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空降热搜!裴爷家的娇娇是妖妃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空降热搜!裴爷家的娇娇是妖妃 > 715 一百种方法让他发疯!

    “什么时候到的国内。”

    裴淮对着手机问了这么一句。

    听着不紧不慢,但语气绝对算不上好,苏己看向他。

    电话那边恭恭敬敬地回复,“就在三爷您上飞机后没多久。”

    裴淮沉默几秒,“回过裴家?”

    “三爷放心,没回裴家,家里夫人应该还不知道。”

    裴淮冷声道,“老爷子那边也别让他们知道。”

    “明白了三爷!”

    等裴淮挂断电话,苏己也收回视线。

    后来是等到吃早饭的时候,苏己才挺不经意地问了句,“你爸回国了?”

    裴淮情绪不明地应一声,给她切牛排的动作未受影响,“季夕在《青丘决》里的客串戏份开拍,他去探班。”

    苏己无声地撑了撑眉心。

    这件事从她男朋友的角度来看,确实值得生气。

    之前裴老爷子下了绝对命令,不许裴时瞻回国,就是为了把他跟季夕分开。

    是抱着有朝一日他儿子新鲜感过去后,能浪子回头把他儿媳妇再追回来的想法。

    这半年裴时瞻确实守约,但受裴老爷子的影响不大,主要是因为裴淮在国内。

    这次季夕进组客串的角色难度不小,压力很大,最近苏己也看过相关新闻,她情绪也不太稳定。

    而裴淮正好跟苏己来了地z海,裴时瞻就安排行程回国了。

    苏己没说搓火的话,就聊今天的菜色。

    裴淮早餐吃的不多,等她说吃好了,把她送到娱乐室,陪她少待了会儿,就回书房忙公事去了。

    这次来地z海的行程不算紧,下飞机的第一天裴淮没安排行程,让苏己在帝宫好好享受一天,泡泡温泉,休息休息身子。

    娱乐室的设备比a市一般的轰趴都全,她射了会儿飞镖,又玩了会儿桌上足球。

    玩桌上足球的时候想起件事,司景川是世界杯的狂热爱好者,这届世界杯开始,他几乎每场都会买,但运气不好,输惨了。

    后来有一场问苏己猜哪队能赢,她以前没跟着看过,随便猜了一个,是支大冷门球队,那队绝对不可能赢,但老大开口了司景川又不能不买。

    输了那么多场也不差这一场,司景川一咬牙就买了。

    结果最后……那只球队大爆冷门,真的赢了!

    倍率高到离谱,司景川前面输的全赢回来了。

    后来又让老大帮他猜了几次,全中。

    司景川大呼神奇!

    一直缠着苏己问是怎么猜到的,有什么秘诀可一定别藏着掖着。

    苏己被他烦得不行,后来就直接说,“可能……我是这方面的天才?”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每次司景川问她时,她脑海里都会有一闪而过的画面。

    她好像又看到了。

    而且通过司景川这几次的结果来看,凡是她看到的画面……最后都会发生……

    无一例外……

    裴淮中午陪苏己吃了东西,饭后开车到高尔夫球场玩了会儿,帮她消食,下午苏己觉得困睡了午觉,裴淮在那时回了书房。

    这一觉睡了三个小时才醒,她走出房间下楼,老管家正好端来下午茶点。

    午觉而已竟然睡了三个小时,苏己手指抵在太阳穴。

    很烦啊。

    比前两天时间又加长了。

    老管家笑着说,“苏小姐是太累了,多睡会儿也正常。”

    苏己没什么情绪地笑了笑,看一眼他送来的茶点,“帮我冲杯咖啡吧。”

    “啊,没问题,”管家上次照顾苏己的时候并不知她有爱喝咖啡的习惯,所以这次只泡了红茶,觉得是自己疏忽,连忙问她,“不知苏小姐喜欢喝什么咖啡呢?摩卡,拿铁,卡布奇诺……这些都可以做的。”

    “黑咖啡就行,”苏己说,“最好是浓缩的。”

    老管家迟疑几秒,“那是不是有些太刺激身体了……”

    “没事,能提神就行,”苏己回说。

    “对了。”

    老管家刚离开又被她叫住。

    “怎么了苏小姐?要想改别的咖啡我这就帮你换。”

    回头,老管家看到穿着睡衣的苏己把自己窝进沙发里,唇边勾一抹笑,“别跟你家先生说。”

    “好的……”老管家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总觉得那一眼看到的苏小姐,好像有些虚弱……

    跟上次来时那眉眼飞扬、神采奕奕的姑娘有一点不同。

    ……

    一整天的工作下来,苏己看得出来,虽然裴淮对她的照顾仍然无微不至,但他还被早上裴时瞻的事影响着。

    他这人情绪藏得深,更不会让自己的负面情绪影响苏己,所以对待普通人的那种开导方式对他根本无用,苏己想让他开心一些,看来只有一个办法。

    天色暗下,老管家介绍说今天有主城烟花秀,在他们帝宫温泉区的山顶,正好是观赏烟花的最佳地点。

    询问要不要为两位主子安排。

    上次裴淮带苏己在那儿泡过,后来苏己泡的浑身像散了架,说以后再也不去了,特别不跟他一起泡。

    想起那时她坚决的小表情,裴淮就帮她拒绝管家的提议,“不……”

    “我想去,”可他刚说一个字,苏己却忽然出声。

    裴淮意味不明地看着她,眼神挺深的。

    苏己双手抄兜,说得轻描淡写,“今天不是刚下飞机吗……感觉泡泡温泉能挺舒服。”

    “我也是这个意思,”老管家形容慈爱,“先生,那我就下去准备了?”

    裴淮颔首。

    ……

    山顶的温泉蒸腾着白雾,夏日晚风徐徐,吹散一些热气,反而不显得憋闷,让人非常舒服。

    这里是专属于主人才能使用的温泉。

    裴淮一开始坐她对面,胳膊搭在身后温泉的石砌上。

    其实就这么看着她,已经有种被治愈的感觉。

    可苏己挪到他身旁坐。

    她还记得上次在温泉发生了什么,这是打算舍命陪君子了。

    裴淮一开始并没有要认真的意思,“别闹。”

    他说她最近好像很累,想让她今晚早点休息。

    跟着苏己潜入水下,黑色的长发在水下散开,发梢丝丝柔柔的。

    主城的烟花在那时绽开,他喉结狠狠滚了一下。

    苏己有一百种方法,能让他发疯……

    ——*——*——

    ps:宝宝们,就是明天了!

    新