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大魏芳华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大魏芳华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无所不在

    下午秦亮又来了郭府一趟,在这里吃晚饭。

    众人在内宅阁楼厅堂里用的膳,各自一张小木案、一张筵席,饭菜是分开的。所以待客的菜有肉食,王氏与儿子儿媳则只吃素。

    秦亮吃过饭、没留一会便离开了郭府。王氏等送走了客人,此时天色仍未黑尽。太阳已经下山,光线渐渐黯淡,不过西边的天上还残留着晚霞。

    一家人返回内宅阁楼里,没一会大儿子郭统便与其妻一起告辞,请阿母早些歇息。孩子们也都陆续回了自己的住处。

    剩下王氏独自在厅堂里,刚才还挺热闹的地方、一下子竟然变得冷清起来。她顿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郭淮在世时,王氏也经常见不到他的人,好像没有什么不同。以前连郭淮的几个妾也很少看到,现在那几个妾反而每天会来问候,生怕主母把她们赶走。

    其实王氏知道,自己只是在刻意回避某种心思。那便是秦亮刚刚来过,现在又走了。

    有些事就是这样,没被拨起念头、不去想的话,便不会有多难受。如同王氏与郭淮有好多年没同房,她以前也很习惯;直到秦亮上次在长安干了荒唐事之后,她才会觉得时间难熬。

    王氏犹自叹了口气。现在回房休息还太早了,她遂习惯性地往楼梯上走。

    刚走到阁楼上,她下意识地侧目,向旁边敞开的木门里看了一眼,立刻就看到那木柜边缘、隐约有一道道指甲划痕。

    几年过去了,如此笨重的家具没人去动、已经重新蒙上了浮尘,而那点痕迹亦无人注意、一直留在那里。

    王氏的眼中,仿佛看到的是自己在木柜上、而非一个空柜子。一些意象宛若一张张画了画的布帛似的,时不时地冒出了脑海。她怔怔地看着木头上的细微划痕,甚至好像听到了指甲发出的声音。声音记忆犹新,听起来让人心慌难受。

    “呼……”王氏长吁出一口气,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起来,她一下子对任何事好像都失去了耐心和兴趣。

    片刻之后,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忍不住自言自语道:“我不该去想那些事的。”

    她回过神来,急忙抬头回顾周围,却见附近一个人也没有。下面厅堂上的侍女收拾桌案之后,已经出去了。

    王氏心里仍然七上八下。郭淮在世时,王氏并不太怕他、只是有点担心被他发现而已,而且郭淮一向没有怀疑,对王氏十分放心;却不料他去世了,她反而感到有些惧怕。

    毕竟活人没有法术,有什么能耐可以预见;鬼魂的能耐却无法预料,仿佛无处不在。

    王氏心里默默道:汝不要怪我,又不是我引诱了他,第一回是他强行把我那样了,我怎么敢声张、说出去呢?

    王氏想了想,那事也怪郭伯济在伐蜀之役时救援不及时,让秦亮几乎死在秦川、心生怨愤,才用那种方式报復郭伯济。

    虽然事后秦亮解释说,什么外姑婆太漂亮、他没有忍住才犯错之类的鬼话。但王氏心里知道,秦亮起初就是想报復郭淮。

    王氏在楼梯口站了一会,本来想在阁楼上消磨一会时间,但看着旁边小屋里的柜子、以及阁楼上窗前的位置,她终于没法冷静地在这里逗留,遂又转身走下楼梯。

    整夜她都没睡好,到了凌晨才累得昏昏睡着。她知道,想也不能想、只是想也是错的,用尽了全部精神去克制心魔,所以什么也没做、便觉得很累。

    之后的几天,王氏同样做任何事都心不在焉,而且心情有点烦躁,不管是站还是坐,过一会就觉得心慌不自在。

    数日后,王氏在府中着实烦闷,便吩咐儿媳,去别院把之前养的鸡捉来了几只,又取出了一些去年底放在冰窖里的咸肉。她接着收拾了两套被褥,自己动手包好。

    郭统进屋发现阿母在做事,看出来阿母要出门的样子,他开口问道:“阿母要去何处?”王氏一边忙碌,一边用随意的口气道:“我们已在这里住了多年,也算是地主。现在虽然开春了,晚上还挺冷。秦仲明过来屯田,身边都是些官吏将士,别在关中生病了,我们心里也过意不去。我正想送些被褥去武功县,顺便看看,秦仲明那里还缺什么。”

    郭统沉吟片刻,说道:“儿陪着阿母一起去罢。”

    王氏看了他一眼。知道他并没有什么怀疑,估计只是想去与秦亮结交关系。郭家虽是大族,但郭伯济去世了,郭统没什么威望功劳,想要维持郭家在士族里的地位、他多少还得靠自己。

    王氏与秦亮相差两辈,连郭伯济以前都丝毫没有怀疑,别人更是做梦也想不到什么。

    不过王氏刚才也没有欺瞒儿子,她真的只是想去看望一下秦亮,时期不对、她并不愿意做什么。秦亮好不容易来一趟关中,就呆了一天、见了两面,第二天就走了,王氏确实想与他再说说话。

    她便沉声道:“只能是妇人去。大丈夫做这种事,哪能给人好印象?”

    郭统顿时恍然:“还是阿母想得周全。”他看了一下放在旁边的东西,“这些咸肉之类的,都不值钱阿。”

    王氏道:“本就是亲戚,秦仲明要什么值钱之物?用得上的东西、以及关心才重要。”

    郭统点头道:“是这么回事。”

    王氏又淡然地说道:“王家、秦家、令狐家都是亲戚,汝舅家自然最亲。不过秦家人比令狐家对我们好,令君还写过几封信给我,平日也有过嘘寒问暖。”

    于是郭统派了一队人马、护送王氏。王氏叫他不用担心,便带着两个侍女、几名随从出发了。

    武功县同在关中平原,离长安不足百里;早上出发,下午很早就能到。

    而且确实也没什么危险,蜀军以前攻打过关中,现在很多年没来过了。何况武功县还在渭水北岸,当年连诸葛孔明、也未曾到过那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