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渡劫之王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渡劫之王 > 第一千两百二十八章 我来一剑

    迎着吕神靓的目光,王离只是轻声解释了一句,“制造天道网络的技术,和天神宫有关”

    吕神靓点了点头,再看向一望无际的金色麦田和那株很大很诱人的苹果树。

    在修真界的传说之中,天神宫是上古修士通往外域的关键节点,是很多域门的中转处,同时也是抵御一些不可知的星域入侵的堡垒。但眼下看来,天神宫绝非是修真界建立之后的产物,那么如果这个传说有一丝可信,是基于某个大帝的推断,那所谓的上古修士,到底是谁?

    她并不怀疑王离。

    因为如果一个人早早就将所有的一切都交到她手上,那这个人原本就不值得怀疑,更何况在过去的很多年里,她和王离的默契和独特的心神联系,便来自于这种生死与共。

    所以她很清楚王离这句话的意思。

    在旧时代发展的很多阶段,往往在科学技术到达一定的阶段之后,就会出现绝大多数技术停滞不前的状态,但往往在发展的很多过程之中,却又有很多关键性的技术出现跳跃性的发展。

    这种跳跃性的发展有一部分是因为出现了天才型的科学家,但还有一部分原因,却是因为得到了特殊的启发。

    即便旧时代绝大多数时候不承认,但事实便是这种特殊的启发源自“非同寻常的科技体系”,这种科技体系被认知为是外星科技,或者是以往文明的遗留物。

    建造天道网络,对于旧时代而言也是一次全新的尝试和彻底的突破。

    那么从现在来看,这也绝对是一次跳跃性的发展。

    天道网络的建造和天神宫有关,那便是得到了天神宫的相关科学技术,那天道网络作为王离的前身,那在灭世之战爆发之前,天道网络恐怕便已经将天神宫视为潜在的敌人或是必须要研究学习的对象。因为两者有相同的血统,所以天道网络在灭世之战之前,便已经做了准备。

    王离只是对她说了那一句话,便说明即便如此,天道网络对于天神宫的了解还在在于建模推测,还只在于类似血统的准备,至于天神宫和那掌控因果律武器的人是否有关,当年的天道网络也并不清楚。

    那么郑普观之所以将打开天神宫一探究竟视为人生唯一的目的,或许也和血统的传承有关,毕竟他算是天道网络的另一个版本。

    不过郑普观的事情从来不是她关心的事情,她现在只关心眼前的这片麦田和那株苹果树。

    那株苹果树太过诱人,苹果树上每一颗苹果看上去都是十分的完美,诱人至极。

    几乎所有修士的目光都很容易被它牢牢吸引,但她的注意力却反而落在了那片看似平淡无奇的麦田上。

    “它不抗拒我,但这片麦田在抗拒我。”

    她看着那片麦田,轻声对王离说道:“那株苹果树不害怕我斩它,但是这片麦田害怕我斩它。”

    “这一剑我来斩。”王离点了点头。

    吕神靓轻抿着嘴唇,之前那一柄道剑的消蚀让她受了不小的内伤,而现在的王离似乎到了最佳状态,按理而言这一剑的确应该由王离来斩。

    但是她想了想,道:“也有可能是诱敌,麦田怎么可能会有情绪。”

    王离笑了笑,道:“有情绪就最好。”

    说完这一句,他便斩出一剑。

    紫色的灯盏和灯盏上跳跃的奇异三角形火苗瞬间变化,它们和王离体内喷涌而出的剑罡融为一体,瞬间变成了一柄道剑。

    这柄道剑的剑身是紫色的,剑柄却是由无数细小的闪电交织而成,闪电的内里,有熊熊的真火在燃烧。

    这柄道剑形成的刹那,时间就像是静止一般,似乎一切都停顿了,只有这柄道剑在朝着前方金黄色的麦田前行。

    金黄色的麦田震颤起来。

    每一根麦穗似乎都在惊悚的战栗。

    王离微微的蹙起眉头。

    他轻易的感知出了真实的精神波动。

    吕神靓说的对,麦穗怎么会和人一样具有这样的情绪?

    但随着剑锋的逼近,这种精神波动却尤为清晰。

    突然之间,他的眉梢挑起。

    他感知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之前的感知之中,看似每一株金黄色的麦穗都有自己的情绪,但事实上,似乎是一道情绪在这些麦穗之中不断变换。

    这就像是一个人的精神力不断在这些麦穗之中跳跃,在和他捉迷藏。

    似乎随着他们不断接近天神宫,天神宫也开始尽可能的靠近他们,在近距离观察他们,但是却在尽可能的避免给他们发现。

    没有任何的迟疑,他的道剑斩了下去。

    在真正斩落的刹那,他的道剑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瞬间分成无数的道剑。

    每一株金色的麦穗上方,都出现了一柄道剑。

    这些道剑完全在同一时间斩落了下去。

    唰!

    所有的麦穗被斩断。

    整片麦田瞬间被收割。

    “不讲武德!”

    一声不可置信的啸叫在麦田之中响起。

    这声音朝着那株苹果树如实质般席卷而去,与此同时,整片金黄色的麦田变成金黄色的粉屑朝着苹果树落去。

    金黄色的粉屑落在苹果树上,苹果树就像是燃烧起来,变成金黄色的火焰。

    金黄色的火焰朝着空间蔓延,所有的颜色就像是一张画布被烧穿一样消失,出现在所有人眼中的,依旧是深邃的星空。

    原先那巍峨高大的天神宫在他们的视线之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只有一块黑色的马蜂窝般的陨石,陨石的内里有橘黄色的光芒透出。所有人隐隐约约看到,那橘黄色的光芒来自于陨石中心的一座小石屋。

    那座石屋不大也不小,就和凡夫俗子世界里寻常人的房屋差不多大小,唯一不同的是,那座石屋的顶部布满了各种各样的天线,各种各样的晶石。

    “不讲武德?”吕神靓看着陨石,眉头也是微微的皱了起来,道:“难道你姓马?”

    就在她后方不远处的马红俊完全摸不着头脑,这和姓马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