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八零新婚夜,嫁给植物人老公后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八零新婚夜,嫁给植物人老公后 > 329、也不用太羡慕

    纪家三代单传,纪闻洲的父亲常年忙于工作,母亲过世以后,他几乎是爷爷一手带大的。

    纪挚在外人面前慈祥和蔼,但是对纪闻洲的要求却十分严格,甚至一度把他当做继承人来培养,只不过后来纪家的生意风生水起,纪闻洲又实在对行医不感兴趣,这才放弃这个想法。

    所以前世纪挚要收林芝为徒的时候,她并没有过多的怀疑,可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纪挚似乎并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你爷爷确实很厉害,我都想拜他当老师了。”林芝继续试探道。

    纪闻洲眉头微微一挑,“你想学中医?”

    “能多学点东西当然好了,不过像你爷爷这样祖传的医术,应该不会轻易外传的吧?”

    “当然不会外传,但只要我跟他说,他肯定愿意教你。”

    “为什么?”

    “我可是他唯一的孙子,这点要求还不能满足吗?”纪闻洲弯起胳膊,搭在林芝肩膀上,一脸坏笑地凑近她,“不过这是有前提的……”

    “什么前提?”

    “只要你嫁给我就可以了。”

    林芝:……

    “瞧你这表情,不会是当真了吧?”纪闻洲眯起眸子,轻轻捏着她的下巴,“还是,真愿意为了我跟聂树军离婚。”

    林芝抽了抽嘴角,正打算拍开纪闻洲的手,忽然一个念头闪过自己的脑海——难道前世是聂树军跟纪挚提的要求?

    但是下一秒,这个猜测又被她否决了。

    前世她明明是先认识的纪挚,然后再认识纪闻洲的,顺序明显不太对,而且前世聂树军也没有提出要娶她。

    一瞬间,林芝的脑海中涌现出无数的可能性,她正想得出神,余光忽然瞥见一抹人影。

    林芝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跟纪闻洲离得有点近,她在看到聂树军的瞬间,就直接抬脚朝他走了过去,“你来了?”

    林芝轻轻挽着聂树军的胳膊,脸上堆着欢快的笑容。

    这样区别的对待,多少抚平了聂树军心里的不快。

    纪闻洲脸上的笑意收了起来,双手插着裤兜,和聂树军打起招呼,“这么巧,路过?”

    聂树军牵住林芝的手,“来接我媳妇一块儿吃饭。”

    为了公司的事,林芝在开学前就到京城来了,正好聂树军这阵子也没那么忙,就跟她一块儿过来了,成立公司是大事,他总不能不闻不问,也顺便帮林芝拿行李。

    纪闻洲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聂树军对他的敌意。

    不过无所谓,因为他也是一样的。

    纪闻洲摸着自己的肚子,“巧了,我肚子也饿了。”

    “很遗憾,我只订了两个人的位置。”聂树军道,“下次有机会,一定请你吃饭。”

    “怎么能让你请我呢,我才是东道主……再说你又不像我,随时都能跟林芝见面,我也不好意思打扰你们。”

    都是男人,聂树军岂会听不出来他话里的挑衅。

    而且,这也不是纪闻洲第一次这么干了。

    很难说是他本人的恶趣味,还是出于一些其他的心理。

    对于纪闻洲的玩笑话,林芝开始确实有些反感,后来慢慢地也就麻木了,她也尝试去堵住纪闻洲的嘴,可真要着急了,纪闻洲反倒要来劲。

    但不代表聂树军也会无动于衷。

    他固然相信林芝,但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女人被觊觎,“你也不用太羡慕,找个女朋友就不用一个人吃饭了。”

    “……”

    纪闻洲抽了抽嘴角,他是那种缺女朋友的人吗?

    他余光扫了眼林芝,“我的眼光可是很高的。”

    林芝听惯了他吹牛,也没往心里去,“说得好像人家就能看上你一样。”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纪闻洲垂着眸子,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也对,有些事情是强求不来的。”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林芝难免稀奇,纪闻洲什么时候这么谦虚了?

    一只手搭上她的肩膀,“怎么了?”

    “没什么。”

    林芝只当是纪闻洲是在抽风,毕竟他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聂树军眯了眯眸子,这些年他一直都清楚纪闻洲的存在,也知道林芝跟他关系要好,特别是现在他们还都在京城,聂树军心里不可能不在意。

    而且刚才他们似乎还聊到了离婚,哪怕林芝不可能因为旁人的一两句话就变心,可日子久了,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聂树军订的是烤鸭店,两人坐在包厢里,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

    林芝虽然在京城待了三四年,吃的最多的还是食堂,省钱而且方便,虽然偶尔也会下馆子,却很少来烤鸭店。

    别说,味道真不错。

    她津津有味地问,“你怎么找到这家店的?”

    聂树军看起来也不像是这方面的行家。

    “之前有个客户是从京城来的,他说这附近有家烤鸭店的味道很不错,我这几天闲着就打听了一下。”

    “我怎么没发现你出去了?”

    “你还有时间关注我?”

    “……”听着似乎怨念不小?

    林芝仔细想了下这几天发生的事。

    为了接喻心梅她们过来,林芝早早在外面租了个场地,这段时间又是忙装修,又是注册公司,吃住都在那儿,直到开学前,她都没有时间跟聂树军好好说几句话。

    而这次聂树军为了送她,特意挤出了大半月的时间,到了这儿还要自己掏钱住酒店,天天不是在当苦力就是在当苦力的路上,不怪心里有意见。

    林芝后知后觉地问道,“你出来这么久,展大哥不会有意见吧?”

    聂树军没否认,“没事,他打不过我。”

    林芝:……

    “你是不是要回去了?”想到这里,林芝心里泛起一丝酸涩,怪不得今天要来吃烤鸭,“这段时间我忙着公司的事,不是故意要冷落你的。”

    聂树军摇摇头,“从前我也没时间陪你,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

    前两年纺织厂的生意好,他忙得抽不开身,更别提在京城待这么久了,往往都是把人送到宿舍之后就得赶回去。

    想到这里,聂树军放下筷子,“对了,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

    看他表情严肃,林芝也提了口气,“怎么了?”

    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