老奴在吃食上一向谨慎。”巷妈妈直言道,“万不能有任何的纰漏。”

        “嗯。”叶梓萱轻轻地点头,“倘若不是吃食,便是旁的。”

        她低声道,“你觉得疲惫的时候,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老奴想想。”巷妈妈仔细地想着,过了好一会才说道,“大概是晚上清点之后,回去之后,老奴习惯地吃一碗粥,而后便用一些汤药。”

        “汤药?”叶梓萱低声道,“那汤药是你素日一直用的?”

        “正是。”巷妈妈垂眸道,“可那汤药老奴一直吃,并没有不妥当,更何况,那汤药里头的味道,老奴是最清楚不过的。”

        “我知道了。”叶梓萱淡淡道,“想来,这手脚便动在了你吃的那碗粥上头。”

        “为何会是粥呢?”巷妈妈不解道。

        “倘若汤药你能尝出来,可是这粥里头放了无色无味的,后头你吃了汤药,自然将这股味道给冲淡了。”叶梓萱直言道。

        “是。”巷妈妈连忙应道。

        叶梓萱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那粥是谁给你的?”

        “每夜,老奴都会自己去后厨的小炉子熬一些。”巷妈妈又说道,“不过这几日,都是我让后厨守夜的婆子给弄。”

        “那婆子你可信任?”叶梓萱又问道。

        “是与老奴乃是同乡,知根知底的。”巷妈妈直言道。

        “嗯。”叶梓萱轻轻点头,沉默了好一会,才道,“既然如此,那便对了。”

        “大姑娘是觉得凶手是那婆子?”巷妈妈看向她道。

        “即便不是那婆子,也是那婆子不设防的。”叶梓萱直言道。

        “不设防?”她一怔,随即便道,“会是谁?”

        “去后厨看看。”叶梓萱又说道,“正好,顺喜家的应当能看出个一二来。”

        “是。”巷妈妈垂眸应道。

        叶梓萱便与巷妈妈一同回了耦园。

        叶梓琴这里已经按照素日的惯例让各处的管事领了对牌,都各自散去了。

        她见叶梓萱回来,连忙道,“大姐姐,如何了?”

        “没什么。”叶梓萱直言道,“将顺喜家的叫过来。”

        “哦。”叶梓窈应道。

        没一会,顺喜家的便来了。

        瞧见叶梓萱的时候,连忙恭敬地行礼。

        “大姑娘。”

        “巷妈妈晚些吃粥的习惯,后厨有多少人知道?”叶梓萱看向顺喜家的道。

        “素日,都是巷妈妈自个去熬,这几日,巷妈妈有些忙,便吩咐了后厨的一个婆子给她做,不过那婆子是老奴亲自相中的,很是可靠。”顺喜家的连忙道。

        “嗯。”叶梓萱轻轻点头,“除了那婆子之外,可还有什么人晚上的时候在后厨待着?”

        “还有守夜的婆子。”顺喜家的连忙回道,“大姑娘,难道巷妈妈吃的粥有问题?”

        “嗯。”叶梓萱倒也没有隐瞒。

        “怎会如此?”顺喜家的倒是很意外。

        叶梓萱瞧着她的神色,而后又看向巷妈妈道,“此事儿知晓的人不多,待会……”

        “大姑娘放心。”顺喜家的连忙应道,便去了。

        叶梓萱又看向巷妈妈道,“待会你便装作若无其事地去找那婆子。”

        “是。”巷妈妈垂眸应道。

        叶梓萱又看向叶梓琴与叶梓窈,“三妹妹与四妹妹去那婆子住的地方看看。”

        “放心吧。”叶梓窈与叶梓琴便去了。

        叶梓莬看向她道,“大姐姐,我呢?”

