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12 娇惯奴才

012 娇惯奴才

        她倒也没有想到,这位大姑娘竟然如此厉害,不动声色地将一切都查了个明白,只等着来收拾她。

        使得她如今没有丝毫的防备,也着实无力招架。

        叶梓萱淡淡道,“账本呢?”

        “在……在老奴的家中。”采办管事婆子当然清楚她想要的是什么,连忙应道。

        这个时候,她也管不了什么,若真的将她送去官府,到时候,那可是全家要被抄没的。

        她是断断不敢在这个时候耍小心思。

        叶梓萱冷笑道,“你家里头?”

        “是。”管事婆子小心地应道。

        叶梓萱淡淡道,“秋月,带人去找。”

        “是。”秋月应道,便带着人走了。

        “大姐姐,她家里头?是哪个家里头?”叶梓琴凑近疑惑地问道。

        “三处,都搜。”叶梓萱漫不经心道。

        “什么?”叶梓琴皱眉道,“一个奴才,都能在外头置办三处宅子,这若是传出去,外头人怕是会编排咱们叶府还真是惯会娇惯奴才的。”

        “大姑娘饶命啊。”采办管事婆子吓得六神无主,连忙告饶。

        叶梓萱慢悠悠道,“饶命?吞没主家银两,按照大朝律法,该如何处置?”

        “回大姑娘,按照本朝律法,贪墨主家家财,一两杖责五十,十两便要砍头,更严重者……抄没家产,家中其余人等连坐。”春花回道。

        “大姑娘……”采办管事婆子面色惨白,惧怕不已,哪里想到会如此严重。

        这采办管事更加没有料到,叶梓萱竟然连这些都查的明明白白,她不由得浑身打颤,又紧接着浑身僵硬,不知该如何是好。

        叶梓萱轻轻点头,“账本在哪?”

        “在……西头的家里头。”管事婆子老实回道。

        叶梓萱递给春花一个眼神,春花应道,便去办了。

        叶梓琴也只是乖巧地坐在一旁,淡淡地扫过其余的管事。

        外头,便有人前来。

        “大姑娘,后厨那头还等着领对牌呢。”有一个婆子恭敬地道。

        毕竟,这时辰也快到了。

        各处的太太、姑娘也都起身了,这早饭自然也要准备上了。

        倘若她领不了对牌,便没法子去领食材,一家子便要饿着了。

        叶梓萱倒也没有多言,只是看了一眼身后的婆子,“老太太那,可醒了?”

        “回大姑娘,已经醒了。”婆子恭敬地回道。

        “嗯。”叶梓萱又说道,“大夫可瞧过了?”

        “刚刚瞧过,便让老奴前来禀报了。”婆子又回道。

        “如何?”叶梓萱又问道。

        这婆子乃是老太太院子里头的,又是易妈妈亲自调教的,故而,只管着传话,并不与旁人是非。

        她如实回道,“老太太毕竟上了年岁,这早饭也不能太油腻,只选几样可口清单的小菜,配些清粥便是。”

        “嗯。”叶梓萱轻轻点头,又看向她说道,“你且随着她一同去,待准备好早饭再说。”

        “是。”那婆子便双手接过对牌,行至后厨管事婆子跟前。

        后厨管事婆子见状,也不敢多嘴,只能随着一同离去。

        叶梓萱瞧着其他的管事婆子,沉吟了片刻道,“今儿个我只管这一样就是,其他的不着急,反正这日子还长。”

        她说罢,便等着春花回来,将账本递给她之后,随即便听着其他管事婆子禀报之后,将对牌逐一地分散下去,而后便退下了。

        叶梓萱瞧着春花拿回来的账本,仔细地看过之后,淡淡道,“这账本里头的可都属实?”

        “大姑娘,老奴不敢说谎。”采办管事婆子连忙应道。

        叶梓萱收起,并未多言。

        只是又过了好一会,秋月回来之后,她才淡淡道,“搜到了?”

        “是。”秋月应道,“大姑娘,这婆子不说实话。”

        叶梓萱轻笑一声,“她不过是想要给自己寻个后路罢了。”

        “大姑娘,此事儿……”秋月看向她。

        叶梓萱敛眸,“将人跟东西都带去老太太院子。”

        “是。”秋月应道。

        叶梓琴看向她道,“大姐姐,奶奶那不是不易动气吗?”

        “放心吧。”叶梓萱压低声音道。

        “哦。”叶梓琴傻傻地应道。

        叶梓萱便与叶梓琴一同前往老太太的院子。

        老太太正在用早饭,瞧着那脸色,正心气儿不顺。

        “今儿个的早饭,是你特意叮嘱的?”老太太看向叶梓萱道。

        “是。”叶梓萱冲着老太太咧嘴一笑。

        “我让你管府上的事儿,这倒好,反倒先管起你祖母来了。”老太太没好气道。

        “这大夫再三叮嘱的,这也是为了您的身子康健。”叶梓萱上前道,“奶奶,您前日动了气,这心口又疼了吧?”

        “哪有?”老太太矢口否认。

        “哼。”叶梓萱连忙道,“这是什么?”

        她说着,已经顺手从老太太的衣袖中拿出了一个瓷瓶,看向老太太。

        老太太见状,滴溜溜地转眼珠子,“这是糖豆。”

        “糖豆?”叶梓萱便打开,还倒了一粒,“那我尝尝。”

        “这是你能乱吃的?”老太太连忙伸手要抢过来。

        叶梓萱盯着老太太,“奶奶,不是说了,不许偷吃,这分明是解油腻的。”

        “没有的事儿,你少污蔑我。”老太太挑眉,态度蛮横道,“我是你祖母,你这臭丫头,怎么能揭你祖母的短?”

        “奶奶……”叶梓萱红着眼眶,捏着手帕,便哭了起来,“如今孙女能指望的便是奶奶了,奶奶还不爱惜自个的身子,若日后再发生前日的事儿呢?”

        “好了,这粥也挺好喝的。”老太太将只吃了两口的粥拿了过来,认命地一勺一勺地都吃了下去。

        叶梓萱这才作罢,便将那药丸收了起来。

        “奶奶,这半夜莫要再吃一些油腻的东西,不容易克化,对您身子不好。”叶梓萱笑吟吟地看向老太太。

        老太太白了叶梓萱一眼,没好气道,“知道了。”

        叶梓萱这才满意地点头,而后等老太太用过早饭,才开口,“奶奶,今儿个怕是又要惊动各房的长辈了。”

        “哎。”老太太叹气,“放心吧,我已经让他们在外头等着了。”

        ------题外话------

        嘿嘿……又更新了,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