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141 皇上赐婚

141 皇上赐婚

        不过,叶梓琴只觉得眼前一晃,低头瞧着,连忙看向叶梓萱。

        “怎么了?”叶梓萱见叶梓琴险些栽倒,连忙上前问道。

        “大姐姐,适才瞧着这里有些谎言。”叶梓琴扶着额头,摇晃着头。

        叶梓萱便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果然瞧见了一个奇怪的光点,她弯腰看去,拿出手帕将旁边的杂草拨开,待瞧见之后,双眸闪过一抹明亮。

        她起身道,“走吧。”

        “啊?”叶梓琴一怔,不解地看向她。

        “这里的确没有什么发现。”叶梓萱说道。

        “哦。”叶梓琴轻轻地点头,便随着叶梓萱一同离去。

        叶梓萱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

        “大姐姐。”叶梓琴皱眉道,“适才那个是什么东西?”

        “如今这个时候到底也看不清楚。”叶梓萱凑近说道,“你若真的想知道,晚些的时候,过去看看。”

        “好。”叶梓琴就知道她适才是故意说给旁人听的。

        叶梓窈凑近道,“难道真的有发现?”

        “嗯。”叶梓萱点头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嗯?”她不解道。

        叶梓萱又说道,“七妹妹这突然中毒,也许对咱们来说也算是一个突破口。”

        “什么突破口?”叶梓窈凑近道。

        “咱们这叶府,这数十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叶梓萱看向她们道,“都说,叶府暗藏宝藏,可是找到的又有几人呢?到底还有多少人觊觎叶府的宝藏呢?”

        “我也是头一回听说。”叶梓琴直言道。

        “我们都不知道。”叶梓萱直言道,“那外头的那些人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她抬眸看向远处,“如今这样看来,的确是很奇怪。”

        “嗯。”几人垂眸应道。

        “既然如此,那必定还会有人不死心,想要找到那宝藏,鲁家的事儿如今都已经解决了,也许,那背后的那只手,又将心思动到了咱们头上。”叶梓萱冷笑一声,“既然如此,不如,咱们也动一动如何?”

        “大姐姐,在鲁家到底发生了何事?”叶梓琴好奇道,“我怎么觉得你回来之后,便像是看透了什么?”

        “的确看透了一些事情。”叶梓萱直言道,“不知道为何,我这心中总是有些难过。”

        “难过?”叶梓琴皱眉道,“难道鲁大姑娘之死,真的是另有隐情?”

        “这些事儿,既然查清楚了,那便是过去了,我不能与你说,你们也知道的越少越好。”叶梓萱扫过叶梓琴与叶梓窈道,“免得招惹杀身之祸。”

        “大姐姐。”她看向叶梓萱皱眉道,“你这么说,我反倒更担心了。”

        “莫要担心。”叶梓萱浅笑道,“我这里不会有事儿的。”

        “那便好。”叶梓琴也只能如此答应了。

        叶梓萱便浅笑道,“怎么?你还觉得我能有什么?”

        “大姐姐,我只是担心罢了。”叶梓琴直言道,“就连老太太都躲出去了,想来此事儿,她是不能插手的,更何况,你如今牵扯的也太大了。”

        “就是。”叶梓窈这些时日一直跟在叶梓萱的身旁,许多事情都是看在眼里头的。

        她看向面前的人道,“大姐姐,你如今牵扯的的确太大了,我怎么觉得,你背后总是一只手在推着你往前走。”

        “就连你都能看出来,更何况旁人呢?”叶梓萱淡淡道,“可是我倘若不走的话,便无路可走了。”

        “为何?”叶梓琴直言道。

        “早在我被算计入启府的时候,这场阴谋便开始了。”叶梓萱低声道。

        “当真?”她皱眉道,“难道这一切背后当真隐藏着莫大的阴谋?”

        “你如今知道的便已经觉得不可思议。”叶梓萱看向她道,“更何况,后面的呢?”

        “是啊。”叶梓窈感叹道,“大姐姐,你当真别无退路了?”

        “不错。”叶梓萱点头道,“所以有些事情我不能与你们明说,并非是我不愿意告诉你们,而是……倘若真的出事,那也只是我一人的事儿,与你们不相干,知道吗?”

        叶梓琴红着眼,“大姐姐。”

        叶梓萱轻轻地拍着她的手背,“眼下不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吗?你又何必如此呢?”

