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彪妻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彪妻重生 > 010 大义灭亲

010 大义灭亲

        良妈妈心存疑惑,忍不住地开口。

        “许是昨夜得了老太太点化?”扈氏摇头,“放心吧,她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又没管过这些,那些东西能让她头疼好一阵呢。”

        扈氏也并非是那般浅薄之人,不过是……算计的太深,这才累人累己罢了。

        叶梓萱出了二太太的院子,便见叶梓琴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

        叶梓萱见她这般,“怎么了?”

        “大姐姐,母亲适才看你的眼神不同。”叶梓琴看向她说道。

        “为何?”叶梓萱冲着她笑的一脸的狡黠。

        “大姐姐,我也觉得你有些不同。”叶梓琴凑近道,“可是出了什么事儿?”

        “我能做什么?”叶梓萱嗤笑道,“倘若不是你机灵,怕是我如今便成了启府冲喜的新娘子了。”

        “那也是大姐姐霸气。”叶梓琴附和道,“不过,大姐姐,你说启府大老爷是见过你的,自然能够认得出你,为何会选二姐姐呢?”

        “你想知道?”叶梓萱问道。

        “嗯。”叶梓琴忙不迭地点头。

        “好。”叶梓萱握紧她的手,“我昨儿个可是将启府的喜堂给砸了,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任谁都不想娶一个这样的女子回去吧?”

        “哈哈。”叶梓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果然,还是二姐姐太单纯。”

        “难不成,三妹妹是觉得我不单纯了?”叶梓萱挑眉,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大姐姐最单纯。”叶梓琴连忙附和道。

        她拽着叶梓萱道,“这各处的管事都等着呢,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叶梓萱嘴角微微勾起,便也顺着她一同往前。

        叶府有专门处理庶务的地方,每日各处的管事都会聚在此处,禀报今日所需,而后领对牌前去。

        叶梓萱也是昨儿个老太太发话让她接管庶务的,今儿个一早,这府上的管事们便乖乖地过来了。

        毕竟,没有对牌,她们也没法子办事啊。

        不过……

        她们即便忌惮老太太,可是对这位大姑娘,她们只当是个闺阁中只懂得绣花的姑娘罢了,怎么可能真的在意呢?

        叶梓琴适才还与叶梓萱玩笑,不过现下,已然乖巧地跟在叶梓萱的身旁。

        姐妹二人入内之后,各处的管事便恭敬地朝着二人行礼。

        “大姑娘、三姑娘。”不曾想易妈妈一早便到了。

        如今见她前来,便带着各处的管事恭敬地行礼。

        叶梓萱朝着易妈妈微微颔首,便坐下了。

        叶梓琴坐在叶梓萱的下首,一言不发。

        易妈妈上前,“老太太担心大姑娘头一次操持,难免有些手忙脚乱的,便让老奴前来帮衬着。”

        “还是奶奶思虑的周全。”叶梓萱轻笑着回道。

        “你们有什么,只管与大姑娘禀报就是了。”易妈妈低沉地声音回荡在厅堂内。

        “是。”诸位管事也不敢怠慢,齐声应道。

        因易妈妈在一旁坐镇,这些管事婆子倒是规矩,将自个需要的都禀报了,领了对牌,便退下了。

        一个时辰之后,才都结束了。

        “大姑娘,老太太让老奴只陪您这一日。”易妈妈上前道。

        “好。”叶梓萱明白,便笑着应道。

        易妈妈朝着她福身,便退下。

        叶梓琴这才暗暗地松了口气。

        “素日也不知晓,这后宅里头竟然还如此繁杂。”叶梓琴抿了一口茶,“这费心的事儿还真多。”

        “咱们素日都待在自个的院子里头,多数都是陪着奶奶,这吃穿用度,自然是最好的,如今你再看看,是不是觉得天差地别?”叶梓萱直言道。

        “是。”叶梓琴叹口气,“今儿个算是渡过了,那明儿个呢?易妈妈也只今儿个一日。”

        “奶奶之所以让易妈妈今儿个陪着,乃是为了让我认人的,这些管事婆子,你素日可都见过?”叶梓萱笑着问道。

        “多半都没印象。”叶梓琴摇头,“现在瞧着,也只是能记得罢了。”

        “这便对了。”叶梓萱低声道,“可这些里头,谁与谁是亲戚,谁与谁不对付,哪些又都是二太太的心腹,哪些又是……”

        叶梓萱慢悠悠地说着,只见叶梓琴那眼神渐渐地飘离……半晌不见回神的。

        叶梓萱知晓,她已然走神了。

        “大姐姐,明儿个你自个来吧。”叶梓琴深吸了好几口气,拽着她的衣袖,可怜兮兮道,“怪不得三婶婶极力推辞呢,依着她那性子,怕是只有被欺负的份儿了。”

        “那不成。”叶梓萱果断拒绝了。

        叶梓琴哀怨道,“我就知道,你只会欺负我。”

        “欺负?”叶梓萱慢悠悠道,“既然如此,我便与奶奶说……”

        这话只说一半,叶梓琴便连忙谄媚道,“大姐姐,我错了。”

        “当真知错了?”叶梓萱问道。

        “是。”叶梓琴讨好地点头。

        叶梓萱看了一眼秋月,“可都查清楚了?”

        “是,大姑娘。”秋月应道,便将整理好的各给了叶梓萱与叶梓琴一份。

        叶梓琴拿过,皱眉道,“这是?”

        “这是各处管事的情况。”秋月回道,“大姑娘,这些管事婆子都是串联的,不过也有不对盘的。”

        “嗯。”叶梓萱点头,“这些管事婆子下头的,也要都仔细地查了,想来,会有好戏看。”

        “是。”秋月回道。

        叶梓琴的脸色更难看,“大姐姐,我看着头晕。”

        “奶奶为何让我管庶务呢?”叶梓萱歪着头看她。

        “乃是我母亲做的太过分了。”叶梓琴回道。

        “昨儿个,那常妈妈的事儿,难道没有让你想到什么?”叶梓萱又问道。

        “难不成?”叶梓琴恍然大悟道,“奶奶是担心还会有第二个常妈妈?”

        “嗯。”叶梓萱点头,“能够做到这一步,可见,这叶府早已改名换姓了。”

        叶梓琴认同地点头,又叹了口气,“大姐姐这是要让我大义灭亲啊。”

        叶梓萱拿起那花名册,朝着她的头敲了过去,“就你?”

        “怎么了?”叶梓琴不服气地仰头,“我可是帮理不帮亲。”

        “嗯。”叶梓萱含笑着应道,便又仔细地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