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木神录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木神录 > 第234章 覃殊

第234章 覃殊

        “风猎。”那尤禁钟在此时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旋即道,“这‘雷动漂’最好的修习引子乃是雷霆之力。落在你们手中,怕是会埋没了它原应拥有的威力。”

        而风猎闻言,也是冷笑一声,旋即道:“论速度和身法行技技巧的掌握上,风怕是不会逊色于雷。所以,就让我收服这道‘雷动漂’,并赋予它全新的五行属性吧。”

        而最后如何呢?当然是谈不和,谈崩了,于是双方就打起来了。

        虽说只有四个人,但这等战斗的激烈程度,怕是地行境之下,都很难看得到了。

        而望着这让人心惊胆战的争斗,不时还要躲避着散逸出来的气流抑或是雷电之力,柯雨也是咂咂嘴,旋即对着镜中的小明道:“小明,你说他们谁会赢?”

        而小明则是摇了摇头,旋即眼神有些厌恶地看向那尤禁钟,旋即道:“我倒是希望那风猎赢。毕竟作为风属性修炼者,对于雷属性的一切事物都是有着与生俱来的厌恶感。不过该说不说,这类无属性的行技,对寻常人的吸引,还真挺大。”

        而柯雨也是点了点头,也是让他想起了当初伊洁给予自己的分气心法。那时候,分气心法可也是一道无属性的心法呢。

        “不知道那‘雷动漂’,最后归属会如何了。会不会变成‘风动漂’呢……”

        而独自喃喃了一声,柯雨也是收回了目光,旋即落在了那黑石的上方。感受着那来自第二行穴活跃的跳动,仿佛是受到了什么吸引一般,其心里,也终是下了决心。

        嗯,这次就要它了!

        “呃……柯宰相啊,我们不会是要出手争夺这个东西吧?”

        而方锡畴也是在此时有些踌躇地道。说实话,在他看来,这块所谓的金行之物对其来说毫无作用。既不能炼化用于提升自身修为,又不能发挥出一丝所谓的金行之物。如此鸡肋之物,说实话,方锡畴还是对那“雷动漂”兴致更高一点。

        这也就是其在看到了柯雨炽热的目光落在了那黑石之上,会忍不住出言的缘故。

        而柯雨也是苦笑一声,旋即装模作样地道:“方郡主啊,我们虽说二人联手,但还是得估摸一下自己的斤两。毕竟那些狂徒我们是争不过的。而能得到这块黑石,也算是不错了。”

        “做人,要学会知足。”

        而方锡畴竟也还是在认真地听着这位少年的谆谆教导,旋即想了想,这毕竟是柯宰相需要之物,反正对自己来说也没什么选择权与损失,干脆照办就完事儿了,当即也是点了点头,道:“照柯宰相说的就好。”

        而柯雨也是笑着点了点头。他至今还是未曾将自己的金行之力显露出来,当然已是可能被王奕芸所察觉到了。而随着自己实力的提升,他在这方面的隐藏能力也是越来越强。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在这种既陌生,又群狼环伺之地,他不会轻易显露的。

        而他也是观察了片刻,也是有些疑惑地发现剩余的二人已是不知所踪,想来也是经不住诱惑,而参与到前两样机缘的争夺之中。但自己当下还是不能放松警惕。这不,等了片刻,便是有了一位气喘吁吁的仁兄冲了过来。

        “妈的,真倒霉,劳资先被群殴轰出来了。喂,你们两个,奉劝还是把这个留给劳资。劳资现在心情很不好。而且……谅你们两个联手,也不是劳资的对手!”

        这人也是离谱,其言语艺术竟还是和冯畔小妹妹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也是不禁让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得柯雨哑然失笑。而后,方锡畴也是向着柯雨传音道:这家伙是人行境五级的修为。面色也是有些凝重。

        毕竟,说实话,要是真的是一位寻常的大行境五级站在这边,那对战局的左右可以说是毫无影响。毕竟,人行境界之中,一个小等级的差距,怕不是一位大行境能够弥补的。所幸站在方锡畴旁边的是位传奇的年轻宰相,也是给了他一些莫名的信心。

        而柯雨闻言,也是微微点头,旋即笑道:“这位兄台看来很是自信啊。不过我也是奉劝一句,刚结束一场战斗就来这边抢别人的东西,虽然说有点小聪明,但也是没那么容易呢。”

        而闻言,那人也是一声冷笑,旋即道:“什么时候你一个小子也能教训劳资了?哦……我记得你就是那个什么钰木帝国的宰相吧。呵呵呵……钰木皇室真是乱搞,怪不得一直被我们碧木帝国踩在脚下。那今天也就让你看看,什么是人行境的真正力量!”