        叶梓琴嘟囔道,“可是想想便觉得难受。”

        叶梓萱浅笑道,“好了,你如今这样,我反倒更不想与你说什么了。”

        “知道了。”叶梓琴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叶梓萱便说道,“莫要担心就是了。”

        “嗯。”叶梓琴应道,便挽着叶梓萱的手臂,靠在她的肩头。

        叶梓窈也上前,挽着她的另一只手臂,靠在她的另一个肩头上。

        叶梓莬赶回来的时候,瞧见的便是这样的画面。

        她站在原地一怔,连忙上前,“那我呢?”

        叶梓萱浅笑道,“我只有两只手。”

        “嘿嘿。”叶梓莬便直接冲过来,坐在了她的腿上。

        这……

        “咳咳……”外头有人进来。

        姐妹四人一愣,便散开了。

        “还真是感人啊。”褚非凡入内,看向她们道。

        叶梓萱看向他,“怎么亲自过来了?”

        “姐姐,过几日,我母亲寿辰,我可是亲自来下帖子的。”褚非凡看向她道。

        “亲自下帖子?”叶梓萱浅笑道,“怕不是有什么阴谋吧?”

        “我怎么可能对姐姐做什么呢?”褚非凡委屈巴巴道,“不过是想着姐姐这几日辛苦了,让你前去放松放松。”

        “王妃寿宴,能有什么轻松的?”叶梓萱双手接过他手中的帖子,仔细地看过之后,又看向褚非凡。

        褚非凡坐下之后,慢悠悠道,“我母亲可与旁人不同。”

        “我知道。”叶梓萱直言道。

        “你知道?”褚非凡一怔,眨了眨眼,“姐姐知道我母亲?”

        “褚王妃是出了名的好客。”叶梓萱直言道,“热情爽朗。”

        “那可不?”褚非凡得意道,“不过,姐姐可要好好准备准备才是。”

        “好。”叶梓萱欣然答应道。

        褚非凡便也不逗留了,径自起身便走了。

        叶梓萱收起那帖子,歪着头,若有所思。

        前世,褚非凡死去之后,她偷偷地去了一趟褚王府,瞧见褚王妃待在自己的院子内,眉眼含笑,似乎对褚非凡之死,显得很是淡然。

        她那个时候,不明白为何褚王妃会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可是,后来,她才发现,褚王妃是压根不相信自己的儿子没了,故而,只是将自己的心门紧闭,一直活在褚非凡还在的时候。

        叶梓萱抬眸看向叶梓琴等人,“到时候咱们一同去。”

        “好。”她们应道。

        叶梓萱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让自己的心情好一些。

        今日鲁家的事儿,让她大为震惊,她没有想到,这鲁家的背后竟然还暗藏着如此不为人知的秘密。

        可是,终究还是让那只手逃脱了。

        叶梓萱又在想,前世的褚非凡到底因何而死的呢?

        如今,她既然改变了自己前世的命运,那么,褚非凡是不是也会改变呢?

        叶梓琴并未离开。

        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她。

        叶梓萱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待瞧见叶梓琴还在,她勾唇浅笑。

        “怎么了?”叶梓萱轻声道。

        “大姐姐,你在想什么?”叶梓琴问道。

        “在想一些事情。”叶梓萱该如何与她说呢?难道告诉叶梓琴,其实自己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而且,前世的叶府因她而遭受了莫大的灾难?

        叶梓萱低声道,“三妹妹,你怎么了?”

        “没什么。”叶梓琴感叹道,“不过是觉得自从大姐姐从启府喜堂回来之后,这事儿便接着一件又一件的,而且,越走越远。”

        叶梓萱捏了捏她的脸颊,“三妹妹也学会担心事儿了。”

        “大姐姐,我只是不愿意去想罢了。”叶梓琴无奈道,“不过如今是的不得不去想。”

        “嗯。”叶梓萱点头道,“想一想也不是什么坏事。”

        “嘿嘿。”叶梓琴凑近道,“七妹妹的事儿,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不是让你晚上再去看吗?”叶梓萱低声道。

        “对啊。”叶梓琴乐呵呵地走了。

        叶梓萱目送着叶梓琴离去,春花上前。

        “大姑娘。”

        “嗯?”叶梓萱看向她。

        “奴婢伺候您歇息吧。”春花轻声道。

        “好。”叶梓萱的确累了。

        这种疲惫,让她浑身无力,就连脑袋也昏昏沉沉的。

        她简单洗漱之后,便躺在床榻上,当真睡了过去。

        凌国公府。

        凌墨燃看着面前来找他的白青青。

        “表哥,鲁家的事儿算是告一段落了,我的仇人还未出现。”白青青看向他道。

        “你确定要替那个人报仇?”凌墨燃沉声道。

        白青青苦笑道,“我不知道,我除了报仇,还能做什么?”