        “你跟着我。”叶梓萱说道,“待会,还要五妹妹帮我盯着个人。”

        “好。”叶梓莬应道,便笑着随着她一同去了。

        等叶梓萱带着叶梓莬去了后厨。

        顺喜家的已经亲自迎了上来。

        “大姑娘。”

        “过些时日,我要去一趟褚王府,褚王妃是个喜欢吃甜食的,我要做几样点心带过去,吩咐你准备的可都准备好了?”叶梓萱一面往里头走,一面问道。

        “是。”顺喜家的垂眸应道。

        叶梓萱轻轻点头,而后便说道,“可不能马虎了。”

        “大姑娘放心。”顺喜家的递给她一个眼神。

        叶梓萱便转眸笑吟吟地看了一眼叶梓莬。

        叶梓莬心领神会,便带着自个跟前的丫头转身出去了。

        顺喜家的便陪着叶梓萱去了后厨放蔬菜的地方。

        她仔细地看了看,说道,“我怎么觉得有股味?”

        “味?”顺喜家的一愣,“许是刚送来新鲜的蔬菜,老奴这处还未安排人收拾呢。”

        “嗯。”叶梓萱斜睨了一眼不远处,便瞧见一个婆子眼神躲闪地躲在一旁了。

        叶梓萱递给顺喜家的一个眼神。

        顺喜家的附耳与叶梓萱说了几句,便道,“那东西,可不好弄。”

        “我知道,所以才让你偷偷弄一些。”叶梓萱说道。

        不远处,那婆子想要听清楚,便又佯装看收拾蔬菜,一点点地往前凑近。

        叶梓萱便又道,“可弄到了?”

        “大姑娘放心,老奴已经托了人,今夜的时候送过来,不过要从后门偷偷送进来,老奴亲自去取。”顺喜家的压低声音道。

        叶梓萱这才点头道,“若是被旁人知晓了,我在给褚王妃做的糕点里头放这些,怕是死罪。”

        “哎。”顺喜家的叹了口气,又随即说道,“大姑娘放心,万不能有事儿的。”

        “恩”叶梓萱这才点头,而后便走了。

        顺喜家的还贼兮兮看了一眼四周,瞧见无人听到,这才暗暗地吐了口气。

        不远处,便瞧见那婆子已经跑了。

        叶梓萱出来之后,叶梓莬已经站在了她的身旁。

        “大姐姐,已经派人跟着了。”叶梓莬笑道。

        “走吧。”叶梓萱点头。

        “嗯。”叶梓莬凑近道,“不曾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事儿。”

        “这不是很正常?”叶梓萱冷笑道,“到时候,只等着瓮中捉鳖。”

        “这倒是极好的。”叶梓莬笑着道。

        “嗯。”叶梓萱点头,而后便多言了。

        随后,叶梓琴与叶梓窈也回来了。

        “大姐姐。”二人笑着上前。

        “怎么样?”叶梓萱问道。

        “那婆子倒是个实诚的,奈何,她家的那个孩子不争气,欠了一屁股赌债。”叶梓琴说道,“又被人威胁住了,给了东西让他偷偷地给巷妈妈的粥里头放,他知晓自家老娘不会答应的,便趁着他那老子娘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抹在了锅盖上。”

        “在这上头倒是个聪明的。”叶梓窈冷哼道。

        叶梓萱点头道,“可都控制住了?”

        “放心吧。”叶梓琴直言道,“已经控制住了。”

        “那便好。”叶梓萱又说道,“便等今夜了。”

        “嗯。”叶梓琴点头。

        叶梓窈难免显得有些兴奋。

        “咱们府上好久不闹腾了。”

        “我也觉得是。”叶梓莬也附和道。

        这厢,叶梓萱收到了嵇雅岚送来的书信。

        她看了一眼,说道,“我出去一趟,你们盯着就是。”

        “放心吧。”叶梓琴点头应道。

        叶梓萱便让春花准备马车,赶着去了。

        待到了约定的地方,叶梓萱看着面前的小院子,挑眉道,“这里还有如此清净之地?”

        “也不知晓是谁家的别院。”春花回道。

        叶梓萱随即入内,在外头守着的婆子瞧见她,连忙引着她往里头走。

        叶梓萱入内之后,便见嵇雅岚与温馨都在。

        她走上前去,笑着说道,“这是怎么了?”

        “有事儿。”她说道。

        “何事?竟然约在如此僻静之地?”叶梓萱看向她道。

        “你这两日到底做什么?”嵇雅岚看向她道。

        “我?”叶梓萱一怔,“发生何事了?”

