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寒门宰相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寒门宰相 > 七百零七章 庭参

    次日得到经略使印信的章越,当即在白虎节堂正式上任。

    在唐朝时节度使出外,皇帝会赐之旌节,得专制军事。

    这就是行则建节,府树六纛,旌节六纛都竖于白虎节堂,这代表的是节度使的威严,故称之为重地,擅入者可杀。

    经略使虽比节度使,但皇帝不会赐予旌节,不过熙河路经略使白虎节堂前仍竖以帅旗大纛,同时栋梁,斗栱,栏杆皆用绿漆。

    在宋明青碧之色,乃一二品官员家中宅邸绘色。

    水浒传里林冲误入白虎堂时,就看到一众绿栏杆,之后差点被高俅给杀了。

    这也不是章越身为经略使后摆架子,架子就是给人看的。

    不知威仪,上下尊卑的普通人实在太多太多,而军伍和官场又是极讲尊卑,威仪的地方,所以要用种种手段彰显这些。

    熙河路的军将,属吏皆来参拜,文官武将以一个皆捧着手本,在檐额上写着‘白虎节堂,的檐下台阶候立。

    等轮到自己后,大声报上姓名,然后到庭间向高坐白虎堂上的章越叉手一礼,旁人递过手本。

    所谓手本,也称为历子手本。

    宋朝每名官员任官之初都会前往吏部南曹,领一份历子,这历子就相当于如今的档案,上面有官员生平经历,功绩过错以及历任上司写给你的考语。

    一般上官新任,下面的官员都要奉上历子给上官过目,一来是将自己底细给你看个清楚,二来也是希望以后你可以在我的历子上写上几句好话。

    到了明清的时,虽然没有历子了,但官场还是流行这一套,拜见上官时官员都要拿着手本。这手本写着我姓甚名谁,几年中举人,几年中进士,殿试第几名,以及任官履历。

    同时这历子还是官员去领取官俸的凭证,另一个时空历史上程颐以布衣拜为崇政殿说书,户部问他要历子才能给发俸禄,程颐说我是蓬蒿人,有啥历子可言。

    章越坐在主位,同日受命的王韶坐在他右侧,高遵裕坐在左侧,他们三人将文官武将们的历子手本一一过目。

    这白虎堂作为节镇之地,这日庭参连蔡延庆也没有来。身为转运使他不受章越节制,但也不会来此讨个没趣。

    唯独秦凤路走马承受李宪却是大摇大摆地坐在这里,对此只能说一句竖阉了不起。

    文官武将都见过后,依次列在帐下。

    章越当即宣读圣旨,对众人一一加官晋爵。

    如熙河路钤辖景思立,供备库副使苗授,合门邸侯王存为,王君万,左侍禁韩存宝,左殿班直魏奇等等,他们都是因功受封。

    原先广锐军的张塞,从殿侍也升到了三班借职,有了进入白虎堂的资格。

    这些人都是跟着章越,王韶浴血沙场的,如今随着熙河的攻克,一一都有了封赏。

    章越,王韶升官之余连带着一大票的人升官。

    ….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是也。

    而从秦凤路刚调拨过来的将领,则是一个个的都非常眼热,他们错过了之前章越,王韶开拓熙河的战役,所以只好看着这些人大口大口地吃肉。

    宣读完诏命后,章越对道:「这河,洮,岷三州并属我熙河路,但未收复,如今陛下有旨,让我熙河路经略安抚司临机自断,许征讨河,洮,岷州之事,不必申覆,免于过于详谨妨事。」

    熙河路经略安抚司,除了熙州,兰州,会州,通远军,还包括河州,洮州,岷州。

    不过河州,洮州,岷州如今都还在账面上,可口号已经喊出来了。

    如今随着秦凤路近三万大军,及泾原路五千弓手拨入章越帐下,下一步

    讨伐这三州已是势在必行。

    王韶道:「吾愿率一军渡过洮河,先破香子城,再下河州!」

    章越道:「香子城倒是大军往来之地,立足于此河州可下。」

    高遵裕道:「我听说夏国近来点集甚盛,兰州蕃部禀告说西兵已渡过黄河,不知其数多少,昨日康古城又报看到西夏有五六千骑出没。」

    听高遵裕之言,章越不由生出吃苍蝇般恶心。

    当初攻打天都山时,章越,王韶都愿去,高遵裕却言自请镇守后方,不肯冒险。事后章越,王韶攻成,高遵裕却怪二人未分功劳给他。

    如今渡过洮河攻打木征势在必行,但高遵裕又道西夏兵马在兰州会州出没,似有南侵之意。

    但章越,王韶从未听过有任何人向他们禀告过这件事,但高遵裕却是强调绝对是有的,言之凿凿仿佛亲眼看见了一般,但要他拿出消息来源,他却不肯讲。

    「那依高总管之见呢?」王韶冷笑道。

    高遵裕一本正经地道:「我以为举事当循序渐进,当初筑古渭寨后,能一举攻破武胜军,皆是仰此之力。如今兵未足,粮未充,一旦越数州图人之地,若木征阻其要害,我军进无所获,退又不得,如此完矣。」

    「所以我以为如今兵马未训,当谨守城池,待兵精粮足之后再说。」

    高遵裕说完不少将领倒是附和起来,对方是熙河路兵马总管,下面的将领都受他节制,就算如景思立愿意随王韶渡河的,也不敢明言。

    当然章越也可以拿经略使的身份强迫高遵裕出战,但不到万不得已,章越还是不用这最后的手段。

    高遵裕见王韶气恼之际,心底高兴。

    他知道章越,王韶,李宪在给官家奏疏里说他的坏话,以至于令他丢掉了熙河路经略安抚使之职,但是说了坏话又如何,官家再如何也要顾忌着高太后的面子。

    谁叫我是官家的娘家人。

    反正高遵裕就是乐见王韶这副样子。

    章越却道:「也好,高总管说如今兵不精,粮不足,当在熙河路操练兵马才是,对于此话我是极为赞成。」

    高遵裕抚须笑道:「好说好说。」

    章越道:「正好昨日蔡漕帅也与我商量将兵法之事,言官家已从蔡枢相之意,在河北裁军置军,便问我们熙河路愿不愿意追随?以使官家与王相公赞赏。」

    「我如今听高总管恰可谓不谋而合,我便上奏在熙河行此将兵法!」

    章越的意思,反正兵权也不在我的,那你高遵裕也别想要了。

    而高遵裕不知将兵法为何物,此刻正一脸懵逼。

    ps:西夏的地图已经上传本书的彩蛋章,大家可以看。同时会州定西城原名西使城,定西城时是宋军攻克后才改的,当时叫西使城,当时看着地图写着,没有究其来源,错漏之处申明一下。

    幸福来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