        “看来你心里已经明白了。”凌墨燃淡淡道,“既然你想报仇,那么便等。”

        “等?”白青青嗤笑道,“等到何时?这些年来我过得生不如死。”

        “哎。”凌墨燃收起手中的兵书,随意地放在一旁道,“在你看来,报仇重要?”

        “我说了,除了报仇我不知道该做什么?”白青青又说道。

        “鲁家的事儿,你很清楚,而且,你替那人报仇,那人当真将你放在心上了?他对你不过是利用之心,否则,不可能脚踏两只船。”他直言道,“在他看来,谁对他有利,谁才是他的真爱。”

        凌墨燃的话直接地宛如一把利刃,刺中了她的心口。

        白青青只觉得浑身疼地厉害。

        她向后退了好几步,随即便落寞地走了。

        嵇蘅与皇甫默走来。

        “这么直白,她会不会受不住?”皇甫默嘟囔道。

        “你若是想要怜香惜玉,便去跟着她。”凌墨燃冷声道。

        “罢了。”皇甫默摆手道,“对了,叶梓萱的事儿,你打算如何?”

        “什么如何?”凌墨燃又将兵书拿了起来。

        “他可不在乎。”嵇蘅冷声道,“听说,皇上有意给她赐婚。”

        “赐婚?”皇甫默看向他道。

        “皇上赐婚的,必定是皇子了。”嵇蘅直言道,“皇上膝下皇子诸多,你猜会是谁呢?”

        嵇蘅的话,让皇甫默也大吃一惊。

        “不会吧?”皇甫默连忙收起零嘴,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不错。”嵇蘅叹口气,“不过,看样子你是不在意,我去争取争取,也许还有一线希望呢?这样聪慧又有趣的女子,她本就不该束缚,我嵇家也不会管束着她。”

        他说罢,便不理会凌墨燃,走了。

        皇甫默轻咳了几声,瞧了瞧凌墨燃那黑沉沉的脸色,立马溜走。

        一阵风吹来,凌墨燃放下手中的兵书,神色木然,不知在想什么?

        这处。

        叶梓萱冷不丁地打了个喷嚏,便这样醒了。

        她揉了揉有些酸疼地手臂,起身掀开帷幔,觉得浑身有些冷,可是这窗户是合起来的。

        她随即行至窗前,推开窗户,便瞧见一人负手而立。

        她愣了愣,便出去,站在了他的面前。

        “大半夜,你杵在这干嘛?当门神?”叶梓萱仰头看向他。

        凌墨燃垂眸看向她,眼神复杂,过了好一会,又变得幽暗,“我来恭喜你。”

        “恭喜我?”叶梓萱挑眉道,“恭喜我什么?”

        “听说皇上要给你赐婚了。”凌墨燃慢悠悠道,“恭喜你不是应当的。”

        “赐婚?”叶梓萱盯着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你来恭喜我,那便是人选不是你了?”

        凌墨燃见她眼眸中的笑意深深,脸色一沉,“看来不是我,你很高兴。”

        “啊?”叶梓萱还未反应过来。

        便见凌墨燃突然转身走了。

        独留叶梓萱在原地愣神。

        他这什么意思?

        不是他大半夜的过来吓人吗?怎么又走了呢?

        还真是个怪人。

        叶梓萱嘴角一撇,索然没了困意。

        她换了衣裳,叶梓琴正好带着叶梓窈与叶梓莬过来。

        “走。”叶梓萱当然知道叶梓琴她们兴冲冲的是为了什么。

        随即,姐妹四人便又去了叶梓穗中毒的那个地方。

        “可看到什么?”叶梓琴凑近,问道。

        “没有。”叶梓窈只觉得伸手不见五指,黑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