        “皇后娘娘不知何故,竟然主动想给你寻一门好亲事,而且还去请皇上赐婚呢。”她说道。

        叶梓萱淡淡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事儿?”

        “是啊。”嵇雅岚狐疑地盯着她,“怎么连皇后都对你……刮目相待了。”

        “有吗?”叶梓萱想了想,而后道,“许是因为鲁家的事儿吧。”

        “鲁家?”嵇雅岚凑近道,“鲁家如今接二连三地出事,这朝堂上也有不少人趁机弹劾鲁家的,而且,还借此请旨废后的。”

        “所以呢?”叶梓萱又说道。

        “奇怪的是,今儿个竟然都没了。”嵇雅岚笑着说道,“说吧,你到底做什么了?”

        “我怎么可能左右得了这些人的想法呢?”叶梓萱反问道。

        “这倒也是。”嵇雅岚一想,叶梓萱所言不差。

        叶梓萱又说道,“好了,我也没做什么,不过是瞧了一眼鲁大姑娘到底是怎么死的。”

        “自杀吗?”嵇雅岚问道。

        “嗯。”叶梓萱点头,“的确是自杀。”

        “怪不得呢。”嵇雅岚道,“这外头都在传,鲁家是受了诅咒了。”

        “诅咒?”叶梓萱摇头道,“倘若什么都能跟诅咒挂钩的话,那咱们呢?”

        嵇雅岚见叶梓萱如此问,便又说道,“你如今的风头可是盖过了许多人,就连尚阳郡主在你跟前,也黯然失色了。”

        “别。”叶梓萱连忙道,“是朋友,便莫要说这些话。”

        “嘿嘿。”嵇雅岚连忙道,“我知道了。”

        “不过,你特意唤我前来,到底为了何事?”叶梓萱直言道。

        “皇上的确有心给你赐婚。”嵇雅岚直言道,“我来是想告诉你,你倘若有什么中意的,最好提前做准备,万一到时候皇上将你赐婚给哪位皇子呢?”

        叶梓萱一听,低声道,“多谢。”

        “这小公爷呢……”温馨又突然道,“这几日瞧着可不怎么好?”

        “哦。”叶梓萱说道,“昨夜还莫名其妙地来恭喜我,还真是个怪人。”

        “噗嗤……”温馨忍不住地喷茶了。

        嵇雅岚见她这样,暗自叹气,“你啊,这不是明摆着气死人不偿命吗?”

        “我怎么了?”叶梓萱挑眉,“他来恭喜我,我难道还要拒之门外的?更何况,是他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我院子内,我怎么办?”

        叶梓萱无奈道,“男人心,海底针。”

        “哈哈。”远处,嵇蘅的笑声传来。

        叶梓萱抬眸看去,便说道,“这又是怎么了?”

        “原来在你心里头,他是个怪人。”嵇蘅看向叶梓萱道。

        “不然呢?”叶梓萱挑眉道,“反正,就是个怪人。”

        “那便是怪人吧。”嵇蘅上前坐下,意味深长地看向她。

        叶梓萱见他这般,不解道,“干嘛这样看我?”

        “我怎么觉得你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嵇蘅低声道。

        “啊?”叶梓萱不解地看向他。

        嵇蘅无奈道,“这皇上赐婚啊,你难道一点都不在意皇上会将你赐给谁吗?”

        “皇上想要赐婚,怕是也不那么容易吧?”叶梓萱又说道,“毕竟,我背后还有将军府呢。”

        “这倒也是。”嵇蘅突然想到了什么,“难道你一早便有了人选?”

        “人选?”叶梓萱一听,“我能有什么人选?只是,上回我奉旨查出了给太后下毒之人,皇上还欠我个恩赐呢,倘若真的到了那一步,我用这个抵了不就是了。”

        “原来如此啊。”嵇蘅恍然大悟。

        不远处,便瞧见凌墨燃只是冷冷地看向她。

        他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她给耍了。

        可不止何故,心里头还挺美。

        这是皇甫默感觉到的。

        他嘴角一撇,“她说的不错,男人心,海底针。”

        “你不是男人?”凌墨燃冷声反驳道。

        “呵呵。”皇甫默便径自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