        “碧木帝国散修,覃殊。记住我的名字。现在让出这黑石,或许还来得及。我还可以为此剩下购买一颗上灵玄丹的行晶。”

        “你想多了。”而柯雨只是冷冷地回应道,旋即和方锡畴双双亮出了自己的行兵。方锡畴的是一把偃月刀,而柯雨则是暂时借用了先前买来的柔风软剑。毕竟这场不可避免的战斗,也容不得他怠慢。

        刚休息两个月,所面对到的对手就是一位人行境五级的高手……还好是有着帮手,不然真不知道柯雨怎么敢的啊。

        而下一刻,覃殊也是眼神骤冷,旋即道:“那就是没得谈了。”也是亮出了自己的行兵。

        那是一把铁锤。

        而后,其背后也是有着雄厚无比的源行气喷薄爆发而出,形成了一股极强的威压。柯雨和方锡畴自然也是不甘示弱。二人合力之下,也是勉强将其抵压了下去。

        “咦?”而那覃殊此时也是轻咦一声,显然柯雨的行气雄厚程度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意料。怕是光比拼行气的强度,就是足以和至少大行境八级的修炼者相媲美吧。可为什么表面上看起来,却是那么人畜无害?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小子不简单。刚何况我刚刚已是有所消耗,看来得速战速决了。”

        覃殊虽说狂妄,但并不鲁莽,即便是在这时也能冷静分析。而后,其也是双手舞动,那巨大的铁锤在空中如轻铁般快速挥舞着,不得不让人感慨其臂力之大。而柯雨也是紧握着柔风剑,对方锡畴沉声道:“方郡主,准备好你的最强一击。他想要快速解决掉我们!”

        显然,多次的战斗经验,也是让得柯雨有了远超同龄人,甚至比肩一些强者的超前洞察力。

        而方锡畴也是点了点头,其偃月刀也是不断刺破空气,于接下来的空中花了好几条弧线。与此同时,一股恐怖至极的力量,也是在刀尖开始汇聚着。

        此时的两位人行境强者,一刀一锤,各自蓄力着。而两双淡漠的眼睛,却是在此时注视着此方的战斗。能做到这一点而不被人发现,已经是很难了。而且他们的目光也是没有太多的波动。

        直到,柯雨终是挥舞着那柔风剑,出手了。

        “毕竟是风属性行兵,那就得借助风隙气心法的力量了……覃殊这人擅长于蛮力,那就给他来个以柔克刚!”

        “呀!”

        而柯雨这一剑挥出,看似软绵绵的,毫无杀伤力,却是暗藏着巨大的力量。只是,柯雨将这股力量暗藏在了那柔

        (本章未完,请翻页)

        软剑意之中。只要心念一动,便有四两拨千斤之效。

        看着这一幕,那两双眼睛的其中一人终是开口道:“导师,他居然还是有着第三种属性之力!钰木帝国什么时候出了这等人才了?”

        而另一人则是听着,眼里也是写着略有所思的神色,没有多说什么。

        “风隙气心法,柔风三缠!”而与此同时,柯雨也是蓄力完毕,一剑刺出,看起来,却给人一种似是而非的扑朔迷离之感。

        “半月重斩!”

        “流星无极锤!”

        而方锡畴和覃殊二人的攻势也是同时来到。虽说覃殊有所消耗,但那一击的巨力终究还是压过了方锡畴那锐利无比的半月重斩一筹。方锡畴喉咙微甜,在短暂的支撑过后,也是向着后方暴退而去,余力未消。

        虽说双方有差距,但还不至于如此。多半也是因为方锡畴平常忙于处理郡内之事,一人亲力亲为,战斗上的经历和经验终不及覃殊这般的散修丰富,这才快速败下阵来。

        可是,方锡畴的背后,可还是有着柯雨在呢。

        “柔风三缠,第一缠!”

        “柯宰相,你能挡得住吗……卧槽?”

        而方锡畴也是捂着胸口,有些担心地出言道。他却是没想到,那冲碎了他半月重斩的一锤,余力尚存的情况下,竟是被柯雨一剑直接扭转了方向。望着柯雨手中的剑刃已是弯曲到了一个离谱的程度以及那锤影向左方飞去的趋势,方锡畴也是忍不住喃喃道:

        “好一个借力打力。这是软剑?”

        “不对,还没完!”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柯雨低语一声,便是继续道:“柔风三缠,第二缠!”

        而借助这柔风剑之力,那重锤之影仿佛是遇到了克星一般。其飘忽不定,在柔风剑宛若蟒蛇的驱使之下,终是再向着右方偏去,旋即落在了苦音之墙之上,轰然爆炸。

        另外两处的争夺之人,此时也是将惊讶的目光抛投过来。

        而覃殊也是喘着粗气,同时目瞪口呆地看着柯雨像玩一样把自己的攻势操控在股掌之间。虽说攻击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啊!

        而柯雨在轰碎了那道重锤之影时,也是冷笑一声,旋即道:“还没完呢。”

        说着,其便是脚下风动,快速欺近覃殊之身,旋即又是一剑刺出。不过这一剑却是锋锐无比,完全不同于之前的两击。其也是开口道:“柔风三缠,第三缠!”

        而这一剑却是在距离覃殊眉心不到一寸处停下,旋即柯雨也是笑嘻嘻地收起柔风剑,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不好意思,第三缠其实还没想好过怎么施展。我的问题。”

        而覃殊刚刚心头却已是提到了嗓子眼。他清楚地知道,是柯雨点到为止,不愿伤他,毕竟以他的状态,是完全没有能力抵挡下来柯雨这致命的第三缠的。

        而后,其也是有些艰难地起身,旋即抱拳道:“我输了,方兄弟,柯雨小友。在下技不如人,先前还是有些出言不逊。柯雨小友年少有为,英雄出少年,还望莫怪!”

        而柯雨也是对其友好地一笑,旋即道:“覃殊兄过奖了,我二人也是借助联手之力,侥幸取胜。不足为道。”而心里也是想着,其拿得起,放得下。作为一名散修,覃殊对于心境的磨砺果然是不差。

        而柯雨拉起后方地上坐着的方锡畴,心情也是显得极好。毕竟,现在这块黑石,真的就是他的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