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11 先发制人

011 先发制人

        秋月与春花二人只管在一旁伺候。

        二房。

        良妈妈刚得了消息,便过来回禀。

        “老太太还真是心疼大姑娘。”良妈妈连忙道,“特意让易妈妈坐镇。”

        “老太太是不放心我了。”扈氏冷笑道。

        良妈妈看向她道,“大姑娘还留在那呢,不知在忙什么?”

        “由着她就是了。”扈氏漫不经心道,“这些年来,该收拾的也都收拾了,就算她查到些什么,也不过是一些捕风捉影的。”

        “大姑娘这阵仗,瞧着倒像是来真的。”良妈妈轻声道。

        “你担心她什么?”扈氏盯着良妈妈道。

        “老奴也不知为何,这两日眼皮子直跳。”良妈妈敛眸道。

        扈氏冷笑道,“她一个小丫头,能翻出多大的浪来?”

        “二太太,您是不知道,这外头是如何传的?”良妈妈又说道,“说这叶府的大姑娘,怒砸喜堂,还将拜堂的公鸡给拧断了脖子,如此彪悍,怕是日后也会家宅不宁。”

        “所以……”扈氏顿时反应过来,“怪不得,她会撺掇着媚丫头与她让启大老爷选择呢,这个小丫头,还真不简单。”

        “启府昨儿个可是被看尽了笑话,怎么可能允许这样彪悍的女子进门呢?”良妈妈敛眸道,“大姑娘这不动声色的手段……怕是得了老太太的真传了。”

        “哼。”扈氏眯着眸子,“这老太太是真的要骑在我头上了。”

        “二太太,老太太怕是想要借着大姑娘的手,来收拾您呢。”良妈妈压低声音道。

        “这些年来,我为叶府操碎了心,怎能说毁就毁?”扈氏嗤笑道,“既然想斗,那便斗吧。”

        良妈妈见她如此说,倒也不再多言。

        叶梓萱也算是恶补,将如今府上内宅的脉络重新梳理了之后,转眸便见叶梓琴已经趴在一旁睡着了。

        她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看向秋月道,“准备晚饭吧。”

        “不去老太太那用饭了?”秋月回道。

        “嗯。”叶梓萱应道,“奶奶怕是也不想瞧见我。”

        “是。”秋月垂眸应道。

        叶梓琴正在打瞌睡,突然闻到饭香味,腾地起身,还来不及收起嘴角的口水,便直接冲向了一旁的圆桌前。

        叶梓萱暗自摇头,“这里可不是自个的院子。”

        “啊?”叶梓琴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又规规矩矩地坐好。

        叶梓萱上前坐下,二人净手,漱口之后,便慢悠悠地用饭。

        待用过之后,叶梓琴才觉得自个活过来了。

        她又看向叶梓萱,“大姐姐,咱们何时回去?”

        “三妹妹何时看完,咱们何时回去。”叶梓萱轻声道。

        “啊?”叶梓琴顿觉得五雷轰顶,两眼一黑,险些栽倒。

        她瞧着面前的花名册,还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鬼的账本,烦躁地挠头。

        叶梓萱只是慢悠悠地吃茶,约莫一刻钟之后,叶梓琴算是认清了现实,只能默默地在一旁看了起来。

        不过,她跟前却是摆满了各色的吃食,比如糕点,蜜饯,梅子干等……

        直等到她看完,已然到了子时。

        再有两个时辰便要起身,对于叶梓萱来说,这才是她第一次操持府上的庶务。

        叶梓琴起身舒展着手臂,打了个哈欠,便直接靠在软榻上睡着了。

        叶梓萱倒也没有阻拦,只是命人将明日的衣裳准备妥当,也便在这歇息了。

        两个时辰之后,二人便唤醒。

        叶梓琴半梦半醒地梳妆打扮。

        叶梓萱则是瞧着铜镜内的自己愣神。

        她当真重生了,而且,还经历了前世始终无法踏出的那一步。

        前尘往事,她说过,要放下,可不知为何,又偏偏在某一刻,想起,不断地翻转……

        叶梓萱嗤笑道,她也不过一介凡人。

        待收拾妥当之后,二人对视了一眼,简单地用过早饭,便一同前往厅堂。

        各处的管事也都到了。

        至于这二人的举动,她们是了然于胸的。

        不过她们并未见到易妈妈前来,这便开始各自盘算起来。

        “大姑娘……”采办的管事率先开口。

        “昨儿个所采购的清单可准备了?”叶梓萱沉声道。

        “是。”这采办的管事婆子还未禀报,便见叶梓萱先发制人。

        她心下一沉,连忙恭敬地递上。

        秋月上前接过,随即双手递给她。

        叶梓萱扫过,而后便递给叶梓琴。

        叶梓琴也乖顺地看了一眼,又重新递给她。

        叶梓萱纤细地手指轻轻地扣在那清单上,而后便说道,“这两项是有出入的。”

        “大姑娘,老奴不敢疏漏。”管事婆子连忙道。

        “秋月,将前两年有关这两个进项递给她瞧瞧。”叶梓萱低声道。

        “是。”秋月垂眸应道。

        秋月熟稔地抽出,放在了那管事婆子的跟前。

        管事婆子瞧见之后,连忙跪下回道,“大姑娘,眼下南边受了灾,这两样都是常备的,倒也不能省着,故而便也贵了一些。”

        “将这个给她。”叶梓萱又说道。

        “是。”秋月应道,便又将另一个清单放在了那管事婆子跟前。

        那管事婆子对比之后,倒也不敢出声。

        叶梓萱慢悠悠道,“想来是这家乃是你女婿家的营生,毕竟肥水不留外人田嘛。”

        “还请大姑娘开恩。”那采办的管事婆子叩头道。

        叶梓萱嗤笑道,“即便如此,你这吃相也太难看,只你当了这管事之后,每月采购的花销便要抽去两成,便是十两到五十两不等,这日积月累的……加起来你也能在京城内上好地段购置一处三进的宅子了。”

        “大姑娘,老奴不敢。”那管事婆子连忙道。

        “不敢?”叶梓萱冷笑道,“倘若我将这些上报官府,你想会如何?”

        “大姑娘,老奴的确没有抽那么多……”那管事婆子一听,连忙道,“这各处都需要打点,老奴也只抽了这两成内的两成。”

        “即便如此,也够你一家老小富裕地过几辈子。”叶梓萱眯着眸子,“如此监守自盗的奴才叶府自然是留不得的。”

        “大姑娘,这……”采办的管事婆子面露惧怕,吓得不知所措。

        ------题外话------

        亲耐哒们,每日精彩继续,记得收藏顺带留个爪印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